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二百七十五章:莫遥未死,简氏兄弟内讧。

第二百七十五章:莫遥未死,简氏兄弟内讧。

 热门推荐:
    简三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嚣张。

    只是,他的嚣张又与络腮胡不同。

    络腮胡的嚣张是从始至终,由内而外的一直在嚣张。

    而简三呢?他这样的嚣张是前倨后恭,阴险狡诈之下的嚣张。

    在刚开始嗯时候,简三一直给人一种武道痴狂的形象。

    哪怕是同为自己兄长的瘦高个和络腮胡,都是被他有些蒙骗过关,然而,现在他原形毕露之下,完全抛弃了自己以往塑造的形象。

    这样一来,他就缺少了以往那样形象的束缚之感觉。

    这样的情况下,简三完全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所以,他的脸上有些狰狞的微笑,恶狠狠的看着莫遥。

    从前的时候,简三对于莫遥来说并没有刻意的去要杀死莫遥,而是觉得莫遥的功夫不弱,想要用莫遥作为他的磨刀石罢了。

    只是,现在有些不同了。

    现在,简三一谋心思的就想要将莫遥杀死。

    因为,他的一切几乎现在都毁在了莫遥的身上,并且,莫遥这个人有些邪门。

    他最为拿手的刀法,在莫遥面前看起来有些稚嫩,刚才那一下子徒手接刀,也几乎让他在心中对莫遥产生了一种魔怔。

    只有他手刃了莫遥,他才能将自己心中的这种魔怔消除的一干二净。

    只是,那瘦高个自从刚才莫遥点破了简三的真正面目之后,他变对简三有些深深的忌惮。

    而现在,简三瞧这已经弱不禁风的莫遥,开口讽刺完之后仿佛就要亲自去将莫遥的头颅斩下。

    这样的结果,瘦高个当然不能让简三得偿所愿了。

    所以,就在简三正要行动的时候,瘦高个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踏出,正好挡在了莫遥的面前,然后对着简三说道:“既然三弟如此肯定这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将死之人,那么,这个手还是由我这做哥哥得来动吧。”

    瘦高个的动作可谓不慢,他刚刚说完,便要转身拿剑向着莫遥的脖子刺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简三脸面一变,不由得大声说道:“且慢!”

    “嗯?”瘦高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不由得回头看向了简三,然后从鼻子中冷冷的哼出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三弟还等什么?莫不是舍不得让哥哥将这年轻人的头颅割下?莫不是兄弟你又犯了武道痴傻?想要留下这个年轻人来磨练自己?”

    瘦高个说的话可谓是推心置腹,可是,如果换成了以前,他这样的话说出来并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只是,现在再简三看来,瘦高个这样说话,明显就是在嘲笑自己。

    因为,以前的自己从来都是打着武道的名义将一个一个厉害一些的人物留下,让他们在名义上陪着自己练武,好让自己的武道有所进步。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只是借着这个名头,将那些人收归了自己的门下。

    而现在不同了。

    自己已经不在是那个一心都扑在武道身上的人了。

    所以,这个时候再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就是明明白白的讽刺了。

    简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并不想要与瘦高个在这里一争高下,而且也不想要真正的与这两个人决裂,只是,这样的功劳,实在是对于他们来说,有些意义重大。他怎么可能假手于他人?

    因而,简三表面很是客气的对瘦高个说道:“呵呵,大哥莫言误会。这个年轻的小贼先前百般对我进行侮辱与污蔑,而且,他受这样的重伤,也全凭我一个人做出的事情,现在,他的头颅我觉得还是应该让我来割下,也好让我突破心中的魔障,功夫可是再次提高一筹。我看,这一次就不敢烦劳大哥了。”

    这个时候,那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络腮胡到是朗声大笑了起来,并且他看起来很是高兴一样,然后他也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对着二人开口道:“大哥,三弟,你们两个人也别争来争去了。以我人为,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论是谁杀的,也不论是谁砍下了他的头颅,不过,最终受益的使终是我们简氏马场。所以,你二人争来争去倒是有些伤害彼此的感情,不如这样,兄弟我这个老二,也就是专门做这样的事情的,这个年轻人的脑袋,不如就让我来斩下吧。”

    简三一看这两个人此刻已经表露出来争抢这一件功劳的样子了,他也再不去伪装自己,而是看着络腮胡一脸冷酷模样的说道:“哼哼,你们两个谁也别和我挣,婴儿年轻人辱我太甚,我必然要亲自砍下他的头颅,虽然现在的刀已经断做两节,然而,我只用剩下的这半截,也理所应当的可以将她斩杀。”

    “哼哼……”络腮胡一看简三对他说话的语气明显的不同于对瘦高个。

    所以络腮胡的脾气也是火爆的厉害,他一下子向着简三踏进了好几部,两个人的眼睛相互看着。

    络腮胡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刚才将他打成这样都重伤我不可否认,只是,如果没有我和老大刚才的牵制,没有我们两个人耗费了这个年轻人的体力,他怎么会一下子自己喷出血来。”

    络腮胡的话问得很少犀利。

    只是,他这样的一说,那简三有些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也是一字一顿的说道:“要是如此的说话,那么这个年轻人可并不是因为你和大哥两个人,而且因为他早已经受了重伤。那么如果按照你的这个逻辑,这年轻人现在又岂非是可以任由你们来这里争夺?”

    不过,络腮胡眼看已经说不过那简三的时候,瘦高个呵呵一笑的从后方将两个人分别拉开。

    他心中暗自发笑,可是面子上却有些冷冷的对着简三说道:“三弟的话可不能这样说。虽然我与老二也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有很重要的功劳,可是,现在看那年轻人的状态,俨然就是一个死人。这个时候,三弟你要是亲自走上前去将他斩杀,这可不是你以前那谦谦君子,又或者说以前那样的性格。”

    简三这一次怒火从心中烧起。

    如果没有莫遥捅破了那一层的窗户纸,现在瘦高个这样说出来他也无可奈何。

    只是,瘦高个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并非还像以前那样了,却还要当着他的面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可是真正的从心底看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