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一百六十七章:何琴琴洗澡,莫遥名字震刀疤。

第一百六十七章:何琴琴洗澡,莫遥名字震刀疤。

 热门推荐:
    碎木头屑纷飞。

    有几片甚至飞到了何琴琴洗澡的木桶边。

    何琴琴一皱眉头,但是好像没有注意到一般。

    只是喃喃自语道:“好粗鲁的人,就这样还能有几个婆娘?幸好我没有叫你来搓背,你这样粗鲁,力大,我可是受不了。”

    那中年大汉一副凶相。厉声问道:“咱们这群光棍眼睛中可是揉不得沙子。你来此到底为何?你又从何而来?老实交代,如若不然,少不得你这女娃子苦吃。”

    这个时候,何琴琴倒是又笑了笑道:“你这人好无趣,美人出浴,你居然大煞风景。我千里迢迢来此当然有目的,要不然,谁会好端端的来这里,就为了洗一澡?”

    何琴琴话落,反而那中年大汉有些不知所措,并且眼睛闪烁不停。

    最后,他瞅了瞅何琴琴,压低了声音问道:“莫不是有人看上了这云梦泽?要你前来刺探消息?”

    何琴琴觉得很好笑。但是,她依然坐在木桶中,不为所动。

    被踹烂的门窗,刺人的冷风呼呼的刮了进来。

    何琴琴只能再次伸出手,拿起旁边炉子上又烧开的水壶。

    窗外的众人,眼睛灼灼的看着何琴琴。

    一声声吞咽口水的此起彼伏。

    何琴琴嘴角带笑,眼睛斜斜的看着窗户外吞咽口水的众人,故意的将手臂伸的很直,水壶中的水,慢悠悠的从壶口流入木桶,而木桶中温度徒然身高,与窗户外吹进来的冷风形成对流。

    这样一来,一层层白色的雾气,一圈一圈的升起。

    这个时候,何琴琴才悠然的说道:“刺探消息?那倒没有。我来这里,只是受人之托,前来看一看他的老朋友。”

    中年汉子眯着眼睛,有些贪婪的看着何琴琴露在木桶之外的手臂,说道:“但这里并没有你所谓的老朋友。”

    何琴琴不由嗤笑道:“你这个人刚才还说很无趣,现在反而变的有趣了一些。你都没有问我老朋友是谁,你怎么知道没有?难道我家那位就不能跟强盗交朋友?又或者说,难道我也不能与强盗交朋友?你这样的驽定一切,说不定我也是强盗呢!”

    原本是一脸贪婪模样的中年大汉慢慢的变了变脸色,最后阴晴不定的问道:“你的老朋友是谁?”

    何琴琴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的老朋友。我是受人之托,是我家那位的老朋友。”

    中年大汉艰难的又问道:“你家那位的老朋友是谁?”

    何琴琴展颜一笑。她听到中年大汉的那一句你家那位,她很高兴。所以,她从心底发出的笑,更是让窗户外的几人有了痛不欲生的感觉。

    他们都不由得将头齐齐的看向那刀疤脸,而刀疤脸,也是一口口水吞下,对着中年汉子说道:“快快问清楚眉目,是龙我们相安无事,要是蛇……我们就抓紧时间。”

    中年汉子点了点头,对着何琴琴涩声道:“你快着一些回答。”

    何琴琴悠然的又将腿抬了起来,放在了木桶壁上,开口说道:“我就没有见过他。不过听我家那位说过,他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早些年也在这云梦泽混生活。不过,近些年听说混的还不错,已经做了这云梦泽的瓢把子。”

    中年的汉子眼睛一缩,他已经不在带着一些猥琐。

    因为但凡能叫做瓢把子的人没有哪一个是好相处的。

    同样,他们的朋友,也更是难以相处。

    他转头看了一眼刀疤男。

    而那刀疤男倒是很平静。

    他开口道:“想来你家那位的朋友也算的上英雄。不过,在这云梦泽中,总共有一十三个瓢把子。不知你要寻找哪一个?”

    何琴琴此刻,豁然将头转过来,她今日第一次有些吃惊,不可置信的说道:“这小小的云梦泽居然会有这样多的瓢把子?”

    那刀疤男冷冷一笑,嘴角的嘲弄更是多余微笑。

    他说道:“是啊,不过你运气好,很不凑巧,我也添为一方瓢把子。”

    “你?”何琴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刀疤男。

    刀疤男就像是说明自己很厉害一般,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何琴琴的房间。

    但是,何琴琴眼睛一寒,说道:“我家那位的老朋友貌似叫做花平。”

    “花平?”刀疤男有些楞神,然后又有些迷茫,他转头看着身后的另外几个人。

    那几人中,中年大汉眼睛中立刻透露出了恐惧。

    他出声道:“莫不是总瓢把子?”

    刀疤男身体一抖。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哈哈大笑道:“真是笑煞我也。就凭借你这女人,家里那位怎么会认识我们总瓢把子。”

    “哦?没想到这位花平居然是你们这云梦泽的总瓢把子?”

    “哼,闲话休说!你这女人还是从了我等吧。以你这姿色,我这瓢把子夫人非你莫属。”

    说这话,这刀疤男的另一只脚也迈了进来。

    只不过他比较缓慢踌躇。

    这时,何琴琴一声大喝说道:“大胆!你且知道我是谁?”

    刀疤男说道:“我管你是谁,你还能是那昆仑圣女不成?”

    “哎?算你识相。我正是昆仑圣女。”

    “你是昆仑圣女?”

    刀疤男距离着何琴琴洗澡的木桶很近。他垫起脚尖使劲的看着何琴琴的木桶之中。

    “你可真是胆肥。我家那位你可知道是谁?”

    刀疤男一愣,问道:“是谁?”

    何琴琴微微一笑道:“莫遥。”

    “莫遥?”刀疤男起先有些疑惑,但是,突然之间,他双目圆睁。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同时身体极速的后退。三步并作两步的退出了何琴琴的房间。

    刀疤哥心中的震惊远远没有平息。

    他有些不相信,他不相信这坐在木桶中,赤条条的女子就是昆仑圣女,而是还是那莫遥的女人?他记得很清楚,莫遥年岁不大,虽然面前这个女人很美丽,很漂亮。

    但是,这个女人绝对要比莫遥年纪大。

    他很确定,因为,对于女人,他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他认为,这天下间任何的男人都没有他这样好运。

    做了很多年的采花大盗,坏了许多黄花大闺女的名节。其中还有各色各样的妇人,他已经对于女人有一种天然的判断之力。

    所以,他现在很疑惑。

    他相信何琴琴所说的话,但是同时他又有些对于何琴琴话中内容的怀疑。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应该退出这间屋子。

    因为何琴琴刚才说出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足以让他退出这间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