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82章 朱棣也被坑了

第682章 朱棣也被坑了

 热门推荐:
    柳淳说阿鲁台是个老狐狸,的确不假。

    这家伙统帅大军,直取宝藏,本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即便这样,他也不放心,愣是分出了好多兵马,戒备阻击明军。

    朱勇的对面,就有上万骑兵,虽然小家伙很是凶猛,但朱棣却一点都不放心。

    “弟兄们,随着朕,杀敌!”

    骨子里的好战基因又爆发了,靖难之役,朱棣冲锋陷阵,是家常便饭,如今休息了几年,永乐大帝要证明自己,没有废了。

    他一马当先,从侧翼直扑鞑子。

    身后的将士哪敢让天子冒险,他们拼了命追上来,全力以赴,保护朱棣的安全。君臣组成了一个强大的拳头,直冲鞑子的战阵。

    蒙古骑兵被排队枪毙打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又突然冒出一队骑兵,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人,心说我对付不了火铳,还打不过明朝的骑兵吗?那样也太废物了。

    他们立刻分出一队人马,双方撞在一起。

    朱棣手里紧握着马刀,身体微微前倾,屁股和马鞍保持两寸的距离。从侧面看,朱棣的身体就像是收缩的弹簧。

    当对手邻近,他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战刀向前,身躯微探,就准确刺穿了对方脆弱的咽喉,随即用手一转,上下的刀口就变成了一个模糊的血洞。

    对面骑士瞬间掉落。

    另外又有两人冲到朱棣近前,想趁虚而入。

    朱棣借着向前的势头,手里的刀从上而落,刷刷两刀,干净利落,又有两个鞑子落马!

    “威武!”

    “陛下威武!”

    “杀!”

    伴随着朱棣的暴喝,明军如山呼海啸一般,疯狂冲上来,他们兵器精良,战法娴熟。就像是一群收割生命的机器。

    蒙古骑兵纷纷掉落马下,朱棣踏着尸体,一往无前。

    只要敢阻拦他的脚步,就只有死亡。

    长刀染血,战袍被血浸透,朱棣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所过之处,尽是无情杀戮。

    前来阻拦的蒙古骑兵很快被冲破,就像是让剪刀裁开的布匹,迅速向两边溃逃。

    朱棣也不敢他们,在战场上,最需要消灭的往往是最强大的那个的敌人。朱棣领着人马,一头撞进了蒙古骑兵的主力队伍。

    手里的刀砍瓜切菜一般,蒙古骑兵也疯了,难道连骑射都不是明军的对手吗?

    而且还听到喊“陛下威武”,莫非这个人是大明的天子?

    “杀,杀了他!太师有重赏啊!”

    蒙古将领不但招呼部下,而且还亲自冲了上来,他同样手里提着一口弯刀,此刻朱棣正好砍翻了一个鞑子。

    蒙古将领立刻下手,一刀披在朱棣的铠甲上面。

    令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锋利的砍刀竟然只劈出一道火花,朱棣狰狞冷笑,回手一刀,将蒙古大将的脑袋劈开,反手又是一刀,人头飞出,掉落地上,像是西瓜落地,摔成了两瓣儿,里面的脑浆子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胡儿可敢与朕争锋?”

    朱棣大吼叱问,双腿用力,战马突出,对面的鞑子都被吓得目瞪口呆,仓皇后退。

    “杀,给朕杀光胡儿!”

    朱棣大吼连连,士兵猛扑,地动山摇,气贯长虹,一顿冲锋,鞑子星落云散,完全溃不成军。

    朱棣心情大好,三年来,除了偶尔射猎演武,就没有这么痛快杀戮过了。

    就冲这个,坐船北上也值得了。

    朱棣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正要继续冲杀,有一个稚嫩但是很高大的家伙,挡在了他的面前。小家伙黑着脸,气哼哼盯着朱棣。

    “为什么抢,抢我的功劳?”

    朱棣被问得一愣,这是臣子跟皇帝说话的态度吗?你不是该赞美朕神勇无敌,跪倒山呼万岁吗?

    你小子拿错剧本了,你知道不?

    朱勇还不解气,竟然又教训道“谁让你暴露身份的,很危险知道吗?万一,万一让鞑子盯上了,我们该多麻烦,下不为例,不许这样了。”

    如果朱能在这里,保证给儿子点赞。

    我的宝贝啊,你可真是初生牛犊,连陛下都敢训斥,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更有趣的是朱棣,他跟谁都吹胡子瞪眼,可唯独对一类人没办法,那就是直人。

    比如汉王朱高煦那种,朱棣就拿他没啥好办法。

    现在又加上了憨小子朱勇。

    其实这小子还真没说错。

    冷兵器时代,讲究的是勇气,因此将领带头冲锋,效果非常好。

    可进入热兵器之后,比拼的是纪律和指挥,如果主将暴露出去,很容易成为对方猎杀的目标。

    仔细看朱勇的打扮,就会发现,这小子竟然没有铠甲,穿的是和士兵差不多的大红战袄,唯有如此,才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朱棣点头,“行了,这次算朕错了,那你说,接下来要怎么办?”

    朱棣只是随口一说,可哪里知道,朱勇竟然真的认真想了起来。

    “陛下,你的身份暴露,如果让鞑子知道,他们或许会逃跑,也或许会派人过来,围攻陛下。”

    朱棣大惊,小子不傻啊!

    “对,的确有这两种可能,那你准备怎么应对?”

    “攻击!”朱勇很干脆道“用最快的速度攻击,趁着鞑子还没有准备,往死里打!”

    朱棣沉吟道“阿鲁台有五十万大军,你手下只有五千人,难道不怕吗?”

    朱勇很坦白道“怕,可是不抓紧攻击,后果会更可怕!”

    朱棣真的被惊呆了。

    这还是那个以憨傻著称的朱勇吗?

    朕怎么觉得他比不少将领都聪明啊?

    难道是这小子过意藏拙,又或者是突然开窍了?

    朱棣将信将疑,朱勇却坦然自若,其实他已经发现了,自己不是真的傻,只不过原来身边的人太聪明罢了。

    于谦就不用说了,师妹也遗传了师父的智慧,人小鬼大。

    相比之下,朱瞻基也极为聪明。

    自己在考试上,比不过他们是正常的,可是一个人的才能也不仅仅局限在考试上面,朱勇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充满了信心的。

    朱棣拧着眉头,沉吟片刻,“好,这一次朕就把指挥三军的权力交给你,朕也听你的安排!”

    “当真?”朱勇惊讶道“陛下。你说的是真的吗?”

    朱棣板起面孔,“君无戏言!”

    朱勇伸出了手。

    朱棣不解,“什么意思?”

    “兵符,没有兵符,怎么证明把权力给我了?”

    说得义正词严,好有道理。

    朱棣也没有料想到这小东西能玩出什么花样,就随手将佩刀扔给了他。

    “没有兵符,只有这个。”

    朱勇接在了手里,沉甸甸的,他眼珠转了转,突然挺起胸膛,兴奋道“那好,三军听令,留下一万人保护陛下,原地修整。等候北平人马。其余两万,随着我立刻前进,进攻鞑靼中军本部!”

    说完,也不等朱棣反应,朱勇直接上了战马,指挥三军,果断分兵。

    望着朱勇远去的背影,朱棣都有点傻了,没错,就是字面意思,是真的觉得自己傻了。

    奶奶的,他也是猪了,柳淳调教出来的弟子,怎么可能是真的傻帽呢!

    “臭小子,你不许跑,这一战是朕的,朕要亲自杀了阿鲁台!”

    任凭朱棣如何在心中呐喊,也没有用处。

    再也不能相信柳淳那边调教的人了,即便最老实的也不行!

    朱棣总结教训,他又沉吟了半晌,还真就听话,下令人马休息。

    朱棣其实也清楚,坐船一路到辽东,然后又登陆杀过来,长途奔袭,很多将士身体都到了极限,每天清早,都会有上百人留在营寨,没法继续前进。

    就连朱棣,也都感到了疲惫。

    在这种情况下,朱勇带领状态最好的两万人,去攻击阿鲁台,是最好的选择。

    问题是他堂堂大明天子,每逢大战,从来部落人后面,这次却被当做了老弱病残,真是气死人了!

    朱棣一肚子怨气,等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突然有一队人马,冲东边赶来,为首的正是成国公朱能!

    他飞速赶来,离着老远,就下了战马,快步到了朱棣面前,喜不自禁。

    “臣拜见陛下,臣紧赶慢赶,总算赶上了。”

    朱能气喘吁吁,他可没有撒谎。

    柳淳把大军交给他之后,朱能就拼了老命,向前赶路。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遇到了朱棣留下的士兵,一问之下,果然陛下在前面,朱能哪里敢怠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身为臣子,要是落在了皇帝的后面,那可真的该死了。

    总算赶上了,可朱能发觉朱棣身边的人不那么多,而且几乎都躺着休息,这也太随意了吧。

    “陛下,这,这是怎么回事?”

    朱棣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还说什么,都是你家那个混小子干得好事!他把朕的佩刀骗走了,还骗走了朕的人马,让朕在这里等着你,他自己领兵去跟鞑子拼命了。”

    “什么?”

    朱能疯了,他突然伸手,狠狠掐自己的老脸。

    很疼,不是假的!

    乖乖!

    儿子啊,你可算给爹出了口气,为父以你为荣啊!

    朱棣瞧着朱能手舞足蹈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你很高兴吗?”

    “不!”朱能立刻答道“臣是在想,等那小子打赢了,回家之后,臣就用家法,狠狠打他!”

    朱棣哼了一声,“朱能啊,那小子要是真赢了,你这个当爹的,就再也打不了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