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一百五十七章:那一刀的风情。绝代风华。

第一百五十七章:那一刀的风情。绝代风华。

 热门推荐:
    笑声很近,但是传出很远。

    九楼西与独孤连城两人几乎同时停止了笑声。

    九楼西说道:“你没有变。一丁点都没有变。”

    但是独孤连城却是叹息道:“你变了。只有一丁点以前的影子了。”

    九楼西摇了摇头。

    他不认同独孤连城的说法。

    所以他又开口道:“也许我没变,一丁点都没变。”

    这一次轮到了独孤连城反问道:“难道是我变了?仅剩下一丁点以前的影子?”

    九楼西道:“也许。世事无常,更何况人?更何况人的性格?”

    独孤连城道:“非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九楼西道:“本性难移,这话不假,但是本心呢?”

    “本心本就是本性。两者何来不同?”独孤连城道。

    就在这时,两人说话的同时,两人均是不约而同的向前踏出一步。

    忽然,“哗啦啦……”一阵阵声响出现在长长的通道中。

    九楼西在微笑。

    独孤连城也在微笑。

    九楼西说道:“我没有变。一丁点都没有。”

    独孤连城也说道:“我也同样没有改变。你看到了。同样一丁点都没变。”

    众人瞠目结舌。

    他们都有些动容的看着这长长的通道中,慢慢浮现出的各种机关,各种关卡。

    这其中,岳少雄是最为惊讶的存在。

    按道理来说,这思过崖的通道,所有的一切,在没有比自己更清楚的人了。

    可是,现在看来,他太过的自负,以至于现在他自己都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九楼西和独孤连城。

    岳少雄与岳峰对视一眼,他满是惊骇的脸上更多的则是惊疑不定。

    岳峰也同样如此,虽然他还比较镇定,但是,作为现在华山派堪堪能够独自撑门面的两个人之一,他实在是想不通,如此的秘密之地,居然会被九楼西和独孤连城同时猜破。

    这对于他和岳少雄以及华山派来说,无疑就是奇耻大辱,或者是当面打脸。

    岳少雄的脸色不好,很不好。

    现在的场景,现在的事情,换做是谁,谁都不会有一个好的脸色。

    更何况岳少雄是一个极度要脸面的人。

    不过,现在华山派在江湖中势微,虽然添为七大派之一。

    但是,别人不知道他们华山派,他们自己不能不知道。

    所以,岳少雄此时脸色虽然不好,但是也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微微感觉有些对不住自己的华山派前辈。

    至于说要组织,或者呵斥,或者怪罪?

    他完全就没有这个心思。

    想到此处,岳少雄心中满是苦涩,堂堂华山派,何曾落魄到如今的这个地步?

    岳少雄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然后涩声的说道:“几位……”

    他不出声则已,一出声,便被独孤连城所打断:“我们不如再任性一回?”

    岳少雄僵立在当场,他的嘴唇还在张着。他的脸色还是如同刚才的那般一样。

    但是,他明白,刚才独孤连城说的话是对谁说的。

    所以,他的腰似乎有些佝偻。似乎不在如刚才那般挺直。

    九楼西偏了偏头,看了看岳少雄。最后,他才说到:“任性一回?”

    独孤连城想着满是机关,关卡的通道连连点头。

    九楼西说道:“那就任性一回。”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岳峰突然开口道:“不知杨前辈是否也要试一试?”

    面摊主一愣,他断然没有想到,岳峰会在这个时候对他说话。

    所以,面摊主反应了半晌,最后苦笑一声道:“不了。以后我说不定会来试试,但是,现在我不会的。”

    岳峰有些诧异,在他的印象中,面摊主应该与九楼西和独孤连城一样,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哪怕是二十年前,九楼西声名不显之时,这面摊主当时已经算的上是一方巨擎。

    但是,现在面摊主却主动的拒绝了自己。这到底是单纯的拒绝自己,还是另有打算?

    所以,岳峰带着不解的问道:“杨前辈为何不去尝试?”

    面摊主面色一冷说道:“我现在觉着活着挺好。”

    “活着挺好?”岳峰更是不解。

    面摊主冷笑着说道:“如果你嫌弃活着不好,何不去与九楼西和那独孤连城一起去试试?”

    岳峰心中一凛,他几乎不相信刚才自己听到的话是从昔日那无与伦比的杨将军嘴中说出。

    他转头看了看并肩而站的九楼西和独孤连城。

    心中居然慢慢的接受了来自于面摊主的话。

    此刻,他才确定,那九楼西与独孤连城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在自己看来,这一群人中,面摊主虽然不说是功夫第一的存在,可是,那也同样是立于不败之地的人物。

    现在,自己邀请他去试一试这思过崖通道的关卡与机关,他都不愿意参合进九楼西与独孤连城两人中的事情,这就说明了一切的问题。

    从众人面前看去,他们距离那最近的一道机关并不太远。

    那道机关是一扇石门。

    但是,从面摊主的话语中众人都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现在,众人再次看去,他们与那石门的距离却好似立刻远了不止十倍的距离。

    众人心中沉重。

    但是那道石门更是沉重。

    就在这沉重之中。

    九楼西突然一声轻喝。

    整个人的气质徒然发生了变化。

    一种高山仰止的厚重,瞬间又变作了一道锋利的尖刀。

    九楼西的刀在腰间。

    而他的腰间是一柄通体漆黑的刀。

    而刀,有些圆弧,刀尖向上翘起。

    刹那,芳华一现。

    漆黑的刀,白炽的光,交织在一起,就化作了令人目眩神迷的美景。

    一刀,就是一片天地。

    一刀,就是一种境界。

    这一刀,奇快无比。

    这一刀,又灿烂丛生。

    众人已经都迷失在这一刀的神韵之中。

    那莫汐月,眼眸中是忍不住的爱慕之情。

    那莫遥,眼神中是亘古不变的镇定,但是,他已经完全的忘记了一切,只记得那一刀的神采。

    而何琴琴,她亦是使刀出身,她怎么会无动于衷?

    莫知许算的上镇定。

    因为她身边的孙老头与侏儒已经如痴如醉,现在哪怕有人要杀他们二人,他们二人也决然不会还手半分。

    但是,只有莫知许清楚,她的手心,后背,她的心中,不论是汗水,还是微颤,都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震撼。

    莫逍,他又有些虚弱。

    云岫又在扶着他。

    他的腰背九楼西的这一刀所折服,所以再度的弯了下去。

    而他的人,却看上去更有了精气神一般。

    这就是九楼西,这就是天下第一刀的风韵。

    莫逍痴了。

    这一刀来的晚了一些。

    自己的父亲,终究是在自己面前显露出了绝代风华的姿态。

    而他自己,将来也一定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