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灵计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热门推荐:
    “我的师傅乃是幽冥域的公主,是幽冥域被灭后唯一存活下来的的幽冥族。”

    七魄一惊:“幽冥域的公主,白幽蓝。”

    他激动的伸手穿过囚笼,抓着皓月的衣领怒道:“就是她,就是她吞噬了幽冥域所有的生命,将幽冥域所有生灵变成了噬魂者。”

    皓月愤怒的将他推开,厉声回道:“不准你将所有的脏水往我师傅身上泼,师傅她根本没有灵力,她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连只鸡都不敢杀,她又如何屠灭一个域的生灵。

    在父亲将她从你的手中救下,就是为了将你的罪行公布于众,可惜父亲在救下师傅后,因为受伤太重去世,只留下幼小的我和师傅相依为命。

    师傅还活着的时候她每天都在悔恨是她的错,要不是他向父亲求救,也不会导致父亲被你杀死,她还没有等我成长起来就去世了。”

    “哈哈哈!”七魄突然大笑,脸色阴沉的嘲讽道。

    “善良,可笑。

    原来当初将她救走的就是你的父亲。

    沐晨澜,沐晨曦,说你们父子俩是痴情呢!还是愚蠢呢!

    至死还被那个女人玩弄与手掌,真是可怜至极。”

    七魄轻轻飘起,飞到皓月面前,指尖点在他的额头,冷声说道。

    “对付你这种蠢货,靠嘴上说的你是永远也无法理解的。

    感谢我吧!现在我便将灵和白幽蓝交战的记忆,传给你,这便是真相。”

    说罢他的指尖出现一点白色的光点,进入皓月的额头。

    皓月身体微僵,身体向后退去。

    在他的脑海里突然涌入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在这段记忆里他看到,他曾经那善良温柔的师傅,犹如一个来自地狱的死神,无情的将幽冥域的生灵献祭,屠杀,吞噬了他们的生命,又将他们死后剩下的尸体,彻底变成自己的傀儡,命令他们去剥夺更多的生命。

    生者在悲泣,死者永远得不到安息,光明被漆黑的烟雾所掩盖,让整个世界陷入黑暗,而他的师傅冷站在那高高的祭坛上,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切。

    皓月在笼子中,挣扎着说到:“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对我做了什么?将这些记忆从我的脑海里拿走。”

    七魄淡淡的回道:“这是事实。你的父亲也是被她利用在灵的手上救走了她,你的父亲带她离开幽冥域后应该还活着,因为灵当时根本没有对他出手过。

    你前世的父亲应该是被白幽蓝利用后杀死的。”

    皓月目如铜铃,瞪着七魄的眼睛,怒道:“不可能,若真是如此,六灵圣院不可能做事不管,他们怎么可能放任幽冥域就这样毁灭,只有你他们才不会做事不理。”

    七魄瞬间穿过牢笼,将皓月按到在地,回道:“你以为他们没有出手吗?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六灵圣院死了多少人,他们每一个都有常人所不及的才华和天赋,随便一个放在现在,都是欲与天道争锋的存在,最后都是那个女人的出现,段送了他们的未来。

    若不是他们的殒命,当时的你们有什么资格成为界主,在你们没有崛起前,那些人便早就飞生问道,断了你们的机缘了。”

    皓月丝毫不示弱,即便他此时没有了灵力,但是凭借龙族本身便拥有的强悍力量,反身将七魄压在身下,询问到:“为什么?六灵圣院不将这些公布于众,而是选择隐瞒。

    将幽冥域隔绝封印,这断绝了多少有机会活下来的人的路。”

    七魄冷笑:“你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吗?

    所谓‘无’啊~。

    就是在极深的怨恨中诞生的诅咒之子。

    在还未出世的婴儿的灵魂里留下诅咒,把所有的生灵屠尽,把这个世界终结,永远的怨恨着生命。在怨恨与诅咒中诞生的那个孩子,得到了吞噬生命的力量。

    把周围所有拥有生命的生灵吞噬掉,转化成自己的力量又释放出来,所有触碰到他的力量的死物或活物都会变成她的傀儡,这就是她的力量,夺取生,赐予死亡的力量。

    你知道上古是如何终结的吗?便是史上第一个诞生的‘无’毁灭的。

    这种威胁到九千世界存亡的大事怎么可以随便公于世人。

    届时所造成的恐慌,谁来安抚,又有谁能安抚。”

    说着他的身体瞬间消散在皓月的身下,重新凝聚在他的身后,讽刺道:“若问他们为什么要将幽冥域封印起来,那是为了止‘无’的傀儡逃离到其它域。

    噬魂者一但逃离了幽冥域,那便相当于一个带有病毒的人混进了人群,一但病毒传染开来,整个灵界将会成为九千界的毒瘤。

    到那个时候,要消灭的可不是一个幽冥域那么简单了。

    说到底,一个‘无’的诞生,只是毁灭一个域,便可以拯救九千世界,这是非常划算的。

    牺牲少数,拯救多数,这是那些上位者,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说着,七魄唯恐自己在被皓月抓住,连忙飞出了牢笼。

    装作很冷静的样子,小心谨慎的他摸了摸胸口,心到,还好,好好,龙珠还在。真是吓我一跳,刚才若是被他夺回龙珠,我今天估计要交代在这里了。

    此时的皓月,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得到的信息里,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七魄所说的一切。

    但是脑海里七魄传给他的记忆,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他师傅在幽冥域所做的一切。

    自己的前世,被自己认为最善良的师傅,曾和他度过最美好的时光的师傅,自己前世对于灵的仇恨,和变强大的理由都是来源于师傅。

    是她培养他长大成人,是她告诉他灵是天道的掌控者,是他的杀父仇人,是她再临死前嘱咐他,一定要将灵除掉,改天换道,还众生自由。

    前世他带着她的信念,至死终于完成了她的愿望。

    可是现在,这些记忆给他着实来了一次重击,瞬间将他前世的辉煌和荣耀给击碎了。

    此时笼子外面的七魄,背对着他,又淡淡的说到:“真相已经告诉你了,你若是信,它便是真的,你若是执意不信,在你眼里它也是假的。”

    此话刚一出口,他自己都不由得一愣,心中抱怨到,自己怎么,将他的话拿来用了。

    没,没关系,他不在这里,听不见。

    他心中如此说着,刚一抬头就看见,前方车撵上,那个傲慢的男人正轻笑着看向这边。

    七魄微微一证,顿时连钻入地面的心都有了。

    “当年对于处决幽冥域的那场六圣会议上,此时的六域域主,虽然尚且年幼,不过也跟随着上一任域主,出席过那场会议,星月天估计是不想给你的道心造成心魔,便没有将真相告诉你吧!

    你若是想正实我的话,回到神域之后可以去问他。”

    说完他便向前走去准备离开,下一秒身后突然传来皓月的声音,他叫住七魄,问道:“你到底是谁?”

    七魄转身反问道:“那现在的你又是谁?”

    皓月微微一怔,顿了顿,迟迟没有回答。

    七魄微微一笑,转身离开,道:“我是七魄,由灵的灵魂分裂而诞生,被赋予嫉妒之罪的七魄。

    吾之魂,来源于灵,吾之力,来源于灵,吾之记忆,来源于灵。

    但是唯独这人格与意识,只属于我自身。

    我今后人生也只属于自身。”

    皓月瘫坐在囚笼中,在听到七魄的回答不由得一震,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去的背影。

    他看见他回到了那个男人的车撵上,满脸微笑着和他谈话,然后被那个男人拥在怀中。

    皓月自嘲道:“灵才不会露出如此笑容,如此心喜的依偎在他人怀中。

    沐晨曦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皓月,神域东方天的太子。

    既然如此我又在怨恨着谁呢?”

    就在这时他看见七魄将自己的龙珠拿出来交给了伊洛,嘴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而伊洛看似很开心的收下了。

    皓月顿时开口咒骂道:“靠,我上辈子欠你的,那是我的龙珠。

    你妹的,这一世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嘻嘻!小月月可不能对我家相公出手哦!白鬼会生气的。”

    白鬼和玉玲珑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囚笼边。

    皓月轻笑,嘲讽道:“哦~,你相公。白痴女,睁大眼睛看看,你相公可是在被别的男人亲呢?”

    白鬼一愣,转向车撵的方向,连忙飞了过去,一边吼道:“放开我家相公,让我来。”

    “呵呵!”一直旁观的玉玲珑忍不住笑出了声,道:“果然还是人多欢乐多。”

    随后又对皓月问道:“不知是该称呼你是沐晨曦前辈呢?还是皓月太子呢?”

    皓月淡淡的白了她一眼,玉玲珑,在六灵圣院除了君天凌,她是第二个让他畏惧的人。

    不过现在有了第三个,就是伊洛,没办法现在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在他手上。

    皓月淡淡的回到:“皓月。”

    “嗯,前世已烟消云散,愿你今世,真的放下一切,若不然,你这心魔将要清扰一生,再难登顶了。”

    皓月一脸不悦,道:“即便不算前生,今世我也是你的前辈,何须你多言相告。”

    玉玲珑笑到:“学长叫训得是,学妹多嘴了。”

    玉玲珑转身正要走,突然她又想起什么,对皓月又道:“学长无需证实七魄所言,学妹对当年幽冥域灭域事件,早已在母亲大人那里得知,他所言非虚。

    而且学妹再此转告学长,当年从灵手中逃走的白幽蓝,也就是学长前世的师傅,还活着。”

    皓月双眼瞬间瞪大,满脸震惊的追问到:“我前世可是亲眼看着师傅在我怀中断气,并埋葬了她,你怎么知道她还活着,又是从哪里得知她还活着的消息。”

    玉玲珑轻轻一笑,转身离开,最后道:“母亲大人十八年前曾在人域遇袭,那人身上拥有‘无’所独有的力量,噬灵之力。”

    皓月猛地一震,失魂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