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声望系统 > 第499章 刺杀

第499章 刺杀

 热门推荐:
    醉月楼

    

    “公子,长安今天戒严的格外厉害,咱们是不是先隐藏一下?”

    

    掌柜的说话时非常恭敬,在他身前的那名铜面人正在大快朵颐,还是那副样子,吃的满脸油花,听到掌柜的话,他仿佛很惊讶的抬起头问道“为什么要隐藏?咱们可是正经生意人啊”

    

    掌柜的连忙解释道“我是说,家族的死士们”

    

    铜面人摆手道“不用,今天又没打算动手做什么,他们也不会来主动翻我们的地下室,再说了,我给李承乾准备的大礼他不是自己请家里去了吗?那我还派什么死士?”

    

    掌柜的轻轻松了一口气,他就怕这位公子一时冲动,在做出来什么蠢事。

    

    铜面人大口大口咬着鸡腿笑道“看不见李承乾洞房,真是遗憾啊,哈哈哈哈,真想看看,晚上侯青青是怎样杀掉他的!”

    

    

    

    时间终于到了晚上,太子喝的醉醺醺的,被送入了洞房内。

    

    苏白在外面,和程咬金,秦琼几名武将喝的正欢。

    

    苏白现在的酒量,可是不输给他们任何一人!跟着几名老酒桶喝的不分上下!

    

    “哈哈哈哈,秦伯伯,你可是还少喝我一碗呢,我这都给你记着呢”

    

    苏白喝的脸色涨红,盯着秦琼嘿嘿傻笑。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哈哈大笑,程咬金拍了拍苏白的肩膀笑道“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多年都没变,还是这个不正经的样子”

    

    苏白心道你还有脸说话,你才是那个最不正经的人吧!

    

    秦琼闻言也是笑了笑,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道“老夫还能让你个后辈小瞧吗?来来来,今日看看谁先扛不住!”

    

    几人同时大笑,端起酒碗碰了一下,喝的不亦乐乎。

    

    他们这一桌坐的人,毫不谦虚的说,代表了大唐几乎一半的武力!此刻却为了谁多喝,谁少喝争的脸红脖子粗!

    

    

    

    洞房之内,李承乾醉醺醺的坐在侯青青旁边,眼神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醉意。

    

    侯青青带着盖头,浑身上下却止不住的颤抖,她的双手拢在袖中,右手却握着一把剪刀!

    

    这剪刀本来是放在女红篮中的,现在却被她右手死死攥住!

    

    “侯氏,从今日起,你就是本宫的太子妃了,你可愿意!”

    

    李承乾的声音有些冷,侯青青听后一颤,轻轻点点头,右手却更加用力的握住那把剪刀。

    

    李承乾觉得她有些奇怪,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是紧张吗?伸手就想要把她盖头揭开。

    

    侯青青感觉到了李承乾的手,浑身一抖,下意识的就想要躲过去。

    

    李承乾一手握空,一愣之下出声询问道“怎么?”

    

    “没,没怎么?”

    

    侯青青的声音更加紧张道“没,没怎么”

    

    “你在害怕什么?”

    

    李承乾的声音有些疑惑,他想不明白对方为何会这么怕自己,再一次伸出手,这一次抓住了盖头。

    

    侯青青就感觉仿佛被蝎子蛰了一样,梦中的记忆全部涌现出来!在梦中,李承乾是如何折磨她,她是如何反击的,全部涌了上来!

    

    她右手一紧,手中剪刀抬起,就在盖头被揭开的一瞬间,手中剪刀对着李承乾的心脏就刺了过去!

    

    李承乾一直在练功夫强身健体,但是连内力就没有修炼出来,在加上侯青青是偷袭,他压根没有反应过来!

    

    剪刀瞬间刺穿了李承乾的身体,好在侯青青毕竟是一名少女,力气比较小,加上没有经验,这一剪刀正好刺在了李承乾的肋骨上。

    

    李承乾可不是什么硬汉,当时就惨叫出声!

    

    屋外的护卫一听,刚开始一愣,心道屋里这是怎么了?太子怎么叫的这么凄惨?自己要不要进去,要是进去看见二人什么都没穿,那还不得死的老惨了!

    

    “来人啊!”

    

    李承乾怒吼一声!门外的护卫这下听清楚了,推开房门就往里冲!

    

    李承乾被刺后一是吃惊,二也是有些恐惧,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呼喊护卫。

    

    侯青青脸色狰狞,把腿就追,手中剪刀对着李承乾的腰部就扎了进去!这次可没有肋骨的阻挡,深深的刺入李承乾的身体之中!

    

    李承乾只感觉后腰一凉,随后一股剧痛传来,身体内的力气,随着后腰的伤口蜂拥而出!

    

    门外的护卫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如此场面,当下不由怒吼道“太子妃行凶刺杀太子!”

    

    手中横刀出鞘就冲了进来,可当他们要下手的时候,却不由僵住,对方再怎么说也是太子妃,要是真下狠手,以后怕是不好交代。

    

    护卫统领手中横刀刀鞘,对着侯青青的额头就是一下!

    

    这一下用的力气很大,直接将侯青青敲晕过去,会不会有脑震荡这种事情,就不归他管了。

    

    

    

    苏白正在和程咬金喝酒,刚开始还没有听清,随后就听见更多的下人喊道“太子妃谋逆,刺杀太子!太子负伤!”

    

    这下子不仅仅是苏白听清了,这一桌子的人都听清了。

    

    苏白腾的一声就飞奔出去,用力之大,生生把大理石的地面都踏碎了!

    

    身体白气喷涌,酒精全部被蒸发,苏白从未感觉到如此慌乱过!

    

    李承乾,可是关乎到整个大唐的未来!

    

    苏白转瞬间就冲到了太子的房间,入眼就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李承乾,以及晕倒在地的侯青青。

    

    几名护卫束手无策的站在旁边,苏白见状怒道“都傻愣着干什么!”

    

    “侯爷,侯爷来了”

    

    “怎么办啊,侯爷!”

    

    苏白没有理他们,奔到李承乾身前蹲下,伸手一摸李承乾脖颈,还好,尽管微弱还有脉搏。

    

    “滚出去,看住大门!”苏白吼道,几名护卫一愣。

    

    “侯爷,可是,可是我们”

    

    苏白转头怒吼道“滚出去!给我守好门!谁也不许进来!谁来,谁死!听懂没有!!!”

    

    “是!”

    

    几名护卫也乱了心神,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下意识的就去执行苏白的命令。

    

    苏白也慌了,瞬间就在系统中兑换出了四枚丹药。

    

    九转还魂丹,龙纹回血丹,十全大补丹,五更延魂丹!

    

    看都没看,苏白就清一色的全部喂到了李承乾的嘴里,李承乾现在却已经失去了意识,压根咽不下去,苏白只能用内力化开,帮他吸收。

    

    “侯爷有令!谁也不许进去!”

    

    “放屁!老子是国公,比他个侯爷都大,不让我进去!你们是失心疯了吗?”

    

    苏白能听清,外面声音是程咬金的,但是现在正是化开药力的关键时期,他不敢分心说话。

    

    那名护卫一梗脖子道“小人知道您是国公!但是侯爷有命,谁进谁死!国公要进去可以,还请先在小人的尸体上踏过去!”

    

    程咬金冷笑一声,伸手就要去推门,口中冷哼道“老子倒是想要看看,怎么个谁进谁死!”

    

    两名护卫咬牙,手都按在刀柄上,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只能出手了!

    

    “行了知节!不要犯浑!我们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现在只能让丑牛试一试了,你想要太子出事吗?”

    

    秦琼的声音响起,程咬金的手僵硬在半空。

    

    尉迟敬德也说道“那小子不傻,他进去,想必是有自己的打算,咱们相信他就是,这小子什么时候让咱们失望过?”

    

    现在太子受伤,只有无双侯一人在房间内,这要是太子出了什么事情,李世民绝对拿他是问!

    

    程咬金想要进去,就是想要分一部分的责任,这样如果李承乾出了什么事情,程咬金也能替他分担一部分的压力。

    

    苏白听见程咬金被拦阻了,松了一口气。

    

    他刚才已经点了李承乾的穴位,李承乾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这几枚丹药都是烈性丹药,虎狼之药!

    

    苏白现在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内力,将药力综合,让李承乾能够吸收,而不伤他的内脏!

    

    刚才那一下,已经伤到了李承乾的肠子,如果别的器官在受到药力的损害,那就麻烦了。

    

    苏白的额头密密麻麻都是冷汗,这种紧绷神经的细活,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好在这四十万声望值兑换的丹药,有着起死回生的作用,只要人有一口气,也能硬生生的让他回魂!

    

    李承乾受伤的肠子,也在药力的作用下,一点点的恢复,尽管速度很慢,苏白还是能清晰的感觉道。

    

    苏白正在聚精会神的拯救太子,忽然就听见耳边有什么轻微响动,睁开眼睛一看,就见侯青青手指抽搐两下,随后竟然悠悠转醒。

    

    苏白有些吃惊,可现在正在运功,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侯青青爬了起来。

    

    侯青青睁开眼睛,揉了揉额头,觉得脑袋疼的厉害,随后就看见,那一地的鲜血。

    

    本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惊恐的看了看还倒在血泊中的李承乾,以及一手按在他额头,一手按在他小腹的苏白。再然后,她又看了看自己还握着的那把,带血的剪刀。

    

    “啊!!!”

    

    侯青青几乎要崩溃了,苏白甚至能看见她的瞳孔都在扩大。

    

    这一声的尖叫,可把门外的几人吓的够呛,程咬金迈步就要往里冲,苏白听到声响,紧忙喊道“都别进来!”

    

    这一说话,气息紊乱,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正好喷在了侯青青的脸上,让她仿佛是刚在地狱爬出来的厉鬼一样。

    

    “丑牛!里面怎么样了?太子没事吧!”秦琼在门外紧张的喊道。

    

    “太子没死,这是一场误会而已!那几个下人胡言乱语,都给我压走!”

    

    听到苏白的声音,门外的人才放下心来,但他们也不是傻子,如何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肯定都是真的,苏白只不过是为了顾及皇家尊严,这才撒谎的而已。

    

    屋内侯青青被苏白这一口血喷的,也回过神来,丢掉了手中的剪刀,跑过来死死的按住李承乾的伤口,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声音颤抖的问道“这,这是我做的?”

    

    苏白努力调整气息,李承乾的气息也慢慢稳定下来,苏白这才说道“不是你做的,难不成是我做的吗?”

    

    “我,我,我以为这都是做梦,这都是做梦!”侯青青留着眼泪解释道。

    

    苏白冷声道“做梦?做梦就能杀害太子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就说你平时也是这么想的!”

    

    “不不不,我,我”侯青青哭的泣不成声,双手按住李承乾的伤口,浑身都在轻微颤抖。

    

    “之前您去府上除妖之前,我每天晚上都会做梦,在梦里,太子各种折磨我,剥皮,抽筋,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一个声音告诉我,杀了他,只要杀了他就好了,后来,我,我在梦中就杀了他!”

    

    侯青青就仿佛是在呓语一样,如果不是房间内足够安静,苏白可能都听不见。

    

    苏白听了她的说法后一皱眉,很多之前想不通的事情也想通了。

    

    原来那盆花不是为了报复侯君集,而是冲着李承乾来的!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吗?

    

    苏白再看向侯青青的时候,就有些同情这个女子了,她只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刺杀太子,她的未来,几乎没有什么好日子了。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苏白和她对话的时候就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苏白有些同情她起来,转念一想,苏白轻声道“我这里有个能拯救太子的方法,但是需要你的性命!你愿意吗?”

    

    侯青青瘫软在地上,只顾着按着李承乾的伤口,听到苏白的问话后,看向苏白激动的道“我愿意,我愿意!”

    

    苏白轻轻点头道“很好”,苏白说完,一拳打在了侯青青受伤的额头,再一次把她打晕过去!

    

    苏白这才全心全意的给李承乾治伤,等到李承乾稳定下来之后,苏白拿起剪刀,在侯青青的手腕上割开一个口子,少量的鲜血涌了出来之后,苏白才给她止血。

    

    等到一切都做完了,苏白才推开房门,走路期间,一身的冷汗,全身虚弱的厉害。

    

    自从他突破小宗师境界后,这还是第一次。

    

    苏白推开房门后,程咬金第一个就冲了进来!

    

    “丑牛,太子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