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赘婿 > 第七十八章 你会跟我一起去吗
    秦立心里咯噔一声,轻敌了?这人难不成隐藏了气息,其实是个高手?

    正这么想着,窗户外突然砰的一声,秦立瞬间跳下窗户,转头就看到疯狂朝着大门跑的男人,可不就是那个养鬼的家伙吗!

    好家伙,障眼法!

    秦立冷笑一声,他就说他的感官怎么可能出错!

    当即秦立暴冲过去,三两下追赶上,朝着男人后背拍了拍:“喂,这么跑不累?”

    男人险些吓破胆,嗷的一声转头看到秦立,又嗷的一声吓坐在了地上!

    秦立没有给男人思考的机会,他吃了刚刚的亏,便直接出手!

    一巴掌,将男人给捶晕过去,而后抗在肩头,放到车子里,朝着医馆驶去。

    这男人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惹上一个硬板。

    他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没人可以阻挡他,因为没有人看的出来。

    就算有些道士看出来了,也抓不到他!

    可是今天出现的这个青年,为什么这么厉害?

    可惜,他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三脚猫功夫,在秦立这里,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盗版的和祖师爷传承,你说哪个厉害?

    医馆里面,江染和梁卿已经睡了,江泽坐在大厅看电脑,虽然困意不断,眼皮子沉重的一匹,但是他不敢在秦立回来之前睡觉。

    实在是,这种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身边,他说不害怕都是假的!

    就在这时,秦立突然抗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江泽顿时精神抖擞的站起身,当看到那男人的时候一愣:“这是?”

    秦立将人放到凳子上,而后用绳子捆好,接着一针刺入男人百会穴。

    男人吃痛,猛地睁开眼:“放开我,信不信我报警!”

    秦立笑了:“你报!”

    男人顿时不说话了!

    “这人就是让江染坠楼,养小鬼的人?”江泽一眼看出来。

    “没错,先绑在后院吧,你先把周家的事情给解决了再说。”秦立将人连着板凳一起放到了后院。

    接着还用一根针刺入男人的身上:“如果乱动,这根银针就会进入你的血液,直接让你死亡!”

    男人顿时打了个哆嗦。

    殊不知,秦立是在吓唬他,这针没有刺入血管,根本不会产生流动。

    男人却不敢动了。

    江泽听闻秦立的话,直接离开快速将手里的周家事情给铺展开。

    而此刻,秦立的电话突然响起,来电是个陌生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医生,我看了那毛建枫,他确实和你说的一样,瘦骨嶙峋!而且找了狱医来看,他们说是缺乏营养,极度贫血造成的。”

    秦立点头:“我知道了,看着最近不要让他和任何人接触!另外,你把那阳城大学校长的地址给我一下。”

    那边挂了电话便发来了一个地址。

    秦立看了看,没有直接过去。

    现在已经凌晨两点钟,他需要休息。

    养鬼这人刚刚的电话记录,已经被他调出来,就是毛建国的地址ip。

    只要把这段话放入法庭,法官不信也得信!

    第二天一早,秦立起床便看到大厅里江染在喝茶,她脸色还有点仓边,不过神志已经恢复。

    看到秦立的时候,还瞟了几眼,只不过估计还没什么力气,便没有说话。

    梁卿则递给秦立一个东西:“江泽一大早让人送来的文件,并且给你说了一下,今天中午开庭。”

    “江氏将作为高家代表出庭原告,而被告人,则是毛建国和毛建枫,以及那个叫做陈琪曼的女人。”

    “他们很被动,被打了个猝不及防,江氏有百分之八十的胜算。”

    秦立闻言松了一口气:“给高梓琳说了吗?”

    “还没通知,我想让你来说比较好。”梁卿道。

    秦立点头,拿出手机。

    他们一直瞒着高梓琳在做这件事情,主要怕高梓琳不愿意让他出手帮忙。

    秦立一旦想起那天下午,高梓琳站在门口,给他说的那句话,心里就发堵。

    电话很快打通了,高梓琳佯装轻快的声音传来:“秦医生啊,怎么了?”

    秦立眼中闪过痛惜:“我想请你和我参加一个会议。”

    “我?”高梓琳疑惑。

    “对,你在里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秦立看向梁卿,“我和梁卿去接你。”

    高梓琳愣怔的点下头,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口已经响起了引擎的声音。

    秦立和梁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上车。”秦立笑了笑。

    高梓琳还有些懵:“什么事情,要我参加?”

    她不过大学文凭,父亲还入狱了,现在那些亲戚都巴不得躲着她,秦立竟然来找她去参加会议?

    “到底是什么会议?”高梓琳坐上车还在问。

    秦立没说话,只是心疼的更甚。

    不过几天没见,高梓琳又瘦了,几乎皮包骨,脸色不正常的惨白。

    整个高家,现在就剩下她自己!

    现在日日夜夜为父亲的清白来回走动关系,可惜她终究不过是个孩子。

    并且常年在国外待着,没认识几个人。

    很快,车子听到了法院门口。

    当高梓琳看到法院的时候,心里已经想到了什么,跟着秦立下车的时候,眼眶通红一片。

    “秦医生?”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秦立:“是我想的吗?”

    秦立嘴角一勾:“放心,高局,今天就能出来。”

    瞬间,一直坚强的高梓琳,眼泪夺眶而出:“秦医生,我……”

    她不知道说什么,她不想让秦立掺和进来,她觉得秦立的世界是很明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