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赘婿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送给您一个人
    “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死!”

    王德书的怒吼,让王虎彻底愣了。

    谁?

    军区上将?

    江家的人?

    “不可能,你们一定搞错了!”刘明昊突然开口,“我举报的那人,叫秦立!是阳城的一个哑巴,这些年会说话了,开了个医馆而已。”

    “肯定不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军区上将啊!”

    刘明昊一心冷笑,那秦立会是个军区上将?开玩笑呢吧?

    秦立要是军区上将,他就直播吃屎!

    王虎连连点头:“对对对,局长您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王德书冷笑,“好,那我问你。”他看向刘明昊。

    “那秦立,是不是有个老婆,叫楚清音?”

    刘明昊一愣,点点头:“是。”

    “那秦立,是不是阳城医大毕业的?”

    “……是。”

    “那秦立,是不是有岳父岳母,却没有母亲和父亲?”

    刘明昊咽了口吐沫继续道:“是啊。”

    “那秦立的岳父岳母,一个叫韩英,一个叫楚经!是与不是!”

    “说啊!”

    刘明昊被吼的退了一步,当即开口:“是……。”

    现在他慌了,这王局长,怎么对秦立这么了解。

    “那我告诉你,这个秦立,就是我说的秦立!就是军区上将,就是江家的秦先生!”

    “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王虎吓得扑通坐在了地上:“王局……我,王局我错了,这小子谎报军情,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有人举报,你核实了吗就下达命令?”王德书脸色阴沉,“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来了!”

    “收拾包袱滚蛋!”

    “还有你!”他看向刘明昊,“想要对秦先生下毒手,我奉劝你,还是下辈子再来吧!”

    “在京城,秦先生就是天,就是地!”

    王德书冷哼一声:“两分钟内,撤销所有对乾坤堂的指令,立刻去做!”

    王虎连连站起身,不停地鞠躬:“我知道,我知道了。”

    说着,转头看到刘明昊脸色瞬间铁青:“我草拟吗的刘明昊,老子的饭碗都被你搞没了!”

    他猛地推了刘明昊一下,刘明昊没反应过来,直接坐在了地上,却还是两眼发直。

    哑巴废物秦立,现在是京城的天?

    怎么可能?

    他难道不是在京城,靠着楚清音才活下来的吗?

    那别墅,难道不是楚清音买的吗?

    乾坤堂卖假药的消息还没放出去,便被药监局给收回。

    药监局更是在各大新闻报刊上面,登刊道歉。

    秦立看了眼宋岩的信息,才放下手机。

    而此刻的刘明昊,确实一脸的阴沉,他走出药监局,咬牙切齿的盯着远处。

    “秦立,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就能走到这一步,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

    “可是,你以为这样我就无从下手了吗?你在京城再厉害,也不过是有点头衔罢了。若我让你破产,我看你拿什么养活清音!”

    刘明昊嘴角一勾:“今日,我便赴天海市,与沈家签订合约!届时,拥有了沈家这个合作伙伴,想要搞垮一个小小的医馆集团,还不是手到擒来?”

    刘明昊冷哼一声,刚要转身去往停车上,手机却突然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刘明昊顿时一喜:“沈先生您好?我现在就在去天海市的路上,很快就到……”

    “刘明昊柳先生,我是沈家的财务管家。给您打电话是想要告诉您,我们沈家与您的合作就此取消,您也不用来天海市了。”

    什么?

    刘明昊愣了:“你……什么意思?不是早就说好了吗?我还特地从国外赶回来,我……”

    “刘明昊先生,我说的很明白了。沈家反悔与你的合作,请您不用来了!我们沈家自然会给刘先生您一些赔偿,保证让您不亏损。”

    刘明昊嗓子眼发出嗬嗬的声音,一肚子怒火:“那,我总得知道原因吧!”

    他咬牙切齿。

    却听那边淡淡开口:“您还不知道吗?您惹了不该惹的人,秦先生,是我们沈家的客上宾。您敢打他的注意,我们沈家,自然不容姑息!”

    “刘先生,祝您返程顺利。赔偿的金额,稍后会打去您的账户,再见!”

    啪。

    电话挂断,刘明昊眼眸猩红,一脸阴沉:“啊!”

    他大怒大喊,却无可奈何。

    怎么会这样?

    秦立是沈家的客上宾?

    秦立是……

    “我草拟吗的秦立!”

    他大吼,突然看向海湾别墅的方向,坐上车子,疯狂朝着别墅驶去。

    到了秦立别墅门口,疯狂地拍门。

    而秦立却并不在海湾别墅,楚清音也去上班了。

    刘明昊敲了半天门,并没有一人给他开门。

    他大怒,转而去往医馆,一进门便冲着宋岩大吼:“告诉你们老板,他要是不来,我今天就把你们的店铺给砸了!”

    里面的梁卿闻言眸子一闪,手中赫然出现一把匕首。

    身影恍若鬼魅,陡然冲向刘明昊,闪电般将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在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