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84章 朕发财了

第684章 朕发财了

 热门推荐:
    “上当了,到底还是上当了!”

    阿鲁台手里捏着两份奏报,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

    第一份是前面士兵送来的,说是遭遇了大明皇帝的兵马,至于第二份,则是从北平送来的,说明皇刚刚到达北平,还要十天才能赶到,柳淳兵马不足十万,可以放手一搏!

    “博你个大头鬼!”

    阿鲁台气得骂娘了,都到了这时候,还敢欺骗老子,这帮商人脑袋里都被银子给塞住了吗?

    刚刚那一队人马突入营寨,解救了徐增寿。

    从战力和装备来看,毫无疑问,绝对是禁军,而且还是禁军中的精锐,不然不会有那么强大的火力。

    既然是禁军,那么朱棣出现的可能就大大增加。

    朱棣为何会神兵天降,阿鲁台已经不想管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要不要立刻撤退?

    在阿鲁台看来,事情已经完全滑向了失控的方向。

    商人送来的情报全都是错的,那么接下来的风险就会难以想象,作为一个聪明人,赶快逃跑,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问题是手下的那帮人脑子已经不清楚了,到底要怎么说才好呢?

    阿鲁台沉吟良久,才下令把蒙古诸将,还有各部落的头领就来,当然,也包括傀儡大汗阿台。

    “太师,既然是明皇杀来,到底要如何应对,还请太师拿个主意吧。”阿台怯声怯语,小脸惨白。

    阿鲁台阴沉着老脸,“明皇武略超群,此番突然出现,绝不是好事。如果不能尽快撤退,恐怕要和明军硬碰硬,到时候生死难料,我们……拼不起啊!”

    老狐狸刚说完,一个部落头领,叫做雅尔客的家伙立刻站出来,愤然道“明皇军马不过数万,而我们蒙古勇士,足足有五十万。有什么好怕的,如果一战灭了明皇,才能真正让蒙古兴盛起来!”

    他顿了顿,又道“更何况成吉思汗陵寝就在眼前,我们如何能弃之不顾?”

    提到了成吉思汗陵寝,在场所有人都眼睛冒火狂热起来。

    说实话,不是有这个陵寝的事情,他们早就冲上去,把徐增寿给灭了。这些日子里,简直把他们给气坏了,姓徐的把无耻两个字,演绎到了淋漓尽致。

    他们围攻营寨,姓徐的竟然在里面搭起了灵堂,弄了一大帮人,按照天子礼仪,祭奠成吉思汗。

    徐增寿亲自拿着唢呐,呜呜地吹着,而且还跑到城头,对着外面的人吹。

    有本事杀了老子啊?

    老子在祭奠成吉思汗呢!你们敢打断仪式吗?

    外面的蒙古将领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说实话,他们是真的不敢!

    就算他们敢,下面的士兵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哪怕过了几百年,哪怕元朝已经灭亡了,哪怕蒙古各部四分五裂。

    可即便如此,成吉思汗依旧是蒙古各部的神,而且越是情况糟糕,就越是要追忆曾经的辉煌,成吉思汗,就是蒙古各部唯一的纽带,唯一的支柱。

    “就算要撤退,我们也要把成吉思汗的陵寝迎回去,否则,我们愿意战死在这里!”一个老者断然说道,他叫巴浮图,是阿台的舅舅,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大汗的态度。

    别看阿台只是个小孩子,可那些部族并不完全服从阿鲁台,他们还是承认蒙古大汗的。

    阿鲁台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可依旧气得浑身哆嗦。

    “该死的明人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他明知道你们会上当的,我们现在就像是一头被人牵了鼻子的牛,只能乖乖听明人的摆布!”阿鲁台愤怒大吼,许多蒙古将领默默低下了头,太师说得也有道理,可现在谁也不敢说放弃陵寝。

    雅尔客再度愤然站起,“为了成吉思汗,就算战死,在所不惜!长生天庇佑,蒙古勇士没有怕死的!让成吉思汗见证我们的忠勇吧!”

    有这家伙的带头,彻底点燃了所有人的狂热,大帐之中,一片求战之声。

    面对着一群红了眼珠子的人,阿鲁台也是半点主意都没有。

    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明军的营寨里,传出了咚咚的鼓声,阿鲁台和众将情不自禁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匆忙跑过来,跪在阿鲁台的面前,“启禀太师,明军挖,挖出了棺材!”

    “什么?”

    瞬间整个蒙古大营都沸腾了。

    真的挖出来了?

    过去的日子里,徐增寿故弄玄虚,又是办祭祀仪式,又是请蒙古人过去观看,一会儿说挖出来送给蒙古人作为礼物,一会儿又说,如果攻得紧急,他就抱着火药,把陵寝给炸了,能和成吉思汗一起变成灰,他死而无憾了。

    无耻!无赖!

    面对这么个滚刀肉,蒙古这边是真的没办法。

    打又不能真打,放弃了又舍不得。

    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胃口,滋味真的不好受。

    看起来,柳淳选徐增寿,还是真有道理。

    除了他之外,还有哪个国公,能这么不要脸?

    “他们真的挖到了,一个巨大的棺椁,就是成吉思汗的!”

    有人看到在明军的营地里,竖起了一个高高的木架,上面安装着滑轮组,粗大的绳索吊起了一个黑乎乎的棺材,就悬在半空!

    “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

    ……

    蒙古军营,响起了疯狂的吼声,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声震寰宇。

    如果说过去他们还担心会影响成吉思汗安眠,会惊动伟大的君王,如今他们什么都不在乎了。

    “杀!”

    不知道谁带头大喊,潮水一般的人群,就向着营地杀来。

    的确是潮水,无边无际,到处都是人群,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徐增寿哈哈大笑,拍着朱勇的肩头,兴奋道“臭小子,舅舅的杀手锏怎么样?”

    朱勇紧咬着牙关,憋出俩字“很好!”

    “既然很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了,舅舅去歇着了!”

    “你!”

    朱勇气得抓狂,冲着徐增寿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麻烦是你惹的,结果事到临头,你撂挑子了。让一个小孩子,独自面对二十倍的敌兵,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等着吧,小爷非把你塞进棺材里,就用这个坑,把你给埋了!

    朱勇咬牙切齿,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下令,让士兵分头迎敌。

    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格外凶残的战斗。

    蒙古骑兵,在将领的率领之下,疯狂扑向简陋的土城。

    没错,就是将领带头。

    他们完全不吝惜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抢回成吉思汗的陵寝。只要抢到手,他们就是草原各部心中的英雄。

    太师阿鲁台,根本就是个懦夫,他的身体里流的不是蒙古勇士的血,他根本不配成为太师!

    癫狂,疯狂!

    彻头彻尾的疯狂!

    密集的人群,足以让人头皮发麻,浑身战栗,就如同孤零零的一个人,面对着钱塘江大潮那种绝望。

    朱勇第一次感到了恐惧是怎么回事,在身体的中部,一股三十七度的液体,几乎约束不足了。

    千万忍住,宁死也不能尿了!

    “传令所有火铳手,集中射击那些带头的将领,把他们打下去!”

    可以说朱勇在最紧张的关头,下达了最关键的命令。

    枪声不断响起,一片硝烟过后,就会有将领应声落马。几十名火铳手,一起密集攒射,完全克服了精确度不够的问题。

    那些凶悍发狂的蒙古诸将,被一一点名,不断落马。

    就连那个雅尔客也被射成了马蜂窝。

    “太师,该怎么办,您老快拿个主意吧?”阿台惶恐哀求。

    阿鲁台眯缝着老眼,盯着面前的战局,他突然冷哼了一声,“活该,死了活该!这帮蠢材,全都该死!”

    阿鲁台说完这话,立刻扭头,“传令,告诉所有本部人马,立刻随着本太师撤退,要快!”

    阿鲁台的本部,正是这一次的核心,鞑靼部近二十余万主力。

    在之前的战斗中,阿鲁台丝毫没有动用这些人马,他只是把阿台的部下,还有一些炮灰推到了前面。

    对于一个老狐狸来说,他最厉害的永远不是正面拼杀,猎狐需要的是智慧,而不是勇气。

    就在双方杀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阿鲁台集结人马,竟然悄悄后退。

    让这三十万人去死吧,兼并他们的部众,或许瓦剌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到时候整个草原都是自己的,成吉思汗,对不起,他不感兴趣了……

    “陛下,我们的人马探听到,前方不足二十里,蒙古人马正在围攻营寨,战况空前惨烈!”朱能激动道。

    朱棣略微沉吟,“一定是朱勇那小子杀进去了,不然以徐增寿的本事,不会杀得如此惨烈!”

    朱棣还真是不客气,丝毫没把小舅子当回事。

    朱能的嘴角简直撇到了天上,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能不厉害吗?

    朱棣横了他一眼,得意什么啊,“别愣着了,赶快出击!”

    朱棣居中,朱能在左,陈亨在右,三路大军,直扑战场,等他们杀到,面前黑压压的一大片,仿佛是一个蚂蚁窝放大了几万倍,呈现在眼前一般。

    朱棣简直笑出声了,这是多少劳力啊,朕发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