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赘婿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狠毒

第一百二十一章 狠毒

 热门推荐:
    六分钟,车子到达天虹别墅门口,秦立下车便看到站在别墅门口,一脸泪珠六神无主的楚清音。

    此刻的楚清音,穿着一身职业装还没来得及换,她手中拿着一个钱包,不停地来回张望。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一直淡然的秦立,也没来由的心里揪着疼。

    他和楚清音的关系一直很微妙,但当他真的要了这个女人之后,便已经决定和她共度一生。

    但来了江市之后,楚清音在忙,他也在忙。

    二人几乎没有说话的时间,秦立此刻有些自责,他真的对楚清音的关心太少了。

    “清音!”秦立上前,一把将自己的女人搂在怀里,感受着楚清音娇躯不停地颤抖。

    “秦立,我好怕……万一我爸妈出事怎么办。”

    一入秦立的怀里,楚清音忍不住便哭了出来,刚刚在公司,接到人民医院的电话,她当时差点晕过去。

    “不会的!”秦立的话无比坚定,“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从江市到阳城,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

    秦立当即开出兰博基尼,第一次让这个车子展露了它本来的面目!

    一路上,码数没有下过一百八!

    不过多长时间,秦立身后便追了一大片的交警!

    但就在下一刻,那些交警不知道接到了什么命令,全部消失。

    秦立知道,应该是徐胤然等人在帮他。

    阳城,人民医院。

    此刻的人民医院手术室内,两个主治医生,一个是院长潘良伟,一个是已经升到主任的王洪刚。

    两个人,都是秦立的旧识。

    但是两人,此刻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

    他们手下是秦立的岳父,楚经。

    秦立的岳母韩英却在另一个手术室内。

    但是,韩英的伤相对于而言比较轻,只是创伤,有些轻微脑震荡,最严重不过下肢骨裂罢了。

    但楚经此刻……却已经意识不清楚,心电图上的幅度越来越小……

    “除颤器准备!”

    潘良伟咬牙!

    一旁的护士立刻上前,而后将除颤器递给潘良伟。

    “让开!”

    潘良伟大喝一声,而后将除颤器放在楚经胸口。

    砰。

    沉闷的响声,除颤器一触即离,楚经的心跳上挑了一下,又恢复平静。

    “再来!”潘良伟咬牙。

    “院长,楚经的心脏被撞击,他的肺部有穿孔,恐怕……”

    “闭嘴!”打断王洪刚的话,潘良伟的脸有些狰狞,“你知不知道他是秦立的岳父!秦立的身份,你根本不知道有多么恐怖!”

    他去过江市,他知道秦立和江市的江家关系不简单,一个小小的阳城人民医院,若是真的惹上了秦立……

    至少,就算救不活,他绝对不能在秦立赶来之前放弃楚经!

    砰。

    再一次除颤!

    滴滴滴!

    “有起效!”心电图突然响起,王洪刚看过去,立刻大喜。

    潘良伟眼睛一亮:“立刻,止血钳……”

    手术室在忙碌之时,秦立和楚清音一路风尘仆仆的进入了医院。

    打听到了楚经的位置,二人连忙来到手术室。

    秦立一边过去一边将外套脱掉,洗了三四遍的手,又套上无菌服:“你在外面待着,我去主刀,有我在放心。”

    秦立朝着手术室走去,楚清音这才放下心来。

    有秦立在……她相信,一定可以救活楚经的!

    秦立眸子冰冷,他想要知道为何楚经和韩英突然出车祸,谁撞得!

    但是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楚经给救活。

    秦立一进去手术室,潘良伟心中陡然一松,太好了……

    秦立二话没说,上前掏出针袋,三下五除二止血,喂丹药……

    一系列程序下来,一个小时后,楚经安然无恙的被推往重症监护室。

    同一时间,韩英也被推到了重症监护室。

    “想要好利索,至少要一个月了。”秦立皱眉,他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让那么大的伤口瞬间恢复。

    能让楚经活下去,已经不易!

    毕竟外伤和内伤不一样,内伤可以通过灵气温养,但外伤就是皮肉的缺失,他秦立没有骨生肉的手段。

    等秦立收拾好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

    “秦立……”楚清音递给秦立一杯水,又打开手中的餐盒,“先吃点东西吧。”

    一天没吃没喝,秦立确实饿急了,拿着东西就狼吞虎咽的吃。

    楚清音看着看着就留下眼泪:“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秦立突然一顿,愕然的看向楚清音,这个女人从什么时候竟然对自己产生了畏惧的?

    这可是自己的妻子,竟然连这种理所应该的救治,都要给自己道歉?

    秦立突然想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当下却也没有说话,有些事情,不是说说就能解决的,回去……他一定要好好和楚清音摊开。

    饭后,秦立没有着急去休息,而是喝了口水看向楚清音:“撞了爸妈的人呢?”

    楚清音眸子一暗:“逃了。”

    “警察呢?”

    楚清音苦笑:“没人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人管?

    撞人逃逸,没人管?

    秦立眸子发冷,看来这次的事故不是普通事故,甚至极有可能是报复!

    但是现在大半夜,秦立也不好打电话。

    “休息,明早我来处理!”秦立干脆说道,而后在潘良伟收拾出来的两个病床上,二人睡了下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天色蒙蒙亮,楚清音脸上还有着泪痕,估计半夜才睡着。

    秦立没有叫醒她,自己则走出了病房,拿出手机。

    直接拨给王执,阳城的局长,想必他应该知道的最多。

    电话很快接通,秦立一番询问,王执从头到尾只说了两句话。

    “秦立……人好了就好,别追究太多,大事化小,你也不缺那个赔偿款。”

    “那人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就连市长也没有办法帮你,这一次……认命吧。”

    电话挂断,秦立的某种疯狂酝酿着杀意!

    认命?

    惹不起?

    他秦立一直努力去扩展人脉,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为了找到母亲吗?

    现在连身边的人的都保护不了,那他还有何用?

    “我惹不起?”秦立笑了,就连京城的江家他都敢去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