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游戏满级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离棋局最近的地方
    “棋盘世界……”左怀恩呢喃一声。

    一直关注着井不停同甄云韶对弈的他,在井不停的棋盘世界诞生的那一刻就知晓了。他不如井不停推衍和演算的强大,但是本身的修为和对道理规则的理解超出不少,所以能够第一时间知道。

    他很清楚,井不停创造这棋盘世界不会只是单纯地下赢这盘棋,也不是为了炫耀本事。井不停做事,有着十分强烈的目的性,就像来这东土目的就是为了神秀湖上的曲红绡。先前他不理解井不停突然进棋舍同甄云韶对弈,便是没有猜到他的目的,直到现在,他察觉到了那棋盘世界,察觉到了那被引入棋盘世界的秦三月。

    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左怀恩看着人群里看上去像是在沉思的秦三月,皱起了眉。

    “她就是那身无命格之人?全身上下没有灵气波动,也并非习武之人。”左怀恩很快就知道,秦三月身上没有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种修行气息。除了一些浅淡的书卷气儿以外。可这也还说不上修行之气。于是乎,他难以将这个平凡的少女同那充满大疑问的无命格之人联系起来。可是当他就站在这里去探查秦三月命格时,果不其然地发现,并没有错,她便是那身无命格之人。

    “想必,不停创造这棋盘世界便是为了她。”

    左怀恩有些忧虑地望着天空,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但什么都没找到。“希望不要出什么问题。身无命格,那便是任何因果报应都沾染不上的啊。”

    就在这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这位大人。”

    左怀恩转过头去。是一个身穿青梅学府服饰的学生。

    “何事?”

    学生拱手一礼,“学府五六先生有请。”

    “陈五六?”

    “是的。”

    左怀恩眉头泛起,思索片刻后说“走吧。”

    ……

    白薇有些后悔没把又娘带上。先前她想的是,若是把又娘带上了,指不定叶抚的注意力又转到它身上去了。想想,难免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平衡。但是现在,她心里出现了些偏颇,自己倒是想揉揉又娘了。一直在这里观棋的她感觉得到,现在这场棋局里,甄云韶似乎占不到主导权了,从围观人群的神色也看得出来。

    谁输谁赢对白薇来说并不重要,但若正要论个输赢,她其实还是希望是甄云韶。昨晚甄云韶同她的那番对话,让她印象深刻。甄云韶那点到即止,清清脱脱的性格白薇也不讨厌。现在她身上都还带着甄云韶交给她的那块身份令牌,说着可以凭此在荷园会任何地方通行。

    “局势,是不是不太乐观?”白薇禁不住问身旁的叶抚。她其实不知道叶抚懂不懂棋,但就是觉得自己问的他应该都知道。

    叶抚笑着反问“你指的是黑子还是白子?”

    听着这般问,白薇才发觉自己刚才的问法已经表达了自己对棋局的倾向,稍稍呼了口气说“黑子。”

    叶抚笑笑,“对下棋的人而言,的确不太乐观。”

    “对下棋的人而言?甄云韶嘛。”白薇看向棋舍,拧了拧眉。

    “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黑子必输的棋局。”叶抚说。

    白薇忍不住反驳道“棋局,万般变化嘛,应该还说不上必输必赢。”

    叶抚瞥了一眼人群里的秦三月和胡兰,笑着说“你说的对。”

    “我带你去个地方。”白薇正要说话,便被叶抚打断。

    白薇问“不看这局了吗?”

    “这边儿太远了,我带你去近一点的地方看。”说着,叶抚迈步走开。

    叶抚并没有给白薇说愿不愿意的机会,这引得白薇小小地抱怨了一下,不过脚步倒是不能停下,追了上去。

    两人同行,叶抚走在前面,白薇跟在身后一步。从棋舍穿行而过,便来到了湖畔,这里种着许多柳树和花草,即便大多数人都在广场和棋舍,但因为人数本来就多,这边儿走起来也并不随心所欲。只不过,走着走着白薇就发现,人渐渐少了,但是路还不见到终点。

    看着周围越来越少的行人,白薇心头疑惑很大,问“不是说要去近一点的地方看吗?怎么越走越远啊。”

    叶抚没有回头,“马上就到了,很近的。”

    耐着性子,白薇继续埋头走着。

    终地,到了某一处,叶抚忽然停了下来,在后面走得出神的白薇差点撞到他的背上。

    “到了。”叶抚回头看了一眼白薇。

    白薇站在叶抚身后,脑袋一偏看向前方,那里是一扇木门,并不大,大概就只能容许两人并肩通过,倒是挺高的,估摸着一丈高的人都能轻松过去。只是,那里就只有一扇木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就孤零零一扇门摆在那里,不见墙壁,不见门槛,也不见来来往往的行人。这样的场景反倒是让她忽地往身后看了看,果不其然来,走来的路上,遥遥穷目尽头也不见一个人。

    这条路上,就他们两人。

    白薇抬头看着叶抚。

    叶抚笑着说“就在门里面。”他轻声问“要去吗?”

    白薇正想说要,忽然想起昨夜同甄云韶的对话,甄云韶说了大明湖内任何一处都可以去,但是除此之外哪里都去不了。她忽地就黯淡了神色,目光转向一边,反问“门里面还是在大明湖吗?”她没有问叶抚为何这里有扇门,为何门内又是那里棋局更近的地方。同叶抚在一起,白薇不想问这些。

    “当然。”叶抚回答得很果断。

    白薇深深地看了一眼叶抚,笑了笑,只是看上去有些勉强,“那去吧。”

    叶抚点头,迈步向前,将门推开,看不透、溢不出的雾气在里面缭绕。

    “进来吧。”叶抚站在门口。

    白薇胸膛起伏渐渐平缓,缓步迈了进去。

    光芒涌进双眼,色彩一点一点有了自己的模样。白薇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无尽的星空。那璀璨闪闪的一切,如同宝石,镶嵌在圆盘上,横列一条,便如同流向空寂的银河。直面星空的震撼是躺在楼顶看星星所体会不到,刹那的美瞬间贯穿白薇的新房,直击灵魂深处。

    “好美啊……”眼里尽数是星辰。

    “是挺美的,如果是真的话。”叶抚的声音在白薇身后响起。

    白薇这才回过神来,顿时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方看上去似乎不太正常,像是漂浮在虚空之中一般,若不是低头看见踩在地上的是一条石板路,便要以为是如此了。

    “这里是?”白薇禁不住问。

    叶抚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越过她向前走去,边走边说“不是说过吗,要带你到更近的地方去看棋局。”

    白薇压下心头千万般疑惑,跟了上去。

    事实说明了,走在一条星空里的石板路上,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尤其是对白薇这般喜欢读书养花弹琴的喜静女人而言。星空的美丽直击她的内心深处,使得平时里羞于说出口的话都能说出来了,此刻便像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小孩子一样,同叶抚指着这个那个她所知道名字的星宿。

    这一份欣喜走到石板路尽头便全数沉寂下来。

    在石板路的尽头,白薇看到那里坐着一个人,是她所熟悉的人,其实也算不上熟悉,也就相互知道个名字而已。那里坐着甄云韶,只坐着她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本书,却闭上了眼,面前摆着一盘棋,但是并无人同她对弈。如果是看到了她身上缠绕着的粗大的锁链,白薇定然会以为那其实是甄云韶下棋下累了,然后看书,看着看着睡着了。但是现在,明显不是。

    “那是怎么回事?”白薇停下步伐,不再前进。

    叶抚说“如你所见,那的确是甄云韶。”

    白薇紧紧地看着叶抚,好似要透过叶抚的双眼看见他本来的模样。这一刻,白薇心头万般疑惑几乎要涌出来了,她想问叶抚许多问题,问他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如何带自己这里来的,他的身份又到底是不是只是一个教书先生?当她想要问出来的瞬间,忽然想起了叶抚之前同她说过的那句话,“每个人都有秘密,不能同人说起的背后,也的确不算精彩”。念着这句话,白薇忽然发现,自己竟难以问下去,不知如何问下去,要说秘密,要说不精彩的事,她自己才是隐瞒了许多。

    她深吸一口气,说“可是我没有看到棋局。”

    “甄云韶她就是棋局。这里的一切都是棋局。”叶抚说。

    白薇望着无尽的星空,她想了许多。她并不笨,相反还很聪明,思考了许多然后问“这里是真实的世界吗?”

    叶抚笑着说“我先前同你说过,进了门也依旧在大明湖。”

    “果然是虚幻的吧。”白薇低下头,“可是虚幻的世界,我们作为真人又是如何进来的呢?”同莫芊芊相处这么就,她对这些光怪陆离的事接受起来还算容易。

    “因为我们是通过门走进来的。”叶抚说。

    “门……”白薇回头,看着石板路另一个尽头,那紧紧关闭的门。

    白薇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叶抚打断了,“你有许多不解想要问她吧。”他看着前方孤坐的甄云韶。

    “你怎么知道?”白薇蹙起眉问。

    叶抚笑了笑,“跟你站在那站了一个时辰,多少也猜到一些了。”

    白薇脸上涌现歉意,“抱歉,我……”

    “不必,你我不必如此。”叶抚打断她,“对了,你会下棋吧。”

    “会一些。”白薇问“怎么了?”

    叶抚看了看前面,“去同她下盘棋吧。”

    “下棋?为什么?我们不是来看棋的吗?”白薇不解。

    叶抚眨眨眼,“因为,我要离开一小会儿,怕你无聊。”

    “不会的,我可以等你啊。”

    叶抚放轻语气,安慰道“去吧,下棋的同时,还可以顺便和她说说话。你想问她一些事,她其实也想问你一些事。”

    白薇看着叶抚良久,才咬牙点了点头。

    叶抚轻声说“那你先去吧,我等会儿过来接你。”

    白薇“嗯”了一声。

    陡然之间,叶抚便消失在白薇面前。

    看着叶抚消失的位置,不知为何,白薇一点也惊讶不起来,好似早就意识到叶抚大抵也并不是普通的教书先生。她呆站着一会儿,小声呢喃“其实,我也还想同你说一些事。”

    恍惚了一会儿,她回神来迈步走向那尽头处的甄云韶。

    脚步声愈来愈近,愈来愈响。直到白薇走到甄云韶面前,后者忽地睁开了眼。

    双目交织,各是不一样的情感,但同样的事,各自都把情感压制在面部之下,并未表现出来。

    沉默片刻后,不待白薇说话,甄云韶率先开口,但并不是问白薇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是——

    “要下盘棋吗?”

    ……

    “这里是哪里?”胡兰冲到面前的瞬间,秦三月陡然发问。

    胡兰愣了一下,立马说“我正想问姐姐你呢,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啊。明明上一刻我还在棋舍那里看棋来着。”

    秦三月紧皱着眉头,环视四周一片,然后指着那饭店里“胡兰”几人地方说“你看那里。”

    胡兰目光顺着秦三月手指看去,一眼便瞧见了,顿时瞪大了双眼,“为什么那里还有一个我!”

    秦三月摇摇头,一言不发,牵着胡兰的手便离开了这里。胡兰纵使有万般疑惑,也不好惊扰到秦三月,安心跟着她走。

    很快,两人来到一处人少的地方。

    秦三月当即便问“胡兰,告诉我你的全部经历。”

    胡兰想了想说“我记得,我是一直站在姐姐你身边的,但姐姐你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什么,也就没有说上一句话。然后呢,就是在看棋,看得是那盘一开始杂乱无章,然后突然变得扑朔迷离的棋。再然后,我就是在感悟棋盘世界。”

    “棋盘世界?”秦三月眉头皱得更紧了。

    “之前何依依不是说过吗,高手对弈,往往会产生棋盘世界,引人神往。我就是对那个好奇,才去看棋的呀。”胡兰尴尬一笑,“姐姐你是知道的,我修炼全靠感悟文字世界,突然听到个棋盘世界自然是好奇得不得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按照先生教的感悟文字世界的办法去感悟棋盘世界。”胡兰说,说着说着,她忽然长大了嘴,“难不成,难不成这里就是棋盘世界!”

    秦三月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你在感悟棋盘世界的时候,我正在利用棋局在脑海里布置阵法,也就是刚才那盘棋,在棋局突然发生变化的时候,我晃了神,再次回过神来时,却发现正躺在房间里。不是你把我送回去的吧?”

    “当然不是啦!在出现在这里之前,姐姐你还站在我旁边呢!”

    秦三月呼了口气,胡兰的出现印证了她的推断,“看来没错了,这里应该就是棋盘世界。”

    胡兰听此,顿时兴奋起来,“原来还真有棋盘世界啊!而且居然和真实的明安城一模一样,这简直了不起!”

    但是秦三月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但是我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我并没有感悟棋盘世界啊。”

    “难不成姐姐你是机缘巧合进来的?”

    秦三月摇摇头,然后陷入思索。她忽然想起那个叫“井行”的书生,也就是那个在她身上留下气息的人,便觉得这件事应该跟他有关。

    想了想,秦三月对着胡兰说“胡兰,你是通过感悟进来的,试试看可不可以出去。”

    同秦三月语气很认真,胡兰也不做多问,当即按照离开文字世界的办法离开棋盘世界。于是乎,眨眼之间,胡兰便消失在秦三月面前。片刻之后,胡兰便又出现,出现的瞬间,她连忙说“姐姐,可以!”

    “外面的情况如何?”秦三月问。

    胡兰摇摇头说“没什么变化。外面的姐姐你看上去也很正常。”

    秦三月思绪疯狂转动,当即,她便说“胡兰,把你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教给我。”

    胡兰点点头,便同秦三月传授起来。两人同出叶抚师门,所修炼的方法有许多地方相似,所以秦三月学得很快,很快便掌握了方法。但遗憾的是,按照这种办法,她并不能像胡兰一样随心所欲地进来出去。一连试过好几次后,她叹了口气,“看来我果然是被困进来的。”

    “困进了的?”胡兰有些疑惑。

    秦三月一五八十的把自己的遭遇同胡兰说了,后者登时有些着急,“那该怎么办?出不去可怎么是好,要不然我去找先生吧,他一定有办法!”

    秦三月想了想后摇头说“不急,总不能碰到麻烦就找先生,指不定就凭我们两个能解决这件事。”

    “怎么解决呢?”

    秦三月想了想说“既然你是通过感悟进来的,而我们的真身都还在外面,那则说明这个棋盘世界是个虚构的世界,并不是真实世界。”说着说着,顿时又紧锁眉头陷入思索。

    两人就这般站在这里僵了一会儿。

    胡兰忽然皱着眉说“棋盘世界应该是受到棋局的影响的,棋局的变化应该能改变棋盘世界的变化。”

    “棋局……”听此,秦三月双目忽然一亮,顿时激动得一把捏住胡兰的脸,“胡兰你真聪明,多亏你提醒我!要不然我还在钻牛角呢!”

    胡兰嘴被秦三月咧着,发出呜呜的声音,“那我们该怎么做呢?”她并没有拿开秦三月的手,还颇有些享受秦三月这样的夸奖方式。

    秦三月眉头扇开,望了望远处,然后笑着说“既然那个叫井行的要给我弹琴,那我就去听,兴许还能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我弄进这棋盘世界来。”

    “那是晚上吧,现在呢,现在我们做什么?”胡兰问。

    秦三月想了想说“既然都已经来这棋盘世界了,那就好好看看吧,指不定能感悟到什么。”

    “也只能这样了。”

    随后,两人离开这里,等待时间到晚上。

    ……

    房间里,井不停有些疑惑。就在刚才,他忽然感觉到棋盘世界里出现了一道不稳定的气息,这道气息并非是棋盘世界本身存在的,像是外来者一般,中途这道气息还消失了一次,然后又出现了。当他去推衍演算的时候,却什么都推算不到。

    三番几次的推算后,都没有结果,便有些坐不住了。他难以接受自己创造的世界出现不确定的存在,思索之下便决定进去出去去那道不确定的气息给找出来,然而当他正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忽然门被敲响了。

    门被敲响这件事也不在他的计算范围了,一时之间不禁皱起了眉,思考了一会儿后说“进来。”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井不停定眼一看,是一个头发较短的年轻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