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14章 十日破城

第514章 十日破城

 热门推荐:
    “捷报,大捷啊!”

    手下人兴匆匆跑进来,手里挥舞着捷报,脸上都乐开了花。

    朱棣板着脸,不悦道“多大的事情,也值得大呼小叫,不就是朱高煦侥幸打赢了吗?”

    手下人喘口气,激动道“王爷,二殿下以五千破五万,斩杀大将瞿能,声威大振,我军上下,倍受鼓舞!”

    朱棣微微一动,却还是绷住了,淡然道“拿来吧!”

    接过了捷报,朱棣摆手,把让送信的下去,他自己亲手展开,仔细看去。此刻朱棣的手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没错,他的心里可不像表面上那么激动,这是双方议和作废,第一次大战,赢得了开门红,又是以寡敌众,打破敌军,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儿子打出来的……三重喜事叠到了一起,朱棣哪能平静。

    他仔细阅读着捷报上面的每一个字,生怕错过任何重要的信息。

    等到朱棣看完,他也不得不承认,朱高煦的确有些天赋,在打仗上面,至少有自己一半的本事了。

    嗯,没错!

    首先,朱高煦授意蓝勇,佯攻东昌等地,将大军从济南府调出来,然后以骑兵突袭……双方在交战过程中,又突起狂风,吹断了南军大旗。

    朱高煦趁乱追杀,斩杀大将瞿能,随后瞿能之子前来救援,想要抢回父亲的尸体,结果让朱高煦用弓箭射穿咽喉。

    首领战死,五万大军溃散了多一半,数千人被杀,近万人成为俘虏!

    的确是大捷!

    少有的大捷!

    “好小子!”

    朱棣咧嘴大笑,开怀舒畅,儿子们都成长起来,燕军之中,能人辈出,将才云集,朱棣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去,请来文武议论军务。”

    不多时,大家伙又都赶来了。

    这一次大家的脸上都是笑容,“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二殿下智勇双全,大获全胜,真是军威大振,打得太漂亮了。”

    面对赞誉,朱棣只是淡然道“他不过是侥幸罢了,瞿能废物一个。身为将领,居然不知道天时变化,如何统兵?假如是盛庸领兵,朱高煦必败!”

    这时候丘福不服气了,“王爷,这就是知己知彼,假如是盛庸统兵,二殿下必然不会这么冒险!大家伙说是不是?”

    众将哈哈大笑,一起点头,“丘将军高见,王爷就不要谦虚了。”

    儿子被人夸奖,简直比自己被夸奖还舒服,朱棣的心情大好。

    “嗯,就算是赢了个开门红。接下来,大家觉得要如何应对?”

    众将面面相觑,这可是关键的时候,如何把优势转变成胜势,的确太吃功夫了。最后大家都看向了道衍,这可是主战派的代表。

    道衍果然不负众望,朗声道“王爷,趁着南军锐气搓动,后继无力,正好南下攻击济南!”

    朱棣目视着道衍,平静道“能打下来吗?”

    “能!”道衍道“济南坚城,又有盛庸和铁铉驻守,的确是块硬骨头。可若是能拿下济南,整个山东就是我们的,南军势必瓦解冰消,一溃千里!”

    道衍描绘出了一副非常吸引人的画面。

    北平和金陵,作为双方的大本营,谁掌握了山东,谁就拥有了战略主动,胜利的天平就会向哪一边倾斜!

    朱棣怎能不动心。

    就在他想要下最后决心的时候,却还是扭头,冲着柳淳道“你的意思呢?”

    柳淳面无表情,伸出了一个巴掌,正反晃了各一次。

    “十天!我们只有十天的时间。”

    朱棣皱着眉头,“粮草当真这么紧张?”

    “不光是粮草,还有攻城器械……现在的北平拥有各种大炮,近三百门,武器固然好,可对后勤的压力也大。需要的牲畜是往常的一倍,至于民夫,数量就更多了。一旦陷入鏖战,我们会不战自溃!我说十天,是因为从徐州和淮安方向,还有梅殷的二十万大军,另外在扬州也有十多万人,在十天之内,这些援军就会北上济南,到时候,我们就会陷入苦战”

    柳淳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众人的头上。

    攻城战,的确不容易,就算攻打一座小城,十天都未必拿得下来!

    济南坚固无比,又被南军经营了许久,真的不好对付。

    如果打不了下来,就会面临着失败的苦涩……身为一个决策者,不能只看到好的一面,却忽视了潜藏的风险。

    朱棣眉头深锁,半晌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此刻朱棣的目光,格外清澈,众人不自觉挺直了腰杆。

    因为他们清楚,朱棣有了决断!

    “道衍大人,辅佐士子朱高炽,留守北平,茹瑺和郁新,全力以赴,调拨粮食,集结物资,供应军用。张玉,丘福,你们各自率领一万人,作为前锋,直取济南。柳淳,你随着本王,带领八万中军押后,十万大军,十日之内,一定要攻破济南!”

    一声令下,再也没有迟疑。

    不管有什么看法,到了这一刻,就只能一心一意,服从命令!

    这就是军纪,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随着命令一级一级传达下去……北平动员起来,燕军的强大,彻底展现出来。

    “你们,还有你们,立刻随军出征!”

    刘政在工地上,快速下达指令,原本的工人被调了出来,集中起来,充当辎重队伍。另一面,北平布政使衙门,向车马行下令,要求他们暂时将所有牲畜集中起来,供应军用。

    不许讲条件,不许反对……谁敢不借,一律处死。

    不到半天的功夫,供应军中的十五万名民夫,就已经准备妥当。配合民夫,又集中了五万多头牲畜,三千多马车,两万多独轮车,五万条扁担……

    “乡亲们,燕王殿下率领大军南下,是为了解救兖州父老乡亲,是为了讨伐逆臣贼子。你们当中,有许多是从江南来的,燕王殿下承诺大家,只要打赢了,就会兵进江南,落实均田,把属于你们的财产,还给大家伙!”

    短暂的宁静之后,许多工匠走了出来,他们排成队伍,捐献钱款粮食……除了被征调的民夫之外,剩下的民夫发出“每人多干一份活儿,每天少吃一个馍儿”的口号,挤出两千石粮食,充作军粮。

    在北平各地的学堂,师生也开始自觉捐款捐物,两天的时间,共计筹措粮食一千五百多石,钱两千多贯,悉数充作军粮。

    白羊口千户所,所有村民,捐赠粮食八千石,牲畜五百头,马车两百架,钢铁二十万斤!

    在大宁方向,一个署名“元归义”的人,捐赠驮马三匹,金一千两,经核实,此人正是北元皇帝,脱古思帖木儿……

    来自四面八方的捐赠,不断汇聚到军中,朱棣和柳淳已经赶到了沧州,准备发动攻击。面对着捐赠的名册。

    朱棣的眼圈红了,“柳淳,这不是你搞出来的花样吧?”

    柳淳连连摆手,就算他想,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王爷,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王爷推行变法,使万民获益,百姓发自真心,支持王爷,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朱棣轻轻摇头,“虽说情理之中,可自古以来,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步?俺朱棣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万民拥戴?”

    柳淳没有说什么,的确是太不容易了。

    北平的情况很困难,但是北平又很强大。

    之前有十年工商业发展的浑厚积累。

    接着是一年多围城苦战的煎熬。

    然后是这几个月大规模的投入建设……那些工程可不是劳民伤财,大而无当的折腾……相反,许许多多的青壮,都靠着工程吃饱了饭。他们的房舍在建造之中,孩子的学堂初具规模,朗朗读书声,让无数人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不光是他们,还有子孙后代!

    为了希望,百姓愿意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出粮食,愿意将自己的牲畜交给靖难军……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彻彻底底打赢!

    男人们去了工地,女人们下了田地干活,男人们推着小车,挑着扁担,去运送军粮,女人们就跟着进入工地……战争要赢,生活要继续,北平的每一个人,都竭尽全力,燃烧自己,将潜力压榨到了极限。

    万民拥戴,不是享受,而是责任!

    朱棣感觉自己的肩头,扛着山岳一般,负重前行,泰山在肩。

    重担压不跨,只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朱棣的拳头渐渐收紧,他脸上含笑,自信镇定。

    “柳淳,靖难胜利之后,我必将与百姓万民共天下!与真心支持我的人共天下!”朱棣鄙夷道“两汉重世家,唐代藩镇林立,宋代君王与士大夫共天下,结果换来靖康之耻,崖山之败!我大明与万民共天下,方能万世昌盛,日月永照!”

    朱棣迈着大步,冲到了军帐外面。

    “传令,全军出击!”

    “全军出击!”

    “全军出击!”

    ……

    命令像是潮水一般传下去,十万大军,直扑济南,在大军的背后,是数倍的民夫,他们构成了一道道的血脉,向着靖难大军输送辎重给养。

    张玉和丘福两路先锋,一路攻破济阳,一路攻取了禹城,直扑济南城下……铁铉和盛庸不断接到各方的奏报,他们的脸色愈发难看。

    “铁大人,我觉得这一次的燕军,似乎和往常都不一样!”

    铁铉咬着牙齿,拧着眉头,“燕逆的确是犀利许多,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