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赘婿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情况复杂
    温存只是一瞬间,秦立松开夏雨妃,抬眼看向里面:“徐胤然他们还好吗?”

    夏雨妃顿时点头:“秦先生您放心,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我照顾他们,挺好的。”

    “只是不管如何,他们都没能再醒来。”夏雨妃苦笑一声。

    秦立点头:“重伤在身元气不足内脏备受重创,尤其是徐胤然和张叔,但既然我回来了就说明药已经拿到了。”

    听到秦立的话宋岩等人猛的瞪大了双眼!

    药拿到了?

    都特别难找吗?

    他们还以为秦立回来的这么早,可能是什么都没有找到,没有办法才回来的。

    所以从秦立进来之后他们都没有敢问,关于药的问题。

    可是现在秦立自己却亲口说,药已经找到了,他们怎么可能不震惊!

    秦立点点头:“留下天赐和我进去,你们都在外面等着便好,这个药和我之前想的不一样需要尝试才知道有没有效果。”

    话落,秦立微微皱眉,心中有一丝丝紧张。

    王天赐赶紧上前跟着秦立走进房间,房间之内三张病床挨着放,徐胤然,张叔和老头都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若非王天赐是宗师,可以察觉到三人细微的呼吸,恐怕还以为躺在这里的是三个死尸。

    “徐胤然伤得最重,我先处理他吧。”秦立边说边走到徐胤然身边,而后盘腿坐在徐胤然的床边上。

    “将我包里的盒子拿给我。”

    王天赐闻言赶紧转身将那玉盒递给秦立,而后站在秦立身边低头看着徐胤然苍白的面色,紧闭的眼睛。

    只觉得胸口有一股吐不出来的闷气。

    “放心有我在徐胤然肯定没事。”察觉到王天赐的气息不稳,秦立瞟了一眼笃定说道。

    王天赐身体一顿苦笑一声:“同样是一起前往国外,我一点事都没有他却现在躺在这里,若非秦先生医术高明,我根本无法想象他是什么结局。”

    这种复杂的心理根本不是一两句话能够安慰的,就算徐胤然再之后醒来,王天赐还是会觉得自责不已。

    秦立闻言嘴角一勾自嘲道:“这小子是因为替我挡那一剑才重伤,详细说来该是我对不起他才对,你自责什么?”

    王天赐挠了挠头:“秦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还想要说什么秦立抬手阻止,而后伸出一只手掌其上凝聚灵力,只听到噗的一声,秦立那手掌之中竟然扑通燃起一簇火焰!

    第一次见到这个奇异的场面,王天赐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便见到秦立将盒子内,通体玉白的一个圆珠,放在那燃烧的火焰之内!

    圆珠放入的一瞬间便犹如泉水一般缓缓蠕动,秦立在下一刻登时从纳戒中掏出原本准备的药材。

    而后快速扔到火焰之中!

    王天赐便见到那几件药材,随着火焰的升温,开始凝聚。

    一个小时过去,秦立手中的那些药材已经化为了一滩无色透明的汁液。

    下一刻,那汁液被秦立整个收入到一个玉瓶中,而后他手中的火焰噗的消失。

    王天赐便见到秦立将玉瓶收起,摊开针袋。

    开始给徐胤然施针。

    随着施针,秦立在关键之时,拿出玉瓶将汁液倒入徐胤然口中些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处理完徐胤然,秦立转身再度坐在张叔身边。

    张叔的伤比之徐胤然要重,其胸口被狠狠的挖下一大块的肉。

    内脏更是备受重创!

    这九琼玉露对于张叔而言,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若是这九琼玉露没用的话,可能张叔便救不回来了。这件事,秦立在离开京城的时候,就给夏雨妃说过。

    此刻的夏雨妃等人就站在门外等着,宋岩还好,夏雨妃整个都是心急如焚的状态。

    张叔什么情况,她最清楚不过。

    这段时间她照顾三个人,徐胤然的情况和老头是最稳定的。

    但张叔几乎是天天高烧不断,那伤口处发炎不断。

    就算用灵气治愈也无济于事!

    并且,其修为还在不断下跌,看着这个情况,夏雨妃心中一惊做好了各种准备。

    但就算如此,秦立归来,她却只觉得心脏咯噔一声,好像是最不想要看到的事情,还是来了。

    秦立到了医馆的时候,天色还是大亮。

    等着里面的房门推开,秦立终于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几乎全部黑下来了。

    夏雨妃在外面站了一天,一口饭没吃,看到秦立出来,当即起身:“秦先生!”

    “秦哥,怎样了?”宋岩也赶紧起身。

    站在一旁的梁卿等人也转头看了过来,一直没敢去打扰秦立的他们也一样很担心。

    秦立面色有些苍白,整个身体都是发虚的。

    不断的灵气输出,治疗三个人对他而言,也是有一定的难度。

    即便是伪神境,他也觉得力不从心了。

    此刻听到三人的问话,他身体僵硬了一下,紧皱眉头。

    看到秦立这样,夏雨妃心脏跳动加快:“是不是,情况不乐观?”

    不是说,一定没问题的吗?

    夏雨妃想要问,但她没敢开口。

    秦立摇头,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徐胤然安全了,最多三天便可以醒来!”

    众人闻言骤然松了一口气。

    “但……”秦立话音一转,“张叔的情况不乐观,那药对他没有什么效果,老头也是。”

    三个人,只好了一个!

    众人脸色顿时一僵,猛地看向夏雨妃。

    果不其然夏雨妃的眼眸瞬间通红,紧咬着下唇:“秦先生,谢谢你我知道你尽力了……”

    “还有半个月。”秦立皱眉,“我去找一趟药王谷,将龙血玉竹要来,届时一定可以痊愈!”

    老头整个人几乎被抽干了血一般,体内没有任何的生机。

    这九琼玉露与他而言,有一点点的作用,可微乎其微。

    徐胤然比较对口,但也害怕他醒来之后修为暴跌。

    不管如何,这龙血玉竹现在看来,必须拿到手中。

    秦立抬手制止夏雨妃的话:“我说了,便不会觉的麻烦,你也不必和我客气!”

    “这龙血玉竹三人都需要。”

    柳沐烟眼眸动了动:“秦先生……实不相瞒,我的情报那边来话,得到叶药师带领众人回去药王谷复命的消息。”

    “若是猜测不错,他们极有可能在明日便前往京城,来找您!”

    秦立顿时脸色一沉:“那来的正好!”

    “我正愁着怎么去找他们呢!”

    柳沐烟闻言嘴角一勾:“叶药师等人真是脑子有毛病!若是一开始和秦先生您好好谈谈,或许秦先生还会给他们留下一丝余地。”

    “但那叶药师竟然直接动手,如此,秦先生也大可不必给其脸面。”

    秦立冷笑一声:“这不是正好么?既然他们来了,那我就不会让他们原样返回。”

    “这样一来,龙血玉竹可不就有了么。”

    站在医馆内的人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秦立如此仇视一个势力。

    “秦哥您刚回来,这边既然治疗完了,我们几人看着就醒了。”宋岩说道,“楚姐来了好几趟都问过您去了哪里。”

    秦立眸子柔和:“我知道了,我现在回去。”

    他从川蜀回来,也确实着急,所以先来了这里。

    楚清音如此担心,他是该回去一趟。

    “夏掌门带着柳家主去山顶别墅居住便好,这边给宋岩他们轮班值守。”

    秦立说道:“我去一趟家里看看,若是没事,凌晨过来和宋岩你换班。”

    秦立说完,便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刚走出医馆,还未去找自己的车子被宋岩放到了哪里,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提着一个大行李箱,无助的站在医院门口的路灯下瑟瑟发抖。

    当看到秦立走出医馆的时候,那身影顿了顿,下一刻,犹如蝴蝶一般朝着秦立就扑了过来!

    “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