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赘婿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只说一遍! (第二更!)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只说一遍! (第二更!)

    楚紫檀也是上了电梯才反应过来,她还不知道包厢在哪。

    当时更加气愤!

    “混蛋秦立,王八蛋秦立!都怪你,都怪你!”她咬牙气哼哼嘟囔不停。

    电梯这时叮的一声停了下来。

    楚紫檀皱眉,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没有按几楼,电梯怎么停了。

    抬头他就看到两个穿迷彩服的走了上来。

    “小妹妹,你不下?”其中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痞痞的笑道。

    楚紫檀一愣,想起来秦立说的话,请一个特种作战队吃饭。

    那……这两个人穿迷彩服,肯定就是这一楼了吧!

    当即,楚紫檀立刻走出门,四下看了看就朝着迷彩服聚集的那个包厢走去。

    一边走她还一边想着,秦立肯定想不到自己这么聪明找到了地方。

    等秦立上来,一定吓他一跳。

    走过去之后,楚紫檀却愣了。

    不对啊,秦立说是个大包厢来着,可是这边没有大包厢啊。

    来的迷彩服分了两个包厢坐。

    此刻楚紫檀站在两个包厢中间,不知道选哪个。

    要不,她还是等秦立来了再跟着一起进吧。

    而此刻,秦立已经坐上了另一个电梯,一路到了顶层,却没有看到楚紫檀的身影。

    “教官好!”

    包厢内的人已经齐了,看到秦立,杜轩先站起来喊道。

    苏石也朝着秦立敬礼:“报告教官,人已经到齐了!”

    秦立点点头:“王守义呢?”

    “王将军还在路上,说马上到。”苏石说着。

    秦立皱眉:“你们先坐着我去找个人。”

    众人点头,秦立刚要离开,却听到包厢里面一个人拿着手机道:“我靠,东区那边的人竟然也来这里聚餐了。”

    “哪个?”苏石问道,“东区?那群恶心吧啦的假战士吗?”

    “就在十楼,分了两个包厢,这不,有人发朋友圈了。”

    苏石冷哼:“那群家伙,我记得里面好几个犯过事儿吧,都是走关系进的里面。”

    “京城军区,分东西南北区,按照驻扎地分,结果就一个东西最张扬。两个月前听说还有个富二代靠着关系进去,因为仗着自己是个带肩章的。

    去酒吧耍横,还睡了两个学生妹,被咱们这边的人正好看到给告了。结果更搞笑的是,那富二代屁事没有!”

    杜轩也嗤笑:“东区的,没几个好人。”

    秦立当即脚步一顿:“你们说什么?”

    看到秦立没走,杜轩等人顿时脸色一白,我靠完了不应该在教官面前胡乱说别人坏话的!

    “你们说,这个酒店现在还有别的区的战队在吃饭?”秦立皱眉,“也穿着迷彩服吗?在几楼?”

    “十楼,东区的,怎么了教官?”苏石看出不对劲。

    秦立当即脸色一沉,暗道估计那楚紫檀是找错了地方,跑到十楼去了。

    “没事,你们看……”

    秦立话还没说完,刚准备自己下去找找。

    苏石手一抖,点开了朋友圈刚刚刷新的一个视频,里面传来一道道的笑声,刺人耳膜。

    而这一道道的笑声里面,还夹杂着一个女孩的愤怒的冷喝声。

    “哈哈哈,吃个饭还有美女送上门啊,小妹妹你哪里的啊。”

    “我靠很水灵啊,学生妹吧?”

    “你们干什么,滚蛋!别特么的靠近我!”女孩的声音很是暴躁,“你们不是秦立的兵吗?我是秦立的妹妹!”

    这一句话,直接让刚刚点开视频的苏石整个愣住了。

    不光是他,其他人也猛地脸色大变。

    秦立眸子赫然冰冷,直接转身就朝电梯跑去。

    苏石等人此刻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特么的是个傻子!

    “还等什么,东区的那帮子竟然挑衅教官的妹妹!”

    苏石登时站起来:“走,搞他丫的!妈的,还敢欺负到我们头上了!”

    一伙人呼啦啦的直接起身,跑着上了另一个电梯,几乎是同频率跟着秦立到了十楼。

    刚到十楼,便听到那乱糟糟的包厢门口传来的声音。

    “秦立是哪个,不认识啊。”

    “不对啊,我听说锋狼作战队这次在顶楼吃饭,他们的教官好像刚换,是不是就是那个啊。”

    “锋狼的人?这小妹妹是锋狼教官的妹子?”

    “不知道啊,妈的,锋狼上次把我们整的够惨。尤其是咱们东区的瑶哥,不就是睡了两个学生妹吗,还特么的被告了!”

    “到现在瑶哥的父亲都没好意思让瑶哥出面过,这仇必须报!”

    “肯定报!”

    当下有人冷笑一声,倚着门柱子盯着楚紫檀:“这妹子不是锋狼的人吗?那就给她干了!看锋狼去告啊,我看能告出个花来!”

    此话一出,围着楚紫檀调戏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恶向胆边生。

    他们东区一直没有什么好评价,没有做的事情也被无中生有。

    当即所有人看着楚紫檀玲珑有致的身材,白皙精致的面容,都忍不住开始冒火。

    而就在这时,一道暴喝骤然传来:“谁敢动她,我要了谁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