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世界首席玩家 > 第309章 演员就位,新白狐传,艾克孙!

第309章 演员就位,新白狐传,艾克孙!

 热门推荐:
    距离咖啡厅不远的角落里,墙上写满了各种语录的涂鸦,墙壁堆放着各式各样的旧家具和几箱空酒瓶子。

    张晋坐在地上横放的一个还算干净地蓝色垃圾桶上,李志刚、黄毛、三儿、眼镜四人一字排开抱头蹲在他面前。

    “这位兄弟,其实我们也不想对袁帅动粗,可没办法啊,他集资拍电影坑了横店那么多兄弟,整整两百多万,都是大家的血汗钱,你说我们能不追着他讨要回来嘛!”李志刚说道。

    “就是,我的那些钱都是准备哪来打赏女主播的,现在钱没了,他都不理我了!”三儿揉着肚子委屈道。

    黄毛鄙夷道:“有点追求行不行,女主播有什么好看的!人家充钱打赏女主播是人傻钱多,你呢?你是人傻钱不多!还不如拿那点钱投资自己,报个演艺培训班,以后像宝强哥一样混出来了,成了大明星,女主播都来倒贴你!”

    “不许你说我傻!打赏女主播怎么了,我的钱我乐意!”三儿梗着脖子道。

    一旁的眼镜也参与进来说道:“你爱打赏女主播我也不拦你,但是你起码得找个真女主播吧,你那墨墨就是一个男的,估计掏出来比你都大,你说你是不是脑子瓦特啦?”

    “你们这是嫉妒!”

    “我这是”

    “都给我闭嘴!”张晋大声呵斥,“是你们听我说,还是我听你们说!?”

    四人顿时闭嘴。

    张晋指着他们说道:“你们的难处我都知道,袁帅欠你们的钱一定会还的。我这次主动找你们谈,不是为了赖账不还,而是为了让你们能尽快拿到欠款。”

    这话一出,讨债四人组都愣了一下,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感动啊!这年头居然还有主动还钱的欠款人!

    “不过你们想尽快拿到还款也是有条件的。”

    “你说你说!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都能商量!”李志刚赶紧说道。

    “你们也知道袁帅为了还钱都开始跟富婆相亲了,但是这样的速度还是太慢,所以我给他接了一个任务,给富家千金达成心愿,报酬不菲。但要完成这个任务,我需要一位有力量、有智慧、有勇气,还还有型的演员来帮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人可以推荐给我?”

    张晋的目光一一扫过四人。

    三儿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有力量。”

    眼镜抬手抹了下自己油光锃亮的发型:“有智慧。”

    黄毛扳断了自己用来吓唬人的假手小拇指,放到嘴里嘬了嘬:“有勇气。”

    “还有型!”李志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西装,扭头看向其他三位弟兄,“这说的不就是我们吗?”

    “没错,大哥。”其他人三人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李志刚扭头去问张晋:“你看我们行吗?都是老群演了,眼镜和三儿还当过特群,黄毛还参加过话剧演出。”

    “我特别有勇气,要不我给你表演一段切手指,保证情绪到位,层次丰富。”黄毛说道。

    张晋说道:“你这手指不是都断了吗。”

    黄毛拿出小刀说道:“没关系,没有道具的表演我也行。”

    “还是算了吧。”张晋拿出手机,“先加个微信,到时候有需要再通知你们,记住多琢磨点演技,别到时候演砸了,把两百万欠款弄飞了。”

    “没问题,我们一定努力。”

    “加上加上。”

    “让我扫扫。”

    李志刚一边扫码一边问道:“对了,还没问您贵姓呢?”

    “我叫张晋。”张晋答道。

    “哦,原来是张导。”李志刚转头叮嘱三个弟兄,“都给我备注好咯,张导。”

    眼镜忽然问道:“对了,张导,我们这次演什么角色?跟我们说说呗,回去后哥几个还能琢磨一下角色。”

    张晋看着四人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出点让对方满意的话来,估计这谎是圆不过去了。不过这样不算什么事,反正之前已经给了袁帅编好了故事梗概,现在依样画葫芦说给讨债四人组听。

    于是,他就将客户白小姐的痴迷人妖报恩情结的故事又讲述了一遍。

    听完他的讲述后,讨债四人组纷纷面露感慨。

    “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太可怜了!”

    “他家真有钱,竟然肯花几百万来治疗自己女儿的妄想症。”

    “张导,你放心,这出新白狐传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

    偏僻小角落里,张晋正给讨债四人组指导各自的角色。

    咖啡屋中,袁帅不出意外的跟剧情里一样,遇到了前来找他的白纤楚。

    一身白衣白裙,脚上却穿着蓝色拖鞋的美丽女孩,让袁帅看呆了!

    “你好!”

    “你是?”

    “袁帅,好久不见!”

    “”袁帅有些懵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这么美丽的女孩主动搭讪。

    “我是小白!”白纤楚迫不及待地自我介绍。

    “白小姐?”袁帅看了看手机上相亲对象的资料,“这上边说您四十多了。”

    “刚拿到签证我就来找你了。”

    签证?袁帅更懵了:“你是白茹玉小姐吗?”

    “我找你找好久了。”白纤楚答非所问。

    “你到底是谁啊你!?”

    “我是小白呀!你不认识我了吗?”白纤楚看了看周围,悄悄地说道,“偷偷告诉你,我不是人,我是狐狸精!”

    “呵呵,狐狸精?白小姐你可真会开玩笑嗯?”袁帅忽然想起一件事。

    出门前张晋好像跟自己提到过他有个客户也姓白,而且还严重痴迷白蛇传,幻想自己是一个妖精要到人间找人报恩。

    难道说,面前这个白小姐就是他口中的客户!?

    我去!客户都来了,张晋他人却跑没影了!而且还没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暴露自己的信息,还约在了同一个咖啡屋,待会要是相亲对象白小姐来了怎么办!

    “袁帅?袁帅!”白纤楚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袁帅从思考中回过神来,面带微笑道:“白小姐,情况是这样的,负责您这件事的是我的同事,他刚才有事情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而我手头上还有其他客户要接待,您看您的事情是不是改天再谈?”

    “为什么改天?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白纤楚明显有些不高兴。

    “因为你的病”

    袁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正好赶回来的张晋给截断了。

    “你好,白纤楚小姐,我是袁帅的委托人张晋,你的事情我都已经了解了,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白纤楚看了他一眼:“我不认识你。”

    张晋说道:“可我认识你,不就是想报恩吗,我可以帮你完成报恩。不信你问袁帅,他最需要什么我都知道,是吧袁帅?”

    袁帅赶紧点头道:“没错,我的事情他都清楚。”

    刚从妖界来到繁华都市的白纤楚比较天真单纯,在两人一唱一和的欺骗下,为了报恩答应了跟张晋去一旁详细谈谈。

    看到白纤楚隔着玻璃窗还在依依不舍地跟袁帅挥手道别,张晋无奈地催促道:“走吧,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原本也微笑着挥手的袁帅,忽然脸色一变,因为他看到了相亲客户白小姐正朝这边走过来,赶紧转过头假装玩手机。

    白纤楚见袁帅不理自己了,有些小失落地抿起嘴,踢踢哒哒着拖鞋转身跟着张晋离开。

    “为什么我们不在那里谈,还要跑到别的地方?”

    张晋解释道:“袁帅还有工作,我们不能打扰他。”

    “他什么工作,我可以帮他!”白纤楚一下子来了兴致。

    “呃他这个工作只能男人来做。”张晋暗暗抹了把汗,心道你要是在场肯定是帮倒忙,人家相亲你当什么电灯泡啊,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个霓虹彩灯!

    图都没有你真人美,还给不给人家四十多岁的白茹玉小姐留条活路了?

    带着白纤楚来到了附近的一家蛋糕店,给她点了一份精致蛋糕后,就准备酝酿开场。

    可还没等他开口,白纤楚就先说话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怕猫?”

    “我为什么要怕猫,它们还挺可爱的。”张晋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白纤楚惊讶地睁着大眼睛:“你不是仓鼠精吗,猫可是你的天敌呀!”

    “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这下轮到张晋吃惊了。

    “你刚出现的时候我就闻出来了,我是北极银狐,嗅觉特别灵,是不是很厉害!”白纤楚做了个可爱的皱鼻子的小动作。

    “厉害。”张晋只能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拿到签证的,来这里多久了?”白纤楚好奇地问道。

    “这个嘛”张晋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心虚,赶紧转移话题,“我们不是应该聊袁帅和报恩的事情吗?”

    一提起袁帅,白纤楚顿时就回过神来,双眸仿佛闪着亮光:“对,袁帅,我要向他报恩!以前我还在动物园的时候,一群小孩拿着硫酸泼我,是他帮我挡住的,胸口还留了一块疤。从那以后,我就发誓有朝一日要向他报恩。”

    这个故事张晋已经知道了,但是听完她的话还是有很重要的发现,她说的是报恩,而不是以身相许,两者之间的区别可大了。为什么会从报恩变成以身相许,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只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他的任务也就能顺利完成!

    “白小姐,冒昧的问一句,你报恩就报恩,为什么会想到要以身相许呢?”

    白纤楚先是害羞的捂了捂脸,但很快就大大方方地说道:“报恩就是要以身相许呀!”

    “为什么报恩就一定要以身相许?”

    白纤楚说道:“因为我是妖精他是人类,所以报恩就要以身相许呀!”

    张晋问道:“那为什么呢?谁规定妖精和人类报恩就要以身相许的?”

    白纤楚眨了眨眼睛:“因为这是自古相传的呀!”

    “自古相传?哪自古相传了,我怎么没听说过?”张晋满头雾水。

    白纤楚伸出白嫩纤细的手指比划道:“比如很有名的白素贞跟许仙,还有赵灵儿和李逍遥,聂小倩跟宁采臣!”

    张晋一脸懵逼,满头问号,除了白素贞和许仙,其他两个都是哪跟哪啊?

    “冒昧的问一句,你看的这些故事都是盗版吧?赵灵儿和李逍遥是游戏不是自古相传。”

    “啊?他们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唐朝吗?”白纤楚天真地问道。

    张晋扶额道:“先不说这个,聂小倩和宁采臣的故事也不对,他们是人鬼恋,不是人妖恋,而且也不是为了报恩。”

    “怎么可能,这世界上只有妖没有鬼!”白纤楚摇头道。

    张晋见她中毒颇深,得用猛药解,于是说道:“那你知道后来这三对恋人的结局吗?白素贞被法海关押在雷峰塔里,许仙出家当了和尚。赵灵儿死了,李逍遥出家当了道士。聂小倩就更惨了,直接投胎去了!”

    “那宁采臣呢?”

    “他不重要!”张晋摆摆手,总不能说宁采臣后来生活美满还高中进士,生了三个儿子也都当了官吧。

    他总结道:“重要的是这三个故事都告诉我们,以身相许的人妖恋都没有好下场,千万不要轻易模仿!”

    一番话让白纤楚听得一愣一愣的,赶紧问道:“那我该怎么办?难道就不报恩了吗!”

    “那倒不是,首先你要明白一点,报恩是为了袁帅好,对不对?”

    “对。”

    看到白纤楚已经按照自己的思路开始思考问题了,张晋继续循循善诱道:“报恩是为了他好,所以以身相许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其实报恩除了以身相许,还有很多种方式。”

    “比如说?”白纤楚如同一个好学的宝宝一样。

    “比如说给他钱!这是现今社会最简单有效直接粗暴人见人爱百试百灵屡试不爽的方法!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更别说袁帅现在欠了一屁股债,连父亲的精神病院的住院费都交不起,他现在需要的是钱,好多好多的钱!为了钱,他都去卖身了!”

    “噫!”

    旁边走过去两个女生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张晋,然后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张晋深吸了一口气。

    “袁帅他欠了多少钱?我也许能帮他还!”白纤楚身体前倾,探头到他面前问道。

    “两百多万!”

    “嗯。”白纤楚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又问道,“两百万是多少?”

    “”张晋。

    大姐,你对钱都没有个概念,是怎么拿到妖界通往人类世界的签证的?托关系走后门?你们妖界也不存在这种陋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