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70章 太师杀大汗

第670章 太师杀大汗

 热门推荐:
    阿鲁台扔掉了密报,却抓起一卷古旧的书籍读了起来,封面上赫然有“易经”二字,真的很难想象,即便汉人读起来都有困难的经文,一个波斯出身的蒙古太师,竟然津津有味,摇头晃脑,仿佛从中能汲取到无穷的智慧一般。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生存哲学,哪怕很卑微怯懦,只要能活下来,就很难说对错高低。阿鲁台很欣赏龙,不是因为龙的强大威严,也不是因为什么真龙天子,而是因为龙在艰难的时候,可以变得像蚯蚓一样卑微。

    此刻的蒙古,就需要像龙一般,去掉峥嵘的龙角,隐藏起锋利的爪牙,躲在泥土之中,蜷缩着生存。

    任何事物都有兴衰起落,就仿佛天道变化一般。曾经的英雄结伴而来,把蒙古带到了令人目眩的高峰,同样的,摔下来时也会毫不留情。

    现在是大明得势的关头,洪武,永乐,两代天子都是雄主,他们手下名将云集,就如同当初的成吉思汗一般。

    所以,对于蒙古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躲避锋芒,让老天把这些人都带走,属于蒙古的时代才会重新降临……

    阿鲁台读着易经,深邃的眼窝里,闪着智慧的光芒,不管有什么动静,他都引而不发。

    明军的举动只能是多此一举而已。

    这家伙哪里是狐狸,分明是一只王八,就是按兵不动。

    徐增寿率领着人马,急行军,已经出来一千里,在向前,就是所谓“成吉思汗陵寝”的所在。

    自从出长城以来,就连小股的蒙古骑兵都没有遇到,柳淳说得没错,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格外难缠。

    既然如此,就看我的表演吧!

    徐增寿下令,继续快速进军。

    终于,在两天之后,大军赶到了一处所在,这里水草茂盛,背靠山峦,前面是一条河流淌而过。

    山河之间,是浓密的牧草。

    明明是一处水草丰美的地方,居然没人在这里放牧,真是咄咄怪事。

    此地向南三百里,是大明的东胜卫,距离长城一线并不算很近。只能说大明的军威的确了得,吓跑了蒙古牧民。

    徐增寿到了之后,立刻下令,使用武刚车和马车,结成营垒,散出人马,四处寻找,就围着绕周围五十里,进行探查。

    这一找就是半个月!

    不光是人,还弄了许多猎犬,到处嗅闻,更是不惜掘地数丈。

    徐增寿的举动,显然会传递给鞑靼本部。

    阿鲁台依旧无动于衷,可是此时蒙古大汗鬼力赤坐不住了。

    就在脱古思帖木儿死后,鬼力赤在阿鲁台的拥立之下,成为了蒙古大汗,当然谁都清楚,真正说了算的是太师阿鲁台,所谓的大汗不过是傀儡而已。

    “太师,明军所在的地方,正是当初成吉思汗驾崩的地方,他们绝对有野心!”

    阿鲁台终于放下了手里的书,淡淡道“大汗,就算明军有野心,我们又能如何?”

    鬼力赤急了,他快步走到阿鲁台的面前,“太师,那可是成吉思汗的陵寝,万一让他们找到了安葬大汗遗体的棺椁,可就什么都完了!”

    阿鲁台丝毫理解不了鬼力赤的担忧,不屑道“陛下,情况总不会比现在更糟吧?一个陵寝而已,没有什么的。”

    “不!”

    鬼力赤大吼!

    阿鲁台目光犀利,瞬间瞪向了鬼力赤,吓得他连忙收敛了神态,可依旧惶恐道“太师,成吉思汗是我们蒙古最伟大的帝王,他只是沉睡了,英灵依旧留在白骆驼的鬃毛上,只要找到成吉思汗的陵寝,他就会复活,重新统御子民,走上巅峰!”

    鬼力赤越说越激动,好像着魔了一般。

    在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蒙古铁骑,横行天下的场景。

    让明人在他们的铁骑之下颤抖,重新牧马中原,占领整个世界!

    鬼力赤兴奋战栗,而阿鲁台却是微微冷笑。

    “大汗,难道你也相信死去的人能够复活吗?”

    “这个……”鬼力赤语塞。

    阿鲁台继续教训道“难道要把生死存亡,寄托在一个死人身上?陛下打仗,是依靠士兵,还是靠着死人的庇护?”

    被臣子连续质问,鬼力赤恼了,“太师,请你对成吉思汗尊重一些,他不是普通帝王,长生天庇护,迟早有一天,他会回归的……可若是让明人找到了成吉思汗的陵寝,阻止了他的回归,我们都会受到天谴的!”

    阿鲁台跟这个疯子简直无话可说了,他也是脑子抽了,怎么会拥立一个笨蛋?拜托,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你丫的把百万生灵寄托在一个死去几百年的帝王头上,这不是犯傻吗!

    “大汗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鬼力赤大喜,“太师同意出兵了?”

    阿鲁台呵呵笑道“我无兵可派,陛下若是愿意,可以动用您的部下,挑选最重用的猛士,他们会愿意替成吉思汗而战的!”

    说完,阿鲁台径直离开。

    鬼力赤气得嘴唇铁青,牙齿咬碎。

    好一个老贼,竟然敢对朕如此无礼,该杀,必杀!

    鬼力赤不停咬牙切齿,但是双方实力悬殊,他实在是斗不过。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不断有消息传来,终于,在半个月的忙碌之后,明军发现了一处所在,他们挖掘之后,从里面掘出了金器。

    硕大的金瓶,沉重的金砖,马蹄形的金饼……这些宝物,被连夜送去了北平。

    “太师,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明人找到了宝藏,找到了成吉思汗的宝藏!”

    鬼力赤再度来见阿鲁台。

    这位太师大人还是那副不咸不淡,该死的模样。

    “陛下,我不认为那些宝藏可以属于我们,与其羡慕宝藏,还不如羡慕大明的城池,户口百万,繁华无比,相比起单调的宝藏,要强得多!”

    “太师!”

    鬼力赤怒了,“那是成吉思汗的宝藏!在宝藏边,可能就有成吉思汗的陵寝!你,你不忠!”

    这三个字一出,阿鲁台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他怒视着鬼力赤,终于,这位蒙古大汗吓得低下了头。

    阿鲁台紧紧咬着牙关,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

    当天晚上,鞑靼汗廷就传出了消息,说鬼力赤并非黄金家族的血脉,他根本不配作为蒙古的大汗。

    鬼力赤大惊失色,知道这是阿鲁台要对自己下手,因此急忙召集身边的护卫,准备逃走,可是他刚刚离开汗廷,就被阿鲁台的人马给包围起来。

    “杀!”

    这些人冲上来,一顿乱刀,将鬼力赤剁成了肉酱。

    他靠着阿鲁台登基称汗,如今也被阿鲁台处死。

    这位蒙古太师用他的霹雳手段,震撼了所有人。

    鬼力赤死后,下午的时候,阿鲁台就找好了继承的人选,新的大汗名叫本雅失里,相比起鲁莽的鬼力赤,他显得乖觉多了。

    “本汗无才无德,全靠太师扶持,以后的国政大事,都要听从太师的决断,本汗绝无任何意见。”

    阿鲁台微微点头,心满意足。

    “臣辅佐陛下,自然会尽心尽力,可大政还要靠陛下亲自决断。”

    没想到还有说话的余地,想到这里,本雅失里试探道“太师,本汗刚刚继位,是不是应该振奋人心,鼓舞士气,做出一点举动,也免得被人看轻啊!”

    阿鲁台瞬间警惕起来,幽幽道“陛下的意思是什么?”

    “我想着是不是该给明人一点颜色看看,他们居然敢深入大漠,在昔日蒙古的牧场上,到处挖掘,实在是太无礼了。太师,若还是无动于衷,会被人瞧不起的!”

    本雅失里说得委婉,可意思不还是让他出兵吗?

    难道死了一个鬼力赤,又要冒出一个新的鬼力赤?

    “汗王陛下,明人诡计多端,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设下圈套!我们若是去了,万一中了埋伏,又该如何?”

    本雅失里看到阿鲁台生气,连忙赔罪,“太师高见,我,我年幼无知,胡言乱语,请太师见谅,太师一定要原谅!”

    阿鲁台只是哼了一声,甩袖子离开。

    扶持起来的傀儡,竟然也不听话,阿鲁台实在是气恼到了极点。他回到帐篷,提着马奶酒畅饮。

    到了二更左右,突然,外面响起了喊杀声。

    阿鲁台喝了一肚子酒,准备小便,正好听到了声音,他急忙抽出佩刀,招呼部下迎敌。

    一场乱战,刺杀阿鲁台的这些人悉数被剿灭。

    他们全都是本雅失里的护卫。

    阿鲁台提着沾满了血浆的弯刀,冲进了本雅失里的帐篷。

    这位刚刚当了不到一天的蒙古大汗,就在里面等着,他坦然对视着阿鲁台。

    “太师,没有任何一位蒙古大汗,能对成吉思汗的事情,无动于衷的。死在太师的手里,还是死在其他人的手里,都是一样的。”

    从汗帐出来,阿鲁台的老脸彻底扭曲了。

    这帮无药可救的傻瓜,一个几百年前的人,值得你们去送死吗?

    阿鲁台再度拥立新君,这是个少年人,名叫阿台。

    几天之内,完成双杀的阿鲁台再也杀不动了,当拥立阿台的当天,无奈宣布,派遣三万骑兵,前去攻击明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