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07章 投奔燕王的人们

第507章 投奔燕王的人们

 热门推荐:
    朱棣的狰狞和霸道,终于展露出冰山一角。他借用修筑北平城的机会,笼络了所有将领,又借着皇家银行,把所有藩王都给拴住了。

    股份变成了最好的枷锁,牢牢箍住了每一个人。

    其实朱棣的这个集团,有点七拼八凑的草台班子的意思,远不如朱允炆手下来的齐整。毕竟朱允炆是承袭了一套完整的帝国系统,而朱棣只不过是一镇藩王而已。双方的基础属性就差了许多。

    可从朱棣起兵算起,也不过两年的光景,整个天下的局势就彻底扭转过来。

    在朱棣约束了武将和藩王之后,以茹瑺等人领衔的文官系统,开始发挥了强大的作用。他们调动百姓,集中民夫,修建北平城,清理拓宽运河,铺路修桥,建立水利工程……按理说,这都是劳民伤财的项目。

    但是在落实之中,渐渐发觉了不同之处。

    首先。北平和周边的地区,在洪武朝就积极变法,完成了均田。此刻动员百姓,非常容易。

    而且许多青壮,都愿意来做工,这是茹瑺没有料到的。

    为此他决定亲自下去看看,跟民夫一起吃住聊天,问问他们的想法。

    茹瑺下来,仅仅三天时间,他就弄清楚了。

    “柳大人,你可真是算无遗策啊!”茹瑺简直要五体投地了。

    刚刚均田,老百姓干劲十足,妇女都下田干活,因此农村一下子空出了许多劳动力。这帮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没事做,在家里吃饭,谁也受不了。

    出来当民夫,最直接的一点,就是能吃饱。

    北平的存粮虽然不多,但是支应民夫口粮,还不成问题。

    毕竟这些民夫不是白吃粮食,他们干得工程,还是有价值的,柳淳通过预售股份的方式,换取粮食。

    除此之外,工地上更吸引人的是另一件事。

    柳学门下的一些年轻人,他们会到工地上讲课……不是讲什么特别的课程,就是告诉大家,如何砌墙,如何做木工,如何保证墙是垂直的,木料是笔直的……学会了最基本的操作,就会被选拔出来,接受进一步培训,最终成为一名工人。

    围绕着北平的工程,柳淳组建了一系列的工厂作坊……你说这些工厂一钱不值,的确只是个空架子,可你说潜力无穷,那就是潜力无穷!

    工厂承接大笔的订单,他们全力以赴进行生产,在这时候,柳学门人再度介入,他们提供新技术,加强管理,让工厂赚取更多的利润,然后扩大生产,招募更多的工人,就像是一个漩涡,把人们都卷入其中……

    “茹大人,过去大兴土木,只会劳民伤财的根本原因在于两个,其一,只有索取,没有给老百姓合理的报酬。其二,大兴土木过程中,产生的新技术,新经验,并没有传播出去,惠及百姓,甚至随着工程的结束,彻底湮灭失传。”

    “茹大人,在我看来,增加财富的关键,还是提升老百姓的素质,让劳动者学到更多的技能,这样就能产生出更多更好的产品……自然而然,也就越来越富有。说到底,以往都忽视了挖掘人的潜力!”

    茹瑺听着柳淳的话,突然笑道“如何挖掘人的潜力,就要学你的柳学,对吧?”

    “是科学!”

    “没错!是科学!”茹瑺感叹道“等靖难之役过去了,老夫就谏言王爷,要增加学堂,多讲科学!”

    “那就有劳茹大人了,我想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柳淳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他万分笃定,因为随着货币的崩塌,朱允炆的信用已经破产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点都不用意外。

    ……

    “咱们现在,除了这一张纸,是什么都没有捞到啊!”

    齐王朱榑,怒气冲冲,愤愤不平。

    他不像蜀王朱椿,还有那么多的产业,他的封地在青州,他是被打败逃出来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那怎么办呢?

    真是不得不服,朱棣愣是想出了办法,他剥夺了朱榑的所有俸禄。

    说起来,朱元璋对待儿子们,还是很好的,他除了把儿子们分封各处,让他们戍守边疆之外,还给了丰厚的待遇。

    以一个亲王为例,每年赏赐禄米五万石,钞二万五千贯,锦四十匹,纻丝三百匹,纱、罗各百匹,绢五百匹,冬夏布各千匹,绵二千两,盐二百引,花千斤。另外每月给马料草五十匹。另外还有专门的工匠,负责缝制衣服,可谓贴心之极。

    而且一个亲王府,可不是只有亲王领俸禄,亲王子未受封的按照公主待遇,每年给纻丝、纱、罗各十匹,绢、冬夏布各三十匹,绵二百两。子已受封郡王那就更多了,每年米六千石,钞二千八百贯,锦十匹,纻丝五十匹,纱、罗减纻丝之半,绢、冬夏布各百匹,绵五百两,盐五十引,茶三百斤,每月马料草十匹。

    这还不算完,亲王之女已受封及已嫁,年赏禄米千石,钞千四百贯,其缎匹於所在亲王国造给。未受封的女儿,按照未受封的儿子一半来计算。

    简单这么说吧,一个王府,假如生了十个八个的孩子,有男有女,每年光是领取的米、钞,布匹,草料……加起来,折价至少二十万两以上,而且还是按照普通的市价计算。

    事实上给王府的绫罗绸缎,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耗费的功夫就更多了。

    朱元璋当年拼了老命,积攒内帑,不少都是给儿子公主们准备的。为了儿孙,老朱操碎了心。

    柳淳给朱棣算了一个简单的帐,按照现在的俸禄,如果不打折扣,五十年后,朝廷就没有钱养活宗室子弟。

    如果打折,再考虑到某些藩王子女不多,甚至生不出来,也就能维持百年。百年之后,必定是一地鸡毛。

    天才如朱棣,很快意识到藩王就是老爹留下的一个雷!

    坐在朱允炆的那个位置上,进行削藩,其实没错……错的只是他手段太拙劣罢了。

    朱棣想来想去,他来个馊主意……你齐王不是没有钱那!那好办,就把你的俸禄提前抵押给皇家银行,充作股份。

    然后每年给齐王府一点花销。等皇家银行有了收益,按股份分红,就顺势取消了王府的俸禄。

    其余的藩王,也都照此办理!

    从此之后,藩王不再是指望朝廷的禄米,而是靠着银行分红活着。

    “朱棣!我要掐死你!”

    齐王朱榑简直气得炸开了,还说朱允炆怎么样,你丫的比朱允炆还要黑心!

    “怎么样?你们愿不愿意走?咱们一起南下,来个弃暗投明!”

    代王咬着牙,“我在大同的一切,也都被剥夺了,我可是立过功劳的,我替他打到了沙州,收复了河西走廊,朱棣就这么对我,我不服!”

    宁王两手一摊,“我倒是不在乎什么,只是我担心四哥会秋后算账,处置我和辽王啊!”

    朱榑道“那还等什么,赶快走吧!我就不信,像朱棣这么折腾,把人心都弄凉了,还能打得过朱允炆!”

    这三个货反复商量,要说不怕朱棣,那是骗人,只不过他们太气不过了。明明说好了,一起奉天靖难,共享富贵,结果就落这么个下场,连年俸都给弄没了,谁能忍得了!

    他们商量,这么跑肯定是不行的,朱权出了个主意,去海津镇,就以观察工程进度的名义,去海津。那里有大宁的船只,坐上船,就能南下应天,走海路不会被拦截。

    经过一番商量之后,他们果真动身了。

    三位藩王离开了北平,就跟出了笼子的鸟似的,那叫一个高兴啊!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海津,只要上了船,他们就得救了!

    可当他们赶到了码头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这三个人都傻了……只见海面上船只无数,上面载着许许多多的百姓,在邻近海岸的地方停泊。百姓涉水上岸,许多人都激动的哭了。

    总算到了北平,有了活路了!

    “燕王爷,我们来投奔殿下了!”

    老百姓们,如痴如狂,如同找到了父母的幼子,跪在地上,又哭又笑,状若癫狂,鬼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这三位藩王互相看了看,那叫一个尴尬啊!他们都有一个疑问看这帮百姓的样子,还要不要往南边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