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506章 罚!【二合一大章!】
    阡陌城,废墟一片。

    而就是这么一片废墟,这个时候却是有着漫天的烟尘,烟尘滚滚不歇、将整个阡陌城都是覆盖,这架势…显然是遭受了来自外部的强大重击。

    原本跪在地上参拜的张家子弟和雨谒宗修士,这个时候都是已经纷纷站了起来。

    一个个脸色极为惊骇,他们根本搞不懂情况。

    而在太一的身边,前后左右。

    秦韵、敖玥、蚩尤、东方乐,一同出手,挡住了这来临的风波。

    还有在这上方之地,胡哨这个雨谒宗宗主,凌空而立着,显然是他挡住了这来自正上方的冲击,叶枫则是没有乱动。

    这货心里很清楚,虽然自己出身显赫。

    可是自己的修为只有造化七重之境,这里还根本轮不到自己出手,就算是自己出手也没有用。

    至于太一,这个时候已然是将神识从王戒之中抽离了出来。

    眉头,紧紧皱着。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轰击,他也是丈二摸不着头脑,这算是哪门子事?!天降横祸?!怎么突然就爆雷了?!

    “保护前辈!”

    凌空而立的胡哨,此刻猛的厉声一喝。

    随着他的这一道惊声大喝,那三万三的雨谒宗修士,都是齐齐的环绕成圈,将太一给团团围在了中心之地,这些个修士,都是眼神看向了正前方。

    方才这一道冲击,就是从那而来。

    赫然,有着两道身影映入了众人的眼中,在这天边并肩出现。

    两道身影,看起来远远在天边,却是在顷刻之间,又是发现这两道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了近距离的万丈之外。

    太一,眸子微微一凝。

    ‘不对劲!’

    对于这从天边来临的两道身影,他们身上的穿着,太一并不陌生,算上这一次,这应该是他第三次见到这身打扮了。

    第一次是从鸿钧等人的眼中所见,第二次是在混沌第九道的水灵界,第三次…则是此时此刻。

    绣着红花的黑袍,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

    身上充斥着一股让人莫敢靠近的气息。

    但是太一能够断定,这两道身影,绝对不是之前那个拥有千幻魂瞳的修士,因为给他的感觉截然不同。

    那拥有千幻魂瞳的修士,太一其实也说不清个具体,从那家伙的身上,他感知到的不止冰冷,还有那掩饰在冰冷之下的热血。

    只能说…二者之间,应该是属于同一个组织的。

    ‘已经被盯上了么。’

    太一心中自语。

    先前他一直以为只有那拥有千幻魂瞳的家伙会追捕自己,没想到那家伙的同伴,也会前来追捕自己,这两货从哪里得到自己在阡陌城的消息?!

    这,也是太一最为关心的一点。

    能够找到阡陌城。

    通过什么办法找到的?!

    难道是在自己身上有着不可察觉的标记?!

    不对…

    如果一开始就能够找到自己,为什么自己在阡陌城呆了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偏偏等到自己要走了,才找上门来?!

    以太一对这个组织的目前了解,这个组织的战力应该极其之强,至少是横扫混沌大世的绝大部分势力,想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好忌惮的,如果要找自己,并且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直接上门抓便是了。

    可是显然,这和太一想的有点对不上。

    而此刻的胡哨凌空而立,当看到这万丈之外的两道身影时候,眼眸…猛的一缩,浑身汗毛都是直接立了。

    差点就没吓的腿软,眼角直抽抽。

    能够在这混沌大世混,而且还一路混到了混玄五脉。

    这胡哨的混玄五脉可不是田秀那样什么际遇,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

    他的混玄五脉,那可都是实打实靠着自己拼出来的,埋头苦干弄出来的辛苦修为,从底层一点一点往上爬的。

    正因为有着这般的经历,他的阅历也还算是丰富,知道的事情、不少。

    比如眼前的这两道身影,他们身上的黑袍。

    只需要看一眼,胡哨就认了出来。

    “‘罚’!竟然是‘罚’!”

    胡哨的脸色难看至极,瞬间变得煞白,更是忍不住的深吸了几口气,惊骇的开口出声说着。

    这让太一,眉头皱的更紧。

    ‘罚’!

    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组织的名称。

    没想到竟然这么简洁,只以一个‘罚’字作为组织名号,名号简单,那这组织建立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是罚。

    ‘罚…’

    ‘要罚什么?!’

    太一心中暗暗自语。

    他其实现在都猜不透,其实原本在水灵界,如果那拥有千幻魂瞳的家伙想杀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做到。

    但是太一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这些家伙,要的并不是杀了自己,而是要自己这个人,要抓自己。

    至于他们想要自己做什么,太一也不得而知。

    此刻,万丈之外。

    那两道来临的身影,站在左侧的一个,虽然穿着黑袍、带着斗笠,但是能够清晰的看见,这货有着一头珊瑚红的长发,还扎着个晃眼的马尾,斗笠根本遮掩不住。

    可偏偏,这特么又是个汉子。

    “老段,咱俩运气还真是不错,纯粹从此地路过,竟是能遇上这么个好苗子,将他带回去,你我这些年的任务就算是超额完成了,纵然是老大也管不了我们,接下来就可以游历八方,自由玩耍了!”

    右侧的这个,黑袍、身材显瘦,那斗笠之下的一张脸,竟是布满着黑白相间的条纹,一双眼更是如同死人的眼睛一般,深陷了下去,泛着鱼白、从中看不出丝毫的感情神色。

    “阿达,时间不是很够,不要玩过头了。”

    “你放心,倒是你不要玩过头才对,你这家伙,疯起来就是个纯粹的疯子。”

    被称作阿达的黑袍人咧嘴一笑,接着看向这正前方,啧啧了嘴:“这么一大波人在,足够耍个十分之一兴,舒服!”

    话语出口,从这阿达的袖口,赫然是有着无数道珊瑚红的飞虫,密密麻麻、极速飞出,不过瞬间就达到了雨谒宗修士的最前列。

    这些排在最外的雨谒宗修士,一个个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到。

    “轰。”

    阿达轻笑着,嘴唇轻动,微微和了一声。

    轰!

    轰轰!

    轰轰轰!

    只见这些飞虫皆是绽放起璀璨的红光,所过的地方,皆是汹涌炸裂。

    这些飞虫…尽数是自爆开来!产生的巨大冲击之力,让处于爆炸中心的雨谒宗修士,都是在顷刻间完全化作了灰飞。

    那些稍微隔得远一些的,也都是在这爆炸之中半死伤残,失去了站起来的力量。

    不少人的丹田都是直接被震碎。

    足足三万三之众的雨谒宗修士,在这一波轰击之下,竟是死了上万!

    “跑!”

    “快跑啊!”

    “这,这到底是什么!”

    “……!”

    那些雨谒宗修士,一个个都是懵了,当反应过来之后,都没有丝毫的选择,掉头就是狂奔,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抵抗。

    胆,已经是被彻底的吓破了,剩下的只有下意识的胡乱逃窜。

    “噢噢噢噢…哦豁!哈哈哈哈!!”

    有着一道笑声,在万丈之外,带着戏谑之音响起。

    只见那个被称作阿达的黑袍人,这个时候猛的一甩袖袍,从他的袖袍之中,赫然是有着无数只珊瑚红色的猎鹰,以穿风破云的速度,刹那便是到了这些逃窜的雨谒宗修士的上空。

    “咻~”

    阿达抬起手,手指,微微往下一点。

    这些珊瑚色的猎鹰,便是猛的往下一扎,尽皆是冲入了雨谒宗修士的人群之中。

    还不等这些‘猎鹰’落地。

    轰轰轰!

    疯狂的爆炸之声,在这阡陌城的方圆之地响彻,原本已经化作了废墟的阡陌城,在这般的轰炸之下,已然是彻底的灰飞烟灭。

    重建,已经是不可能了,几乎是被夷为了平地。

    凄厉的嚎叫逃命声,在这片天地响起。

    那些个正在逃窜的雨谒宗修士,这时候一个个脸上都是涌现了难言的绝望。

    他们赫然是发现,不管自己怎么逃,自己都根本跑不赢这天上的‘猎鹰’,看着这一只只的‘猎鹰’,他们都是莫名感觉到脊背阵阵发凉。

    心,都是悬在半空之中。

    倘若知道这一行,来就是送死。

    哪怕是强行违抗宗主之令,哪怕是死在雨谒宗的山门,他们也绝对不会踏出山门半步。

    因为这种感受…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在天上飞的‘猎鹰’,何时会落在自己的身边,而在自己的眼中,那些有着‘猎鹰’落下的地方,都是残肢断臂。

    “没想到,这种失传的力量,竟然还有着传承,而且看其操纵程度,俨然已经快到了大成之境。”

    太一,他的耳边,有着传来玄墨的声音。

    此刻的太一,眉头紧紧皱着,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

    眼前的这一幕,着实是让他惊骇了,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术法,奇异!简直是太奇异了!

    “失传?什么力量?”

    太一反问了一句,他是从来没听说过。

    “神爆天湮之体,等等……”

    “这是对于这种血脉的一种称呼。”

    “拥有这般体质的人,能够无限从体内产生出能够爆炸的器物,这种器物可以有很多种形状,也可以有很多种存在的形态。”

    “拥有这等体质的修士,几乎不需要修行,只需要将自己的体质发挥到极致,待到极致之境,足以与无量抗衡,甚至…挑战不可言。”

    玄墨一字一句,给太一解析着。

    ‘不可言’三个字,让太一的眉头猛跳了几下。

    毕竟‘不可言’是何等层次,那是现在太一想都不敢想的一个境界!

    不过解析归解析,玄墨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紧迫:“主人,这一次不是开玩笑的,这小子的神爆天湮之体,现在已经是接近了大成,操纵这些爆炸之体极为自如。”

    “以主人你现在的实力,以周围这些修士的实力,就哪怕是以九阳神雷硬抗,都不是其对手。”

    “你必须进入王戒之中,先避风头。”

    “主人,还请听老奴一言!”

    玄墨的这些话,说的一点没错。

    太一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以往他见到混玄修士的时候,还能够感觉到这些混玄修士的高低强弱,可是当看到这两道黑袍人的时候。

    他,已然是完全看不透。

    那是已经超过了他能够感知的境界。

    太一,没有回复玄墨的话语,也不打算回复。

    而玄墨,也没有发声。

    纵然太一不回复,玄墨其实也知道答案。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玄墨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心里很清楚,以他对太一的了解,以太一的脾气,断然是不会抛弃自己的手足,去选择一个人去偷且苟活,这是太一所不允许的。

    轰炸之声,还在继续。

    那一只只‘猎鹰’破风之声,惊啸了整个天际。

    雨谒宗三万三的修士,此刻已经是死了两万多,剩余的一万多也都已经是彻底吓蒙了,纷纷是逃到了太一的身后远处,暂且算是保全了一条命。

    至于那些张家修士,他们本就是站在太一的后侧,亲眼目睹了雨谒宗两万多修士是怎么死的,一个个眼神瞳孔猛缩。

    完全不敢相信,两万多的雨谒宗修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以这样的方式,统统挂了!

    若非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相信。

    他们能够看见,太一自然也是能够看见。

    “玄苓。”

    太一的传音,落入了王戒之中。

    “主人,玄苓在~”

    带着些许俏皮的轻灵之声从王戒传出,落入太一耳中。

    只见这一刻,从左手王戒之中,有着一丝丝玫红色的星光蔓延而出,在太一的手心逐渐凝聚成了一枚玉珏。

    而这枚玉珏,则是开始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接着一点一点的没入太一的手心之中。

    清晰可见,有着一道玫红光芒,从太一的手臂游走,最后……笃定的存在于太一的心口之地。

    一道玫红光芒,瞬间在太一的心口璀璨大放。

    不过也就是片刻,这光芒,消散了下去。

    太一,微微抬眸。

    正好,迎上了阿达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