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三百五十三章:莫彬蔚风度。

第三百五十三章:莫彬蔚风度。

 热门推荐:
    莫逍与古月白的小动作并没有人去理会。

    哪怕是站在他们二人身边的白明烀都没有再去看上二人一眼。

    因为,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已经又都集中在了庭院的中心。

    在那里,现在又有一位青年才俊站了出来。

    此人一出场,还没有任何的介绍,只是站在那里,就立刻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他就是这次代表北方朝廷来这里的人之一。”

    “这个年轻人与莫王爷可是一家子。”

    “他看起来可真是闲庭信步,也不知道与那莫逍古月白谁厉害。”

    庭院中的武林人士具都纷纷的议论着。

    同样,坐在庭院中的莫遥脸上露出了一模异色。

    他看着莫彬蔚站在庭院中挺拔的身材,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何琴琴。

    而一旦想到何琴琴,他的心中就涌起了无线的杀机。

    “啪……”

    轻轻的响动。

    莫遥一怔,然后低头看去,是九如和尚将已经吃完了的猪肘子骨头扔在了桌子上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也恰好将已经渐渐露出杀机的莫遥从自己的状态中唤醒。

    与此同时,那站在庭院中的莫彬蔚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般。

    他的目光突兀的向这边看了看。然后又摇了摇头,这才又看向了自己的前方。

    而与莫遥的杀机不同的是,莫逍这是第一次与莫彬蔚接触。

    所以,在看到庭院中的江湖人士如此的推存此人,莫逍主动的转头向着莫彬蔚看去。

    他的目光所及之处,眼眸中看到的是一位身材修长,有些英俊的模样。

    年纪不大,但是气质却是卓绝。一个人站在那里,果真是看上去有一些皇家的威仪在其中。

    而此时,哪怕是庭院中的众人依旧在不断的议论着莫彬蔚,可是他也没有开口。

    不过,这个时候,莫王爷却站了起来。

    并且不紧不慢的向前走来。

    他站定在莫彬蔚的身边,眼神向着四周,乃至于看上去莫王爷想要看向所有人一样的认真。

    然后,莫王爷才缓缓的开口说道:“莫彬蔚。朝廷皇室宗亲。按照辈分,也算得上是我的子侄一辈。今日来次,代表着朝廷,以及皇上。而且最重要的是,莫贤侄的为人处世,深的本王的欢心。今日,本王特地前来介绍莫贤侄,所以诸位英雄可要多多关照。”

    莫王爷说完,居然对着庭院中的众人拱了拱手。

    如果单单就从莫王爷的这一系列话语来看,他确实是一位提携晚辈,并且看中莫彬蔚的模样。

    可是,在这其中,各个世家,各个掌门,甚至庭院中的所有人都明白,这莫王爷不过是做了一场表演罢了。

    这当不得真。

    因而,莫彬蔚在莫王爷说完之后,也是表现的就像晚辈被长辈夸奖之后的惶恐,以及急急忙忙的对着莫王爷行礼表达谢意。

    而莫王爷却不肯接受莫彬蔚的行礼。

    这一来一往,半晌已经过去。

    莫王爷与莫彬蔚两人相互抬着对方的手臂,然后对视了几秒钟之后,两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这之后,莫王爷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胡须之后,然后带着微笑走了回去。

    而莫彬蔚却也并没有在原地继续的站着。

    而是他迈动脚步,走向了台阶处站着的古月白与莫遥和白明烀。

    庭院中的众人现在都已经开始屏住了呼吸。

    他们基本都认为,接下来莫彬蔚一定会出手,而他出手的对象也一定会是白明烀。

    因为,在庭院中的武林人士,现在都一致的人为,这白明烀如果就凭借功夫来说,应该是是最为容易对付,并且也是最为容易成功的。

    可是,走过静静的庭院中,莫彬蔚并没有像庭院中众人相像的那般。

    而是他停住了脚步。

    他的脚步就停在了古月白与莫逍和白明烀的深山不远处。

    莫彬蔚看着三个人,饶有兴趣的对着白明烀说道:“你为何会被逐出华山派?”

    这个问题问的很少突兀,可是问的又是那样的郑重其事。

    仿佛现在莫彬蔚就化作了白明烀的长辈一般,正在询问白明烀被逐出的原因。

    可是,他的这样一问,更是让庭院中的众人安静,同时也让古月白和莫逍一脸奇怪深色的在他的身上和白明烀的身上来回的转动。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原本在三个人中最不起眼的白明烀,大家也都很好奇。

    所以也都想要知道白明烀为什么会被逐出师门的原因。

    而白明烀很平静。

    他静静的看着莫彬蔚。

    并且静静的对着莫彬蔚说道:“我是一个疯子。”

    他说的话很是平淡。

    仿佛就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而他的这句话,也让庭院中的众人都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如果说出一个别的原因,或者是一个别的借口,大家也都不会怀疑,或者也都会接受。

    可是现在,他居然说他是一个疯子?

    虽然他先前被人传闻说变成了一个疯子。

    可是这个传闻是真是假谁都未可知,而他现在居然用了一个如此大家都知道的理由,这就是让庭院中的大家都有了一些怀疑。

    只是,那站在一旁的莫彬蔚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点了点头。

    他似乎已经接受了白明烀的这个借口。

    而且,他点了点头,甚至他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些愧疚之色。

    不过,这样都愧疚之色,在众人看来尤为不解。

    只不过众人并没有因为莫彬蔚眼神中的愧疚而对于莫彬蔚有什么怀疑之色。

    这个时候,莫彬蔚又将头转向了莫逍,对着莫逍说道:“你的师父是北方狠才天下第一剑独孤连城?”

    莫逍对着莫彬蔚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错。”

    莫彬蔚又接着说道:“那既然你是独孤连城的徒弟,那么你想必也清楚独孤连城属于北方武林吧。”

    莫彬蔚这样裸的说出了北方武林这样的话,这让庭院中的所有人都有些好奇。

    而莫逍同样如此,只不过他并没有过多的纠结于此,他回答道:“当然明白。”

    莫彬蔚嘴角挂起了笑容,然后又说道:“既然你明白,那就再好不过了。你们一脉相承,都属于北方江湖,所以日后你还是要多多的为北方武林做出贡献。”

    莫逍一听这样的话,这才明白莫彬蔚心中的打算,所以,他哈哈一笑,对着莫彬蔚说道:“我也是莫王爷的外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