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声望系统 > 第497章 韩奈

第497章 韩奈

 热门推荐:
    无双侯的赏金一出来,别说是江湖人了,就连朝堂中不少大臣都心动起来!黄金一万两!这个恐怖的数字,在长安中能拿出来的也没有几人。

    

    顿时长安中不管明的,暗的,所有势力都行动起来,都想要拿到苏白这一万两黄金的赏金!

    

    

    

    醉月楼

    

    “呦呵?一万两黄金?好大的手笔啊!哈哈哈哈,你说我要是去鄠县举报我自己,王丑牛会不会也给我一万两黄金呢?”

    

    包厢内,铜面人依旧是那副坐没坐样的模样,掌柜的有些焦急的站在他的面前。

    

    铜面人手中拿着一封密信,已经被他揉捻的不成样子,最后干脆团成了一个小球,在手心中,捏住然后放开,捏住然后放开。

    

    掌柜的看他这幅不认真的样子,脸上更加慌乱了。

    

    “公子,这一万两的黄金,可不是谁都能拒绝的,虽然咱们这次比较隐秘,但就怕,自家人都心动啊!”

    

    铜面人听到他这句话,反而来了兴趣,坐直了身体笑道“怎么?你也有兴趣了?”

    

    掌柜的一听,紧忙摇头道“怎么可能,我对公子的忠心,日月可鉴!”

    

    见铜面人还在盯着自己,管家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般说道“公子明鉴啊!明鉴啊!”

    

    铜面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行了行了,料你这老狗也没有这个胆子”

    

    掌柜的还是磕头,不敢起身,一直等到铜面人踢了他一脚之后,这才放心的爬了起来。

    

    铜面人伸了一个懒腰笑道“一万两黄金,就想要见我,哈哈哈哈,未免把我想的太廉价了吧,哈哈哈哈哈”

    

    掌柜的站在他身后,一言也不敢发。

    

    

    

    贞观十年,九月二十五日

    

    “大人,最近长安来了近千人的江湖人士,长安的犯罪率,疯狂上涨啊!”大理寺内,几名捕头正对着新任大理寺少卿道。

    

    新任的大理寺少卿非常年轻,看样子就算是比苏白也大不了多少。

    

    他叫韩奈,是除了苏白以外,第一个凭借自己爬到这么高的寒门子弟!今年二十六岁,但天生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年轻的很。

    

    小小年纪,官拜从四品!如果没有苏白的光芒,他才应该是大唐最年轻的新星!

    

    他端端正正的坐在案牍面前,手中拿着一把铁尺,听见手下捕快的话后,他略微皱了皱眉头道“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触犯大唐的法律,一律抓起来法办!”

    

    另外一名捕头轻声道“只要无双侯一日不收起来悬赏,怕是咱们就一日不得安宁”

    

    另外一名捕头接话道“这不是最急的,太子还有五日就要成亲了,要是这个时候出了一点什么乱子,这才是最要命的!”

    

    在这个房间内,几乎所有的长安捕头都在这里,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闹个没完。

    

    “够了!”

    

    韩奈猛的一拍桌子,巨大的声响盖住了他们的吵杂声音,韩奈站起身来,他非常高,大约一米九的样子,身材消瘦,看上去可能只有一百二三十斤的样子,典型的瘦竹竿,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怒之下,全城的捕头都不敢言语。

    

    韩奈怒道“吵吵闹闹像个什么样子!当这里是菜市场吗?”

    

    捕头们纷纷做好,再也没有之前那副吵嚷的样子。

    

    韩奈冷哼一声,手中铁尺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怒道“咱们是官!拿贼办案本来就是我们的本分!怎么?因为无双侯的悬赏那些人才犯罪的?笑话!”

    

    韩奈死死的盯着他们的眼睛,一直到他们受不了,不敢和他对视之后,韩奈才道“因为悬赏,那些江湖人来到了长安,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杀一儆百!让他们知道在长安犯案的代价!这才是我们这些人应该做的!”

    

    韩奈眼神冰冷的看了他们一圈后道“我不希望以后在听说,谁跟我抱怨这件事情!办不了,觉得自己不行的,现在放下横刀腰牌,滚出我大理寺的大门!我大理寺不需要这种整天混吃等死的废物!”

    

    下面一个个捕头,噤若寒蝉,生怕自己那句话,或者那个动作就得罪了面前这位瘟神。

    

    韩奈冷哼一声,拿起铁尺别在腰间向外就走,身后两名捕快紧忙跟了上去。

    

    自家这位少卿老爷,不喜欢坐在书房中翻阅案宗,反而喜欢出去查案,这也是他为何升迁这么快的原因之一。

    

    一直等到韩奈三人出了房间之后,屋内的这些人才奇奇松了一口气,他们几个互相对视两眼,同时苦笑出来。

    

    无论如何,太子的婚事是万万不能出差错的,现在听自家大人这意思,无双侯哪方面肯定也不会撤回赏金的,哎,命苦啊。

    

    

    

    “大人,咱们去哪里啊?”

    

    一出大理寺的大门,身后的一名捕快紧忙问道。

    

    韩奈轻声道“鄠县!”

    

    “大人,咱们去鄠县干什么啊?”

    

    “废话!无双侯给咱们填了这么大的麻烦,咱们难不成还不能找他理论一番吗?”

    

    韩奈怒其不争的说道,这句话可把两个捕快吓坏了,之前问话的捕快更是觉得小腿有些抽筋!

    

    去鄠县!找无双侯理论!

    

    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无双侯那就是一个杀神啊!咱们去找人家理论,在人家的地盘上,就怕没命回来啊!

    

    另外一名捕快见状,轻轻咳嗽一声后道“大人,昨日翡翠坊丢失的那二百两银子还没有找到,属下怕时间长了,那贼人脱手了就不好找了!这次属下就不跟您一起去鄠县了!”

    

    说完一抱拳,转身就想要走,刚走还没有两步,他就感觉一只手,抓住了他命运的后脖颈~

    

    一回头,就看见了韩奈的那一张僵尸脸正在盯着他。

    

    捕快苦笑两声,看着韩奈道“大人,不去行不行”

    

    “你说呢”

    

    “不行”

    

    “知道还问!牵马去!”

    

    “是”

    

    另外一名捕快在一旁偷笑,让韩奈狠狠的瞪了一眼后,也老实的跟在身后,等着他牵马回来。

    

    

    

    鄠县内,苏白坐在自家房顶上,身边还放了一坛子烧刀子,望着下方忙碌的鄠县百姓,怔怔出神。

    

    他来到大唐已经十年了!

    

    十个年头!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穿越而来的,还是那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鄠县发展的非常快,这条铁路,就是一个新的起点。

    

    用当年登月的一句话来说,我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

    

    同样如此,鄠县的一小步,大唐的一大步!

    

    只要火车成功了,鄠县的工厂就会翻倍的成长!白酒,点心,水泥,玻璃,一切的一切都会飞快的运输到大唐的四方!

    

    鄠县会成为大唐第一个一体式的商业中心!

    

    现在不少有远见的商人,已经考虑要在鄠县建厂了,他们去向县衙申请土地,唐雎就按照苏白给他的命令,不卖只租!

    

    地皮二十年,你在上面盖什么,苏白和唐雎不管,但是二十年后,这块地皮是继续租借给你,还是收回来,那就是苏白说的算了!

    

    这么苛刻的条件,几乎赶走了九成九的商人!

    

    但有三个人,还是选择了在这里盖厂子!

    

    黄磊,高圆,李娇娇!

    

    玻璃之争,最后的胜利者是高圆,这一次,他没有独吞,反而选择了三人联手!

    

    他们缩小了小代理商的空间,他们三人则是成为了最大的代理商!

    

    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让这些人赚的盆满钵满,但是更多的钱,还是进入了四海商会的口袋里,可惜这些钱对于铁路铺垫来说,也只不过是够了一个前期费用!

    

    后期的维护,保养,磨损等等,都还没有去计算。

    

    王勤在经过了初期的铁路修建之后,苏白就让他下来去设计火车了,剩下的事情那些学子就能处理好,但是火车头可不是小事,一点点的细节都不能出纰漏,从选料到修建定型,苏白都打算让王勤一个人来制造!

    

    王勤拍着自己的胸脯向苏白表示,这件事情就交给他,他一定不会辜负侯爷的信任!

    

    王勤也很激动,当初在工部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被信任过,做出来一点点小成绩,都会被上司替领,哪里像今天这么风光!

    

    在无双侯手下,不用担心做了事情被别人冒领功劳!也不用担心自己做出来的成就,侯爷看不见!赏罚分明!这四个字就是他们对侯爷最好的评价!

    

    朱雀院的先生们,大多都是在工部退下来的老先生,不愿意在家养老,这才来的学而学院。

    

    这两年随着学院发展的越来越好,名头也大了,加上他们逢年过节,回家时候的阔气,让不少之前在犹豫观望的人,都想要来学院报名。

    

    可惜的是,学院不是随便收学子,同样,也不是随便收先生的!

    

    对于那种成天混日子,没有一技之长的人,学院是绝对不收的。

    

    对此王勤也很赞同,就连很多托关系到他这里的人,也被他拒绝了,现在学而学院充满了希望,这就是大唐的未来,他不想让那些歪门邪气感染这些还在学习的学子们。

    

    九月末的天气,已经寒了,府外的树叶都落了不少。

    

    从王小宝结婚那天算起,已经过去十天了,十天了,还没有一点点的消息!

    

    谢范二人,在尸体上也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那种毒素,他们两人从来没见过,不仅仅是没见过,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过。

    

    加上赏金万两黄金都没有打听道消息,苏白知道,自己应该又是遇见了什么了不得的敌人了!

    

    说来也是有趣,这怎么跟玩游戏打oss一样,打倒了这一个,马上就会出现一个更强的在等着自己!

    

    苏白拿起酒坛喝了一大口,他现在,也开始喜欢酒的味道了。

    

    “侯爷!大理寺少卿求见!”

    

    苏白正喝的兴起,王朗站在楼下大声的喊道,苏白打了一个哈欠,拎着酒坛直接跳了下来,随手把酒坛塞到王朗的怀里道“大理寺少卿?”

    

    “是的侯爷”

    

    “是有什么线索了吗?”

    

    “那就是不知道了,现在二人正在府内呢”

    

    苏白点点头,迈步走去,走了一半的时候,回头指了指他怀里的半坛子酒道“别偷喝啊!”

    

    王朗苦笑不得,现在他怎么说也是侯府大管家,还不至于去偷喝这么点的酒吧。

    

    苏白走到大厅的时候,就听见两声赞叹的声音。

    

    “哇!不愧是王财神的家,你看看,屋内上上下下玻璃,这光线是真好啊!喂,你看看那个大花瓶!这得多少银子?”

    

    “少见多怪!现在玻璃不值钱了,好多人家都安上了玻璃,那个花瓶也不过就是大一些,值不了几个钱的,最值钱的,应该是我们现在坐的,这个叫沙发的东西!”

    

    “你们两个小点声,在侯爷家有点人样,别给我丢脸!”

    

    “是,大人”

    

    “是,大人”

    

    二人这才安静下来,苏白迈步走了大厅,就看见面前坐着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在他身后站着的两人年纪也不大。

    

    韩奈看见苏白进来,紧忙起身行礼道“下官韩奈,见过侯爷!”

    

    身后二人同样行礼道“见过侯爷!”

    

    苏白嗯了一声,笑眯眯的坐在他们三人对面,挥手道“都坐下吧”

    

    “谢侯爷!”

    

    三人答应一声,韩奈才坐下,至于后面的两人,则还是站在韩奈身后。

    

    苏白看着韩奈笑道“这位大人,好年轻啊”

    

    “当不得侯爷如此夸赞,侯爷才乃少年英豪!”

    

    苏白摆摆手,不想和他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道韩大人这次来我府上,是为了何事啊?”

    

    韩奈正色道“听说侯爷颁布了一条悬赏,抓到那日袭击婚礼的真凶,就赏黄金一万两?”

    

    苏白点点头,感兴趣的问道“怎么?你有什么消息?”

    

    韩奈摇头道“这倒不是”

    

    苏白瞬间就没了兴趣,没线索来找自己干什么?

    

    韩奈正色道“侯爷的这次悬赏,在江湖上引起了不小的浩荡,现在无数江湖人士赶到长安,最近长安的犯罪事情,十起中,七八起都是这些江湖人所谓!”

    

    苏白眼睛微眯,看向韩奈道“那,韩大人的意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