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895章 逆徒于谦

第895章 逆徒于谦

 热门推荐:
    

    没有人能抵抗黄金的魅力,如果不是有锦衣卫在旁边严格护卫,这里又是天子脚下,早就乱套了。

    

    事实上,此刻也到了混乱的边缘。

    

    面对着黄金,人们彻底疯了。

    

    各种各样的奇葩理由都出来了。

    

    有人跟于谦说他想吃肉,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肉,可从来没有吃饱过……于谦笑着扔给他一锭金子。

    

    “差不多能吃一年了,便宜坊的烤鸭、东来顺的肘子,专挑大店,敞开了吃……不过要注意肠胃,可别肉没吃够,自己先吃坏了。”

    

    又一个人欢天喜地跑了

    

    “于公子,我,我在京城住了二十年了,我还没有房子呢!于公子,可怜可怜我吧!”

    

    于谦一听,立刻掏出五根金条,递给了他。

    

    “京城的房子不便宜,拿着吧!”

    

    这家伙拿着沉甸甸的黄金,简直都不敢置信。

    

    “于公子,你,你不怕被骗吗?”

    

    “哈哈哈!区区五根金条,又算得了什么!”他指着面前,朗声道“此去太师府,还有五里远,我准备了二百车的财物,我打算在太师府门之前,全部散出去!”

    

    于谦沉着脸,对大家伙道“你们要争气啊,拿出点大项目,让我怦然心动的那种,不然光是吃吃喝喝,太没有意思了!”

    

    疯了!

    

    这小子真疯了!

    

    竟然嫌散财太慢了,你这不是脑子抽了吗?

    

    本来看热闹的人群当中,还有许多觉得自己是体面人,不好意思开口,可是听于谦这么说,那也别客气了。

    

    有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于公子,本来我还纳闷,你怎么能娶到太师千金!我现在服气了,没有别的,我想超过我爹,我要开个比他还大的药房,你出钱不?”

    

    “出!”

    

    于谦很干脆道“我给你五万两黄金,对了,我再送你个名字,就叫同仁堂,怎么样?”

    

    年轻人拖着下巴,略微沉吟,立刻大喜过望!

    

    他竟然跪下了,“于公子,我服了!彻彻底底服气了!你瞧着吧,不把药房办起来,我就从护城河跳下去!”

    

    于谦笑着摆手,“你是死是活,我管不着。不过既然要开药铺,我希望你能把良心摆正了,如果弄虚作假,坑害百姓,你可要小心下场!”

    

    年轻人用力磕头,“请于公子放心,俺还要脸呢!”

    

    这是个大生意,接下来不断有人提出更大的畅想。

    

    想办学校的,于谦给了两万,想在家门口修个桥的,给了五千两,想建立个养猪场,这个有前途,于谦直接给了八万!

    

    ……

    

    下聘之路,俨然成了散财之路。

    

    于谦是有求必应,一些人想不出要钱的理由,竟然唱起了鼠来宝,恭贺新婚。

    

    还真别说,把于谦给唱高兴了,直接赏了五百两。

    

    见唱喜歌能挣钱,大家伙是彻底放开了矜持,甚至有人干脆跪在地上叫爹了……很可惜,这位只一文钱都没拿到!

    

    “最看不起你这种忘本的东西!就算要钱也要有格调!这样吧,旁边的几位朋友,为了奖励你们有骨气,每人一根金条!”

    

    于谦是真不含糊,说给就给,把那几个人都弄懵了,什么都没干,竟然有金条拿,这也太容易了。

    

    伴随着下聘队伍前进,越来越多的老百姓,都往这边赶来。

    

    最初还只是那些喜欢看热闹的,到了最后,就连许多大姑娘小媳妇都跑出来了。

    

    快去瞧瞧吧!

    

    有史以来,最豪气的女婿。

    

    当街发黄金,古往今来,谁能比得了?

    

    如果说之前是青年才俊嫉妒于谦娶了太师千金,那么从此刻开始,就是无数女子恼怒柳芸抢走了她们的老公!

    

    她们哭着喊着,如痴如醉,舍不得于郎落到别人的手里。

    

    我们可以不要名分,只要看我一眼就够了!

    

    “好你个于谦,我是自愧不如!”

    

    朱瞻基站在茶楼,向下俯视,嘴角的肉都不停颤抖,无论如何,他是干不出这种事情的……而且他要是干了,家里面能把他当街打死,都没人埋!

    

    一旁的王振也是目瞪口呆,我的老天爷啊,居然还能这么玩,这个于谦简直神了!

    

    突然,在王振的心底,涌出了一句话……大丈夫当如是!

    

    虽然他不是大丈夫了,但是一定要享受到这个待遇,哪怕只有瞬间的万众瞩目,也能含笑九泉了。

    

    一种疯狂的念头,在王振的心里疯狂滋生蔓延。

    

    只不过王振还没有资格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他只能隐忍期待着……就在茶楼的对面,一个挺拔的身影,同样在俯视着。

    

    他的老脸黑得像锅底儿!

    

    “真不愧是柳淳的弟子!他教不出什么好东西!”朱棣气得咬牙切齿,很想冲下去打人。木恩战战兢兢,跟在旁边,见皇爷生气了,连忙啐道“不就是撒钱吗?这算什么本事!他简直丢了太师的脸!”

    

    木恩说完这话,突然发现朱棣猛地回头,正用关爱智障的眼睛,在看着他!

    

    “真是愚不可及的奴婢!你给朕听着,没事的时候,好好上课,多学点真本事!这个臭小子不但不会赔钱,还能赚一大笔呢!”

    

    此话一出,木恩傻了。

    

    “皇爷,这真金白银的往外面掏,怎么还能赚到钱?奴婢,奴婢实在是想不通。”

    

    朱棣用力捶打窗台,冷冷道“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还真是把他师父的本事都学去了!臭小子,你很好!”

    

    朱棣切齿咬牙称赞,弄得木恩也不知道对于谦是好,还是坏。

    

    莫非说,这就是太师嫡传弟子的本事吗?

    

    看起来就算是十个太孙绑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吃瓜群众们,沉溺在欢快的氛围之中。

    

    而在人群中间,还有一伙人,那就是记者!

    

    经过了整顿之后,大明的记者变得矜持了许多……不再是追逐热点,为了销量,什么事情都干。

    

    可是像于谦这么大举散财,再加上作为太师未来女婿的身份,实在是想装作视而不见,那也不行了!

    

    快点写文章,赶快报道吧!

    

    京城这边热了,随着铁路,消息迅速蔓延……山东,两淮,还不到三天的功夫,就燃烧到了应天,五天之内,传遍整个江南。

    

    随便买一份报纸,或者到茶馆饭店去听听,十个里面有九个都在讲于谦,他们眉飞色舞,口吐白沫,不停吹嘘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传说……反正这时候只要提于谦两个字,就有人喜欢听。

    

    尤其可怕的是,戏园子里面的三国戏都被迫停了下来,让位给了于谦!

    

    这么说吧,柳淳名扬天下,那是靠着多年的奋斗,出将入相,理财变法,苦心积累下来的。

    

    可是于谦呢,不到半个月,就人尽皆知,名扬四海。

    

    考虑到传播手段的局限,这个速度已经夸张到了惊天地泣鬼神,鬼哭狼嚎的地步了,毫不客气地说,于谦是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腺上,完成了铁路修成以来,最轰动大明的神奇操作。

    

    什么终南捷径啊,什么写文章作诗填词,什么跑去山里隐居,什么讨廷杖……这些刷声望的手段,在于谦这里,都成了弟弟,还是往后稍稍吧!

    

    那些堵在太师府门口,想要给于谦下马威的人,也都成了笑话。

    

    面对汹涌澎湃的人群,谁还管你文采武艺啊!

    

    有本事也拿出黄金,拿不出来就滚一边去!

    

    坦白讲,这些人里面,不是没有富可敌国的人,可问题是让他们白白掏钱,谁也干不出来。

    

    也唯有于谦,才会义无反顾,才会玩得这么漂亮。

    

    “师娘,弟子把聘礼都给花了,现在只剩下一些股份,还请师娘手下吧!”于谦将厚厚的一摞股权书交给了蓝新月,哪怕是太师夫人,也觉得心跳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