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880章 天作之合

第880章 天作之合

 热门推荐:
    一个人变老的最好证明就是孩子长大了……比如朱棣已经当了很久的爷爷,而且还有可能升级为太爷爷,新浪打旧浪,旧浪死在沙滩上。

    这就是人世的无情,柳淳也是这样,曾经的他很年轻人,哪怕朝堂上最小的青年才俊,也用“那小子”来形容他,虽然很轻蔑,但是却代表着他还足够年轻。

    只可惜当时他没有体会,就像很多小孩子似的,都喜欢自称外公,老子,最差也是哥。

    当意识到头发开始稀少的时候,却喜欢以“宝宝”自居。

    时间这东西,就是这么魔幻无情。

    虽然柳淳还不算老,但是已经有人私下里称呼他为“老贼”,对柳淳来说,他真的不在乎“贼”,随便说去,难道还能扳倒他不成?

    唯独让人不能接受的就是老,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瞧瞧,柳家还有没断奶的小孩子呢!都是他柳太师努力的成果,他真的不老啊!

    “我说老爷,你就别较劲了,我可是想抱孙子了。”

    蓝新月很无奈道“咱们丫头该出嫁了,要是再拖着,就成老姑娘,嫁不出去了!”

    柳淳很烦躁,翻了翻白眼。

    “就算再等十年,也不会嫁不出去的!再说了,你打算选谁当女婿?你这个当娘的心里有数吗?”

    蓝新月还真认真想了想,“太孙殿下还是不错的,未来的储君,咱们从小看着长大,除了鲁莽一点,心肠还是很好的。”

    “你想替女儿抢未来的后位?”柳淳反问道。

    蓝新月断然摇头,作为外貌协会的掌门人,她才不会这么庸俗呢!朱瞻基就是个小黑胖子。

    而且徐皇后已经定下了规矩,希望以后从民间选妃,避免后宫干政。

    假如娶了柳家的女儿,那就不是外戚专权了,干脆直接禅让皇位算了。

    “老爷,正因为如此,才要尽快把女儿嫁出去!别的我也不说了,于谦是你我看着长大的,小孩子才学好,模样好,人品好……总而言之,没有不好的。简直天作之合啊!”

    柳淳很认真看了看夫人,沉吟良久,才缓缓道“于谦为了买通你,下了不少力气吧?”

    蓝新月猛地吸了口气,突然变了脸色,气哼哼站起来,一甩袖子,就往外面走,嘴里还说呢,“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管了总行吧!”

    她走了,书房里重新剩下柳淳一个。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在婚事上柳淳犹豫,恰恰是太看重这个弟子了,成为他柳太师的女婿,对那小子是好事,可也是悲哀啊!

    师徒关系算不得什么,柳淳可以放心大胆提拔于谦,让他继承自己的地位。可一旦成了翁婿,有好多事情就不方便了。

    “师徒之间,我可以破格提拔。可若是成了我的女婿,你干出一百分的功绩,我只能给你三十分的赏赐,算起来,你会吃亏的,甚至有可能断了你的拜相之路啊!”

    面对着刚刚走进来的少年,柳淳毫不保留道。

    于谦乍听之下,竟然愣了……他想过老师会因为心疼女儿,而拒绝这门亲事。却怎么也没想到,师父竟然会为了他的前程而犹豫。

    “弟子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师父如此青睐?弟子……惭愧!”于谦默默低下了头。

    柳淳轻轻叹口气,让于谦坐下。

    “为师问你,这世上什么人最亲?”

    于谦没有迟疑,“天地君亲师,父子师徒,都是最亲的。”

    柳淳轻笑,“又耍滑头!父子至亲,亲在骨肉,而师徒之亲,者亲在志同道合,亲在延续理念……古往今来,盛极而衰,人亡政息的例子不胜枚举。师父也该替谋划后路了,未来的大明,需要你们去呵护,相比起来,你们要承受的东西,比师父还多,还艰难。”柳淳很感叹,“当下各种各样的势力,都在重整之中,而且很快就会成型,他们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陛下能杀人,师父能下重手治理。可是到了你们这一代人,就只剩下协调了……”

    于谦低着头,仔细咀嚼着师父的每一个字,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从心里掏出来的,都是被血水浸透的,滋味醇厚,远胜三十年的女儿红!

    于谦眼睛红了,他抬起头,茫然道“师父,你为什么这么看重弟子?”

    柳淳哑然,“师父跟你说,因为有朝一日,你能力挽狂澜,拯救大明,你信吗?”

    于谦没有迟疑,立刻点头。

    “师父说什么话,弟子都相信!弟子会竭尽全力,不然师父的话落空!哪怕弟子现在还不够,可弟子会努力,会以万倍的努力,绝不让师父失望!”

    柳淳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仿佛看到了若干年后,天崩地裂,皇帝被俘,名将凋零,敌兵压境……一个文弱书生,挺身而出,以淡薄的肩膀,扛起整个江山!

    避免靖难之耻,延续二百年国祚。

    于少保!

    威武!

    尽管大明不会再有被鞑靼全军覆没的耻辱,可是未来的大明要面对的挑战,还是数之不尽,而且可怕程度,会远远超过。

    可柳淳也相信,以弟子的能力和品行,是完全可以胜任的。

    “行了,我也就不费话了,你下去吧!”

    于谦默默起身,可是刚走了两步,连忙抓头,红着脸道“师父,您看我和师妹的事情……”

    柳淳把脸沉下来了,“臭小子!你没听懂啊?我对你寄予厚望,又如此信任,你怎么还不明白为师的苦心?”

    于谦苦着脸,也急了,“弟子不敢辜负师父的信任,而且弟子觉得自己有把握,即便娶了师妹,也能扛起师父的重托!弟子可以发誓!真的不能等了,弟子已经得到消息了。”

    柳淳眉头紧皱,万分不解。

    “消息,你哪来的消息?”

    于谦只好和盘托出,“师父,我不是当过几天中书舍人吗?我替一个小太监办了点事情。给他的家里送去二百两银子,前不久他被分配去了东宫,所以……”

    柳淳瞪着弟子,于谦不得不低下了头。

    过了好半晌,突然柳淳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个小兔崽子,还真有点道行!朱瞻基遇上了你,算是倒霉了。”

    于谦嘿嘿一笑,“没准也是他的运气呢!”

    ……

    “我说道衍大师,你老都一把年纪了,又是佛门中人,你懂得什么婚姻大事?跑来凑什么热闹?”徐增寿毫不客气指责道。

    老贼秃呵呵一笑,“本来老夫是不该来的,可太师救了老夫的命。现在老夫当这个媒人,是为了太师的掌上明珠,也算是报答太师的恩情。可不是胡乱点鸳鸯谱。倒是定国公,你不筹备着出海建藩,大张旗鼓,跑过来当媒人。如果老夫没有料错,你才是居心不良啊!”

    “你胡说!”

    徐增寿急了,“大师,你空手而来,这是提亲的礼数吗?你可别忘了,太师之女,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我这次过来,别的没有,光是礼物就有万金之多,诚意满满!不像你,不光头是秃的,连口袋也是光溜溜!”

    道衍的三角眼,紧紧盯着徐增寿,突然扬天大笑,他站起身,主动走过来,拍了拍徐增寿的肩头。

    “定国公啊!你可真行!为了巴结那小子,不惜跟老夫撕破脸皮!你是觉得老夫不管用了,快要死了,拿你没办法,是吧?”

    徐增寿仰着脸,虽然没有回答,但是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了。

    在官场混,能欺负老,别欺负小!

    像道衍这样,年纪这么大了,又没有后人的,欺负就欺负了,过几年去他坟头蹦迪,都没人拦着。

    可若是前途远大的年轻人,千万不能得罪。他倒是不怕,关键是别给子孙后代找麻烦!

    “大师,把话放在这里,这个媒人只有我能当,你老人家还是赶快回去养身体,别老掺和俗事!”

    道衍呵呵一笑,“徐增寿啊!你啊,真是不自量力!”

    老贼秃说着,突然从袖子里丢出了两张纸,甩在了徐增寿的面前。

    徐增寿扫了一眼,顿时皱眉头了。

    “什么东西?”

    道衍朗声道“这是太孙殿下和柳姑娘的生辰八字!没有别的,老夫用先天易数,推演天机,费尽了心思,才算出来……他们的姻缘是天作之合,只要两家联姻,对大明江山都是一大幸事!必定能庇佑苍生,社稷万年……”

    “等会儿!”

    徐增寿真的气到了,“道衍大师!不过就是个婚事而已!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吗?而且你会合八字,会算卦,我也能找到高人!同样能算出这样的结果,你这欺人之谈,根本没用!”

    道衍笑道“没用吗?你可记得,当年老夫送给陛下一顶白帽子,你知道是何意吗?”

    徐增寿顿时被问住了,他能不知道吗,当时朱棣还是燕王,王上面加个白,那不就是皇吗!

    道衍的卦,别人不信,可朱棣一定相信。

    “道衍!你卑鄙无耻!”

    徐增寿勃然大怒,气得脸都红了。

    道衍却毫不在乎,眯缝着老眼,得意洋洋,知道老夫的本事了吧?

    告诉你,这门亲事,我说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