笔趣阁 > 逆天狂妃:王爷别翻我牌子 > 第一百零四章 焦急的叶妃

第一百零四章 焦急的叶妃

 热门推荐:
    夜凉漪本来是想离开,但是突然之间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的身份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这一次,陛下怎么会知道?”

    魏恒一直以来都陪在陛下的身边,所以自然是清楚的。

    眼眸微垂,情绪不明:“陛下去了一趟幕凉宫,等他回来的时候突然下旨,让我等带人去搜查太子府,如果找到了和洛家家主相似的人,便将他带走。”

    “贵妃?她怎么可能知道?”

    夜凉漪下意识的否决,如果贵妃知道的话,当初又会用这个条件成为一个交易,而不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又有什么作用?

    此时洛铭柽突然就开口了:“贵妃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最优可能的是,后宫中有人知道,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她,作为条件,交换某种东西。”

    这句话可谓是点醒了夜凉漪:“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反应过来了,贵妃最为牵挂的,无非就是已经前往封地的四皇子。陛下在四皇子临走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赏赐,或许贵妃是为了让四皇子好一些。”

    所以说这是母子之情,可以理解。

    理解?!荒谬!

    “我记得陛下派了大内侍卫一直守着幕凉宫,可否有人发现,到底谁去了哪里?”

    如果真的有人去了,那一定会被侍卫发现的,这简直是堂而皇之的算计自己,夜凉漪怎么可能不生气?

    魏恒抱着长剑,面色凝重的摇头:“真的没人发现到底是谁进去了,但是也有可能是有人进去,但是买通了侍卫。”

    所以最后,没有人发现。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是一个没有头绪的事情,夜凉漪之前还觉得,那个对方自己可能不会进去了,但是如今看来,可能还需要进去不少次。

    “知道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再见一次贵妃,若是按照现在这样下去,贵妃可能活不了多久。”

    虽然南境的秘药是用来维持容貌的青春不老,可是有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当容貌已经如同七八十岁的老者,但是她的年纪,不过是三十来岁。

    在漫长的人生之中,还有几十年的岁月。

    但是如同贵妃这般,只怕一天活着,都是艰难。

    “幕凉宫如今是整个皇宫之中,除了冷宫之外最安静的地方,贵妃虽说如今已经是那副模样,但是应该还有南境的人保护着,就算你到时候进去,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多谢了。”

    估摸了下时间,夜凉漪觉得也差不多了,随后看向了还在牢中的洛铭柽。

    “你确定要心绪平静,等到我们想到办法,就会带你出去。”

    就在夜凉漪准备和魏恒离开的时候,洛铭柽突然开口了。

    “我记得当初遇见你的时候,你好像不愿意趟进这个浑水里,如今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我们?”

    此时夜凉漪刚好把扔在旁边的剑拿了起来,回过头,惊讶的看着洛铭柽。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当初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依照我现在这样的身份,各种各样的麻烦都会找上我,我不想被动,所以我就只能主动。”

    只有将面前所有的麻烦解决了,还有将隐藏着的那些都给解决,夜凉漪便可以安然无恙。

    那个时候才是享受。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我的确是一个看脸的人,所以他所守护的东西,我都会帮他。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的话,那,这应该就是爱情。”

    虽然这个爱情好像来的是有点简单干脆,可是在夜凉漪也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慢慢的加深,到了最后她已经逃不开了。

    夜凉漪明媚的笑意映在了洛铭柽的眸中,某一种在心中一直克制着的情绪,似乎突然间就爆发了出来,可是随后又被他强制塞了回去。

    那是属于兄长的人,这一辈子已经错过,没有再能够反悔的机会。

    至于魏恒,站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他对于夜凉漪倒是没有那种情绪,或者说很少很少。

    最感兴趣的,应该就是夜凉漪的性格。

    皇家地牢的门口,那些侍卫看着夜凉漪的眼神都格外的戒备,一时之间,竟是让夜凉漪有些头疼。

    魏恒及时的将自己的外衣解了下来,扔给了夜凉漪。

    “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是拉紧点儿吧。”

    夜凉漪这才发现,自己这副样子如果招摇过市,那到时候,只怕会受到不少的非议。

    还是乖巧一点为好。

    “多谢了,到时候洗干净让人给送过去。”

    为了夜凉漪的生命安全,所以魏恒打算将她直接送到东宫。

    “太子殿下的身体怎么样了?”

    “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施过针了,回去差不多应该是会醒,地牢那边儿你可一定要注意着,可别让谁趁着他虚弱的时候,把他给伤害了。”

    这名字不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但是隐含的提醒提醒总归是没错的。

    “放心,刚才出来的时候,我都已经让人看着了,不会出事的。”

    “那就好。”

    此时刚好都走到东宫门口了,夜凉漪一抬头,就发现了在一旁站着的叶妃。

    魏恒看了眼刚好出来的坚果,就微微点头离开了,接下来说的话他似乎不适合在这里。

    叶妃满脸焦急的等待着,后面还跟着低着头的五皇子,这个组合倒是有几分意思。

    “娘娘怎么会过来?”

    叶妃上前几步,拉住了夜凉漪的手,比起刚才,面色更加焦急:“怎么回事?我听到宫中有人说有洛家的血脉还留在世上,这是否是真的?”

    夜凉漪微微点头,应的很是干脆:“的确是有这件事情,那是洛家家主唯一的儿子,名为洛铭柽,不知道娘娘可还记得?”

    “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呢,虽说那孩子出生的迟一些,当时我也入宫了,但是皇后娘娘的欣喜我还记忆尤深。”

    说着,叶妃突然握紧了夜凉漪的胳膊,殷切的看着她:“陛下是怎么决定的,可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那是洛家在这世上唯一的嫡系血脉。”

    这样的叶妃,实在是让夜凉漪很难确定,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叶妃放心,陛下心中自有定数,不会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