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一百九十五章:功法到手,何琴琴与莫遥斗嘴。

第一百九十五章:功法到手,何琴琴与莫遥斗嘴。

 热门推荐:
    这黑衣人的功法奇妙无比。而且出刀速度又奇快。

    这样的人不应该在江湖中默默无名。

    所以,一剑山庄少庄主的目光连着闪动几次,并且也堪堪的避开几刀,突然他上上下下的从黑衣人的穿着,又到黑衣人用的刀上看了个遍。然后纵声狂笑,并且还大声的说道:“莫遥?原来是你……”

    黑衣人并没有感觉到意外,因为以前是九楼西标志性的狗皮帽子,牛皮靴子穿着,现在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标志穿着。这就是传承。

    所以,莫遥也就大笑道:“少庄主果真是好眼力。”

    说笑中,莫遥的人与他刀突似化二为一。

    刀光闪过之后,立刻又穿窗而出。

    一剑山庄少庄主大喝一声,在身后追了出去。

    但是,窗外夜色沉沉,星光满天,哪里还看的到有莫遥的人影?

    小镇,角落中的客栈。

    一间屋子中。

    何琴琴正在重新的换着身上穿着的衣服。

    此时,她正在系上胸前最后的一颗纽扣。

    但是,她一面换衣服,一面还在嘴里低低地咒骂着,也不知咒骂的是谁,也不知在骂些什么。

    只不过她的面容上并没有看的出的怒容,反而仔细去看,居然还带着丝丝的喜色。

    尤其是当她转首之间,看到已经放在床上那黄布包裹时,她的脸上就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犹如春风一般的微笑。

    这黄布包裹中是什么?那可是整个江湖中现在最炙手可热的绝世功法,哪怕这只是半部,也足够在江湖上引起一番血雨腥风来。

    但是,就是这样的东西,此时,此刻居然真的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到手了。

    何琴琴虽然一直在帮着莫遥联系他的朋友,但是也一直在注意着这半部神功的消息。

    为了这半部神功,何琴琴可真算的上是费了不少心思。

    就在她与莫遥从那老张头所在的小镇离开之后,她就早早的来到了这里。

    因为她算准这是一剑山庄少庄主他们去往莫王府的必经之路。

    在小镇中,她租下了两间客栈的房子。

    这间毫不起眼,并且又地处偏僻还幽静的小屋,就是她为自己准备的后路。

    然后,她找到了任回回。

    任回回是个很够义气的人,并且,任回回还有着一个别的身份。

    这个身份别人都不知晓,只有昆仑最为核心的人才知晓。

    那就是任回回还是昆仑在江湖中的暗庄。

    虽然任回回没有欠过她的情,但是,何琴琴到底还是昆仑的圣女,所以任回回别无选择。

    但是,这一剑山庄少庄主人长的虽然丑陋,而是江湖传言他又是一个无恶不作没有真本事的江湖二代,但是现在看来他也实在是个扎手的人物。

    以至于到最后她险些功亏一篑,偷鸡不成反要蚀把米,若不是那莫遥来的及时,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何琴琴现在突然又想起了莫遥,但是,她心中隐隐有些恨的牙痒痒。

    就在何琴琴刚刚将最后一粒扣子扣好,突听窗外有人长长叹了口气,悠悠道:“哎,追女人可是真是苦,追漂亮女人,更是辛苦。哪怕是这个女人也对你心有所属。所以,男人还是莫要去追女人,更莫要帮女人的忙。你在帮她的忙,她自己反而溜的很快,将你一个人吊在那里。”

    何琴琴一听到这个声音,她的脸瞬间就有些涨红了。

    但是,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将刚扣好的那粒扣于也拧断了。

    看这个样子,何琴琴心中也不知是对于莫遥到底如何是好。

    但是,何琴琴到底是何琴琴,她的眼珠子一转,反而吃吃地笑了起来,说道:“一点也不错,我就恨不得把你吊死在那里,让一剑山庄少庄主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究竟你的心是黑还是白。”

    窗子开了。

    窗子被推开线。

    莫遥的露出一半。

    他笑嘻嘻的说道:是我的心黑?还是你的心黑?”

    何琴琴没有好气的说道:“你居然现在在问我?我在老张头的面摊上诚心诚意要你来帮我的忙,你推三推四的不肯。现在你见我来了,你又偷偷地跟在后面,等眼见我就要得手。你才突然露面,想白白捡个便宜,你说你是不是东西?”

    何琴琴越说越火,而是她的心中也越发的对莫遥埋怨起来。

    终于何琴琴还是忍不住的跳了过去,“砰”的将窗子打破了一个大洞,

    莫遥看到何琴琴起身,他早已走得远远的,但是依然笑道:“我当然不是东西,我明明是人,怎会是东西?”

    不过,终究莫遥他叹了一口气,喃喃道:“也许我的确不该来的,就让那个恶心又丑陋的家伙好好的去嗅一嗅你的臭脚也好,反正臭死他更好,也免得我再……”

    何琴琴一听莫遥说的话,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突然大叫了起来,并且大骂道:“放你的狗臭屁,你怎么知道我的脚臭,你嗅过吗?”

    莫遥却又是调笑道:“我可没有那么好的雅兴。”

    何琴琴一怔,仿佛也发觉自己这么说,简直是在找自己的麻烦,所以她涨红了脸道:“就算你帮了我一个忙,我也不领你的情,因为你根本不是来救我,只不过也是为了这半部神功。”

    莫遥诧异的问道:“哦?”

    何琴琴面色不好的说道:“你若真来救我,为何不管我的人,先去抢那地上的包裹?”

    莫遥一愣,女人的思维可真是读不懂。他实在没我想到,何琴琴的这个想法到底是从何处得来。不过,他还是摇着头,苦笑道:“你这女人居然连声东击西之计都不懂……”

    “声东击西?”何琴琴歪着头问莫遥。

    而莫遥继续解释道:“如果我去救你的人,那么一剑山庄少庄主会不会投鼠忌器?”

    何琴琴听了莫遥的分析,不由愣住了。

    她想想也不错,莫遥当时若不抢包裹,而先击人,她自己也免不了要被那一剑山庄少庄主所伤。

    所以,通过这样的一想,何琴琴到也反应了过来,不过,他还是板起脸,说道,“算你会说话……”

    莫遥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也明白自己错了,但嘴里却是死也不肯认错的!”

    何琴琴不由的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思,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