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一百六十三章:篝火边论酒,河套王下口。

第一百六十三章:篝火边论酒,河套王下口。

 热门推荐:
    天下苍生,天下武林。

    这八个字重若千斤。

    不仅仅是九楼西,哪怕是独孤连城,在这个时候也被莫逍的话所震惊。

    侠,什么是侠?

    侠之大者,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良心,利国利民,谓之侠。

    九楼西沉默了。独孤连城也沉默了。

    星光熠熠的思过崖已经恢复了平静。

    岳峰到底是心如死灰了。

    这里俨然已经没有了人。

    只剩下了他自己。他就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详,独自一人坐在那里,面带着微笑。这也许就是佛家所言的顿悟了吧。

    华山下。

    这是真正的华山下。

    数九寒天的天气里,众人就这么裸的围坐在华山下。

    长路慢慢,往远处看是灯火辉煌的长安城。往近处瞧,是刚刚下山而来的华山派。

    众人的中间还是一堆篝火。

    九楼西看着众人沉默,他便开了口道:“距离南方莫王府举办的武林大会不远了。”

    众人也都是神色各异。不论是面色平静,还是眼神闪烁,都也继续保持着沉默。

    独孤连城依然挨着九楼西坐着。

    他想喝酒,但是身边无酒。

    九楼西是懂他的。从前懂,现在依然。

    所以,九楼西从他腰间插着割鹿刀的旁边解下了一个水壶。

    九楼西递到独孤连城面前说道:“给你。”

    独孤连城二话不说,拿来拔开壶盖子,一仰头,猛然的一口一下去,脸色微红。

    有些诧异的问道:“不是杏花村?”

    “河套王!”九楼西狭促的眼神中,似乎对这一次让独孤连城吃瘪,还颇为得意。

    “这是那绥远城中的名酒?”独孤连城眼睛一亮,接着又是一大口喝入嘴中。

    他的脸色更红了一些。

    “不错,确实是那边塞之酒。这样的酒喝着才有味道。似粗狂,似温柔。喇着嗓子,一股滚烫从喉咙中直接滚落在胃里。这才是酒。”九楼西微微眯着眼睛,他虽然在诉说,可是,现在他仿佛也已经沉浸在了这壶酒水的韵味之中。

    独孤连城点了点头,不过,这一次他抬起酒壶,不再是一大口牛饮,而是小口的斟酌与品味。

    细细碎碎的烈酒,与众不同的口味,慢慢的顺着独孤连城的口腔,然后一直到喉咙,最后流入胃部。

    独孤连城酒气微醺。面色红润。

    他将酒壶举过头顶,对着印衬在酒壶周边的月亮说道:“对酒当歌,人生如梦,二十年过往,一口喝下。起也绥远,终当河套,庸庸碌碌,夫复何求?哈哈哈……好酒,好酒!”

    说罢,直接将酒壶倾倒,那泛着乳白色,透明的酒水,哗啦啦的流出,而独孤连城张开嘴,时不时的吞咽着。

    众人都是心事重重。

    莫逍的脸色又有些苍白。

    而莫遥却是从九楼西的身上,一直看到了独孤连城的身上,现在又看着莫逍。

    他的脸色没有莫逍苍白,但是,他的眉头却比莫逍皱的还要厉害。

    终于,独孤连城再也坚持不住这烈酒刺喉,胃中如火焚烧的骄傲。

    他将酒壶拿下,又用手摇了摇,眼神怪异的看着九楼西,问道:“你这酒壶是无底洞?”

    九楼西摇头,淡淡的说道:“人的心才是的无底洞。”

    独孤连城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盯着九楼西对他说道:“送给我如何?”

    九楼西道:“这可是无价之宝。”

    “今天我们不谈感情。那就说一说你儿子的养育之恩?”独孤连城还是盯着九楼西。

    九楼西有些无奈,脸上笑了笑说道:“送你!”

    这一下,独孤连城很是满意,他小心翼翼的从九楼西手中接过酒壶的盖子,将酒壶封好之后,学着九楼西的模样,将酒壶悬挂于他腰间短剑的旁边。

    九楼西揶揄道:“怎么?我的酒不让我喝一口?”

    独孤连城眼睛一撩,慢腾腾的说道:“现在是我的酒。”

    九楼西再次无奈,只能苦笑着看着独孤连城。

    不过,独孤连城并没有要给他喝的意思,只是慢慢的起身。

    九楼西面色同样随着独孤连城起身慢慢的变的很严肃起来。他仰着头看着独孤连城。

    独孤连城望了望华山派的方向,又看了看远处长安城的方向。

    最后对着九楼西说道:“下一次见面,我请你喝酒。”

    九楼西一本正经的说道:“要上好的河套王。我们都是真正的男人,杏花村适合女人。”

    独孤连城点了点头,道:“我会亲自去绥远城,将这一壶酒都打满,到时候足够你喝。”

    “哦?你怎知这一壶酒足够我喝?”

    “因为,你的酒量本就不是太好。”

    九楼西脸色难堪,男人对于喝酒与一些事情来说,在其他人面前,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与女人面前,都不能说不行。

    独孤连城看着九楼西僵硬的脸色,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笑着笑着,就转了身,然后说道:“下一次希望你还能赢我半招。”

    一句话,让众人都惊疑不定。

    莫逍的脸色更是惨白无血。

    只有九楼西,他似乎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刻的到来。

    九楼西道:“为何你不说你会赢?”

    “因为我不会输,所以我才希望你赢我半招。”

    “下一次,我定不会让你失望。”

    九楼西依旧坐着,他只是仰着头看着独孤连城。

    “莫王府的武林大会就是个笑话。”

    独孤连城已经迈出了一步,但是他的话却又让众人想到了刚才九楼西的问话。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着九楼西。

    只见九楼西轻轻一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莫王爷虽然是笑话,不是还有那一剑山庄么?”

    “一剑山庄?你觉得夺妻之恨和杀父之仇哪个最重要?”

    “我觉得杀父之仇。”

    “不然,我却认为是夺妻之恨。”

    独孤连城背着身子,却转过了头,他与九楼西相互盯着对方片刻,然后又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九楼西的笑,很是激烈,他笑着,居然向下弯了腰。

    不过,最终九楼西道:“一剑山庄不成气候。”

    “确实不成气候。”

    “小小的一个山庄,居然同时得罪了天下第一刀与天下第一剑,你说他还有多久的好活时间?”

    “大致不超过三个月。”

    “不错,不错。就让他逍遥三个月。”

    “那你觉得如果他们提前知道了你九楼西仍旧活着,他们会是如何的惶惶不可终日?”

    “我觉得,让他们知晓除去百炼盟之外的其他几家组织也会出现,他们会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