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赘婿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踹门!

第二百七十九章 踹门!

 热门推荐:
    现在的秦家,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自以为自己抱到了大腿,殊不知是被绑到了炸弹之上,只要等到火线被点燃,这秦家就会成为魏家的牺牲品。

    到时候,且看这京城,还有什么秦家存在?

    回去别墅,秦立一头钻进仓库去准备丹药。

    当晚,秦立将丹药收好,修炼一晚。

    第二日上午,徐胤然便开车来了别墅。

    “秦哥,我来了。”徐胤然一边喊着一边朝别墅里面跑。

    楚清音刚刚打开门,听到声音转头看去,当即一愣:“胤然?”

    “嫂子好!”徐胤然嘿嘿一笑。

    今日徐胤然穿着一身军装前来,他本就帅气,加上身高不低,身材匀称。

    这般一看,还真有种霸气军少的感觉。

    只是他一说话,那油腔滑调的,瞬间降低了档次。

    “当了司令了,还是这般慌慌张张。”秦立从客厅走出来,“我收拾好了,走吧。”

    “清音,我去一趟秦家,应该下午回来。”

    楚清音点头,眼眸柔和:“好。”

    秦立当即抬脚离开,却刚走了两步,猛地转身。

    楚清音本目送秦立,此刻看到秦立转身,一脸茫然:“怎么……唔~”

    她话还没说完,下一刻就被秦立拦住纤腰吻了上来。

    “拜拜,别想我。”秦立呵呵一笑,戏虐的摸了一把楚清音光滑的脸蛋。

    “讨厌~”楚清音面色羞红,眼眸中满是情波。

    看着秦立离开,她咬了咬红唇。

    “还说人家徐胤然不正经,你不也是,都老夫老妻了。”楚清音自言自语到,而后摸了摸嘴唇,心脏再度加速跳动了几下。

    上了车子,秦立刚做好,就看到徐胤然扭头给了自己一个大拇指。

    “秦哥,这恩爱秀了我一脸啊!”

    秦立笑了笑没说话,他一般不这么痞,但是许久没见楚清音,确实想她了。

    但是昨天刚回去,今天又要出门。

    楚清音有乖巧的让人心疼。

    “秦哥,那秦家的不要脸,我们过去直接来硬的?”徐胤然开口道。

    “来硬的?”秦立无语,“进去就打架嘛?你想掀起徐家和秦家大战,就这么做。”

    徐胤然愕然:“我以为秦哥你同意,就是过去进门释放威压,逼着他们低头来着。”

    秦立:“……”

    车子一路朝着秦家驶去。

    今日和秦家说好的,徐胤然会前往徐家与秦家谈判。

    而秦立二人到的时候,秦家却大门紧闭,一个人都没有。

    徐胤然没看出来不正常,傻了吧唧的还上前拍门:“有人吗?”

    秦立笑了,偌大一个大家族,一个看门的都没有,谁信?

    这明摆的,不就是给徐家脸色看的吗?

    徐胤然拍了半天,依旧没有人出来。

    “我靠?今天都不在家?说好的啊。”

    秦立当即上前,声音携带着灵气骤然响彻整个秦家大院:“徐家徐胤然前来与秦家谈判,速速开门!”

    徐胤然一愣,听到秦立这句话,他才发现了不对劲。

    而此刻,大厅内,秦辕与一众秦家的长老正在商量如何扩大秦家规模。

    徐胤然的拍门声他们听的清清楚楚。

    但是秦辕是故意让下人全都撤走的,就是为了给徐家吃个闭门羹!

    但是随着秦立这一句话响起,秦辕登时脸色一变:“这声音……是那秦立?”

    “他怎么来了!”

    秦辕脸色难看:“管家,你去会会他们!”

    秦辕身边的一个老头点头,面色冰冷走向大门。

    “来了来了。”徐胤然趴在门缝上看,看到来人当即后退一步,“开门啊。”

    秦家管家笑了:“来者何人,可有预约?”

    徐胤然当即皱眉:“徐家,徐胤然,你耳聋吗?”

    管家面色一僵:“那有预约吗?”

    “我靠,昨天我可是和你们的人说好的!”徐胤然皱眉,“别几把比比比的,再不开门,我特么的踹了啊!”

    那老头本来还要反驳,听到这句话,当即吓得脸色惨白。

    徐胤然又是个急脾气,说踹就踹。

    当真上前一脚!

    那老头吓得浑身哆嗦,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别别踹了,我开门开门还不行啊!”

    徐胤然冷哼:“早开多好,非要挨揍,真是有病吧,受虐狂?”

    秦立站在一边,憋笑憋的脸红。

    徐胤然这脾气来了,就是个无赖,一般人还真扛不住。

    秦辕脸色铁青的站起身走到门口:“呵,我当是谁,踹门,原来是徐家的徐胤然。”

    “听闻徐家主开始重用了,果然不一样,这一举一动都霸道无匹啊。”

    “切,你要不是不开门,我会踹?你自己找不舒服还怪我?”徐胤然冷笑,“秦辕,昨天说好的,今日来谈判的吧?”

    “怎么,你耳聋还是健忘症?”

    秦辕当即面色铁青:“伶牙俐齿!”

    “这叫能说会道,懂个屁啊你!抱上一个魏家的大腿,牛逼的上天了!昨天你从西域回来,搅黄我们两个百亿合作,什么意思?”

    徐胤然脸色阴沉。

    秦立跟在徐胤然身后,遥遥看着秦辕。

    秦辕与秦立的眼神对视上去,当即心脏咯噔一声,恐惧的感觉似是有生具来一般。

    可见秦立当初在大厅上斩杀巫天师,对秦辕造成了多大的阴影。

    秦辕眸子冰冷,心中暗道,若是这秦立真当直接压制他,大不了他就朝魏家求救!

    秦辕当即抬头:“徐少爷说笑了,是那两人自己不愿意与你们合作,转而和我们合作的,怎么能怪我呢!”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说好要谈判,我秦家自当配合。”

    秦辕转身朝着客厅走去,几个秦家的高层见此转身离开。

    只是眼中满是高傲与不屑。

    秦家这一抱到大腿,整个秦家的人,那股嚣张跋扈的性格疯长。

    徐胤然跟着走进去,和秦立在沙发上坐下。

    “二位喝茶。”秦辕垂眸,将杯子端在桌子上,“说吧,徐家想要如何?”

    徐胤然当即将一个文件放在桌子上:“签了这份文件,我便离开。”

    秦辕拿起,看了眼,当即冷笑。

    啪!

    随手将文件摔在桌子上:“怎么,现在徐家还以为,京城你们是老大?我凭什么签下去?”

    “秦辕!”徐胤然咬牙,“秦家是和魏家好了,但你们家有自己的客户来源,又凭什么来我们秦家,将上层人员和客户给拉走!”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昨天晚上,多少个高管来辞职,转头进入你们秦家。”

    “就算是商场尔虞我诈,他们若是自己离开我徐家绝无二话!但是,他们直接扬言,秦家来挖人了!”

    “如此,秦家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秦立倒是很少见到徐胤然如此生气,如此正经的样子。

    但是徐胤然此刻确实非常暴怒。

    昨天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想直接来秦家,狠狠的将秦辕给踹死!

    “呵,你们徐家势力小,留不住人,怪我秦家做什么?”秦辕摆明了姿态。

    不签!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秦立开口,“风水轮流转,秦家若是想要靠商业在京城成为老大,怕是想多了。”

    “徐家的要求不过分,是你们秦家截了人家财路,还将后路堵死。”

    “秦辕,抱上魏家,不代表你就是老大。我记得我昨天就给你说过,京城厉害的人有的是。”

    “秦立!怎么,这事儿你也要管?”秦辕眯眼,“商业战场上,本就尔虞我诈!若是秦先生管到这么宽的话,可就别怪我秦家捅破这窗户纸,彻底翻脸了!”

    “好啊,你翻。”秦立笑了,“你秦家,什么时候有过好脸?”

    “秦立!”秦辕登时拍桌而起,“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给你说白了。”

    “这合约我不会签!若是你拿实力压我,那就别怪我秦家也动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