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23章 火了

第523章 火了

 热门推荐:
    城门开放,白旗挑出,里面的人投降了。

    他们跪在城门口,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只能战战兢兢,匍匐在两边,等待新君的裁决,失败者是没有资格讨价还价的,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新君的仁慈。

    朱棣俯视着这些人,轻轻一笑,然后就打马向前,丘福急忙拦住,“王爷,以防有诈,还是让末将在前面探路。”

    朱棣摇了摇头,却也没有继续向前,而是转身,揪住了柳淳的胳膊。

    “走,跟我并马进城!”

    柳淳慌忙摆手,“王爷,臣怎么好……”

    “别废话!”朱棣恶狠狠道“你是先帝看中的人,太子少师,又和本王同领先帝遗诏,如今靖难成功,你不跟我一起入城,是什么道理?”

    的确是很强大的理由,柳淳只能点头,不过他还是努力维持,让自己的战马落后朱棣一个马头。

    诚然,在朱棣没有登基之前,他只是个皇子,而自己这个先帝宠臣,是可以和他并驾齐驱的,但很快朱棣就会登基称帝,从此君臣名分确定,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柳淳对皇权的敬畏不是那么强烈,只不过他不愿意在一些小节上面,给自己惹麻烦。

    只不过柳淳没有注意到,在朱棣嘴角似有若无的笑,很得意。

    朱棣比谁都清楚,这场靖难之役,谁才是真正的第一功臣。柳淳在朝数年,培养了庞大的势力,不管是朝中文武,还是云南的沐家军团,也包括北平、大宁等地的商人,甚至刘三吾,唐韵这些人……都是因为柳淳,他们才愿意以身殉道,用一腔热血,换来靖难成功!

    如果论功行赏,给柳淳一个王爷,也不为过。

    虽然大明没有异姓封王的传统,但是朱棣很愿意为柳淳打破限制。

    不过就在祭奠朱元璋的时候,朱棣想到了神功圣德碑,想到了父皇的身后名……老朱的伟大毋庸置疑,他不完美,但他绝对是个好皇帝。

    可后人会怎么看先帝呢?

    百年之后,人们不会知道有多少百姓,愿意将身家性命,毫不犹豫托付给朱元璋,也没有人会在乎,一群老农,能敲响登闻鼓,去奉天殿面君告状……也不会有人理解一天处理四百多件公务,是何等繁忙辛苦。

    他们只会去找些史书,看看前辈文人是怎么记载的……这些书写史书的人,已经移花接木,甚至大肆篡改了一次,等到后世文人看过之后,又会毫不犹豫,牵强附会,加工渲染一遍……他们甚至会胆大到把野史笔迹搬出来,凭空捏造,无中生有。

    什么鹅肉杀人,什么炮打庆功楼……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说的,甚至还能公然得出明代无明君,无名将,无名士的荒唐结论。

    其实也不用多高深的知识,一个收复北平,拿回燕云十六州的徐达,一个捕鱼儿海攻灭北元的蓝玉……这俩人就敢和任何开国名将叫板,更不要说带领大明几乎踏入火器时代的戚继光了。

    至于名士,那就更不用说了,光是一个王阳明,立地成圣,直追孔孟……以明代的底蕴,跟任何朝代对比,都不会逊色的。

    正是因为有名臣名士,所以明代的帝王才会那么悠闲……汉武帝之后,唐玄宗之后,汉唐的天子,还有几个能被世人熟知的。倒是老朱家,从头到尾,都不乏有趣的人。

    不信你去瞧瞧,朱家的皇帝可是养活了半个历史分类的存在啊!

    拉拉杂杂说这么多,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里。朱棣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战场上所向睥睨,不惧任何人。可是到了舆论场,朱棣就有些力不从心了,自己手下的这些人,唯有柳淳能帮上忙。

    而且衍圣公孔讷死了,孔公鉴也死了……这难道就是天意吗?

    朱棣渐渐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办法,到底该怎么安顿柳淳,他已经有了打算,只是现在还不着急罢了。

    他催马入城,大街之上,黑压压,跪满了人群,又投降的士兵,有士绅官吏,都在迎接燕王……还有更多的百姓,躲在家里,把门窗紧闭,透过窗户纸上的一点,向外面窥望,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朱棣勒住了战马,随即下令,丘福和朱能各自率领一队人马,从两翼扫荡,肃清残余,最后大军汇聚皇宫。

    而朱棣则是带着柳淳,让朱高煦保护,也向皇宫进发。

    这一路上,不断有人投降,可也有人不知死活。比如已经革职幽居的魏国公徐辉祖,他听闻靖难军入城,立即招呼上百名家将,拼死命向皇宫冲去,他要保护天子。

    只不过当他刚刚出府就遇到了靖难军,双方交战,徐辉祖武功不弱,连着毙杀了好几个人,可就在这时候,丘福领兵赶到,一顿箭雨,徐辉祖身边的人倒下大半,就连他自己也中了好几箭,负伤之后的徐辉祖像是野兽一般,仓皇痛叫,跑回了府邸。

    丘福随即被徐府给围了,他真想冲进去,直接把徐辉祖给剁了。

    只不过抬头瞧瞧,中山王府这四个字,熠熠生辉!

    丘福没敢进去,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看,徐皇后的面子总不能不在乎吧?

    “你们分出五百人,把中山王府给我围了,不许一个人出来。”

    丘福下令之后,兴匆匆奔着皇宫而来。

    此刻朱能也杀了过来,朱棣和柳淳也离着不远了。

    城里的二十万禁军,除了投降,还是投降,几乎瞬间瓦解冰消。尽管很多开国功臣已经死去,但是他们的后代部下,还是在军中颇有影响力。

    其中有不少人都跟柳淳有些交情,当初办皇家银行,弄海外贸易,他们有的吃过亏,有的捞到了好处。

    总而言之,不打不相识吗,现在柳大人王者归来,这帮家伙还能放过吗?

    光是这一路上,柳淳就不知道遇到了多少磕头下跪的……

    这靖难的秋风之下,落叶凋零,人心离散,就连皇宫,也保不住了。

    “陛下!”

    锦衣卫大都督吴华提着一口染血的绣春刀,立在朱允炆的面前,他咬着牙道“臣已经手刃了老贼方孝孺。”

    朱允炆重重吸了口气,哪怕到了现在,他也不相信,方孝孺会背叛自己。

    “吴卿,你是不是弄错了,方孝孺真的背叛了朕?”

    吴华都要哭了,“陛下,臣安排在方孝孺身边的人密报,说是方孝孺曾经见过一个叫杨士奇的翰林……此人当初在长沙游学,是被柳淳提拔进京的。这几年都是方孝孺庇护,此人才没有被揪出来。方孝孺怂恿陛下,杀衍圣公,杀世家大族,死守京城,就是想拖着所有人一起死,用鲜血染红他们的前程!此等老贼,若是不除,陛下死无葬身之地啊!”

    话说到这份上,也不由朱允炆不信,只是连方孝孺都背叛了他,他想落个什么好下场,那也是万万不能了。

    生有处,死有地。

    身为天子,最后还是要有一点体面的。

    “吴卿,你是个大忠臣,正因为如此,你能否满足朕最后的要求?你把这奉天殿点燃了,让朕一火而焚,也好过成为阶下之囚!”

    “不!”吴华用力摇头,“陛下,臣已经安排好了,陛下立刻就能出京。”

    “出京?去,去哪里?”朱允炆苦笑道“朕还能去哪里?”他最信任的方孝孺已经死在了吴华的手里,朱允炆已经分不清谁是忠心,谁是奸佞。到了外面,只怕人人都想要他的命,讨好新君,他还能逃去哪里?

    “去海外!臣已经安排妥当,在那里还有三百锦衣卫,他们会保护陛下,会静静等待机会,只要朱棣露出破绽,陛下就可以卷土重来!”

    “什么?当真?”朱允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地张大嘴巴。吴华信心十足,“陛下放心,臣早就安排妥当了,陛下尽快换上僧袍,赶快离京。”

    朱允炆一惊,“吴卿,那,那你呢?你不陪着朕一起走?”

    吴华摇头,“陛下,臣若是走了,就会露馅的,请陛下放心吧!”

    不等朱允炆再问,吴华就让手下人替朱允炆更换僧袍,同时脱下来的天子衣冠并没有扔掉,而是交给了另一个和朱允炆年龄相貌差不多的锦衣卫,让他穿好,冒充天子。

    正在这时候,四面八方,响起杀声,靖难大军已经到了皇城。

    “陛下勿忧,可以走排水沟渠,燕逆还顾及不到。”

    朱允炆在四个护卫的保护之下,迅速逃跑。

    送走了朱允炆,吴华手里握紧了绣春刀。

    “弟兄们,咱们都是锦衣卫,生前我们杀人无忌,横行天下,人人战栗。死,我们也要死出模样,让天下人知道,咱们锦衣卫,没有孬种,全都是好汉子!”

    吴华说着,举起绣春刀。

    下一秒,宫门把炸上了天,丘福、朱能、朱高煦,三人杀了进来,吴华眼睛冒光,浑身的血液沸腾。

    “弟兄们,随我赴死!”

    “死!死!死!”

    ……最后的锦衣卫扑了上去,很快又被大军淹没,而此刻奉天殿燃起熊熊大火,一个身着龙袍的年轻人,投身火中,等抢救出来,已经变成了一具焦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