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事情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事情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热门推荐:
    “你退出,对大家都好。”

    

    楚桓盯着尚弈,“难道你愿意看着厉薇为了你和自己的家人闹翻吗?”

    

    “你要知道,厉薇的家庭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她硬要和你在一起,就会和父母争吵,夹在你和她的父母之间,这其中的痛苦大概是你不能想象的。”

    

    “楚先生有没有想过这份痛苦最初的来源是哪里,这是厉薇的感情,一切应该以厉薇的意志为先,她是个独立的人,如果事事都要先考虑别人的感受,哪怕是她的父母,把他们的情绪放在第一位,无限的委屈自己,这才是最痛苦的。”

    

    尚弈最在乎的是厉薇的感受,他知道让厉薇夹在他和她的父母之间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尚弈更加知道,再次放弃厉薇,会让厉薇更加的痛苦。

    

    现在夹在中间的痛苦是暂时的,只要厉父厉母看到并且相信他的真诚。

    

    放弃的话,恐怕的这辈子厉薇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无法修复的伤疤了。

    

    “一切感情都会成为过去式,但是和父母的感情不是。”

    

    楚桓反驳,“爱上一个人可以是怦然心动,也可以变成时间的问题。”

    

    这话就是暗指,厉薇现在喜欢的是尚弈,如果现在和尚弈分手会伤心,但是时间会让她忘记伤心,时间也会让她重新爱上另外一个人。

    

    “时间有时候并不是万能的。”

    

    尚弈觉得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我想我们的谈话该结束了,楚先生,希望你能知道,也能记住,厉薇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将来她会是我的妻子。”

    

    “尚先生,话不要说得太早。”

    

    “那就拭目以待吧,或许等我和厉薇结婚的时候,我会给你送去一张请帖,请你来喝一杯喜酒,同时见证厉薇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

    

    楚桓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他的神情告诉尚弈,“走着瞧吧。”

    

    尚弈走了几步,楚桓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句,“我是不会放弃的。”

    

    尚弈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只在心中默念了一句,“失去过一次是不会想要失去第二次的。”

    

    慕斯年和霍聿还没有说完话,两人也没有像一开始一样你来我往的试探了,而是说起了一些普通的事情,算作闲聊。

    

    过了一会,今天宴会主办方忽然站出来宣布了一个消息,说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平城即将迎来一个大项目。

    

    这个项目是个政府合作,做好了,不管是公司的发展,或者是利益都有非常的可观的未来,甚至能够帮助慕氏再上一个阶梯。

    

    慕斯年对这个项目早有耳闻,慕氏也做了大量的功课,对这个项目是势在必得。

    

    接着主办方宣布了承接这个项目的人选,是………霍聿。

    

    刚宣布出来,场内一片寂静。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居然落在了霍聿的头上,本来以为会是慕氏。

    

    即便在年前的时候,慕氏被爆出了不少的新闻,也造成了不少的负面影响,但是毕竟根基和实力在这,所以很多人也依然以为这个项目会落在慕氏的头上。

    

    但是……有些事情总是那么的出人所料。

    

    这块大蛋糕落在了霍氏的头上。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霍聿的身上,包括慕斯年。

    

    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在想,霍聿在平城的根基尚浅,实力方面,明面上能看到的也是慕氏差了一大截,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能拿到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

    

    许是慕斯年的目光太过锐利,也或许是霍聿就是要和慕斯年说话,他转过脸看着慕斯年,“慕总,真是不好意思,这次我抢在了慕氏的前面。”

    

    慕斯年盯了霍聿几秒,薄唇轻启,“恭喜。”

    

    “这本来应该是慕氏的,我也没有想到,慕总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加入我,我们合作怎么样?”

    

    霍聿又提出了合作,他对这件事谜一样的执着。

    

    “不必了,霍总敢接下来,想必也有绝对的实力做好这件事,我拭目以待。”

    

    霍聿勾勾唇,这边主办人已经请他上前致辞了,霍聿缓缓的走到了前面,简单的说了几句。

    

    说完了之后,屋里响起了掌声,然后纷纷上前围住霍聿,都希望能在霍聿的面前留下些不一样的印象,好在这个蛋糕中分一杯羹。

    

    慕斯年微微眯起了眼,顾煜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边,“这个人不简单,刚才几句话,就打消了旁人的顾虑,还顺便拉拢了人,看来你真的遇到了对手了。”

    

    慕斯年斜睨了顾煜祺一眼,“这才刚开始。”

    

    “我倒是真的想看你输一次,反正我是没有希望了,只能靠别人了。”

    

    顾煜祺贼兮兮的说。

    

    “那你得争取活的久一点。”

    

    慕斯年冷哼一声。

    

    宴会结束了之后,慕斯年就去了公司,因为有某些部门的介入,慕氏的很多项目被迫停工,对慕氏造成的影响和损失是无可估量的。

    

    公司那边早就有人在等着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慕斯年问。

    

    “就这两天,现在霍聿并不是很信任我,有很多事情,我还需要时间,而且,何安琪也很防备我,女人嘛,你知道的。”

    

    “嗯,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慕斯年点点头。

    

    “知道了,不过我很想知道霍聿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这么恨你?”

    

    慕斯年垂下了眼眸,“难道霍聿让你接近我的时候没有告诉你。”

    

    “如果告诉我了,我还用问你嘛。”

    

    温可沁翻个白眼,“不过你就这么信任我,让我去霍聿那里,难道你不担心我会反水,背叛你吗?”

    

    慕斯年拿起了一支笔,这支笔在慕斯年修长的手指间来回的转动,连续的转了很多圈之后,笔从慕斯年的手中掉了下去。

    

    这个时候慕斯年才抬起了头,直直的盯着温可沁,语气很笃定,“你不会。”

    

    温可沁的心尖一颤,慕斯年幽深的深邃眼眸中,除了信任再没有其他。

    

    “你真的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