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洋风暴 > 第一百零二章 做客长宁国

第一百零二章 做客长宁国

 热门推荐:
    得益于几个陌生的的帮助,玄夜不仅打退的追来的敌军,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还反败为胜。

    玄夜心中大喜,笑容满面,在十一位将军的簇拥下,来到白发老者身边。

    白发老者和大鱼几个从蛟龙背上跃到地上,都很开心的面容,朝着玄夜他们走了过去。

    玄夜还是那个胖脑袋的的中年男人,可是在战火的洗礼下,没有那种慈眉善目的感觉,更多的是风年残烛的影像。

    “多谢你们的帮助,才打败的敌人,非常感谢。”玄夜双手抱拳而来,嬉笑的脸皮上充满感激之情,其他的十一位将军也是这样,尤其是那些刚开始不服这几个人的将军,现在都拜服了,除了感激还有一点愧疚。

    白发老者捋捋胡须,笑着迎了上去“国王客气了,能打败敌军,全凭贵国士兵的英勇。”

    白发老者这句话能听出过度吹嘘的成分,但是玄夜听完还是很高兴。

    “几位果然的身手不凡,想我想邀请各位去我们长宁国做客,我们必然隆重欢迎,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玄夜问道,如果能邀请到这几位到国都去,必然是件很有利的事情。

    白发老者略微一惊,没想到他们又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个时候拒绝也不好,不拒绝也不好,正为难之际。

    “怎么?你们有什么顾虑吗?”玄夜凝神问道。

    思考了片刻,白发老者想出了一个两全的办法,他看了看大鱼和花莹莹,自己、千芗公主和红灵三个先行一步,到了国家领地,自己也好拜访那些大王将军,只有联手他们才有复国的希望,让大鱼和花莹莹去他们长宁国做客,等到他们做客完毕,回到国家,自己也估计游说差不多了。

    白发老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鱼和花莹莹两个都有些突然,但是又不还反对这样的决定,更何况花莹莹挺好奇的,也想去长宁国做客为了满足花莹莹的好奇心,大鱼点头同意。

    “那好吧,就这样决定了吧。”见玄夜也不反对这样的安排,白发老者、千芗和红灵重新坐到青蛟龙背上,彼此依依不舍的分别。

    且说大鱼和花莹莹坐在红蛟龙背上,跟随着长宁国大部队,开始离开大荒,朝着长宁国出发。

    长宁国在大荒边境的几百公里之外,差不多行走了一个月有余,才陆陆续续看到青山、花草、小鱼和百姓。

    远远望去,巍峨的青山之中,静静躺着一座都城,非常庞大

    自从长宁国建国千年,这座巍峨的宫殿就开始修建,几百公顷的万年山林中的树木被砍伐一空,才能解决宫殿的木料。宫殿覆盖了三百多里地,茵茵之气遮蔽了海域。从千米高的海泊蓝山的南面建起,曲折的向南、西和东延伸,一直通到圣苏西堡山脚,两条宽阔的大道,轮廓分明的浩浩荡荡地穿过都城。树木与高楼相互遮盖,五步一棵苍苍大树,十步一座红木高楼,长廊如蛇般长,迂回曲折,屋檐高挑,尖尖的屋顶竖起一根尖锐的东西,像颌针鱼的嘴一样。且看那那些亭台楼阁,各自凭借高地不同的地势,参差环抱,弯弯转转,曲折回环,水蜂房那样密集,巍巍峨峨,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

    大鱼和花莹莹看的惊讶,自己哪里见过如此辉煌的宫殿,在士兵的带领下继续前行。

    通过一道拱形的桥,飞架在地面上像蛟龙,可惜左右不像龙头和龙尾,前面的一座高高的围墙,都是巨石垒成,进了金黄的大门,里面高高低低的楼阁,美丽灿烂的繁花,五彩缤纷的小鱼,幽冥迷离,使人辨不清南北西东。左边的楼阁里传来美女的歌声,使人感到甜蜜,如同水蜂蜂蜜一般甜。右边大殿里金甲辉辉,使人感到严肃,那是护卫的士兵在排练。

    也不知道穿过多少走廊宫殿,遇到无数的宫女妃嫔,辞别了她们,玄夜乘坐辇车来到中央一个更大的宫殿。

    卸下铠甲,感觉轻松了不少,玄夜一屁股坐到大殿的宝座上,一路上的艰辛顷刻间消散开来。

    “快,去安排上好的房间,请这两位去歇息,晚上我们要开宴庆祝一番。”玄夜对一个管事的宫女说道。

    那宫女约莫二十的年纪,华服包裹的是玉体香培,十分美艳,轻轻的长裙拉起,踮脚轻轻的走到大鱼身边。

    大鱼和花莹莹辞别了玄夜,跟随宫女而来,又是穿来穿去,走过花林后,来到一个别致精美的小院,园中都是精心修剪的植物,地上都是青石铺成的青砖,左右是两个小一点的房间,房门紧闭,中间是一个大一点的房屋,宫女将大鱼和花莹莹引到大屋,里面的家具和装饰品都是极其精美的。

    “二位就在这休息吧,我马上安排几位下人来伺候二位。”宫女客气的说道。

    “不不不,不用,我们自己来就行。”听到下人伺候几个字,大鱼连忙拒绝,那样反而受拘束,还不如自己动手自由自在。

    那宫女忍不住轻笑一下,很快止住了,“那好,你们二位暂时休息,国王有什么吩咐,我都会来传达。”那宫女轻轻的关上门,误以为她们是夫妻,安排了一个房间。

    房子很大,桌子椅子什么的都一应俱全,更入眼的是一个大床,铺的都是厚厚一层防水的软物,人躺在上面非常舒服。

    “我们一起在那个床上休息一会吧?”大鱼并无用心的说道,考虑的屙屎一路上的辛苦,想必她也很累。

    “呸,想的倒挺美啊?”花莹莹呸了他一口,当然没有唾沫,因为听到“一起”两个字。

    花莹莹似乎生气,似乎又不是生气,从来没有过的模样,依旧很楚楚动人。

    大鱼猛的想起来什么,哈哈一笑,“我的意思是你在那张床上休息,我到别的房间休息。”

    “这才像话,那你快去吧,我要睡了。”花莹莹说完没等大鱼出去,走到那张大床上,大大咧咧的躺下来,鞋袜都没有来得及脱,闭上眼睛就睡起来。

    大鱼无奈的摇摇头,走了床边,亲自的将她的鞋子脱掉,将双脚摆移到床中央,又拉起里边的被子,轻轻的盖好。

    “你刚才摇头是什么意思?”花莹莹突然问道,眼睛没有睁开,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哪有摇头?没有啊?”大鱼诡辩回答道,刚才她明明闭眼的,怎么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都看见了,你还说谎?”花莹莹猛的坐起来,双眼突然睁开,盯着大鱼问道,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态度。

    “我真的没有啦。”大鱼继续诡辩着,刚才确实有觉得她有些懒惰的嫌疑,但是对她解释起来肯定解释不清。。

    听到大鱼还在诡辩,花莹莹有些不开心,自己从眼缝的看的真切,还想抵赖。

    花莹莹伸出右手,揪住了大鱼的左耳,想给他一点教训,估计从没有揪别人耳朵,不小心手力重了一些。

    “哎哟。”大鱼疼的叫唤起来,身体猛的向前一冲,既然将花莹莹扑倒在床,而自己压在她的身上。

    更特别尴尬的是,大鱼的嘴唇尽然完好的和花莹莹的嘴唇贴在一起,完美的贴合。

    花莹莹和大鱼两个人都楞了三秒钟,双眼都是挣得大大的,接着双脸都绯红起来。

    花莹莹双手乱捶大鱼的胸脯,将大鱼从自己的身体推开,翻转过身子,脸朝着里面。

    “对不起,对不起”大鱼不听的道歉起来,刚才那一下自己真不是故意的,此刻自己的心也是七上八下,说不上来的心情。

    “你还不快走!”花莹莹夹着怒气说道,脸已经朝着里面。

    大鱼小心的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心里回想刚才的一幕,又兴奋又自责。

    大鱼漫不经心的走在院子里,为了不想刚才的那一幕,走到墙角边,因为那里种有一片花树,开的正艳。

    哇!花儿开的真美丽,世上就没有花不是漂亮的,话似乎就是漂亮的标志。一眼望去,红色的花海层层叠叠,每个花朵都是千姿百态,真想一个个穿着美丽衣裳的花仙子。

    一阵微波荡漾过来,每一朵花翩翩起舞,美丽极了,走进一看,大鱼发现每一朵花颜色深浅都不是一样的,有深有浅,香味醉人,引来无数的小生物在里面迷醉。

    就在大鱼准备将鼻子凑了过去,好好的闻闻花香,这个时候隐隐约约听到嘶嘶的呼啸声,好像是墙的另一边传过来的。

    大鱼小心翼翼的游到墙上,那边也是一个精致的院落,院落里有个十分标志的女子在舞剑。

    那女子约莫十岁,肤色如水,这般的肤色,不差于花莹莹和千芗。

    白剑若霜雪,舞动起来银辉闪闪,长剑如芒,气顶长虹,剑气一时犀利无力,一时温柔多情,配合她丝毫无损温润如玉的气质,安谧的海水,清风拂过一刹那,风动静好,十分迷人。

    剑气如同被赋予了灵魂,环她周身自在飘散,粉红色衣袂翩跹,顷刻间让大鱼产生一种错觉,似乎在哪里遇到过,哦,曾经看过千芗舞剑,大概美人都有相似性。那女孩这般舞剑,她欲乘风踏浪归去一般,足不沾尘,轻盈游水。

    “刷刷刷。”三声剑气吹过,三片树叶轻盈的飘下,在水里荡漾起来,很久才落地。

    大鱼看出了兴致,这个时候,从大屋里走出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约莫四十,风韵犹存,直直的小步走到院子里。

    “静儿,别练了,歇歇吧?”妇人双脸自信的笑容,舞剑的女孩正是她的女儿,名叫玄静。

    “娘,我练的怎么样?”玄静稳稳的落地,开心的走到妇人身边,心里期盼的是母亲的夸奖。

    “很好,进步很大。”妇人在玄静扶持下,坐到院里石凳上,那是白玉石打造的,一张圆桌子,四张圆凳子,十分的别致。

    “但是静儿,练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天长日久。”妇人伸手将玄静拉到身边的凳子上坐下来,微笑的说道。

    “娘,我知道,我有耐心。”玄静开心的说道,粉红色的鱼皮衣衬托她那可爱的双脸。

    “那就好,我已经做好了饭菜,你快给你师傅送过去吧。”妇人接着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玄静收起长剑,回到刚才的大屋子,不一会儿拎着一个红匣子出来。

    “娘,我去了。”玄静说完,朝水上吹了一个口哨,不一会儿,从上面游来一个大水母。

    那个大水母是狮鬃水母,三秒多高,全身都是淡蓝色,透明的能看见内部器官,上面是一个球状,下面都是触须,密密麻麻的足有万条。

    玄静游到大水母身上,那大水母立刻伸出十几道触须将玄静缠住,两只大眼睛隐隐约约,如果仔细观看,恐怖是多余,更多的是显得非常憨厚可爱。

    “娘,我走了。”玄静再一次说道,说完轻拍大水母的脑袋,大水母开始猛推触须,身体一窜一窜的向前,和任何生物行动方式都不一样。

    “注意安全。”那妇人关心的嘱咐道,说完又回到大屋子。

    这个时候,大鱼打定主意,要跟随刚才那个女孩,不是尾随,大鱼没有萎缩,一则是好奇,二则是想继续看看这个都城的繁华。

    差不多五百米的距离,大鱼紧紧的跟随着玄夜,为了是不让玄夜发现而误解。

    底下还是那个繁华的都城,美丽的屋子错落有致,百姓穿梭不息,水上水下都有,商贩的吆喝声,商品琳琅满目,还有酒香,也不知道从哪飘出来的。

    跟随着玄静,很奇怪玄静并没有停止,而是朝着远处的海泊蓝山游去。

    那座大山非常高大,耸立起来几乎看不见山顶,绿色的树叶层层叠叠,还海水的涌动下,掀起绿色的波浪。

    还有不少的小雨,千奇百怪,五彩缤纷,它们都藏匿在树叶里,见到有人来,纷纷躲避起来,非常胆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