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三百二十二章:相互表明心迹,这是一种心悸。

第三百二十二章:相互表明心迹,这是一种心悸。

 热门推荐:
    寡妇老板娘弓着腰,脸上堆着笑容,有些谄媚的看着已经走远了的何如意与莫遥。

    随手将柜台上的银子拿在手中,然后看也不看的直接一扔,就将银子扔到了柜台后面的破锣里。

    她的脸上,虽然依旧是一副谄媚的样子,可是眼睛中却有些一些精光四射的样子。

    何如意当然没有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寡妇老板娘,如果她回头,就一定会看到现在寡妇老板娘看着他们的模样是那么的让人迷惑。

    而莫遥,在他昏迷之前只知道何如意一定会让自己平安的到达自己所说的地方。

    终于,迷迷糊糊了好一阵的莫遥终于悠悠转醒过来。

    他转动眼睛,将四周环绕了一个遍之后,终于确定了自己已经来到了他说的那个和尚庙中。

    而他现在正处于正厅斋堂后面的一出临时搭建好的木板之上。

    莫遥首先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一阵一阵的剧痛依然从身体上传开,但是,这样的痛苦,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他挣扎着独自从木板上起身,却冷不防的听到从前面斋堂正厅传来低低的人声低语。

    莫遥慢慢的渡步向前,轻轻的从斋堂之后探出脑袋,觑眼望去,却见得何如意现在正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之上,凝视着正面的一尊大佛,眼眸之中隐隐有泪水擒着。

    缓慢的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佛陀,弟子何如意诚心实意的许下心愿,希望莫遥公子一生平安无妄,逢凶化吉。弟子愿意多多接济众生,普度贫瘠孩童。但使一息尚存,便永无止休。”

    何如意潜心将自己的心愿诵读了两遍之后,正要双手合十的向着佛陀磕头,可是,突然从佛陀之后听到了一阵压抑的咳嗽之声。

    何如意一顿,瞬间便想到莫遥已经苏醒过来。她再也顾不得向佛陀跪拜,起身就冲着佛陀身后走去。

    而当她转过佛陀,便看到了扶着墙壁的莫遥,一时之间,何如意有些心头慌乱,不过依旧上前扶着莫遥,开口道:“你……你是合适醒过来的?”

    “我……”

    莫遥一个字说出,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顿时他身手,双臂一环将身边的何如意拥入怀中。并且号啕大哭起来。

    他的这一拥抱,用力甚大,何如意猛然的被莫遥拥入怀中,甚至有些呼吸不畅起来,但是,现在她又不忍心挣扎,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

    莫遥的哭声渐渐的低沉了下来,终究停止。

    随后他这才看着何如意,恍然之间,他想到了何琴琴。

    为什么两个如此优秀的女子,都甘愿为了他付出这样多的代价?

    对于何如意,他还有着很长时间可以来弥补,可是对于何琴琴呢?他还有没有机会来弥补何琴琴?

    这样的情绪,让一直坚强的莫遥从记事以来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痛哭流涕。

    莫遥的身体疼痛,可是现在他的心更是疼痛。

    虽然他从小就接受了自己父亲的训练,自己的父亲也刻意的训练了自己的铁石心肠。

    然而,无论如何,自己还是做不到。

    这就好比自己的父亲唯一的弱点就是心肠不够狠毒一样。

    莫遥轻轻的将拥在怀中的何如意放开,然后柔声的说道:“我并非是弱不禁风。可是,现在的我当真是不想活了。活着的时候,每一日都有每一日的痛苦,并且,每一时一刻都让我从心中不得好过,这样的苟且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何如意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此刻的她心中五味杂陈,也不知道应该幸福还是应该苦涩。

    她当然感觉的出莫遥心中还有那个与自己一较高下的女人,可是,现在她也不明白该如何去安慰莫遥。

    她只能伸出自己的双手,轻柔的抚摸着莫遥的鬓角,然后柔声的说道:“已经发生的事情,虽然不能挽回,可是未来的日子我会一直陪伴你左右。至于有什么遗憾,我都可以陪着你去弥补完成。”

    莫遥看着如此认真的何如意,漠然了一阵之后,点了点头。

    何如意的心中终于松下了一口气。他不由得抓起莫遥的双手,然后又柔声的说道:“我可以求你一件事情么?”

    莫遥看着何如意,也用很柔和的声音说道:“你说。”

    何如意认认真真的盯着莫遥的眼睛,然后一字一顿的对着莫遥说道:“我可以叫你莫遥哥哥么?”

    莫遥看了看何如意,然后点了点头。

    何如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接着说道:“莫遥哥哥,请你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要再说出不想活啦,甚至想都不要想。但凡有一线生机,你都要好好的活着。”

    莫遥沉默了良久,抬起了头,将自己又快要落泪的双眼看向了佛陀的后脑。

    随后他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才低下头郑重的对着何如意说道:“好,我答应你。”

    何如意顿时笑颜如花。她知道,莫遥这个人必定是一诺千金,必然也是不会反悔。不觉得更是在她的笑容中平添了一些别样的风采。

    两人将心比心,将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之后便觉得整个人的身体轻松了许多。

    所以,他二人手挽手,在这佛陀之后的木板之上坐下,歇息了许久。

    天色渐渐已经擦黑。

    莫遥忍不住的对何如意说道:“这几日烦劳你辛苦照顾着我,今日我便生火给你做一顿美味吧。”

    莫遥正预备起身,便被何如意从手将身体按下。

    何如意有些脸色微红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如何能在女人面前行那庖厨之事?这等事情,还是由我来做吧。况且你身子还很虚弱,不适合做大量的运动。”

    说罢,何如意便已经起身,熟练的从整个大殿的角落中,拿出一只不算大的破锅。想来这破锅也是以前有人借宿在此留下的吧。

    何如意的动作很是熟练。

    她将锅架好,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巧匕首,在佛陀的莲花宝座上顺利的割下了几块木头,随手一扔,便扔到了破锅的下面。

    然后,不知不觉的时候,何如意好似变戏法一样的从前厅大殿中拿出了一直鸡。

    这只鸡显然是已经杀死了很久。

    莫遥不禁问道:“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如何来的这鸡?”

    何如意有些红着脸说道:“来的路上,顺手牵羊而来,只为了莫遥哥哥醒来可以补一补身体。”

    莫遥看着何如意的脸庞,更是让何如意有些抬不起头来。

    不过,她依旧急忙补充道:“我可是偷偷的给那户人家留够了银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