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27章 坏家伙们都来了

第527章 坏家伙们都来了

 热门推荐:
    摊上朱棣这么个老大,是很不幸的事情,他把山一样的公务,全都推给了柳淳。京城的人马怎么整编,秩序怎么恢复,朝中缺少了那么多文臣,要用什么人来顶替……朱棣是懒得管闲事的,全都甩给了柳淳。

    更要命的是他还把犒赏三军的事情,也甩给了柳淳。

    这就很不地道了。

    跟着他靖难的功臣一大堆,上次议和没来及赏赐,这一回都进了京城,还能不赏赐吗?

    可要怎么赏,赏什么,赏多少……朱棣什么都没讲,只是让柳淳酌情安排。

    这回可好玩了,原来京城的官吏,大事小情要找他,军中的将领也没事往柳淳这跑,弄得他疲于奔命,简直要崩溃了。

    有人或许要问了,朱棣干什么去了?

    这个朱老四,竟然去了孝陵。

    他在朱元璋的坟前,搭起了草庐,披麻戴孝,每天给老朱烧纸上供,放声大哭,演起了带孝子!

    柳淳简直想掐死朱棣!

    要说朱棣跟老朱没什么感情,那倒不至于,可老朱走了快三年了,多大的悲伤也该过去了,现在京城这么多事情,你朱棣都躲了,跑这块儿守陵,又有什么意义呢?

    反正柳淳是不理解,他很想打人。

    朱棣却有自己的想法。

    他来替朱元璋守陵,首当其冲,就是尽一个儿子的孝心,而且也是再度向天下表明,他朱棣继承的是朱元璋的法统,他才是洪武大帝的继承人,至于朱允炆的建文朝,完全是个意外,是个错误,需要被纠正!

    其次,朱棣也要好好想想,没错,他就是要仔细思索。

    思索该如何治理天下,如何当好一个皇帝。

    朱元璋树立了一个极端,将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每天从早到晚,半点不休息。朱棣暗暗琢磨了一下,就放弃了,他可没有老爹的疯狂。

    朱棣想要建立起一套适合自己的权力结构,他身边必须有一套人马,能帮着自己处理复杂的政务,减轻负担。

    朱元璋废除了中书省,并且在祖训中明白告诉后人,不准恢复丞相。

    朱棣在酌量着,假如能恢复丞相,他很想把柳淳放在相位,这样一切都好办了。可问题是不能恢复丞相,放在别的地方,都委屈了柳淳的人才。

    所以才有了衍圣公的设想……假如这么安排了,柳淳在官员这块,就属于超然的存在,不方便干预具体的庶政。

    因此需要找几个能帮上自己忙的,又贴心可靠的人。

    另外呢,六部还是有非常重的权柄,该安排什么人,执掌六部,很考验智慧……这些都挑选好了,还有一个顶烦心的事情,那就是军中如何安排。

    那么多降兵降将,还有北平的老部下,以及蓝玉等勋贵……这要是不能安排妥当,也是个麻烦。

    朱棣每天跪在朱元璋的陵前,思考着帝国的未来,他真盼着老爹能够显灵,给他指点迷津,立刻找到办法。

    不过很可惜,除了呦呦鹿鸣之外,半点提示都没有。但是经历几天的思考,朱棣也有了大致的思路。

    而就在此时,各路人马,也相继进京了。

    首先赶来的就是世子朱高炽和老三朱高燧,朱高炽比原来还胖,身体真的和球差不多了。他也知道,自己似乎染上了毛病。

    遇到了压力,就必须狂吃食物,靠着吃东西才能让他冷静下来,脑子似乎也会变得更灵敏。虽然朱高炽不知道什么缘由,但就是这个感觉。

    这些日子老爹率领人马南下,朱高炽提心吊胆,又要看好老家,又要担心朱棣,结果就是胖了好大一圈,压得战马腰都要塌了。

    “唉,总算是过去了,父王进了京城,以后我就没事可做了,我要减肥!”

    朱高燧白了他一眼,“哥,你说这话,差不多有十几年了,当时你还跟师父学扭屁股呢!结果越扭越胖!”

    朱高炽脸上发烧,过去的事情,别提了好不好,很丢人的!

    “老三,你听师父说过没有?有没有那种不用动,就能瘦下来的办法?”

    “有啊!”

    “当真?”朱高炽瞪大了眼睛,“你没骗我?”

    “当然没有了,师父说过,有一种强制办法,就是把你的胃挖出来,然后切掉一半,重新缝好,再放回去,你就能瘦了。”朱高燧笑嘻嘻道“怎么样,这个办法好吧?”

    “好你个头!”朱高炽哇哇大叫,“你个混球,敢陷害我,看我不弄死你!”

    朱高炽呼呼气喘,追了过来,朱高燧才不怕呢!他稳稳当当,催动战马,将大哥越甩越远,无他,马好而已!

    朱高燧可不像他大哥惦记着减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譬如说……他要给北平的房产找个出路,没错,就是要找接盘的。

    最近因为大量的物资抽调出来,支持作战。结果闹到北平物价上涨,商货短缺。好多商人承受不住,不得不抛售房产,筹措资金,想要渡过难关。

    可朱高燧知道,一旦抛售开始,北平的房价就会崩盘,资金链断裂,整个大投资计划就完了,几十万人就面临着失去生计的危险……

    上天还真是保佑老爹和师父啊,他们这是用最后的一点力量,击败了南朝。

    假如朱允炆再多撑两三个月,结果就很难说了。

    好在朱允炆败了,一切都成了定局,胜利就是胜利!

    胜者为王!

    所以,朱高燧此来,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弄钱!

    钱!钱!钱!

    这个坏小子眼睛都变成了圆形方孔,看谁都像是铜钱成精。

    朱棣想要清算文臣,在朱高燧看来,就是俩字弄钱!

    事实上,整个江南,还有钱的,也就是这些士绅大族了。

    以苏州为首的工商业被他们搞垮了,现在的世家大族,在朝中有人做官,在地方上,拥有大片的土地,同时还兼营作坊,一个个肥得流油。

    朱高燧磨刀霍霍,他的算盘就是把世家大族干掉,重新扶持商人力量,而且通过和商人合作,支撑起北平的房价。

    站在扬州通往金陵的船头,朱高燧只有一句话,“大哥,务必支持迁都!”

    朱高炽举起拳头,呲着牙道“行,不过让我打一顿先!”

    朱高燧悲愤地看着大哥,四目相对,奈何朱高炽没有半点手软的意思。朱高燧只能抱住脑袋,哀嚎道“别打脸就成!”

    朱高炽他们来得很快,但终究不如另一个人,这位正是练子宁!

    他是最早被俘虏的,当时的优势还在朝廷方面,所以不管朱棣和柳淳,都没有杀他,而是利用练子宁,打击朱允炆的士气,所以他活了下来。

    等到巴蜀之战结束,景清想要活命都不行了,直接被千刀万剐,还做成了跪像,天天被口水洗脸,那叫一个惨啊!

    练子宁想起景清,就觉得自己十分幸运。

    如今更幸运的事情来了,应天城破,昔日的老朋友们,全都成了朱棣的阶下囚,而他呢,却是朱棣的臣子,虽然是降臣,说出来不好听,可降臣也是臣子啊!

    想想吧,当初自己投降的时候,是挨了多少骂,朝廷这边甚至给自己弄了谥号,逼着自己去死。

    我要是死了,能看到今天吗?

    你们这帮不讲义气的东西,如今报应来了。

    老夫倒要看看,你们有多硬的骨头!

    练子宁太了解这些人了,他又怀着强烈的复仇泄愤之心,从西安出发,一路疾驰,在燕子矶登陆,直接赶到北平,前来听令。

    光是他们也就罢了,在朱高炽之后,道衍和茹瑺,率领着北平的文武,也大举出发,赶赴金陵。

    这些人之中,就有曾经的左都御史,刑部尚书杨靖!

    “差不多两年的天牢大狱,没有杀死我杨靖!反而是地狱烈焰,锻造出神兵利剑。我杨靖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是天下正道!”

    杨靖咬牙切齿,新仇旧恨,全都涌现出来。

    他的怒火,直冲天际,仿佛用肉眼都能看得出来。

    道衍抱着胳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已经可以想见,南朝的官员,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了。

    “老衲要不要也凑个热闹,给他们一点好瞧呢?”

    道衍如是琢磨道。

    练子宁最先进京,只不过来迎接他的是一个很陌生的年轻人。

    “你是?”

    这个魁梧雄壮的年轻人忙躬身道“练大人,我叫纪纲,是新任锦衣卫指挥同知,奉了燕王之命,配合大人,彻查官吏。”

    过去的练子宁,是很瞧不起锦衣卫的,认为他们都是一群凶残的鹰犬,和他这种高古的士大夫,格格不入。

    可这两年多过去,练子宁彻底变了。

    他生怕朱棣让柳淳继续执掌锦衣卫,那样一来可就不好办了。

    换成了纪纲,这可是一个好事啊!

    练子宁稍微打量,他就发现纪纲这家伙身材高大魁梧,本应该是个伟岸的大丈夫,但是他的鼻子太高了,还有一点鹰钩鼻,眼角下垂,似乎有些溃烂,带着泪痕斑点……在相书上,这可是大奸大恶才有的模样啊!

    “原来是纪大人,老夫失敬了。王爷让你办这个案子,可见对大人的信任,老夫只不过敲敲边鼓,协助而已。”

    练子宁姿态之低,让人不免惊讶……一个心狠手辣的纪纲,再加上抛开一切脸面的练子宁,还有那么多蓄势待发的恶人,这是要热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