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洋风暴 > 第四十四章 蓝蓝的感情线

第四十四章 蓝蓝的感情线

 热门推荐:
    这一下子哄动了起来,来了几千个士兵,瞬间将花莹莹几个围的严严实实。

    一场腥风血雨的打斗开始了,士兵们拿着长枪和刀剑,不是刺就是砍,根本不是千芗几个对手,光从千芗来说,真气修炼了很多,每一掌都是要人老命。

    更何况花莹莹手掌能喷火,一烧就是一大片,哭爹喊娘的救命。

    中年男子深知这几个人不简单,不能盲目进攻,改变策略,围而不攻。

    双方僵持了起来。

    就在在这时候,蓝蓝过来了,她骑着飞棍,速度快的惊人,冲出一条通道,没有谁不敢不躲避。

    “快上来!”蓝蓝大声喊道。

    众人忌惮花莹莹的火,又因为蓝蓝是郡主,不敢上前阻止,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

    “我们去哪?”白发老者问道,他的头发非常飘逸,水蛇般灵动,因为它比女孩子头发都要长。

    “我们去药谷。”蓝蓝回答道

    ……

    很快,几人到了一个峡谷,虽然不大,方圆千里,却非常美丽。遍地都是膝盖高的植物,所有植物都不是寻常植物,都是治疗疾病的良药。

    五彩缤纷,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两边是不高的山峰,从山顶上直到峡谷,都是五颜六色,非常壮观。

    “这里就是你说的药谷了吧?”千芗蹲在地方,朝着一个结着红色果子的植物看了看,晶莹剔透,鼻子凑了上去,闻了闻。

    “别闻!那是红断肠,有毒的!”蓝蓝马上制止了千芗,才让她没有中毒。

    “你不是说这里都是药吗?怎么还有毒呢?”红灵不解的问,过来的时候,蓝蓝亲口说的药谷上植物都是药。

    “没错,这里都是药,不过有的植物有剧毒,只有搭配另外一种植物,才是治病的药。”蓝蓝解释的非常清楚。

    蓝蓝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满满红字,使用的特制墨,在水中不会被洗掉。

    “好不容易姥姥给了我这个药方,上面写着九灵转魂丹的九味配方,以及配置的流程。”蓝蓝先把药方给了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看了看,上面写着“绿破胆、黄痛心、黑碎骨、蓝衰肝、紫坏血、白呕胃、红断肠、痴情泪、海人鱼血。后面写着制作的流程。”

    好奇怪的名字,起名之人也太不用心了吧?白发老者把药方又递给花莹莹,每个人都看了一遍。

    “红断肠是不是就是这个?”千芗指着地方植物,蓝蓝亲口说的红断肠。

    “对,没错,就是那个。”蓝蓝回答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么快就找到一味。”花莹莹开心的说道。

    这个时候,蓝蓝蹲了下来,朝着红断肠吹了一个水泡,跟包裹大鱼的气泡差不多,就是小了许多。

    水泡将红断肠全部包了起来,蓝蓝才小心翼翼的将它连根拔起。

    “后面我们找到药,都让我用这种方式来取,以防中毒。”蓝蓝知会着大家。

    众人都点头表示明白。

    “蓝蓝,上面有两个名字似乎不是植物,海人鱼血和痴情泪,这两个是什么?”花莹莹问道,也是众人想问的。

    “海人鱼血就用我的血吧,可是……其它的七味药我不知道了。”

    蓝蓝的话一下子将所有人拉到失望的边缘。这么一大片区域,去找七种没有见过的植物,简直就是瞎扯淡。

    可是,为了救大鱼,众人都没有怨言。

    此时的大鱼,就像个残疾人靠在花莹莹身上,不,他就是个残疾人,而且还是全面残疾。

    花莹莹将大鱼扶到一块比较舒服的地上,自己小小身躯也是受了不少罪,可是那又怎么样,自己喜欢的人,再累也要去做。

    “你就躺在这,我去给你找药。”花莹莹一句简单的话,非常深情,双眼也柔情似水。

    “我们都不知道它们什么模样,这……怎么找嘛?就算看到了,也会以为不是而错过。”红灵关键的提出来。

    众人都开始沉思起来。这片峡谷少说也有一千平方米,植物的种类就更多了。

    “我有个法子。”千芗突然说道,“我们拨颜色找,既然红断肠是红的,你们看,这药名第一个字都有颜色,比如绿破胆,它应该是绿的。”

    “可是就算这么找,你看,这绿色的植物何止千万?”红灵叹气回道。

    “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只有一个办法……”白发老者声音如钟,没有继续说下去。

    “是什么办法?”众人问道。

    “一个一个的试!”白发老者一个一个字吐出来。

    众人一惊。

    “这样做不说要试多少万万次,万一试到了毒药……”蓝蓝觉得白发老者办法不好。

    可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就算抓破脑袋,光头能抓出头发来么?

    “还是照我说的吧……只能生死看他造化了……”白发老者最后决定用这个的办法,“蓝蓝,你和我,还有红灵,我们三个去采药,花莹莹和千芗,你们照着药方配药,大家分开行动,等采的药多了,一起配药。”白发老者吩咐道。

    说完,大家开始行动起来,只有花莹莹和千芗留在大鱼身边。

    “莹莹,你别着急,大鱼一定会好起来的。”千芗知道花莹莹对大鱼感情深厚,他们是亲兄妹,也就不奇怪了。

    “都怪我不好,害的他受这么重的伤。”花莹莹自责起来。

    “不能怪你,你也是为了我,为了我们国家,为了我们百姓……”千芗安慰着花莹莹。

    “莹莹……”千芗欲言又止。

    “怎么了?”花莹莹问道。

    “能让我看看大鱼吗?我想跟他说几句话。”千芗鼓起勇气说了憋了好久的话,大鱼身边一直是花莹莹,自己没有任何机会。

    花莹莹有些纳闷,千芗干嘛要跟大鱼单独说话?“他不能说话的。”

    “他听见就行,我就说两句而已,可以吗?”千芗真是鼓着最大勇气,女孩子的害羞已经全然不顾了。

    “那好吧……”花莹莹心里虽不乐意,但是千芗说了出来,自己又不能不答应。

    花莹莹走到一边,千芗走到大鱼身边。

    又是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跟花莹莹一模一样。大鱼能感觉到,千芗对自己开始有了感情,什么感情还不好说,恨自己不能说话,想告诉她不用担心,不要为我流泪,不值得。

    千芗憋了好久的感情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千芗落泪了,眼泪落在大鱼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