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896章 于谦二进宫了

第896章 于谦二进宫了

 热门推荐:
    

    蓝新月的手在颤抖,抖得很厉害,尤其是想到了自家的家底儿,就更剧烈了。她突然起身,把徐妙锦和李无瑕揪了过来,三个人一起盯着,李无瑕率先惊呼出来,“大姐,咱们老爷二十多年,也不过积攒了八千万,谦儿这才一个月就弄了快九千万!这孩子上天了!”

    

    李无瑕一句话,把柳淳的家底儿给揭开了。

    

    多年来,很多人都在猜测,柳淳到底有多少钱。

    

    有人说柳淳富可敌国,手上的产业多如牛毛,谁也比不了。

    

    但是很多亲近人都知道,柳淳面对两代皇帝的勒索敲诈,有很多肥肉,根本吃不到嘴里去。因此这些人常说太师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根本没多少积蓄,是个十足的清官。

    

    那柳淳到底是贪官,还是清官呢?

    

    其实吧,柳淳的确不贪,可是他却很有钱,这些钱都是正儿八经来的。

    

    自从《国富论》大行其道之后,柳淳每年光是稿费,就有一百多万两,个别年份,甚至超过三百万。

    

    其次呢,柳淳还有一些专利,比如水泥,比如炼铁高炉等等,加起来一年的专利费,也有几十万。

    

    他虽然把钢铁厂的股份处理掉了,手上也没了庄园田产,但是这笔专利费却是实打实的。

    

    再有他还控制着许多考试培训机构,捏着会计师标准……这些也能给柳淳带来丰厚的回报。

    

    另外别忘了,徐妙锦可是投资高手,虽然她自己单独有投资产业,但是柳家的钱也是她负责的。

    

    总而言之吧,各种钱财加起来,柳淳差不多能动用八千万以上。

    

    这当然不是小钱,要是让朱老四知道了,保证会红眼睛的。

    

    只不过柳淳是辛苦了二十年,才有这些家底儿,可是反观于谦呢?这个兔崽子,短短一个月,竟然弄到了九千万两!

    

    把师父都给比下去了。

    

    “小谦儿,你往后别说是老爷的弟子了,干脆说投资神童算了。”李无瑕感叹道,蓝新月也表示赞同。

    

    倒是徐妙锦,她看得清楚。

    

    “两位姐姐,你们还是别夸了,没瞧见这小子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吗!”

    

    果不其然,于谦小白脸跟红布似的,连忙解释道“师娘,师父的钱是实打实的,弟子的股票市值却是空中楼阁,若是弟子抛售套现,至少会腰斩,甚至跌倒一两成,也是可能的。”

    

    蓝新月和李无瑕略微迟疑,终于弄明白了市值和现金的差别,这么看起来,还是师父更老道一些。

    

    不过小小的于谦有如此功力,已经让她们倍感欣慰了。

    

    “老爷选你当传人,这眼光是没得说。”

    

    蓝新月突然横着于谦,怒冲冲道“我可提醒你,别欺负芸儿,不然我打折你的腿!”

    

    于谦哭笑不得,媳妇不揍他就不错了。

    

    “师娘,弟子能看得上眼的只有师妹一人,生生世世,永结同心。”

    

    她们从小看着于谦长大,自然知道他不是说谎的人。

    

    “行了,我们这关你算是过去了,这些股份我们也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吧!”蓝新月笑呵呵塞给了于谦。

    

    “自己好好经营,凭本事赚钱,不偷不抢的,我们还罩得住。”

    

    蓝新月已经从师娘变成了岳母,开始替毛头女婿着想了。

    

    只是于谦依旧低着头,他没敢接股份,毕竟这玩意扎手啊!

    

    正在迟疑之时,柳淳的咳嗽声传来。

    

    “逆徒,你跟我过来!”

    

    柳淳说完,就转身往书房走,于谦半点不敢迟疑,乖乖低着头,小跑着跟上去,真的跟犯错的小学生差不多。

    

    倒是蓝新月,她很不高兴。

    

    丈夫是怎么了?

    

    难道女婿和岳父是天生的敌人?

    

    他爹蓝玉就瞧柳淳不顺眼,自从成婚之后,翁婿两个吹胡子瞪眼的。

    

    如今柳淳成了岳父,他竟然变得跟蓝玉一个样,平时师徒情深瞬间不见了,这算什么事啊?

    

    见蓝新月生气,徐妙锦突然掩口轻笑。

    

    “大姐,你这回是真的冤枉了老爷,于谦这小子买空卖空,不被老爷打屁股就烧高香了。这么高的市值,可不是凭空冒出来的。”

    

    到底是玩钱的高手,徐妙锦看得清清楚楚。

    

    于谦借着这一次的东风,把自家名下的几支股票疯狂拉升,市值翻了十倍不止,这才有了这笔夸张的巨款。

    

    可是当炒作的风头过去,就会一落千丈,甚至会留下一地鸡毛。

    

    幸好于谦是柳淳的弟子,不然连小命都要搭进去。

    

    三位夫人在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全都忧心忡忡,生怕柳淳会发飙,毕竟徒弟惹事,师父背锅,柳淳能高兴才怪呢!

    

    只是她们三个没有料到,在书房里,气氛反而很轻松。

    

    于谦乖乖跪在柳淳的面前,“师父,弟子莽撞,请师父责罚!”

    

    柳淳收起了愤怒的表情,伸手把他拉起来。

    

    “就咱们师徒两个了,说点心里话吧,你有什么打算?是不是想引蛇出洞?”

    

    听到师父的话,于谦浑身剧烈震动。

    

    不敢置信地看着老师,“您,您怎么猜到的?”

    

    柳淳哑然,“你的本事是我教的,你不喜欢钱财,也不贪恋名利……这次你虽然玩得漂亮,但是跟你的性格反差太大了。”

    

    于谦还能说什么,你师父终究是你师父。

    

    “弟子听说,师父在追查蒲泓的时候,发现了一枚令牌……只是弟子再看卷宗的时候,却发现没了这个东西。”

    

    柳淳微微颔首,于谦这小子的确是耳聪目明,后生可畏啊!

    

    “拿去吧!”

    

    柳淳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铜牌,递给了于谦。

    

    依旧是桃源三结义,依旧是三义社!

    

    “又是他们?”

    

    于谦怒道“弟子记得,当初师父在应天大肆杀伐,已经摧毁了他们在江南的势力,这帮东西怎么还敢跳出来?”

    

    柳淳轻笑,“不管是三义社也好,还是五义社也罢!更不管是明教,还是白莲教,他们都是一个东西,其中的道理是一样的。”

    

    于谦深以为然。

    

    “师父是说,旧的士人集团消失了,有许多人希望把手里的财富变成权力……然后好左右朝局?”

    

    柳淳点头,“这也是我选择辅佐陛下的原因所在,陛下杀伐果断,又性格坚定,断然不会被这些人掌控。有圣天子在朝,我们就有了掀桌子的本钱!”

    

    柳淳冲着于谦轻笑,“你有点石成金的本事,这一点很了不起。可若是我立刻下令,说你是恶意炒作,并且严查交易记录呢?”

    

    于谦两手一摊,苦笑道“那弟子就只有引颈就戮了。”

    

    柳淳笑道“所以说不要被台面上的花花手段迷了眼睛。不管是多高明的玩法,多精妙的操作,只要把棋盘掀了,什么都不顶用。”

    

    于谦深吸口气,“师父。弟子这次主动卖个破绽,就是希望那帮人跳出来,只要他们上钩了,师父就能把他们一扫而光!”

    

    师徒两个对视了半晌,终于笑了起来。

    

    从柳淳的笑容里,能看到后继有人、吾道不孤,老怀大慰……说实话,于谦这是拿自己的身价性命,替师父充当靶子。

    

    一个蒲泓,不过是许忠的干爹而已,他如何能控制住一个内廷大珰?

    

    他又怎么敢陷害皇后?

    

    报仇吗?

    

    别逗了,如果没有人撑腰,报仇这两个字是想都不敢想的。

    

    陷害徐皇后,需要的是胆量、手段、配合……这三者缺一不可,一个老太监是断然不可能将三样集于一身的。

    

    弄到了现在,柳淳没有继续追究下去,难道真的能轻易过去吗?

    

    别逗了,柳淳都磨刀霍霍多少年了,就看谁会跳进来送死了。

    

    “行了,事情就这样了,如果为师没料错,弹劾你的人也快跳出来了。”

    

    柳淳正说着,突然外面有脚步声,紧接着有人进来,“太师,陛下急召。”

    

    柳淳和于谦相视一笑,于谦连忙道“师父真是料事如神啊!”

    

    柳淳哼道“别光顾着怕马屁,这一次弄不好你有牢狱之灾。”

    

    “师父,您老可不要小觑弟子,我也是坐过牢的!”

    

    看着自信满满的弟子,柳淳忍不住轻笑,孩子到底是年轻,这次和上次能一样吗?索性,柳淳也不多说,换上了他的蟒袍,从容不迫,到了宫里。

    

    见礼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端然坐着,正是老贼秃道衍。

    

    “太师,本院刚刚接到了弹劾,说是你的女婿于谦败坏人心,弄得京城大乱,要把他打入大牢。”

    

    柳淳眉头挑了挑,还真别说,这个攻击的点有点出乎预料。

    

    “大师,你觉得弹劾的有没有道理?”

    

    道衍朗声大笑,“若是没道理,老夫也不敢随便说,于谦虽然是个白丁,可他是你柳太师的女婿,也是陛下的干女婿……老夫好不容易多活了几天,可没想急着去西天。”

    

    道衍抓起奏疏,指着其中一段,“柳太师,你瞧瞧吧!就在于谦大肆撒钱的那天,有人跪在地上管他叫爹,还有人因为吃肉吃得撑死了,都成了笑柄……他可是罪魁祸首,不问罪说得过去吗?”

    

    柳淳毫不迟疑,“既然如此,我同意把他抓了,锦衣卫不太方便,就请都察院派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