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一百零一章:各自离去,莫遥占何琴琴便宜。

第一百零一章:各自离去,莫遥占何琴琴便宜。

 热门推荐:
    又是一阵沉寂。

    九楼西都没有想到莫逍这样的喜欢云岫。

    原本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九楼西现在认为已经没有了必要。

    莫逍是骄傲的,同时他也是倔强的。

    倔强的就如同当年的自己。

    九楼西转头看着莫逍,说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莫逍有些不明所以。

    但是,九楼西已经走了出去。

    路过云岫时,还特意的上下观察了一番,最后满意的笑了笑,这才真正的离去。

    云岫红着脸走入凉亭,看着莫逍一脸温柔的模样在看自己,她更是羞红了脸。

    莫逍上前拉住了云岫的手,脸上又挂起了标志的笑容。

    他不在去想太多。

    身边佳人相伴,二十年的执着也已经不是牵绊。

    现在他要去完成他该做的事情。

    所以,踏过门庭,出现在院子中时,没有看到九楼西等众人,他也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就那样的拉着云岫,消失在赌场与青楼中间的街道。

    二进院子中的一侧亭台,九楼西等人赫然都在看着已经走远的莫逍。

    莫汐月欲言又止的看着九楼西。

    而九楼西的眼神越发的坚硬。

    他开口说道:“你们二人也走吧。早日启程,对莫王爷选举武林盟主的大事也尚且赶的急。”

    他的眼睛看着远处,但是他的话却是对着莫遥与何琴琴说出。

    何琴琴一声不吭,而莫遥也看了一眼九楼西外,转身而去。何琴琴轻声说道:“九叔叔,我离去了。”

    九楼西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很快,莫遥在前,何琴琴在后,两人也都消失在九楼西的眼前。

    莫汐月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为何不留下他们四人?现在的江湖已非以前那样。”

    九楼西平淡的看了一眼莫汐月道:“这是一场劫难。谁都逃不过。唯有置身于劫难之中,才能有机会幸存。”

    莫汐月嘴唇动了动,终究闭上了嘴巴。

    而面摊主一声叹息后,又走进了赌场之中。

    天地寂寥。

    日升月落。

    转眼之间,最严寒的日子已经到来。

    这是一条小路。

    很小的小路。

    小到容不下两个人并排而走。

    两侧群山俊林。沟壑纵深。

    前面的莫遥踏出一步,后面的何琴琴便也跟着踏出一步。

    这里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

    甚至,这里的一些树木还有着绿色的枝干。

    外面的世界已经融化了所有的冰雪。

    但是在这里,一脚下去,深深的雪已经没过了脚脖子。

    好在莫遥穿着牛皮的靴子。

    他先是将脚踩下,然后踩踏结实,这样何琴琴再走。

    他们俨然已经走了很久。

    两个人的配合也都天衣无缝。

    突然,莫遥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着何琴琴说道:“你可知这是哪里?”

    何琴琴向四周望了一圈之后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莫遥轻轻一笑,指着四周的崇山峻岭说道:“秦岭。最原始,最大的山脉。这里埋葬着曾经最辉煌的皇帝。”

    “秦始皇?”

    莫遥看了一眼何琴琴说道:“这里与你们昆仑相比如何?”

    说完之后,他又开始向前走去。

    何琴琴亦步亦趋的跟上。说道:“昆仑场面白雪皑皑。阳光照耀也不曾融化。每当太阳光反射在空中时,雪地是那么的漂亮,犹如人间仙境。”

    莫遥听了何琴琴的话后嗤笑一声道:“那还不得冻死?”

    何琴琴没有好气的说道:“那我冻死了么?那古月白冻死了么?”

    莫遥脸色一正的说道:“你们都没有冻死。所以,现在有人要冻死在这里。”

    “有人要冻死在这里?”何琴琴跟在莫遥的身后,不解的看着莫遥的背影。

    莫遥停下脚步,将周围踩了踩,让过一个身子的视线,对何琴琴说道:“你看,看到了什么么?”

    何琴琴向前走了一小步,定眼一瞧,前方放眼望去满是白色,什么都没有看到。她不解的转头看向莫遥。

    而莫遥仅仅距离何琴琴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

    待何琴琴转身之时,莫遥也坏笑着转头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几乎是面对面站着。

    瞬间,何琴琴脸色一红,她看到了莫遥嘴角带着的坏笑。

    所以,她认为这是莫遥趁机对自己的调戏。

    心中有些不满,但是心跳却有些加快。

    这时,莫遥的双手突然伸向了何琴琴的腰部,双手一抱,何琴琴还没有任何的反应之时,就被莫遥环腰抱起。

    与此同时,莫遥前方不远处的雪地中,看似与雪地的颜色并无二致,但是,在莫遥抱着何琴琴的瞬间,从那里弹起两人。

    白衣白裤,头顶的草帽都满是白色的雪花。

    何琴琴的大脑在被莫遥抱住的一瞬间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当她反应过来时,想要出手挣脱,这时正好感觉的到那两道身影弹起。

    所以她很自然的收住了想要出手的冲动,顺从的被莫遥抱着,一个侧身,两人向一旁的斜坡下滚去。

    当他二人刚刚离开原来站着的地方时,“噗噗噗……”几声刺耳的响动出现。

    几只乳白色的小细箭插在了原先他们站着的地方。

    箭羽正在颤抖。

    而且,转瞬之间,原本莫遥二人站着的地方,雪白色的雪花瞬间变成了红色。

    而且这红色还在不断的扩大。

    莫遥此刻无暇他顾。

    他紧紧的抱着何琴琴的腰。两人快速的想着坡底滚去。

    而每翻滚一次,何琴琴的脸色便红润一分。莫遥则有些尴尬。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

    沾起的雪花随着翻滚又片片落下。

    终于何琴琴打破了这尴尬,即使他们还在翻滚,可是何琴琴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是怎么发现他们埋伏在前方?”

    “蒙的!”莫遥张口就说。

    “蒙的?那你为何会来抱我……”何琴琴显然不相信莫遥的话,不过她说的抱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颤抖。

    莫遥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而且感受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味,玩味的看着何琴琴说道:“我就是想要占你便宜,没想到居然有人埋伏在那里。”

    何琴琴双眼一瞪。眼看就要挣脱。

    莫遥急忙道:“别动,别动。你都当了真,何况他们又怎么会不上当?”

    何琴琴一听,果然莫遥早就发现了那两个埋伏在这里的人。

    但是,想到两人现在这样的情况,身体又紧紧的贴着对方,何琴琴不由的将心中律动的情感化作对莫遥的愤怒。

    她看着莫遥看向她坏笑的眼神,顿时心中更是一阵恼怒,想都不想,猛然向着莫遥的肩膀一口咬下。

    “啊~~”

    莫遥完全没有想到何琴琴会突然咬他。所以一时之间,惨叫声响彻整个群山峻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