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张辽出糗

第六百九十四章 张辽出糗

 热门推荐:
    书接上回。

    在回去的路上,张辽生怕被身后的士卒看出破绽,所以他走得非常的缓慢,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他才回到了小树林中。

    等回到小树林之后,张辽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早已在此处等候多时的吕布,见到张辽来了之后,立刻来到了他的身旁,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急切的问道“怎么样?邺城之中有没有防备?”

    “没有”张辽摇了摇头之后,笑道“守城的那个什长还有心思为自己的儿子找老师,可见邺城之中确实没有什么防备。”

    张辽虽然没有进邺城,但是他通过那个士卒的话语就可以看得出来,邺城之中非常的松懈。

    因为如果邺城之中已经戒严了,那那个士卒绝对不敢假公济私,为自己的儿子找老师。

    “找老师?”吕布听到张辽的话语之后,满头的雾水,不解的问道“找什么老师?这和邺城有什么关系?”

    “呵!”张辽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后,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吕布。

    “哈哈哈……”吕布在听完此事之后,立刻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张辽的肩膀说道“文远,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如此本事。

    等天下太平之后,你就算是不当官了,也可以凭这本事活下去。

    某家活了这么久还没给人当过老师呢,哈哈哈……”

    说到最后的时候,吕布实在是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主公不要说笑了。”张辽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属下今日可算是丢了大人了!

    属下本来以为自己的装扮天衣无缝,但是却被区区的一个守城小卒给看破了,实在是无颜再提此事。”

    吕布听到张辽的话语之后,总算是停下了笑声,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某家去将那个小卒给杀人灭口?

    如此一来,天下除了你我之外,便没有其他人知道此事了。”

    “主公说笑了”张辽在摇了摇头之后正色说道“说起那个小卒,属下倒是有一个请求。

    属下希望在此次的战役之中,如果有可能的话,尽可能放他一条生路。”

    “哦?”吕布听到张辽的话语之后,满脸不解的问道“为何如此?”

    “唉……”张辽叹了一口气之后,满脸惆怅的说道“那个士卒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反而心地善良,他拦住属下也是想给属下一条活路罢了。

    再说了,属下是因为他才得知邺城之内防守松懈,他也算是有功于我等,如果

    有可能的话,尽量放他一条生路吧。”

    “好吧,如果有可能的话,某家尽量放他一条生路。”吕布想了一会儿之后便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小事,所以他便答应下了。

    在答应下此事之后,他又对着张辽问道“文远,你觉得我等该如何进攻邺城?”

    在说到正事的时候,张辽的脸色一肃,看着邺城的方向说道“虽然邺城之内的防守松懈,但是我等也不可大意。

    因为如果我等全军进发,那邺城之内的守卫在看到我等之后,一定会立刻关上城门,到时候我等可就拿邺城无可奈何了。

    所以,依属下看来,我等想要攻下邺城,必须要下马成步兵,然后一点点的进入邺城之中。

    等进入邺城之中的大军有一两千人之后,立刻便同时发动进攻,内外相合,必然能够将邺城一举拿下!”

    “……”吕布听完张辽的计策之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办法不错,不过我等需要尽快的将进入城中的人派进去。”

    说到这里,他满脸严肃的转过头看着身后说道“那高览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他此时恐怕已经知道了我等已经突围而出。

    过不了多长时间,他的大军便会赶到此处,所以我等必须尽快行事!”

    “没错!”张辽点了点头之后,拱手说道“事不宜迟,属下请主公给属下两千步兵,属下安排他们慢慢在混入邺城之中。”

    “也好!”吕布知道现在不是推让的时候,所以便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一旁的大军,说道“大军之中任你挑选,去吧!”

    “喏!”张辽应了一声便匆匆而去。

    但是走了一半,他又转过身,来到了吕布的身前,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问道“主公,您身上可有几十枚铜板?”

    “额……”吕布被张辽给问蒙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哭笑不得的回答道“某家出兵打仗,怎么可能会带钱?!你要钱有什么用?”

    “咳咳……”张辽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之后说道“刚才某家不是骗那人说回来取钱吗?如果某家手中没有钱的话,如何取信于他?”

    “……”吕布无语的看了张辽一眼之后,揉了揉额头,对着一旁的侍卫问道“你们谁身上有钱,赶紧给张大将军,好让他去应付那个军爷。”

    说道“军爷”这两个字的时候,吕布的眼中满是怪异,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如此的称呼过别人。

    一旁的那些侍卫在听到吕

    布的话语之后,憋笑憋的脸色通红,不过他们还是从身上掏出了一些钱财交给了张辽。

    其中一个和张辽相熟的侍卫,在将铜板交给张辽的时候,强忍着笑意说道“张将军,这些钱只是我等暂时借给你,是要还的,千万别忘了…噗呲!哈哈哈……”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何曾见过张辽如此窘迫过?

    张辽现在可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富翁。

    因为当初在洛阳的时候,李知非常看重他,所以也给了他一些股份。

    在往日的时候,张辽花钱可谓是大手大脚,不要说区区几枚铜钱,就是几枚金叶子,张辽都不放在眼里,随手就赏给了下人。

    如今好不容易能看到张辽的窘迫,这些和张辽相熟的侍卫实在是忍不住,同时都笑了出来。

    “哼!”张辽脸色通红的接过铜钱,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笑吧!你们就可劲的笑吧!看日后某家怎么找后账!”

    说完之后,他便气呼呼的转过身去挑选混入邺城的人了。

    在张辽走了之后,众侍卫面面相觑,又一次的轰然大笑起来。

    这些人知道,依照张辽的脾气,他绝对不可能找后账,他之所以如此说,也不过是在嘴硬罢了。

    这些跟随了张辽数年的士卒,只见过张辽严肃的一面,何曾见过这“可爱”的一面?

    所以,并不是他们想笑,而是实在是忍俊不禁。

    “哈哈……”就连吕布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边笑边说道“某家没想到文远竟然还有如此一面,实在是有趣。”

    “哈哈……”

    张辽听到身后的笑声,脚步越走越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来到了大军的面前,挑选出了一千仈jiu百的精锐。

    随后,他满脸严肃的对着这些人大声的喊道“你们切切要记住,一会儿你们扮作讨饭之人混进邺城之中的时候。

    要是有人来拦住你们,你们说话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请”字,更不要对他们行抱拳礼和稽首礼。

    对他们行礼的时候,只要深深的鞠一躬便可,听到没有!!”

    张辽这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实在是害怕自己的部下重蹈自己的覆辙,所以便叮嘱起了此事。

    “喏!!”众士卒虽然不知道张辽因何有此嘱托,但是他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他们的第一要务,所以他们在听到张辽的吩咐之后,异口同声的大声应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