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五十九节 终至莲隐宗

第五十九节 终至莲隐宗

 热门推荐:
    却说陈景云初至北荒中州,忙不迭地以神念四方观瞧,文琛见状便降下了遮天莲台的速度,只为让他能够好好地饱览一番沿途盛景。

    好中州!

    仙峰刺空霄,深涧通幽冥,漫山篁柏翠,遍地灵气生!

    虎啸龙吟,穿透晴林荡绮雾,鹿鸣猿啼,惊碎瑞霭鸟惊飞!

    千年不败,灵株藏巧隐荆棘,万载不动,石林突兀自生云!

    真可谓座座青山皆灵秀、道道大岭尽峥嵘!

    又有处处城垣横卧,皆是铜墙铁瓮一般依山傍水而建,城中万千百姓,数不尽的人家,巷陌喧嚣、酒肆林立,竟似人人不愁衣食、个个都有闲暇,不想陈景云神念所及的几座边陲之城竟都有天南国都上京城的繁华!

    再行盏茶功夫,沿途已能遇到修仙宗门,纪烟岚虽说早已来过中州,却依旧免不了艳羡人家的恢弘道场,看向陈景云时,见他目光沉静如水,便也不去打扰,任陈景云自己在那里出神。

    莲隐宗作为此方霸主,出入向有排场,不过这遮天莲台可也从不轻出,那日匆匆南去,今朝缓缓而归,有消息灵通的宗门多少探听出了一些消息,知道妙莲峰的元神境大能文琛就在其中,是以都来献礼。

    莲隐宗修士早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派下一名元婴修士专门负责此事,莲台一刻不停,各宗高层皆不得见,便是平素有些交情的也都被婉言拒绝。

    ......

    莲隐宗炽莲峰大殿之中,宗主清秋散人阎覆水捋着长须沉思不语,昨日收到文琛的传讯,内中讲了两件事情,一说今日会将那位闲云子请回宗门做客,二则详说了为其验明血脉时的种种细节,言词之间皆是亲近赞叹之意。

    “师兄,闲云武尊真的将气运金光分给了文琛?助他成就了气运至宝?还有傲莲峰许究,果真已经稳固了半步元神境的修为?”

    问话之人是炽莲峰上另外一位元神境修士,此人姓龚名晁,号清辉道人,乃是与阎覆水、文琛同辈的人物,一座峰上两位元神境,这才是炽莲峰能够成为诸峰之首的倚仗。

    阎覆水看了龚晁一眼,眼神又在下手处另外两个女修脸上扫过,而后才点头道:“你等不必怀疑,此乃文师弟亲自传回的讯息,你们也都知道,想让文师弟说假话怕是比杀他还难。”

    “嗯,文师兄自然不会虚言,既如此,这对本宗而言可是天大的好事情,却不知师兄因何沉吟不决,我等此时是否应该安排迎接的事宜了?”龚晁又道。

    此时一个坐在龚晁对面的女修轻咳了一声,开口道:“按说此人能够激发人道气运,身份自然确认无疑,只是那苍山福地素来荒僻,如何出得了这样一位?

    听阎师兄方才的描述,那闲云子的修为定然要在文师兄之上,只是——这可能吗?

    再有,便是换成你我,若有气运金光在前,怕也要欣然吸纳的,而他却能够淡然弃之,此等定力,师妹我是自叹弗如,不过他这般极力交好文师兄,又对许究青眼有加,就不嫌太过了吗?这其中......”

    说话的女修是莲隐宗内唯一不是出自三座隐峰的元神境修士,此人复姓百里,名尘舒,道号清乐,是几人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她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哼!那闲云子的做派倒是与本尊的想法不谋而合,依靠气运、外物,如何比得上谨守本心始终不悔?阎覆水,人是你命人去请的,怎地此时反倒犹疑不决了?”

    冷冰冰的话语传遍整个大殿,声音正出自一名身着素白莲衣,衣衫之上绣着朵朵碧色莲花的女修之口,那女修怀抱一柄法剑,面上遮着轻纱,身姿婀娜起伏,眼神中却透着寒泉一般的漠然神光。

    见她直呼宗主名讳,龚晁脸上立时露出不忿的神情,不过终究没有出言顶撞,百里尘舒适时地闭上嘴巴,扮起了木雕泥塑,只有宗主阎覆水面色不变,言道:“花师姐说的不错,人都已经请来了,自然是要先见上一见的,该有的礼仪也不可缺少。”

    见阎覆水如此说,那名花姓女修点了点头,又把眼睛看向龚晁,森然道:“怎么?你不服我?也好,本尊百年未曾出手,今日道心起伏,正好借战压制,龚晁,你敢随我来吗?”

    龚晁闻言勃然大怒!正要起身时,却听阎覆水当先道:“花醉月,客人将至,还是少些争端才是,况且其余四大宗门各有使者驾临,莫要平白被人轻看。

    再者,你若真想借着争斗来压制道心中的燥意,到时称量一下那位闲云武尊便是,不必盯着自家人不放!”

    阎覆水这一句说的斩钉截铁,大殿中的气氛立时紧张了起来,名为花醉月的逸莲峰女修周身气机一绽,眼底也泛起了一阵寒芒,不过最终还是压制了下去,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

    此时陈景云正在肆无忌惮的以神念详察沿途所遇宗门的实力,见其中再没有如文琛这般修为的修士,即便有几个出彩些的,也不过与许究相差仿佛,不由感慨出声:“文老哥,我有一事不明,还请解惑。”

    “闲云老弟有话快说,我定知无不言!”

    文琛见陈景云不再流连脚下的美景,而是有话相询,立时丢掉手中的酒杯,让陈景云快说,他方才又被纪烟岚邀着喝了几杯灵剑,此时正难受的厉害。

    “我观这中州之地处处宝山更兼灵气浓郁,按理应该能者辈出才是,可是我方才一番详察之下,发现那些所遇的宗门之中并没有什么同辈高人,这却是何故呢?”

    听得陈景云这一问,文琛“噗!”的一下便喷出了刚入口的灵茶,纪烟岚与远处的许究也是一脸的古怪表情。

    “我说闲云老弟呀!你以为是随便哪个宗门都能出一两位元神境的大能吗?这其中不但涉及机缘、气运,还要加上宗门底蕴、渡劫灵宝,我莲隐宗身为北荒五大宗主之一,也才只出了五位元神境!

    还有许究那小子,若非得你看重,赐予了气运金光,他此生能否有幸渡那元神境天劫还在两说呢!”

    陈景云闻言点了点头,不理文琛古怪的语气,又道:“小弟修行至今,总感觉元神境并非修行的终点,想来古籍之中所载的天人之说该是真的,你们莲隐宗内可有这样的前辈?若有的话,我自当前去请益。”

    文琛见陈景云问起了这个,左右扫量了一眼,探手把立在远处的许究给摄了过来,再布下一道结界将四人罩在其中,这才正色道:

    “闲云老弟只说对了一半,元神境是否为吾辈的修行终点我也不得而知,不过据我妙莲峰前辈暗中讲述,万年之前三族中确实出过几位天人境修者。

    唉!彼时正值修真者逐渐没落、修仙者将要崛起之时,那几位天人境修士的修为的确要超出元神境不少,是以成了三族争斗中的主力,待到那几位相继陨落之后,修真者也就彻底的一蹶不振了。

    而这其中还涉及到了五大宗门中一些前辈高人的秘隐,这里我倒不便详说,你日后少不得与各宗之人交往,切记莫要在天机阁修士面前提及天人境之事,此为禁忌!”

    听出了文琛言语中的关心之意,陈景云含笑点头,闻歌知雅意,想来万年前那场三族大战的背后定然隐藏着几只黑手,不过即便想要深究,也绝不应是此时。

    便在此时,陈景云灵台之中忽地生出了一丝警兆,不过转瞬又消失不见,略一思量便想明白了个大概,心道:“该是莲隐宗内有人想要称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不过只要自己一天没露杀心、一天便是莲隐宗的座上宾,呵呵!元神境大能啊!早就想较量一番了!”

    于是在谢过了文琛的提醒之后,话锋一转,又开始打听起莲隐宗其余四位元神境修士的底细。

    文琛年老成精,知道陈景云这是在未雨绸缪,他与陈景云本就一见如故,而今又受了气运金光这样的厚礼,更兼两人还约定一同钻研丹道药理,是以绝不容许有人落了陈景云的颜面,于是交谈之时早把莲隐宗其余四为元神境大能的根底说了个底儿掉......

    遮天莲台即便再是放缓速度,但也不是寻常修士的遁光可比,一个时辰之后,莲隐宗终于遥遥在望。

    附身下望,神念所及之处皆为天地钟爱之灵秀,一百零八座以莲命名的奇峰环叠分布,占据了方圆不下五百里的广阔地域,三座隐峰好似莲台一般被层层叶瓣拱卫其中,最后组成了一朵诺大的青色莲花,卧在了这天地之间。

    随着遮天莲台的不断靠近,莲隐宗的天罡地煞大阵随之显出了一道门户,数百座浮空仙岛之上也跟着传出了钟磬鼓乐之声,一时仙音大作、天地和鸣,瑶草琪花、香芝灵穗摇曳生资迎佳客,灵禽白羽、青鸾彩凤迎风起舞献礼忙!

    待到莲心宫阙、珍宝楼阁尽皆大放明光之时,陈景云脚下的遮天莲台轰然四散,只余一座核心处的莲台轻飘飘落向了炽莲峰。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