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荒野王座 > 六百六十八 打破一切常规的人

六百六十八 打破一切常规的人

 热门推荐:
    这栋城堡在第一任主人出事之后,被当时的一个富有的商人买下,商人倒是正经商人,从事油料运输,在他买下这栋城堡之后,花费巨资进行了装修,然后带着一家十几口人搬进了城堡。结果刚刚搬进去的第一天,一家人就不知为何神秘失踪,就好像第一任主人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接着就是第三任主人,一个葡萄牙海军军官。当时葡萄牙人是海上马车夫,那位海军军官也是出身名门,他奉命来这里开拓航路,一眼就看中了灰石堡。这座矗立在悬崖上的城堡,既像一个坚固的军事堡垒,风景又极为美妙,除了视野良好之外,周围绿树成荫,远处海浪滚滚,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居住地。葡萄牙军官当下拍板买下了灰石堡,还娶了一位当地姑娘,在灰石堡里举办了婚礼,结果一个月之后军官出海,在海上遇到当时著名的海盗“黑胡子”,落得船毁人亡葬身大海的下场,而他的新婚妻子,在军官惨死之后,最终也落了一个神秘失踪的结果。

    城堡的第四位主人,是那个海军军官的亲哥哥。他来接收这栋城堡之后,也不知道城堡发生了什么,在住了一个月之后,匆忙将城堡出售给一个商人,然后匆匆返回葡萄牙,在一个月之后,他暴毙家中。

    而那第五人主人,一个从事橡胶生意的商人,在买了城堡的第一年之后,大儿子惨死在土匪手里,第三年,小儿子因为工地脚手架脱落被砸得半身不遂,他自己在第五个年头,因为踩滑了地板,从城堡三楼摔下,当场暴毙。

    从此以后,这座城堡就染上了“诅咒之屋”的恶名——除了第一任主人一直平安无事居住到了晚年之外,剩下的连续四任主人,都是死于非命,最后那位商人的遗孀将这栋城堡挂出了很低的价格,不过一直没有人来接手。因为大家都盛传这栋城堡因为是建立在奴隶的血肉上的,这里不知道累积了多少奴隶的亡魂,除了第一任的奴隶主之外,其他人身上都没点血腥味,镇压不住这里的亡魂,所以灰石堡虽然好,但一直没有人来居住,到后来,那位商人的遗孀甚至也搬离了城堡,这栋城堡正式成为了孤魂野鬼的游乐场。

    传说有人在这里看到过吉普赛人,看到过僵尸,看到过亡魂……总之在之后长达百年的时间里,这栋城堡无人问津。

    一直到了矮子古兹曼出现。

    古兹曼,绰号矮子,世界头号通缉犯,世界上势力最强大的毒贩,鼎盛时期,他的资产约200亿美元。他曾经两次从墨国的高安全级别监狱成功逃狱。

    在80年代,古兹曼从那位商人的后代手里,将灰石堡买了过来。

    他觉得他能镇得住这里的“冤魂”,在他买入城堡,大张旗鼓搬进来之后,很多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可事实证明,不管这里有没有“冤魂”,古兹曼真的镇得住,不仅镇得住,而且他自从搬到灰石堡之后,一路顺风顺水。

    古兹曼可能是真命硬。

    他出生在墨国“三角洲”枢纽位置上的“毒品之乡”巴迪拉瓜托市。他的家人和当地许多农民一样,都以种植大麻和罂粟为生。而墨国绝大多数的毒贩,都来自巴迪拉瓜托所在的锡那罗亚州。

    和黑手党的发源地西西里人比起来,巴迪拉瓜托人更遵守

    沉默法则。正因如此,关于古兹曼的过往,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提及。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古兹曼家境贫寒,年幼时还曾在街头贩卖水果。

    20世纪80年代,年轻的古兹曼投身于墨西哥黑帮“教父”加拉多门下,一路晋级,成为内部高层。加拉多系警察出身,曾成功吞并了锡那罗亚的大小毒贩,创立了著名的贩毒集团“联合会”。但在1989年加拉多被捕后,他的势力便逐步瓦解了。这时,古兹曼和亲信趁机夺权,抢得墨西卡利市的越境通道,这里是墨国向花旗国贩毒的一条“黄金通道”。这也让古兹曼一伙的势力一举超越了其他组织。

    作为80年代末期当地有名毒贩的侄子,古兹曼亲身经历了贩毒集团运营模式从老式的“有社会基础的农场主集团”到现代“使用军事手法屠杀,雇用经济学家和律师包庇”的转变。30年后,他从一个半文盲农民摇身变成触手涉及48个国家、全球最大罪犯团伙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首领。

    在获得了加拉多的大部分产业后,古兹曼的势力逐渐庞大,古兹曼不但把旧的业务越做越大,还开创了全新的运毒方式。古兹曼修建了一条集通风、电力和轨道于一体的秘密地下通道,把毒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墨国偷运到花旗国。

    所以古兹曼住进灰石堡没有出事之后,大部分人都开始更畏惧他,因为根据传说来看,只有他和第一任主人,那个血债累累的奴隶主没有出事,而他们两个最大的相像,就是手上都沾满了鲜血,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人。古兹曼听到这些传言,当然更加高兴,有什么比一个毒贩听到所有人都惧怕自己更感到高兴的事情呢?

    而且古兹曼盘踞在灰石堡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据说他在从花旗国最高安全级别监狱越狱之后,顺手偷走了一件敏感物品,就藏在这座城堡里。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但传言是一件十分敏感的东西——敏感到一度有流言说,花旗国要跟他做交易,只要古兹曼金盆洗手,就帮助他洗白通缉犯的身份,而且解冻他在银行里被扣押下来的大批资产。据说在古兹曼拒绝了这个交易之后,花旗国前前后后来了十几批特工,前前后后加起来几乎将灰石堡翻了个遍,可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敏感物品”。要知道以花旗国的本事,别说一个小小的灰石堡,就算是卢浮宫,被及十几批特工排查之后,连一个耗子窝都不可能藏得住。

    可古兹曼就藏住了,让那先后而来,悄悄潜入灰石堡的十几批花旗国特工无功而返。有人说这是真的,也有人说这是无稽之谈,总之,从那以后,灰石堡的戒备更严了。刚刚那一发导弹,就是从城堡顶上打下来的,这片丘陵地区因为古兹曼的戒备,俨然已经成为了“国中国”,任何没有经过允许的低空飞行器进来,都会被毫不犹豫地击落。

    此时,他正在城堡地下室的控制室里,脸色阴沉,用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难道说……也是来抢那个东西的?”

    控制室的操作员噤若寒蝉。

    三百一十

    古兹曼在这里盘踞

    了十几年,来“拜访”他的,有各国特工,各种间谍,大批的毒贩,甚至还有一些要在墨国从政的政客——在墨国从政,不拜访古兹曼,不去海湾集团露个脸,表明一下你的从政倾向,会不会三天两头扫毒,估计第二天就会有人在臭水沟发现这个蠢货政客的尸体。

    但基本上,在古兹曼从花旗国逃回来之后,这种拜访就断绝了,没有人再来灰石堡了。

    他从花旗国最高安全防备监狱逃跑回来之后,就住进了城堡的地下室里,别说外人来见,就算是自己家里人,也很少到他的影子。而且这还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是外面都在盛传一个传闻,那就是古兹曼变成了一个怪物——怪物不是比喻上的怪物,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怪物。

    地下室是这栋城堡的要害,也是最坚固最安全的地方,是当时奴隶主为了藏匿金银财宝,专门花了大力气,朝全是岩石的悬崖下硬生生低打了二十米,才修建成了这地下二层。不过和以前藏匿金银财宝的作用不同,现在的地下室,被古兹曼用来当做了藏身处,还有安放各种监控设备。

    因为以前这里是用来“隐匿”财富的,所以保密措施也做的极好,出入口是一块完全和地面贴合的地砖,如果盖上地砖,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而这里,就是古兹曼五年以来的住所。

    没错,古兹曼虽然有这么大一栋灰石堡,但他从花旗国讨回来之后,就直接住进了地下室,也不知道为什么。算算年头,已经差不多有五年了。这五年之间,古兹曼从来不出地下室,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心里想的是什么,唯独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不是在躲仇家,也不是怕花旗国的人来住抓,自从有传说说他带回来一个“敏感物品”之后,他就一直这样到了现在。

    地下监控室里的控制员一个月轮换一次,人长时间不见阳光是不行的,可唯独古兹曼,五年时间不见阳光,就连他的两个儿子,都很久没有看到他从地下室走出来了。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唯独只有古兹曼最亲近的人大概知道一些原因。

    这要从古兹曼逃跑那件事情说起。

    古兹曼在花旗国被捕之后,被关押在花旗国在科罗拉多州最高安全级别监狱监狱,那是怀全国政府所能提供的戒备最森严的监狱,以至于它被称为“落基山脉的恶魔岛”。这个监狱位于丹佛以南约两小时车程的一个古老的采矿小镇外,是全国最暴力的违法者聚集地,关押着大约400名囚犯。这个监狱的建筑很有特点,因为这里关押的全部都是最高级别罪犯,所以采用了分体式设计——三个独立的监狱由三条人字形的通道连接到中间的管理处,这样即便是有一个部分的监狱发生暴动或者其他事件,其他连个监狱还能独立运作,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安全。

    他们中的许多人每天都独自待在由钢筋混凝土制成的牢房里,而三个牢房之中的其中一个,听说更是花旗国特殊执法机构的独立牢房。总之,这里关押的基本上都是能被关押到世界毁灭那一天,但因为某种原因不能被执行死刑的人。

    这个监狱从建立开始到古兹曼被抓进去那一天,都没有人成功越狱过。

    而古兹曼似乎生来就是要打破一切常规的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