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702章 对情敌不能客气

第702章 对情敌不能客气

 热门推荐:
    “殿下,殿下!”

    柳淳急忙过来,倒是蓝新月动作比柳淳快多了,抬起脚,照着朱高炽的后背就是一下。这脚劲头十足,堵在喉咙里的羊肉愣是给踢了出来。

    朱高炽蹲在地上,不停咳嗽。

    “没事吧?”柳淳伏身问道。

    “没,没事,就是师娘这脚太有劲了。”

    蓝新月狠狠瞪了他一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行了,你们师徒聊吧,我们去花园了。”

    她拉起那个小丫头,就往后面走。临走的时候,小丫头还回头瞧了瞧朱高炽,她皱着小鼻子,一脸嫌弃的模样。

    又被鄙视了。

    朱高炽突然死的心都有了,“师父,那小丫头,比朱瞻基还小吧?”

    “不小,足足大了三个月呢!”

    朱高炽哀嚎一声,直接要重新昏倒了。

    柳淳连忙扶住了他,要知道以朱高炽的体重,哪怕减肥了,也够柳淳受的,简直是拖着一座大山!

    “殿下,坚强一点啊!”

    朱高炽推开了柳淳,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托着腮帮,抬头望天,两眼茫然,心里乱成了一团麻。要说他不喜欢美女,那就假了,可问题是这么点的一个豆芽菜,谁下得去手啊!

    “师父,你去把于谦叫来,我要打得他屁股开花!这小兔崽子,他竟敢耍我!”

    朱高炽一副吃人的模样,柳淳多护着于谦啊,怎么会舍得。

    “殿下,你先听为师把事情说明白了。”柳淳顿了顿,跟朱高炽道“这小丫头叫兰欣,是那个蒙古可汗阿台的妹妹,被称作草原明珠,下面人挑选了她,也是为了殿下考虑。”

    朱高炽哼道“那也太小了吧?”

    “小不怕,其实可以等一等的。”柳淳道“大可以先订婚,然后等个几年成亲。这个关键就是要打破双方不通婚的先例。以此来号召汉家儿郎,多娶鞑靼女子,双方成为一家人……这个对于巩固边疆,有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朱高炽还是一张黑脸,简直比他的儿子还要黑。

    “所以就硬塞给我个豆芽菜?”

    柳淳挠头了,“殿下,其实我是想塞给陛下的。哪知道陛下这么过分……要不这样吧,我现在进宫,为师拼了老命,也要跟陛下周旋。我就说太子份量不够,需要陛下以身作则。”柳淳挺不好意思的,直接起身就走。

    当他走到了门口,朱高炽突然一跃而起。

    “等等!”

    他急忙拦住了柳淳,“师父,不许去!”

    “为什么?”

    朱高炽更无奈了,“你要是塞给了父皇,我岂不是多个小妈?辈分更低了!”

    柳淳也是愣住了,他还真忽略这事情了,不过身在皇家,这也是避免不了的。就像老朱的小女儿宝庆公主,她比朱瞻基才大了两岁啊!

    别说皇家,就算一般的豪门大家,也都是如此。

    朱高炽无奈地抱着头,“唉,他年我若登基,必效仿勾践!”

    “勾践?”

    朱高炽一脸正气,朗声道“令壮者无取老妇,令老者无取壮妻。”朱高炽想了想,又道“干脆不准纳妾算了。”

    柳淳很认真道“殿下若是能做到,必为圣君英主。”

    ……

    朱高炽在师父家里吃了一顿饱饭,又垂头丧气,返回军营,可是还没等他出城,突然出现了一队骑兵,从旁边飞驰而过,险些冲撞了他的马车。

    朱高炽本就一肚子气,此刻更加生气了。

    本太子成了面捏的,怎么谁都敢欺负?

    “去,给我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下人跑去询问,不多时回来,“回殿下,是瓦剌使者,他们气势汹汹,去了礼部衙门。”

    “礼部?干什么去了?”

    “这个臣就不清楚了。”

    朱高炽眼珠转了转,礼部,瓦剌……估计是和鞑靼部有关,他想了想,果断道“走,去看看!”

    下面人满脸为难,“殿下,要回大营了,今天还有一半的运动没做完呢!”

    “运动?去哪不都一样!”朱高炽咧着嘴,冷笑道“我正要瞧瞧,那帮瓦剌人有几斤几两!”

    朱高炽坚持,下面人也没办法,只能驱赶着马车,前往礼部衙门。由于朱高炽乘坐是普通马车,也没什么标志,故此也不显眼。

    等他赶到的礼部衙门的时候,瓦剌使者已经进去了。

    朱高炽到了门前,没让通知里面,他径直进入了礼部衙门,到了签押房,此刻礼部大堂已经争吵起来。

    瓦剌的使者暖答失正在跟尚书金纯吵架,只见他脸色涨红,脖子老粗,大声咆哮。

    “兰欣公主,早就和我家太师之子脱欢有婚约,她是我瓦剌部的人。大明怎么可以将兰欣公主掳走,这是上国的做为吗?你们不是礼仪之邦吗?怎么可以抢夺别人的妻子,简直岂有此理!”

    金纯原本是礼部侍郎,到了北平之后,暂时署理部务,他眉头紧皱,“脱欢与兰欣公主有婚约,此事我大明并不知晓!”

    “那你们现在知道了吗?”暖答失毫不客气,“既然知道了,还请大明立刻宣布前议作废,然后将兰欣公主交给我们!”

    “荒唐!”

    金纯一拍桌子,同样恼怒道“太子殿下迎娶兰欣公主,乃是天子圣旨,岂可因为你们的一面之词,就随意更改作废,你们把大明看成了什么?”

    金纯虽然是文人,但是此刻的表现,也堪称强硬。

    暖答失在他的怒视之下,终于缓和了不少。

    连忙道“尚书大人,请原谅鄙人的措辞,我实在是急坏了,我们太师早就听闻兰欣公主才貌出众,想要替儿子脱欢做媒。为了这门亲事,我们准备了厚礼,包括三千匹战马,二十对白骆驼,二十对白牦牛……我们太师打算,当兰欣公主十岁的时候,就迎娶过门。”

    “十岁?”金纯眉头紧皱,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道这个草原成亲的年龄是真小啊!

    他脸色平静,微微笑道“原来如此,不过一家女百家求,而且你一直在说,你们打算如何,却没有说兰欣公主这边怎么想,他们答应了吗?”

    这下子问到了关键,暖答失微微迟疑,就赔笑道“尚书大人,我们双方早就同意了,关键是中间有阿鲁台这个老奸贼从中作梗,如今阿鲁台已经成了贵国的阶下囚,亲事再也没有阻拦,正是水到渠成,天作之合。还请大明能够成全一对鸳鸯。”

    暖答失拍着胸脯道“请大明放心,只要能娶到兰欣公主,我们瓦剌上下必定会感激涕零,从此之后,忠心耿耿,为大明戍边,保卫草原安宁。双方罢兵,永远不战,安享太平……”

    这家伙好话就像是不要钱似的,金纯脸色阴沉,微微冷哼。

    巧言令色,不过说得再好听,全都没用。

    “你们绝对兰欣公主和脱欢是一对,可我看来,脱欢小儿,如何比得上我大明太子英明神武,儒雅俊逸,超凡脱俗!更何况这门亲事陛下已经降旨,断然没有更改的道理,你们还是死了心吧?”

    暖答失的老脸瞬间成了猪肝色,他眉头挑动,怒道“这么说,大明是一定要视瓦剌如无物了?”

    金纯低垂着眼皮,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喝了起来。

    端茶送客,这是大明的礼数,暖答失也是清楚的。

    他咬了咬牙,凶相毕露,“我瓦剌控弦之士三十万。我们勇敢如鹰,凶猛如虎。我们不畏惧任何敌人,我希望尚书大人明白,瓦剌和鞑靼不同,你们休想像对付鞑靼一样,对付我们!”

    “尚书大人,如果因为一个女人,就让双方兵连祸结,百姓生灵涂炭,恐怕不是尚书大人愿意看到的!”

    顿!

    金纯将茶杯重重放下,冷冷道“怎么?你们敢威胁大明?”

    “不敢!”

    暖答失冷笑道“我只是提醒大明,瓦剌人有决心,有勇气,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不惜一切代价!”

    撂下狠话,他转身就走。

    可是当他到了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将大门堵住。

    “你是?”

    朱高炽微微冷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就是大明太子朱高炽,对了,就是你说抢了兰欣公主的人!”

    暖答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原来是太子殿下,早就听闻太子仁德宽厚,为世人敬仰,我瓦剌上下,也十分尊重太子,很希望能跟殿下成为永远的朋友,双方和平相处,永罢干戈……”

    朱高炽呵呵两声,接着暖答失的话道“但是要有条件,就是把本宫的女人让给你们?对吧?还有,娶了兰欣公主,你们就能顺理成章,兼并鞑靼部众,对吧?”

    “吞了鞑靼一部,暂时臣服,等过了一二十年,你们就有本钱跟大明叫板,对吧?你觉得大明上下都是蠢材,会相信你们的鬼话,对吧?”

    胖胖的朱高炽,一直给人暖洋洋的感觉,很少有如此犀利的时候,也只是最近人们才发觉,太子殿下不一样了!

    “告诉你们的主子,让他不要痴心妄想,兰欣公主是我的,鞑靼部也是,包括整个草原都是大明的!”

    朱高炽朗声道“滚吧,现在就滚,从今往后,别打算占大明一点便宜!还有,你们要小心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大明的铁骑就会去问候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