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容所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心之剑

第五百五十六章 心之剑

 热门推荐:
    “好东西,的确是好东西……”

    温文知道这枚结晶之中,蕴藏着一个强大剑客的一生所学,只要他将这剑气结晶吸收,他的剑道水平必定有着极大的增长。

    只要伸伸手,就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这对任何人都是巨大的诱惑,但温文却对这剑气结晶隐隐有着抗拒。

    “我感觉,我要是用了这种东西,我这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剑……”

    “可要是能让剑道提升至如此程度,是不是自己的剑又有什么关系呢,说到底剑法只是我的一种手段,自然是越强越好……”

    温文眼中闪过挣扎的神色,如果要权衡利弊,他自然要拿下剑气结晶,可他就是不愿意伸出手。

    这时候他想起了荀英对他说的话“如果你不能找到自己的剑,你的剑道也就到此为止了。”

    温文长出一口气,眼睛变得清明起来“我还是,不想到此为止啊……”

    此时这剑气结晶在温文眼中再不是难得的宝贝,而是一件烫手的山芋。

    下定决心之中,温文忽然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而他体内的剑气,也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变化,无形的气流在他周身流转,让条码忍不住后退直到贴到墙角。

    温文从斗篷里拔出寒冰长剑,剑气轻盈的在剑锋上流转,好似拥有了生命,这把冰冷的长剑似乎也拥有了感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所谓自己的剑……不止是一柄属于自己的长剑,还要心中有一把剑才行,要打从心底想要探寻剑道,而不只是将剑道当做与其他能力一样的工具……”

    “明悟这一点之后,就算收容所消失,超能之力消失,我的剑也依然在!”

    “超能者在‘真我’境界之前,所拥有的全部力量,都只不过是别人的遗赠。”

    “唯有‘真我’境界的强者,才能破开力量的迷雾,摆脱前人的影响找到真正的自我,从而得到力量的超脱。”

    “我这算不算在‘真我’之前,就得到了一些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呢。”

    这个时候温文才明白,之前荀英的那一句指点,究竟有多么的宝贵。

    这相当于让温文提前看到了‘真我’境界的一角,尽管只是一角也弥足珍贵。

    随后温文就收起长剑埋怨起来,荀英那厮为什么要说的不明不白的,说明白一点温文又何必走这么多弯路呢。

    但温文不知道,如果那一天荀英明明白白的说出去了,温文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明悟。

    条码不知道温文经历了什么,只觉得温文的气质似乎有些变化,恐怖之余似乎又多了几分锐利。

    “这剑气结晶,您是要还是不要?”条码试探问。

    温文没理条码,而是拨打了一个电话,几声忙音之后对面接起了电话“现在是凌晨四点钟,我好不容易睡了好觉,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啊……老荀啊,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听了别生气。”温文先提前让对面有些心理准备。

    电话对面正是荀清,他一听温文的话就从床上蹦起来,听温文的语气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有什么事儿你直说。”

    “嗯……你家祖坟让人给刨了。”温文听荀清的,就直说了。

    “啥?”

    电话中沉默了十多秒中,荀清才理清情绪,问温文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我说清楚。”

    接下来温文隐去和红胡子相关的事情,偶遇条码,遭到荒诞之语追杀,又找到剑气结晶这件事全盘说给荀清听。

    条码在一旁听的腿肚子直哆嗦,温文和荀氏的人有交情,而他带人刨了荀氏的祖坟……

    听完之后荀清的情绪反而淡定下来问“只拿走了剑气结晶,没做什么其他事情吧。”

    温文转问条码,条码立刻说“我们也是受人所托身不由己,全程恭恭敬敬不敢损害逝者遗骨……”

    “那就没问题了。”荀清松了一口气说。

    温文觉得有些不对“刨了你家祖坟的事情就这么完了?”

    荀清理所当然的说“完了啊,还能怎样。”

    “剑道入门的荀氏族人遗骨和配剑全都安葬在剑冢之中,每年受荀氏子弟供奉。”

    “外面的墓地不过衣冠冢,用以让无法进入剑冢的荀氏亲眷寄托哀思,做的不过分的话也就算了,我不想追究。”

    温文挠挠头发,在他的认知当中,世家大族祖坟被人刨了,应该是有不共戴天之大仇的啊,就算只是衣冠冢,荀清的表现也太奇怪了。

    “既然只是衣冠冢,为什么剑气结晶为在那里,你要不要找个时间自己过来把它带回去?”

    荀清沉吟几秒,然后对温文说“剑气结晶的事情,你就别管了,谁爱抢就让他抢去,总之你自己千万别拿着用。”

    温文惊诧说“我可是听说拿到了剑气结晶,就能拥有那前辈的剑术造诣,这种东西你们……”

    荀清叹息一声说“要是这东西真的这么好,我们还会扔在外面的墓地里,弃之不用吗……”

    “不过既然你发现这事儿之后,没有私吞剑气结晶,算我荀清个人欠你个人情,另外剑气结晶外的金属是铸剑的绝佳材料,你可以拿走……”

    交代完之后,荀清就挂断了电话,温文拿着电话,再看向那剑气结晶的表情就微妙起来。

    荀清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温文可是全都领会了。

    这个放在衣冠冢中,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剑气结晶,就是一个连荀氏都不想管的坑,而且是大坑!

    之前温文要是鬼迷心窍,说不定现在就被这东西给坑到阴沟里去了。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被这剑气结晶眯了眼睛,只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荒诞之语能知道荀氏的秘密,又派人轻松将剑气结晶偷了去,本身就是一件相当荒诞的事情。

    结合荀清的诡异态度,说不定剑气结晶的种种神效,以及埋藏之地的消息,就是荀氏自己放出来的!

    “老狐狸啊……传承千年的家族果然不简单,要占他们的便宜也没有那么容易,我果然还是太年轻。”温文摇头晃脑的感叹说。

    条码站在一旁有些无语,他只能听见温文说的话,所以不明白发生什么。

    他只想知道,温文已经磨叽了这么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走剑气结晶,然后放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