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家诡秀 > 第344章:博弈

第344章:博弈

 热门推荐:
    黄金车在洛京“招摇过市”的时候,万人空巷,几乎所有的老百姓都出来围观了。

    虽然得不到这些黄金,但是看一看解解馋,那也是可以的。

    腾清光闻着黄金的味儿,就赶了出来。

    金灿灿的金子,堆在马车上,像是在跟他挥手,腾清光咽了好几次口水,看了看护送金子的重重官兵,这才将冲上去的压制住了。

    马车两旁,鸣锣开道。

    皇上御旨,谁能治疗怪病,这些黄金,便当即奉送。

    腾清光攥着拳头,跟着黄金,走了一路。

    跟着腾清光一起出来的梁思思,目光没有看那些黄金,而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护送皇家的侍卫。

    她也没有跟腾清光一样,追着黄金走,梁思思微微易了容,就站在远处的酒楼居高临西,将载满黄金的马车还有腾清光的一言一行,都看在眼里。

    “周历。”梁思思开口。

    一直低调地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开口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这个周历,就是之前办成青大夫走出梁府的人,是自从方一隅被杀之后,仅剩下的人了。

    “去买些好酒,烈酒,”梁思思说,“最好是能让人喝醉的。”

    周历不明所以,但是梁思思这么说,他就在这么做了。

    “是。”

    …………

    …………

    腾清光一直跟着黄金马车走了一路,直到看着马车驶进了皇宫,他也眼看着很多人排着队,在皇宫的侧门登记。这些人都是一些大夫郎中。

    “哼!”腾清光冷哼一声,看着这写他眼中的凡夫俗子!在他眼里,这些人是冲着那些黄金去的。但是,这群人,根本不配得到哪些黄金,他们不可能解开自己的新研制的焚城。

    虽然心里愤懑,但是又是无比的艳羡。

    他是能解开焚城的,但是……这样自己不就暴露了吗?

    腾清光的心里很清楚,自己不能靠近!但是脚步不受自己控制,一直要往往登记处走去。

    走了几步,甩了甩头,似乎是清醒了,但是……又咽着口水继续往皇宫走去。就像是一只不受自己控制的猎物,明知是陷阱还是忍不住靠近……

    “腾先生?”就在此时,一个人阻止了腾清光。

    腾清光一回头,发现是周历。

    “先生,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周历说道,声音没什么起伏。

    腾清光依依不舍,看着登记处,努力将自己的视线拉回来,他道“我,我就是看看。”

    周历不置可否,只是说道“回去吧。”

    “好,好吧……”

    腾清光跟着周历一起回到了住处。

    …………

    …………

    梁思思已经做好了晚饭,她正准备用饭,见到两人来了,努了努下巴“一起吃吧。”

    腾清光还心心念念那车黄金,有些吃不下饭。

    梁思思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也不多说什么。

    眼看,一顿饭就结束了。

    梁思思忽然给在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一旁的腾清光一顿,有些不解。

    梁思思说“恭喜我们。”

    腾清光道“恭喜什么?”

    “今日,萧见楚黄金过市,只能说明一点……”

    “哦?”腾清光问,“说明什么?”

    “说明他已经油尽灯枯,实在没有办法了。”梁思思盯着腾清光说道,“先生,你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吗?”

    腾清光道“意味着,你的大洗牌终于快成功了。”

    “不错。”梁思思举起酒杯,“所以,很值得干一杯。”

    “可惜了……”腾清光想起那些黄金,心里酸,就像是那些金子本来就是他的,结果被人抢走了一样。

    “可惜什么?”

    “可惜,今日看到的金子……”不能直接进入他的口袋。

    梁思思说“会有的。等我们成功了,等待先生的就是金山银山了。”

    腾清光提了提精神,说“说的也是。”

    他举杯,跟梁思思碰杯喝酒。

    “嘶……”白酒入喉,腾清光诧异地看着梁思思,“你竟然喝这么烈的酒?”

    梁思思说“怎么?先生怕了?”

    腾清光挑眉,他堂堂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被一个小女子说成是怕喝酒?

    “要比一比吗?”腾清光道。

    “好啊。”梁思思爽快,直接说道,“周历,去换碗来。”

    “是。”

    周历站起身,取来了两个海碗。

    梁思思举起碗,豪气万千,一饮而尽。

    腾清光自然不甘示弱,也一饮而尽。

    两人就这么对着喝了好几碗,梁思思倒在桌子上,看起来是头晕眼花,腾清光也踉踉跄跄站不稳。

    “不,不喝了……”腾清光道,“我,我要回去休息了。”

    周历上去扶住腾清光,确定腾清光是真的醉了,看向梁思思。

    梁思思缓缓从酒桌上爬起来,她本来醉意朦胧的眼睛,此时清明无比。

    周历知道她没醉,因为,梁思思在喝酒之前,吃了醒酒的丹药,她的醉意是装的。

    “腾先生,还能喝吗?”梁思思问。

    腾清光神志已经不是很清楚了,他的酒劲完全上来,说话都有些大舌头。

    “喝?喝……金子……金子……”

    “你想不想要金子啊?”梁思思忽然问。

    腾清光听见今日,本来浑浑噩噩地眼睛,发这光“金子!我的!我的!”

    “你很想要今天的金子吗?”梁思思说。

    “谁不想要啊……”腾清光道,“那是金子!金子!”

    “呵。”梁思思笑出了声,“是啊,那是金子,谁不想要啊?”

    说着,给周历试了一个眼色“把他绑起来。”

    周历点头,按照梁思思说的照办。

    …………

    …………

    腾清光恢复意识的时候,人就五花大绑着,放在了床上。

    宿醉的感觉让腾清光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现在是事实。

    “这是怎么回事?”

    腾清光动了动手脚,酸疼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梁思思?!”腾清光看清了眼前之人,想到昨晚喝酒……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你故意灌醉我!”

    梁思思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腾清光戒备起来。

    “我是在帮先生。”梁思思说着,缓缓地坐在了腾清光的床头。

    “帮我?”腾清光冷笑一声,挣扎着,“你把我绑起来,就是在帮我?”

    “是啊。”梁思思说,“我怕先生,一时间受不住诱惑,自投罗网,所以就只能用这个办法帮你了!”

    腾清光脸色难看“放开我!”

    梁思思不为所动,说道“等到宫里的焚城彻底蔓延开之后,我就会帮先生解开的。”

    腾清光脸色铁青“难道,这些天,你都让我跟一个废人似得躺在床上?!”

    “有劳先生了。”梁思思说。

    “如果我不呢?!”腾清光死死盯着梁思思。

    “我相信,先生能明白我的好心。”

    腾清光狠狠瞪着梁思思“如果我不呢!”

    “腾先生,我希望你能配合……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梁思思说,“你看昨晚,你喝醉了,我分明有机会打断你的腿,甚至杀了你,我都没有那么做呢。”

    “你还想杀了我?”腾清光冷笑一声,“你杀了我,焚城的解药谁给你!”

    梁思思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没有杀腾清光,就是因为这点。

    腾清光这个人可不傻,跟梁思思合作,一直都留着一手。

    梁思思道“总之,就委屈先生了。”

    “你把我绑在这里!”腾清光自然是不甘心被人这么束缚,“我吃喝拉撒怎么办!难道,你要亲手伺候我啊?”

    “有周历呢!”

    “青大夫呢!”腾清光道,“我正在把他做成药人,你现在帮了我!功亏一篑!”

    梁思思不疾不徐“你若是喜欢大夫做药人,等我成功了,就将天下的名医抓来,给你做药人。”

    腾清光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梁思思此时也不好跟他彻底撕破脸,只能说道“先生,今日的怠慢,我来日一定报答你,你不是喜欢昨日那车黄金吗?等我成功了,我送先生两车!”

    腾清光撇过头去,此时,就算梁思思允诺送他十车黄金,也不及昨天亲眼见到的来的让人觉得真实亢奋。

    梁思思见腾清光不想搭理自己,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讨人嫌,她柔声细语又道了一声歉,然后离开了。

    周历就守在门口,梁思思出来了,冲他说道“不能让他死了。”

    “是。”

    周历颔首答应下来。

    …………

    …………

    这边,黄金马车已经在招摇过市三天了,但是萧见楚这边却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皇上揉了揉眉心,看着御书房前站着的高景川与梁尔尔。

    “抱歉。”梁尔尔说,“我失策了。”

    萧见楚摆摆手,说“朕本来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

    梁思思低下头,问“宫里的情况,如何了?”

    萧见楚道“初四他们暂时压制住了焚城,但是只是暂时。”

    初四跟着一群御医,不眠不休,根据青大夫之前留下的解药方子,研制新的解药。

    腾清光这次的焚城,虽然跟上次不一样了,但是,倒也有迹可循,一些毒物是没变的。初四他们也是凭借这点,暂时缓和住了焚城的蔓延。

    让他不在那么容易蔓延了。但是,也仅仅止步于此!要想彻底解开这种毒药,或许,还真的非要青大夫出手不可。

    高景川开口说道“这些天,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吗?”

    萧见楚说“若是有,禁卫军跟影卫会告诉朕的。”

    言下之意,现在就是没有。

    大殿中陷入了沉默。

    梁尔尔本来想要用黄金,引腾清光上钩的,但是,没想到腾清光竟然能按捺住。

    如今……

    梁尔尔叹口气,如果再找不到腾清光与梁思思……

    “皇上,我有一个办法。”高景川忽然说“黄金马车穿市三天,明日……换成珍奇珠宝吧。”

    萧见楚一顿,看向他。

    “我们与其去找谁关心黄金马车,不如去看看,谁不关心。”高景川说,“后天,让几十辆马车从宫中出发,马车全部拉上奇珍异宝,到时候,多数洛京人会出门观看……”

    萧见楚一顿“你是说……”

    高景川带了点头“皇上,你敢不敢将禁卫军调出宫,试一试?”

    “有何不敢?”萧见楚扬起下巴。

    梁尔尔站在一旁,看看萧见楚,又看看高景川。

    她一下子明白了高景川的意思“你是说,那些不出门看黄金珠宝的人,可能就是梁思思他们?”

    “对!”高景川说,“只不过,那日要投入大量的禁卫军。”

    除了护送珠宝的禁卫军,还有一些禁卫军,分成小队,从各家各户快速走过,不用盘问,不用废话,院子里有没有人,一目了然!

    只是,这种方法,要将皇城里所有的禁卫军都出动,萧见楚所在的皇宫内部,就比较危险了。也因为行动太大,所以高景川将时间定在了后天,给了萧见楚一天的安排时间。

    萧见楚站起身,一锤定音,说道“不用后天了,就明天吧,朕让下面的人去安排。”

    …………

    …………

    洛京中,再次热闹了起来。

    一大早的,从宫中出来十几辆豪华马车,载着各种金银珠宝,穿街过市。

    百姓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就连朝中许多大臣,都忍不住上街去看了,都不知道皇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梁思思一大早就听见了动静,但是,她对金银珠宝早就不稀罕了,所以,自然也不会上街去了。

    床上的腾清光倒是心心念念着黄金珠宝,但是无可奈何,他动弹不得。

    周历正在给腾清光喂饭。

    这几天,腾清光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这让腾清光心里一直窝着火。

    偏偏伺候他的周历,又是一个闷葫芦,实实在在的性子,你说不吃,好,那就不吃,你说不喝,那就不喝。

    总之是想吵架发泄一下,都没有人跟他吵架。

    腾清光越想越气,这时候,外面的敲锣打鼓声传了过来。

    他心心念念的黄金马车要来了……腾清光看着自己被五花大绑的身体,心里更是愤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