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种田撩汉100式 > 第969章. 塌陷了【二更】(求订阅)

第969章. 塌陷了【二更】(求订阅)

 热门推荐:
    “楼宁,不要干傻事!”扶桑注意到的时候,是楼宁已经扔下了摄像头,全身燃起了澎湃的精神力,还有返祖之力。

    而其他人身上的返祖之力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不但没有作用在自己的身上,甚至还彷佛受到了牵引似地,疯狂地朝着楼宁的方向汹涌过去!

    “不对!这不是吸收,这是引导着我们的力量都在她的身上!”裴迪亚惊讶地喊着,扭头看着早就已经驾驶着破烂的黄金号角号,紧随着楼宁而去的红发杰克、还有旱魃,扭头朝楼都等人声嘶力竭,“楼宁想要自爆啊!快阻止她!”

    经过刚刚的对战经验,虫族的防御力虽然已经很强悍了,可即便泰坦一族的防御力也没有办法耐得住楼宁。所以她有一定的理由与证据可以确定,只要自己自爆,就绝对有机会可以拉着阿克索瓦同归于尽。

    “楼宁,你疯了吗!”阿克索瓦本来还对楼宁无比失望,却偏偏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但没有要杀她或是与之抗衡的意思,反而是整个人左右晃动,一下子进退不得,显得颇为焦虑看到她冲刺过来的样子,“你这个家伙!前面好不容易活下来,现在又要再发疯一次?!”

    楼宁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甚至机甲都因为如此的高热开始出现熔融状态。不过她并没有挣扎,也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而是持续地朝着阿克索瓦逼近,并且学着对方之前的动作一样,将周围的所有力量都朝着自己的身上牵引。

    焓值为零的人,实际上的意义在于不管有多少力量加诸她的身上,她都绝对不会受到影响。

    ‘楼宁,你要记住,这些药剂虽然用在你的身上,但实际上你可以发挥的作用,不过只有百分之一。’娃的话言犹在耳,不过楼宁此刻也已经故不了那么多了。

    ‘如果我想要使用的话,要怎么做?’

    ‘你这个孩子。如果要用的话,就只能破而后立,先让自己的所有力量都被燃烧殆尽,但是又能够保持着充盈的补给,只不过这个状态会非常难过,因为你全身上下的能量都在高速的流动,连理智都很难保持着清醒。’

    ‘接着呢?’

    ‘接着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把所有的潜力一口气都给燃烧殆尽,你不但都没有办法继续驾驶机甲,做军人,甚至还有可能成为一个废人!更大的概率就是植物人!只能够通过永眠来维持最基本的生理机能!’

    ‘楼宁!你给我听着!给你这份药剂的目的是在于希望你可以在险情的时候还有所退路,不要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但是如果你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不把我的警告当作一回事情的话!我是绝对会跟你绝交的!’

    娃的话言犹在耳。

    楼宁才发作这个状态不过几分钟而已,她可以肯定,自己身上的骨头应该大部分都因为承受不住这么多的能量冲击碎裂了。

    “嘶这个方法果不其然是阿克索瓦传承下来的,好痛啊。”楼宁脸上的青筋暴露,往常的美丽到现在这个时候,自然是再也不能看的。

    只不过她并不后悔,而且甚至还努力地激荡出更大的力量,希望可以把自己血脉骨髓中的每一分潜力都给榨出来。

    “既然都已经决定要玩一把大的,就当然要玩得最大才可以。要不然啥都输给别人,那也未免太过于无趣了一点。”

    “楼宁,等等我!”红发杰克虽然不知道楼宁想要做什么,只不过作为后期跟她一起上场揍人的人,多少可以猜出来对方的心理想法。

    更何况,海盗向来是一群敢于下去赌的人。他们的人生从一开始注定就是悲哀的结局。死在老家是最为懦弱的,但偌能够死得轰轰烈烈,又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崇敬。

    更何况,是死得其所。跟着自己追随的人一起死去,还能让所有人铭记于心中,那可是要比谁都还要伟大,千金不换的结果。

    “你们都疯了!”裴迪亚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跟上来的,只是觉得脑门一热,看到楼宁他们几个都动了,自己也忍不住跟着冲过来。

    但是直到阿克索瓦的呼吸间的腥臭味充满鼻息,他这才恍然,原来他甚至这一回跑得比封枫都还要来得快。

    “这种时候,如此疯狂的行为,怎么能够少了我呢?”就在这个时候,一从由影子炸开的烟花,猛地从大家的面前喷博开来。

    “阿尔文!”楼宁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看到面前吊儿郎当的人,顿时惊讶地说,“我们还以为你让家里给关起来。”

    阿尔文的力量很好用,中间如果可以多他一个,目前的战场局面会变成怎么样,恐怕还有些不好说。但可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就只能接受他,继续地往下走去。

    “阿尔文?”阿克索瓦听到这个名字相当的惊讶,显然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可以活到现在这个时候,“我记得,当初你已经被我送离开这个世界,而且准备要重新提炼的!”

    返祖人之间,有潜力跟没有潜力的人,可以受到的对待完全不一样。

    阿尔文跟其他人不同,除了家族本来就是合作方,他本人的力量挖掘性也很高。所以阿克索瓦不但没有对他怎么样,反而还把人先给锁到特定的世界里面,希望可以在自己最后有所需求的时候,可以把人给提出来用。

    结果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人家居然自己就跑出来,还来到一个这么样的现场。

    “阿重死之前找到我,把我给放出来了。”阿尔文跟阿重几个都不熟悉。但是基于大家共有的立场,接本的信任都还是有的。尤其是在现在这么一个尴尬而敏感的状态。

    场上的情况由不得他去多做思考,敌人前行的脚步也完全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楼宁的状态也有点儿问题,还不如自己先往前走一步,给他们再争取更多一点的时间。

    “阿尔文家给我这一条性命,我就当作先拿来还给他们了。”阿尔文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完全不值得的。但是现在这样,家族的人都已经伏诛。

    他一个人活着,背负阿尔文家族的名声他不愿意,而且他也知道,如果没有受到蛊惑,家族的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所以,唯有通过赔罪,用自己的一条性命,让所有人对他们家的不好印象,可以重新有机会,获得一场全新的改变。

    宁愿站着而死,也不愿意跪着苟活!

    “啊!塌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