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少帅又吃醋了! > 第1358章 你们漏了一个人

第1358章 你们漏了一个人

 热门推荐:
    说到此,冯梓鸣忽然就停了下来看向许绍辉,“他怎么知道我要离开华夏回新加坡?”

    

    她头天晚上才决定的事情,家人都没告诉的。

    

    许绍辉摇头,“先生并不知道冯小姐离开华夏回新加坡。

    

    我们也几乎是没有任何联络,还是许久前冯小姐刚回国的时候收到先生的消息,拜托我照顾你的。

    

    我是联系不到他的。”

    

    冯梓鸣更加好奇的看着许绍辉,她不说话,所有的疑问都在她的眼神里。

    

    许绍辉,“那天一大早得到消息,冯小姐去了火车站。”

    

    冯梓鸣这才缓缓点头,“多谢许大哥了。

    

    我们后会有期。”

    

    “不是要给我看先生女儿的相片的吗?”

    

    许绍辉道。

    

    冯梓鸣眨了下眼睛,“忽然想起来了,我出来的时候忘记带小丫头的相片了。”

    

    许绍辉蹙眉,“果然是个不靠谱的熊孩子~”八成是胡说八道的,欧阳壹南怎么会有个四岁的女儿。

    

    冯梓鸣在船上这些天有些发烧,时好时坏,好在她买的是头等舱,安全又舒适,就这么躺一躺,偶尔起来去甲板上晒太阳,一粒药也没吃,到了新加坡就神奇的好了。

    

    冯梓鸣离开桐北返回新加坡谁也没有通知,所以,她到了新加坡后也没人接应她,她也没有回冯家在新加坡的家,而是住了几天酒店。

    

    接下来,冯梓鸣租了一间办公室,设计好布局后就找人来装修了。

    

    而她呢,这才去拜见了章邵桐和郭莞尔夫妇。

    

    章邵桐和郭莞尔一听下人说冯家二小姐来了,俩人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郭莞尔拉着已经进门的冯梓鸣前后左右看了许久才道,“你这死丫头。

    

    不是随那史航回国了吗?

    

    怎么就忽然冒出来了?

    

    你真是要吓死你叔叔和你婶婶啊!”

    

    冯梓鸣拉着郭莞尔的手,“要不婶婶您掐一下我试试看,我到底是人是鬼?”

    

    “胡说。

    

    这明明就是我家二丫头啊!可是,你这,怎么……史航呢?

    

    就你一人吗?”

    

    郭莞尔结结巴巴的边问边往外面看。

    

    冯梓鸣拉着郭莞尔落座,倒是回过神来的章邵桐表现的很沉静,他抬手屏退了佣人道,“先给孩子喝口水。

    

    你哪儿来那么多问题了?

    

    回来就好。”

    

    郭莞尔竟然出奇的没有和章邵桐顶嘴,连连点头说,“对,对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喝了杯咖啡后,冯梓鸣才看向章邵桐和郭莞尔,“叔叔、婶婶,我们分了。

    

    这次是彻底分了。”

    

    郭莞尔眼睛一红就开始抹眼泪了,“我早就说过那玩意孩子不靠谱,怎么来着?

    

    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章邵桐急得拍了把郭莞尔的头,瞪了她一眼,“分了就分了,你瞎掺和什么了?

    

    人平安回来不是很好吗?”

    

    郭莞尔,“哦,对对对,你看看你婶婶我这没出息的样子。

    

    回来就好,分了也好。”

    

    冯梓鸣点点头道,“行了,我和史航就这么翻过去了。

    

    我其实回来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叔叔和婶婶,我打算留在新加坡发展了。

    

    我要开一家律师事务所,房子都找好了,正在装修呢!”

    

    没等郭莞尔再次一惊一乍,章邵桐起身,连连击掌道,“好,很好!不亏是我大侄女儿!像你爹和你娘的亲闺女。

    

    说吧孩子!要叔叔和婶婶帮你做什么?”

    

    冯梓鸣,“我没开过公司,所以,要叔叔和婶婶帮忙的地方多着呢!我呀,今天还要去找我舅舅家一趟呢!听说舅舅当选了新加坡华夏商会会长了,我可得好好的去沾沾他老人家的光呢!”

    

    章邵桐今天是冯梓鸣说什么都赞成,一高兴也就不和张名扬计较那个商会会长的职位了,打电话把张名扬和冯晓晨请了过来。

    

    张名扬和冯晓晨一听冯梓鸣来了,这可是什么都不要做了就直奔了章邵桐家来了。

    

    冯晓晨拉着冯梓鸣的手,“臭丫头,回来这么久了都不来看看你姑姑,这眼里还有我这个姑姑吗?”

    

    冯梓鸣,“当然有了,本来是要登门看望姑姑和舅舅的……”被冯晓晨看的冯梓鸣又把舅舅收回道,“错了错了,我错了,是姑姑您和姑父。

    

    这不都一样吗?

    

    都是长辈称呼没少什么啊?

    

    姑姑为什么非要我们叫姑父您才满意呢?”

    

    张名扬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拍打着冯晓晨的头看着冯梓鸣说道,“行了行了,你就给姑父我记住了,你们只有姑父,没有舅舅,免得你这位小气的姑姑总是收拾我。”

    

    冯梓鸣撇嘴,耸了耸肩。

    

    冯晓晨,“没有原因,反正我就喜欢你们几个叫他姑父,不喜欢听你们叫他舅舅。”

    

    冯梓鸣,“好吧!为了姑父保命,我记住了。”

    

    很显然,谈笑风生间,看得出来这丫头似乎走出来了。

    

    确实值得庆幸!其实,一切都是表面现象,可是冯梓鸣也想通了,她总不能一辈子都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吧!亦不能因为那件事就去死吧!总的往前看,总的做事情,不然,怎么办?

    

    她长期郁闷,半死不活,家人和最亲的亲人都要跟着她整天阴郁着。

    

    既然吉隆坡呆不下去了,那她就呆在新加坡好了。

    

    自己开一家律师事务所,忙起来,或许会好点吧!不然,这漫长的后半辈子怎么熬过去?

    

    饭后,大家在花园喝茶聊天。

    

    “丫头,给你爸妈去电话了吗?”

    

    冯晓晨摸着冯梓鸣的头问道。

    

    冯梓鸣点头,“嗯!今天出门前去过了。

    

    我已经住进老宅子了,没让人伸张罢了。”

    

    “这臭丫头。

    

    长大了。

    

    好,好事情!开个律师事务所好。”

    

    冯晓晨欢喜道。

    

    冯梓鸣在新加坡的冯梓鸣律师事务所成立开业的当天,她才给远在波士顿的姐姐去了一份电报。

    

    电报中言简意赅的交代了几句,她此次回国收获颇大。

    

    和史航分手了,且分的很彻底。

    

    回了新加坡开了一家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带那位叫许绍辉的大哥向欧阳壹南问好。

    

    冯梓鸣回国游了一趟便和史航分手,回了新加坡开了冯梓鸣律师事务所的事情冯家在吉隆坡并没有声张过,可杜家还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

    

    杜盛霆最近被生意上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这忽然又得到消息,冯家二小姐和那个史航分手回了新加坡还开了律师事务所,他这眼皮子跳的更加厉害了。

    

    杜盛霆和柳如烟可谓是风光了大半辈子了,这次被儿子把脸面给丢尽了,还丢在了国外。

    

    这下儿子进了监狱,他们俩还的善后。

    

    杜盛霆把当年跟着他一起来吉隆坡的那几个老人叫了过来,一起商量。

    

    反正儿子闹得这事儿,他杜盛霆和柳如烟再怎么去压制,在华人圈的名流里早都传扬的不像什么了,他杜盛霆的老脸早都没皮了。

    

    顾笙听了杜盛霆的说辞后道,“您怕是有些太小心了吧!她在新加坡开律所,手怎么也伸不到吉隆坡来吧!再说了,她把人都给咱整进去了,这还要怎样?

    

    要我大侄子去死?”

    

    另一人呸了几声道,“胡说八道。

    

    这吉隆坡的律法可不是他们冯家定的,杜飞是混了些,那还不至于去死呢!我看那冯家的丫头就是他娘的矫情……”柳如烟一把推开门瞪着几个男人,“以后不要如此说人冯家的姑娘矫情。”

    

    柳如烟虽然不甘心儿子被判了八年,可她也是女人,站在女人的角度,人家冯梓鸣又有什么错了。

    

    柳如烟一进门几个男人都不敢说话了。

    

    柳如烟瞪了眼杜盛霆,“冯家二小姐的律师事务所交给我盯着就是了。

    

    你们几个还是想想看这生意接二连三出事情到底是谁在搞鬼呢?

    

    别走偏了去。”

    

    与此同时,在监狱里以探监为名向杜飞汇报消息的阿北,回报的事情和杜家讨论的一样。

    

    最后几秒钟了,杜飞忽然对阿北说,“你们漏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