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04年之新晋 > 第三四五章:虎头寨

第三四五章:虎头寨

 热门推荐:
    收编山寨最重要的人和财物谈妥,接下来就是处理一些琐碎的事,处理完所有的事,一天也就过去了。

    天罡寨距离苑中五十里,处于苑中的正北面,其实这里是石勒规划的势力范围边界。除了苑中西面是茫茫的太行深山,已经人迹罕至,东面及南面五十里范围,都是石勒划定的第一步发展要控制的区域。

    到达天罡寨后的第三天上午辰时,重新集齐的一千五百人整齐的排列在山门外的平地上。为了石勒心中的大事,他们将沿着太行山的地形一路向南,把苑中方圆五十里范围全部扫荡一遍。石勒原来带过来的三百余牧人们全部换装了山寨里库存的武器,这些武器也不是很好,只是比原先他们手里的强一点。

    天罡寨东南面十里外的一处山寨,叫虎头寨。一千五百人半个时辰就来到虎头寨的寨门外,虎头寨果真名副其实,寨门上立着一个巨大的虎头,远远看去,还是自有一番威势。

    经过刁膺的介绍,这个虎头寨的寨主叫支雄,长得颇为雄壮有勇力。支这个姓,是汉朝时期就已经消亡的大月支国的遗民,国灭后以国为姓,不知怎么流落到如今的苑中附近。

    刁膺还说道“听说这个支雄是个武痴,很久以前就放出话来,只要有人能胜过他,他就携整个虎头寨归顺。当初内人亦是欣赏支寨主的勇力,曾经挑战过,不敌。”

    “原来如此,那本将就去会一会这个支寨主,如果本将也不敌的话,也不好意思招揽人家。”石勒说着就提马向前走去,离寨门三十步时,驻马大声吼道“苑中石勒,特来拜会支寨主,还请支寨主出寨一见!”

    既然对方有那么个规矩,石勒也就没必要显得咄咄逼人,只要顺利战胜这个支寨主,他相信这些草莽英雄和刁膺一样,都是重承诺的好汉。

    不多久,虎头寨的寨门上方,出现一个顶盔掼甲、威武雄壮的枣面汉。枣面汉上到寨门后,就缓缓打量着石勒。

    “你就是来拜会本寨主的石勒?以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现在闻名不如见面啊!我虎头寨的规矩想必你已知晓,有什么遗言的话,可以早点留下,别到时追悔莫及!”枣面汉的话,很傲!

    可是他有熬的资本,数年来,来虎头寨挑战的人也不少,数十人还是有的。有想一鸣惊人的,有想来碰运气的,也有像当初天罡寨的熊寨主那样的女子的,不一而足!不过大都把命搭在了虎头寨门前,像熊滢那样挑战失败又完好无损的,有,但总共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不用,今天本将是来收编虎头寨的,我们都不用立遗嘱,打完兄台跟着本将走就行了。”石勒的自信也不是白给的,话里话外都已经把支雄当成自己的手下了。

    以前没来虎头寨,是因为想去邺城碰碰运气,现在知道外面不好混了,才决心从身边慢慢发展。他没想到苑中的身边,除了有刁膺那样的人才,居然还有支雄这样的猛将,此次聚力之行,真是令石勒惊喜连连。

    “呵呵!好久没碰到过这么有自信的人了,很好!看来今天能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支雄说完就独自一个人走下寨门,连身边劝谏的声音都充耳不闻。因为凭他的直觉,下面的来将,不是个普通的小人物,不可能在寨门前耍什么阴谋诡计。

    虎头寨寨门大开,支雄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手拿深褐色的长柄大刀,人马皆是枣红色的,真是交相辉映成趣,慢慢走出山寨大门。

    两人相距三十步,如果全力催动马速,这点距离马速根本提高不到极限,不过对于自信满满的两人,些许瑕疵根本不会影响比斗的结果。

    两人定定的注视对方半刻钟后,才同时催动战马,不疾不徐的向对方冲去。两人的长柄大刀也是缓缓举起,支雄斜指苍穹,石勒拖于马后。

    双方的距离在两步两步的拉近,双方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直到相距只有十步,两人的姿势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下一刻,支雄先动了,斜指苍穹的大刀慢慢放平,身下的坐骑同时一个闪电般的加速,放平的大刀猛力砍向石勒胸腹间。

    在支雄大刀砍出的同时,石勒的大刀也从下往上斜掠而出,两把大刀在空中发生激烈的碰撞。

    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过后,支雄被荡开的大刀在手中还在嗡嗡作响,石勒的大刀也在身前浅浅低吟。看两把刀战后的声响,似乎石勒略占上风一点点。

    “痛快!再来!”石勒长啸两声,拨转马头,提刀向支雄头顶劈去。

    “来就来!还怕你不成?”支雄几乎和石勒同时拨转马头,大刀也是迅速向上挑出。

    接下来两人面对面,像打铁一样,叮叮当当声响个不停。

    过了一刻钟、或者两刻钟亦或是更久一点,反正刁膺不太记得时间了,在刁膺眼中,打铁终于结束,两人之间的尘土消散后,只见两人身上都没什么伤,就那么坐在马上,相距五步左右,呆呆的互相看着对方。他也根本没看清楚两人交手了多少招,现场有结果了吗?刁膺不知道,他也看不懂到底谁胜谁败了。

    刁膺自己看不懂不要紧,身边的老婆可是挑战过支雄的,应该能看得懂。结果发现老婆比场上的两个人还呆滞,于是碰了老婆一下问道“娘子!别发呆了!他们的结果到底如何了?”

    “啊!谁胜了?”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的熊滢本能的问了一句。

    “娘子不是一直在看着的吗?谁胜了不知道?”刁膺埋怨道。

    “啊!夫君啊!刚才打得太精彩了,妾身一时失神了,现在到底谁胜了啊?”熊滢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为夫要是能看清,还用问娘子吗!算了,等等看他们的反应吧!”刁膺最后无奈道。

    “将军技高一筹!在下佩服!在下败了!如果刚才不是将军手下留情,在下现在估计只是一具尸体了!”在刁膺夫妇聊天后又过了半刻钟后,回过神来的支雄才服输道。

    “没支兄说得这么夸张,刚才本将只是本能的反应,不足挂齿。本将本来就是来收编虎头寨的,怎么可能会伤了支兄的性命呢!”石勒谦虚的说道。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本来可以一刀直接结果这个支雄的,可是这个支雄是石勒平生仅见的一个和自己几乎战成平手的人,没忍心下得去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