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58章 小团圆

第458章 小团圆

 热门推荐:
    双屿的天空,格外的蓝,海风吹拂,海鸟翱翔,港口之内,海船云集,港口外面,千帆竞过,恐怕没人能够想象,在茫茫的大海之上,竟然有这么一处神仙所在。

    双屿港位于舟山群岛的六横岛,从春秋时期开始,这里就有渔民活动。在洪武十九年的时候,信国公汤和奉命巡察海疆,为了防范倭寇,曾经尽数迁徙双屿居民回归内地。

    汤和前脚把人迁走,后脚官方贸易开启,双屿港这块无主之地就成了柳淳给自己预留的一条后路,老朱在日,他只是在这里安插一些人手。等老朱驾崩之后,柳淳加快动作,掌控了整个岛屿,并且不惜血本,把双屿打造成了海上堡垒。

    就连柳淳的第一个孩子都是在这个海岛上出生的。

    而今天双屿要迎来一位非常重要的贵客,中山王徐达的四公子,徐增寿!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艘不大不小的船只才进入港口,当看到船头上人影的时候,徐妙锦的眼泪唰得一下流了出来。

    她飞扑过来,还没等徐增寿从跳板上下来,就抱住了四哥的脖子,像是个考拉似的,舍不得撒手。

    徐增寿的眼圈红红的,“三妹,你也在啊!”

    徐妙锦用力点头,“我一直在的,一直等着四哥哩!”

    徐增寿突然皱眉头,“不对啊,你前些时候不是说要去找那小子吗?”徐增寿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一眼看到了柳淳,他抓着妹妹的腕子,几步冲了过来!

    “喂,你怎么回事,我妹妹大老远去找你,你躲哪去了?”

    柳淳无奈,连忙告罪,“徐兄,她去西安找我,不凑巧,我人在巴蜀。”

    “巴蜀?”徐增寿眼珠转了转,突然大叫道“你,是你打败了我大哥?”

    柳淳尴尬笑笑,没有否认!

    徐增寿迟疑片刻,突然大笑,主动伸手,用力拍着柳淳的肩头。

    “漂亮,干得漂亮!打得好!”

    柳淳背后这帮人都把脸转到一边去了,听不得了,人家把你大哥打得那么惨,你还说好!这兄弟当的,也是够奇葩的。

    徐增寿才不管别人怎么说,他搂着柳淳的肩头,还出主意呢!“我跟你说,我大哥用兵啊,只能算是中规中矩,你下次在战场上遇到他,别客气,狠狠打!不用手下留情。”

    柳淳很用力点头,“你放心吧,这次只是打掉了他两颗门牙,摔折了一条腿,下次保证弄死他!”

    徐增寿的脸瞬间就垮下来了,神马?大哥丢了两颗门牙,那该多丑啊?柳淳你小子真行,也能下得去手?

    气氛稍微有点降温,徐妙锦忙道“四哥,你快瞧瞧,这是柳家的大小姐!”

    说话之间,蓝新月主动上前,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送到了徐增寿的面前。

    徐增寿瞪大了眼睛,“好漂亮的娃娃,长得比他爹强多了!”他嘿嘿大笑,伸手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小家伙居然没哭,而是咧着嘴笑了。

    这一笑可把徐增寿弄得心花怒放,他一掉头,竟跑回了船上,不大一会儿,弄下来一个巨大的包裹,送到了柳淳的面前。

    “快看看,这是娃儿的干爹送给她的礼物,都是女孩子能用得到的!”

    徐妙锦还笑呢,“蓝姐姐,你瞧我四哥多心细,大老远逃命出来,还不忘带礼物,四哥,有没有给我的?”

    徐增寿干笑道“都有,都有的!”

    柳淳却哼了一声,“我说徐兄,这可都是特大码的,我家丫头长大了也未必穿得了。你要是有心,不如现在穿上,给我们弹奏一曲春江花月夜,再用女声说一遍,小女子献丑,就当是给我们的见面礼了!”

    “什么?”徐妙锦劈手把包袱抢过来,展开一看,都是什么玩意啊?褙子,襦裙,纱衣,彩鞋,还有好几盒胭脂,花粉……“四哥,你,你怎么有这些东西?你,你为了逃出来,不会男扮女装了吧?你还给人家弹琴了?羞死了!”

    徐妙锦当然知道四哥的本事,这家伙三教九流无一不精,凡是纨绔子弟的勾当,无所不会。只是碍于中山王的脸面,他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真没想到,他为了逃出来,竟然用了看家本事!

    完了,完了!

    徐家的德行算是让他败光了。

    见妹妹这么嫌弃,徐增寿还不乐意了,“你个死丫头,要不是因为你,还有这个小子……我至于以身犯险吗!我现在好容易跑出来,这是要在史册上大书特书的,孟尝君用鸡鸣狗盗之计脱险,我这也差不多吧!”

    ”差多了!“徐妙锦气呼呼,羞红脸道“你,你有没有陪人吃饭,还有陪人……要是那样,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四哥了!”徐妙锦脸都烧起来了。

    徐增寿拿手指狠戳妹妹的额头。

    “胡说什么!小心你嫁不出去啊!”说这话的时候,徐增寿还瞟了一眼柳淳,心里暗道“我这傻妹妹跟着你跑了多少冤枉路,等了多少年,现在你连女儿都有了,我妹妹该怎么办,你给个话了吧!”

    柳淳心有早有准备,他冲着徐增寿一笑,“四哥,小弟准备了酒宴,咱们先喝顿接风酒,然后再说别的事情。”

    知道改口就好,徐增寿心满意足。他刚要走,却又转身,把地上的女装收拾了起来,小心翼翼包好。

    徐妙锦收不了了,“四哥,你还上瘾了啊?”

    徐增寿底气十足道“你懂什么,这叫有备无患,艺多不压身!万一敌人打来,我还能乔装逃跑!这就是你四哥的看家本事了。”

    徐妙锦已经找不到形容四哥的词儿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能逃出来,兄妹团圆,还有什么奢求呢?

    就这样,他们凑在了一起,柳淳给徐增寿准备的全都是海鲜,在双屿也没有别的,唯一的蔬菜就是一盘绿豆芽。

    其余什么大螃蟹,大海鱼,大海参,大鲍鱼……应有尽有。

    徐增寿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些天提心吊胆,全都一扫而光。

    “我说柳淳啊,你这怎么有种山大王的感觉啊?真爽啊!”

    徐妙锦纠正道“是海贼王!”

    “没错,是,是海贼王。”徐增寿很好奇,“你怎么来了?燕王那边怎么样?”

    柳淳轻笑了一声,“燕王还好,现在他坐拥二十几万人马,守住西安没有问题,至于能不能攻破洛阳,还要看局势发展。至于我,还不是你的那封信!”柳淳板起面孔,气哼哼道“你做事之前,怎么不好好想想,金融经济的事情,岂是能轻易发动的?你还大张旗鼓抛售丝绸作坊的股份,你心怎么那么大?”

    徐增寿被问得傻住了,“你都知道了?那,那你说该怎么办才好?”

    柳淳气哼哼道“多简单的事情,你在作坊放一把火,就说是工人不小心弄出来的事故,顺便停产,延期归还借款……不就什么都完了!”

    徐增寿用力吸口气,琢磨了半天,“还真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比较傻!”徐妙锦毫不客气道。

    徐增寿摇头,“不,要是那样的话,我准备的更大的坑就没用了!”

    “你还准备了什么啊?”徐妙锦好奇道。

    徐增寿来了精神,他把大螃蟹扔在一边,得意洋洋道“我啊,我给朱允炆留了个陷阱!他几次勒索我,让我捐钱,充当军费!我呢,表面上应承,可暗中我把徐家的产业都转移出去了,从表面上看,我就剩下一些铺面,而且还都抵押出去了,至于现金,我扔给了丝绸作坊,用来遣散员工了。”

    “总而言之,我现在是个穷光蛋!朱允炆抄了我的别院,根本拿不到钱,解决不了困难!他只有想办法,去抄别人的家!或者干脆自己掏钱!”

    徐增寿笑嘻嘻道“让他抄吧,他抄得越多,人心流失就越快!我瞧着他,离众叛亲离,已经不远了!”

    “等到靖难成功的时候,你们可要跟燕王说一声,我可是出了大力气,立了大功劳啊!”

    徐妙锦眼睛闪亮,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

    “四哥,我现在发现你还真是个天才,不但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还能舍弃千万贯家财,有气魄,不愧是我四哥!”

    “那还用说!不狠点怎么行!”

    柳淳听着这对兄妹商业互吹,微微陷入沉思。蓝新月在旁边只是含笑瞧着,怀里抱着孩子,眼里是柳郎……这滋味,怕是比蜜还甜了!

    突然柳淳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四哥,我真应该敬你一杯!或许很快咱们就能聚集起一支庞大的海上武装了!”

    徐增寿懒得问怎么回事,他觉得柳淳这家伙应该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那啥……你看我能指挥多少船队?”

    柳淳轻笑,“怎么,四哥也有兴趣领兵?”

    “瞧你说的,别忘了我是什么啊!不能给我爹丢人,是吧!”

    柳淳点头,“有道理,不过你想领兵,要通过考核。”

    “考核?”徐增寿不屑,“你这才多大的地方,有几个人,还考核什么啊?”

    他这话刚说完,就有人走了出来,“四公子,这不对了,我不是人吗?”

    徐增寿抬头看去,来人正是陶成道!

    “考核是必须要考核的,不然谁敢把身家性命托付给四公子啊!”

    又冒出一个,是谁?柳淳的门人,龙镡!

    “徐公子,还认识我不?”

    徐增寿再仔细看去,是个中年的汉子,“你,你叫陈远,是三爷的好兄弟?”

    紧随其后,又出来十几个人,全都是柳淳昔日的部下和门生,最后走出来的是一个白面小生,他搀扶着一个没有胡须的老者,正是韩老太监!

    “奴婢马和,见过四公子!”

    徐增寿傻了,怪叫道“我的老天爷啊,你们都跑这儿团圆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