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寞 > 第四十章:云泊林寿宴现身,宋不归前来讨教。

第四十章:云泊林寿宴现身,宋不归前来讨教。

 热门推荐:
    顾魏坤面色不善,从听到莫逍的自我介绍开始。

    哪怕现在莫逍服了软,可是这姿态依旧让他不爽。

    所以顾魏坤暂且抛开女子不论,转过身来绕着莫逍走了三圈后说道:“你可知晓你的身世?”

    “尚未可知!”莫逍从容回答。

    “那你可听说你的身世?”

    “尚有耳闻。”

    “那你的耳闻中可知你亲生母亲在哪?”

    “暂且权当做传闻为真,那她一定就在一剑山庄。”

    “那你又可知一剑山庄代表什么?”

    “南方武林剑道至尊。”

    “那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

    莫逍看了顾魏坤一眼说道:“略有耳闻。”

    “哈哈哈,那你是否该叫我一声爹?”顾魏坤戏谑的看着莫逍。他再一次的将话题引入到这个问题之上。

    “听说一剑山庄的剑法高超?”

    顾魏坤一愣,他不明白莫逍为何有此一问,不过向来自负的他点了点头答道:“当然。”

    “听说一剑山庄的剑法为剑道?”

    顾魏坤心中一想,这莫逍为独孤连城的徒弟,必然是知晓整件事情的经过,所以他冷冷一笑回答道:“我一剑山庄的秘密如何与你作答?”

    莫逍笑而不语,接着问道:“听说你一剑山庄实则为背叛了原主人才崛起?”

    “放肆!”

    “嗤~”

    “叮叮~”

    顾魏坤脸色一变,这是他一剑山庄最为不堪的内幕,所以当莫逍说出此话时,他二话不说,直接拔剑而刺,莫逍当然有准备,同样的动作,同样快速,两人利剑相交,一触积分。

    顾魏坤面色不变,但是阴沉,而莫逍手腕有些颤抖,但是面色不惧。

    这时,那女子纤纤玉手轻轻一拍砍在桌子上的刀柄,“噗嗤”一声,上好的楠木桌子犹如豆腐一般一分为二,而那柄刀则抓在了女子手中,她冷眼瞧着顾魏坤道:“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子没有英雄样,儿子也是窝囊废。今日我就要瞧一瞧你这一剑山庄的伪剑道有何独到之处。”

    日头正好,屋子坐北朝南。

    屋子中的光线很足,所以照耀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可以让他的表情看的清楚。

    此刻剑拔弩张。

    整个云府中并未停下庆祝的步伐。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恰到好处。

    “诸位有矛盾可否私下去解决,今日不给老夫一个薄面么?”

    声音入耳即默,众人这才发现,屋子中正中央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老人,慈祥的面庞,白色的须发,佝偻的身体,哪里看的出一丝一毫的英雄气概。

    莫逍的内心很复杂,昨日见到云泊林时,他的气血很旺盛,他看起来比自己的师傅更有威严,更像英雄。

    可是今日看去,这个老人俨然换了一个人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昨日的气息,可是莫逍很确定,他就是云泊林,因为当云泊林看向众人的目光落在莫逍身上时,那种欣赏以及欣慰之色怎么都掩饰不了。

    “呵呵,云前辈高寿,宋某来迟一步。”就在屋子中众人正在心疑不定时,门外一声爽朗的笑声打破沉默。

    接着便是一身道袍,同样白须,左手拂尘,右手自然垂落在身侧的宋不归走了进来。

    云泊林淡然一笑,并未起身,仅仅拱手行礼而已。

    “云前辈看来已经算准今日宋某会来,所以也就没有太大的惊讶了?”

    “武当宋二侠能够前来,当然使我云府蓬荜生辉,但是老夫年岁以大,就不起身迎接了。”

    “好说,好说,武当乃江湖武学圣地,今日某观云前辈面色不佳,所以该为前辈检查一番。”

    宋不归嘴中说着话,脚步也向前而去,距离云泊林不到一步之遥随意的伸手向着云泊林手臂抓去。

    而云泊林似乎早有准备,手臂往前一送,手腕一翻,反手侧扣宋不归的手腕,同时嘴中说道:“哪里,哪里,毕竟年纪大了,寿宴繁琐,有些疲乏而已,当不得宋二侠的好意。”

    屋子中众人眼神跟随着宋不归与云泊林的动作不断转变。

    短短几个呼吸,宋不归最终并未抓稳云泊林的手臂,而云泊林也并未躲开宋不归的手掌。

    但是云泊林的胸部起伏偏大,额头已经泛起光泽。

    整个屋子中北方武林的诸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而其他色则面露喜色。

    终于,宋不归与云泊林两人相互出掌,二者两掌相抵,没有声音,两人僵持不下。

    “宋二侠…”

    “你想死?”

    “你试试?”

    几乎就在莫逍叫出宋二侠的瞬间,顾魏坤转头恶狠狠的盯着莫逍说道。

    而那女子,显然是跟顾魏坤不对付,也是转瞬之间就将手中的刀横在身前,不满的呵斥道。

    他们三人简短的几个字并没有打断宋不归与云泊林的比斗。

    此时看去,宋不归与云泊林的头顶上方,袅袅清气腾腾升起。

    两人手掌交接之处显而易见的是云泊林手掌开始颤抖起来。

    北方武林诸人心中焦急,但是都没有勇气阻止,而顾魏坤与那莫烨却是乐得自在,此时更是拿起酒桌上的酒杯滋滋有味的喝起了酒。

    陈清风看到这里,眼神焦急,这样的情况完全不在掌控之中,他不由低声对莫逍说道:“公子~”

    话未说完,之间莫逍脚跟用力,身影向前,他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可是一侧正在喝酒的顾魏坤始终盯着他,所以当莫逍身体移动的瞬间,顾魏坤一跃而起,一脚踢出,声音刺耳,重若奔雷,莫逍现在哪里来的急与顾魏坤缠斗,一眼望去,云泊林已经坚持不住,下巴上的胡须都开始颤抖起来。

    所以眼看顾魏坤的一脚踢来,他不闪不避想要硬抗。

    但是,斜侧一道“呼呼”声传来。

    不偏不倚,正好挡在莫逍面前,“咔嚓”一声,飞来之物居然是一截半米宽的楠木柱子。

    顾魏坤一脚之势一顿,稍微斜眼一瞧,那女子手指还插在剩下的半截柱子之中,而这等争分夺秒之机,转瞬即逝。

    莫逍从始至终完全没有停顿,当顾魏坤踢在飞来的楠木柱子上时,他的手掌也正好拍在宋不归与云泊林将接触的手掌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