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五八做电商 > 第196章 差你这一顿饭了

第196章 差你这一顿饭了

 热门推荐:
    重生五做电商正文卷第16章差你这一顿饭了第二天早上,董书雪去团部那了信件,然后就回去了。

    她现在没什么工作了,但是陈宇杰工作依旧很忙。

    忙着交粮,还有其他很多的事情。

    路上她翻看了一下信件,一共三封信,陈宇斌一封,赵安然一封,还有老宋家一封信。

    老宋家的信是宋卫全代写的,所以字迹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回到家里,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看起来。

    老宋家一切都还好,家里不缺粮食了,又有了董书雪的补贴,宋卫全已经娶媳妇结婚了。

    董书雪看到这里不由得惊讶了一下,这人都二十三了,她还以为要孤独终老呢。

    毕竟这时候大多数男同志都是二十岁成家,再往上都很少了。

    虽然没有赶上,但她因为距离太远实在是回不去了。

    最后,宋卫全在信里提到,宋卫娟离婚了,原因挺多的,人现在恍恍惚惚的,看起来受了很大的打击。

    董书雪有些诧异,不过想到之前宋卫娟过得好像并不好,如今离婚倒是没想到的。

    宋卫娟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思想保守,能让她离婚?

    这是谁的问题宋卫全在信里也没有任何的说明。

    董书雪想了想便给他回信了,她想让宋卫娟过来找自己,一来散散心,二来呢,也是怕周围的人议论她。

    毕竟这时候能离婚的太少了,几乎听不到谁家日子过不下去就离婚的。

    一旦女人离了婚,那肯定会被人瞧不上,甚至背后嚼舌根。

    这样的话,宋卫娟可能连继续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写好了信,她放在一旁,然后看起陈宇斌跟赵安然给她写的信。

    信里的内容大致相同,都是在问董书雪什么时候能回去看他们。

    董书雪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毕竟他们这边走一次太费劲了。

    将信都回了,她收拾了一下,准备休息一会儿。

    今天陈宇杰说隔壁秦国胜两口子会带着孩子回来,所以她得去那边吃饭。

    养足了精神还是必须的。

    一直到了下午一点多,董书雪都要睡午觉了,才听到隔壁有车声停下。

    她顺着窗外看去,果然看到了秦国胜,他旁边还有个女人跟两个孩子,看样子是一家人都回来了。

    董书雪起身穿上衬衫,然后下地去了隔壁。

    没道理她在家,人家搬家自己还不露面,最起码以后都要做邻居呢,怎么也得去看看看,搭把手。

    “秦大哥回来了。”董书雪走近了便打声招呼。

    那个抱着孩子的妇女也回过头,年纪大概三十多岁,模样很显老,看起来比秦国胜的年纪要大。

    秦国胜笑着点点头,“你在家呢。”

    “这位是嫂子吧?”董书雪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你好,我叫董书雪。”

    还不等她说完,秦国胜就介绍起来了。“这位就是我提到的陈连长的爱人。”

    “这是我媳妇,马翠莲。”

    “你好。”马翠莲拘谨的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她怀里的孩子流着鼻涕,已经抹了一脸了。

    旁边的六七岁小女孩也是一身脏兮兮的,看人也怕生的样子。

    “我帮你们吧?”董书雪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便帮他们搬了一下行李。

    “麻烦你了。”秦国胜说了一声,然后开始往屋里搬东西。

    小孩子也跟着帮忙,就马翠莲抱着孩子在旁边看着,没有着急的意思。

    董书雪就是过来帮忙的,所以没有多想,当她拿起来一个包袱的时候,一股难闻的刺鼻味道传来。

    不仅仅是这个包袱,其他的东西也有这种难闻的气味。

    董书雪强装镇定,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搬东西。

    她知道,这是衣服被子不经常洗,还有孩子屎尿都被沾染上的味道。

    那被子都是河楞,一看就是尿过没洗的,所以不难猜出来。

    董书雪觉得,就是带孩子再没时间,也能洗个衣服什么的吧?怎么弄的这么脏,还一股味道。

    好不容易搬完了,董书雪就说自己家里还有东西没处理,就回去了。

    马翠莲见她走了,翻了个白眼,“这连长的媳妇就是厉害,看看人家穿的,真带劲。”

    不可否认,董书雪穿的衣服都是好料子,长得也好看。

    同样她也是连长媳妇,穿的却是补丁打补丁的,副正差别就这么大吗?

    秦国胜听的出来她话里的意思,也没吱声,低头就在那里干活。

    马翠莲见他不回话,也没有多说什么,把孩子扔在炕上,然后开始整理拿过来的东西。

    秦国胜看着这乱七糟的破烂,心里烦的很。

    同样都是女人,怎么自己的女人就邋遢成这样?还惦记别人穿的好不好。

    他虽然烦,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不满,自顾自的收拾着。

    “晚上做点饭吧,叫陈连长两口子过来吃。”他之前也说了请吃饭,以前总在别人那里蹭饭,怎么样也得回一次吧。

    “请吃饭?”马翠莲扔下了手里的东西,问道:“你有多少粮啊就请人家吃饭?我看那缸里也就二十斤苞米面,够咱们吃的吗?再说了,人家陈连长还能差你这一顿饭了?消停的待着吧。”

    让她做饭给别人吃?她还不知道谁给自己做点饭吃呢。

    秦国胜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能让马翠莲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之前说好的吗?你不是也同意了。”他不明白这人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

    来之前明明就已经说好了,请陈连长一家吃顿饭,自己经常去人家蹭饭呢,回请一次本就是理所应当。

    更何况下午的时候,董书雪还过来帮忙搬家的。

    “我咋的?”马翠莲瞪着眼睛看向他,“你有多少钱?孩子不吃不喝了?我来这是带着孩子过来享福的,可不是给别人做饭来的。咋的,他们家不来你家吃饭,就不做饭,就饿死了?”

    秦国胜无言以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

    以前总觉得两个人是没有共同语言,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问题有很多。

    秦国胜不再说话,整理完东西便出去了。

    再待下去,他能憋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