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66章 以德服人

第666章 以德服人

 热门推荐:
    “朵颜三卫,还为敌?”

    柳淳笑了,“来人,把这四位请下去,给他们找个凉快一点的房间,需要冷静一会儿。”

    锦衣卫一涌齐上,将四个人都给拿下,他们还不服气呢!

    “柳淳,辅国公!你要知道我们三卫的实力!”

    “没错,我们手下有几万控弦之士。你敢动我们,就等着狼烟四起吧?”

    “别说是你,就算是大明天子,也不敢抓我们,快放了我们!”

    他们扯着脖子大喊,柳淳忍不住摇头,这是一帮夯货啊!要是朱棣在这里,就不是抓起来,而是直接砍头了,没准一高兴就给灭族了。毕竟咱辅国公柳大人不是朱老四那个莽夫,讲究以德服人。

    对,就是以德服人。

    “你们四位有活了。”

    柳淳把四位被折腾很惨的国公爷叫了过来。

    “每人一万人,把这三卫解决了,如何?”

    丘福是四个人当中最能战的,别看身体素质下降了不少,但是指挥作战的能力还在,他只是哼了一声,“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死人有什么用?当然是要活的!”

    “好!”

    说完这句话,四大国公鱼贯而出,连多句话都没说。

    拜托,这是去灭三个部落啊!

    不是跑超市拿一瓶快乐水啊,拜托,咱们认真一点行不!我刚到北平,而且这还是刚刚升任辅国公,第一次出来办差。

    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们要是玩砸了,可就把我给烧了!

    柳淳越想越生气,如果出了差错,就拿你们四个的狗头谢罪。反正对上对下,都有了交代,也不用发愁了。

    柳淳恶狠狠想到。

    重新回到北平,柳淳可不是孤魂野鬼,他原本就有一座宅子,是朱棣给他的,如今经过翻修,十分气派宽敞,离着原来的燕王府也不算远。

    而燕王府经过扩建,已经有了皇宫的气象,奉天门,奉天殿,谨身殿,华盖殿,一条中轴线,完美复制了应天的皇宫。

    由于大量使用水泥,整个皇宫的造价大幅度降低,最多只有应天皇宫的三成。不过考虑到水泥的寿命问题,估计到时候朱棣还会吹胡子瞪眼,跟他发脾气。

    反正柳淳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大不了就去海外,不给老子封地,老子就自己弄一块,把美洲都占了,比起大明还要广阔。

    而且美洲的金银那么多,足够让朱老四羡慕嫉妒恨了。

    柳淳回了北平,除了下令收拾朵颜三卫之外,什么都没干。

    可就是这样,整个北平都沸腾了。

    算起来柳淳就是在北方起家的,只不过他在应天的时间更长而已。这一次返回,终于坚定了大家伙的信心。

    过去刚刚打进应天不久,北平就传出陛下要放弃北平,在应天当皇帝的传言。结果闹得北平房价暴跌,不得不迁居豪强,暂时稳住了房价。

    这两年来,更是不断有传言,说皇帝陛下被江南的繁华迷了眼睛,根本不愿意回北平了。还有传言,某某富豪又去东南置产。

    凡此种种声音,对北平的士气有着不小的打击。

    如果观察北平这几年的赋税收入,就会发现,相较于洪武二十八年之后,几乎没有什么增长。

    如今朱棣决定迁都北平,柳大人也返回了北平。

    接连的好消息,刺激了沉寂已久的市场。

    尽管外面一片寒冷,可人的心已经燃烧起来。

    整个市面上,到处都是人,他们商议项目,筹措资金,寻找土地,准备开春之后,大干一场。

    更令人兴奋的是北平的科学中心已经开始筹建,与此同时,一个新式的火药厂也要落户北平。

    在天津,一个新的造船厂也提上了日程。

    各种各样新的建设,一下子都冒出来了。

    弄得刘政都有点措手不及了。

    “师父,弟子高兴归高兴,可总觉得有点不现实啊!”

    柳淳轻笑“你担心什么?”

    “就是这么多的投入,朝廷能拿得出这么多钱吗?弟子听说,师父建议以债券筹措资金,可问题是朝廷背负这么大的债,能还的清吗?”

    柳淳含笑,有关发钞和借债的天极功法,柳淳已经讲明白了,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

    就是债务越来越多,朝廷能承受得住吗?

    “刘政,为师借你一百两,你敢借吗?”

    “这个当然没问题,弟子虽然俸禄不高,但是还有一些的。”

    “那我要借你一万两呢?”柳淳笑着问道。

    刘政连忙摇头,“这么多钱,除了贪赃枉法,就真没有办法了。”

    柳淳笑道“举债投资的奥妙就在这里,虽然庞大的债务朝廷一时还不上,但是投资建出来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

    刘政眉头微皱。

    柳淳进一步解释道“道路,桥梁,港口,房舍,全都是有价值的,而且升值空间巨大。朝廷进行大投入,也就意味着朝廷的资产越来越庞大,有了庞大资产作为抵押,发行债券,自然就不用担心了。”

    刘政反复咀嚼,突然大笑起来。

    “师父真是高明,弟子五体投地啊!”

    当解开了最后的疑惑,刘政再也不担心了。剩下的就是甩开膀子,玩命干吧!要不了几年的功夫,北平就能变个样子。

    刘政对此充满了信心,“师父,刚刚弟子来的时候,经过了脱古思帖木儿的住处,他已经病入膏肓了,想要见见师父。”

    柳淳沉吟了片刻,到底是北元最后的天子,柳淳点头,随后让人安排,等到傍晚的时候,他跟刘政一起到了脱古思帖木儿的住处。

    这是一座很平常的院子,干净整洁,还有那么一点温馨的味道。

    有葡萄架,柿子树,如果是夏天的话,一定会很好看。

    柳淳略微驻足,就走进了房间里,有一个专门的医生在照顾着。

    “这位就是辅国公,特意来看病人。”

    医生略微迟疑,忙道“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说不了太多的话。”

    柳淳颔首,表示理解。

    这时候脱古思帖木儿竟然醒了过来,他努力睁大眼睛,当看到是柳淳的时候,露出喜色,挣扎着坐起来。

    刘政急忙将一个枕头垫在了他的后腰上,抵住了身体。

    “是柳大人,好长时间没见了。”

    柳淳含笑,“这次我回北平了,往后估计有不少见面的机会。”

    脱古思帖木儿微微摇头,笑得很平淡。

    “不成了,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活不了几天。”脱古思帖木儿喘了几口气,每一次喘气,眉头都会收紧,显得十分痛苦。

    “柳大人,你,你们这次迁都北平,会,会不会对,对草原,下手?”脱古思帖木儿努力瞪大眼睛,紧紧盯着柳淳。

    柳淳坦然一笑,“巩固京师和北平的安全,情理之中。”

    脱古思帖木儿的脸色瞬间变白了。

    “不过……请你放心,朝廷会控制杀戮的,毕竟大明太缺少工人了,只要手脚齐全,就是宝贝,舍不得杀人的。”

    脱古思帖木儿听到这里,笑了,只要能活着,还有什么奢求呢!

    “在,在草原上,高过车轮的,就会被杀死。失败的首领也会被残忍杀掉。我,我能苟延残喘,两个儿子还,还能在军中领兵,我知足了。大明果然是上国,礼仪之邦,和,和草原不同。”

    说到这里,脱古思帖木儿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攒足了力气,缓缓伸出手,抓着柳淳的胳膊。

    “柳,柳大人,我,我想用汉家的礼仪安葬,行吗?”

    柳淳毫不迟疑,“可以的,到时候会让人给你挑一块风水宝地,以后子孙后代,荣华富贵,平安长久。”

    脱古思帖木儿终于笑了,“柳大人,我,我死之后,或,或许会有,乱子,但,但是跟我儿没有关系,不,不要株连他们。”

    柳淳再次点头,脱古思帖木儿彻底放心了,他耗光了最后的精神,只剩下胸膛微微起伏,同离了水的鱼儿一般,静静等着长生天的召唤。

    就在柳淳来过的第三天,这位北元皇帝终于闭上了眼睛,依照的心愿,采用汉家礼仪安葬。

    仿佛是为了验证脱古思帖木儿的话一般,就在他死之后,一个流言迅速传开。

    大明朝廷杀死了最后的大元皇帝,所有的草原部落,都站出来,向大明复仇!

    被关起来的四个人,竟然也欣喜若狂,仿佛打了鸡血。

    脱古思帖木儿活着,没人在意他,可是一旦死了,绝对是最好做文章的素材。

    到时候其余的蒙古各部都会闹起来,大明想要安宁,就必须用他们朵颜三卫充当屏障,换句话说,讨价还价的机会就来了。

    那个柳淳还敢抓我们,真是不自量力,瞧着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等着柳淳来请我们出去。

    这一次不光是喜峰口,包括辽东在内,都是我们的牧场。

    正在他们四个聊得高兴的时候,果然有了动静。

    来的竟然不是柳淳,而是刘政,他们不免失望。

    “我们要见辅国公,要见说了算的!”

    刘政冲着他们四个微微一笑,“师父还要犒赏有功将士呢!我过来告诉你们一声,朵颜三卫,已经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