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47章 发现了无价之宝

第447章 发现了无价之宝

 热门推荐:
    朱守仁说完之后,客厅里陷入了沉默……老头主动揽权做事,当然是好事情,可问题是此老是不是真心实意,谁也说不清楚了,而且他跟方孝孺关系匪浅,眼下方孝孺还是站在朱允炆一边,跟靖难军作对,实在是让人没法放心。

    柳淳沉默不语,赵勉带着思索微微低头。他们俩的动作都在朱守仁的老眼里。

    老头自嘲一笑,“的确是交浅言深,老夫鲁莽了。不过老夫想跟柳大人讲一件事……方孝孺跟我说,他相信士大夫还是有良心的,他的意思是以大势威逼,劝说士大夫交出土地,可以给予一些其他的东西,作为交换。他说过,若是柳大人主持变法,必然是血流成河,损及斯文元气,甚至孔孟之道,会因此断绝。”

    说到这里,老头顿了一下,没错,柳淳已经打出了墨子和杨朱的旗号,显然,如果变法到了最后的关头,两边的祖师爷是要斗法的。

    由此可见,方孝孺还是有些见识,而且作为一个士大夫,方孝孺对士人还是存有一丝幻想的。

    “老先生,您又是怎么看的?”

    朱守仁痛苦地摇摇头,“柳大人,老夫年过古稀,看过的事情太多了,我就不说别的,光是圣人苗裔,孔家的南北二宗之争,就让多少读书人心寒啊!老夫年轻时候,甚至想到山东,除掉这一群给圣人丢进脸面的不肖子孙!柳大人,你说说,他们孔家子孙,争相谄媚元廷,算,算什么圣人后裔啊,简直连做人都有问题。”

    老头又叹了口气,“老夫也就是说说,算起来,我也给元廷当过官……可正是因为如此,我,我心里有愧疚,我半夜睡不着觉,我怕啊!”

    朱守仁突然变得极为激动,“柳大人,还有赵少保,老夫比任何人都清楚,士大夫的秉性。老夫只想在衰朽残年,替百姓做点事情,也好赎罪!正学先生总觉得士大夫会以天下为重,老夫却是不敢苟同,倘若老夫能靠着自己的一点举动,让后世之人,提到文人,不至于戳脊梁骨,老夫就死而无憾了。”

    朱守仁这番披肝沥胆的表态,让柳淳和赵勉都肃然起敬!尤其是赵勉,从朱守仁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老岳父刘三吾……他们经理类似,暮年之际,能做出顺应大势的决断,真是让人五体投地,不得不钦佩。

    赵勉冲着柳淳点头,“既然老先生愿意负担此事,我看最合适不过了。”

    柳淳道“老先生是要拼命的,可我却还想老人家能多提点后辈几年,多教导几个人品正直的学生。老先生,你只管下令,我给你安排几个得力的年轻人,协助您老。”

    朱守仁欣然点头,“柳大人思虑周全,老夫感激不尽。”

    他们谈得畅快,柳淳让下面的人准备酒宴,没有太多的东西,只是六七道菜,一壶老酒,边喝边聊。

    “老先生,不知道您打算如何着手呢?”柳淳提问道。

    朱守仁哑然失笑,“老夫还是打算从景清做文章!这个畜生,纵容乡勇,祸害百姓,光是凌迟,便宜了他,老夫打算让他遗臭万年!”

    “老先生,您要怎么办?”

    “很简单,就在新津县城外,老夫要给他立一个跪像,让他生生世世,都别想站起来,永远给新津百姓谢罪!”

    ……

    到底是老前辈,朱守仁一出手,就让柳淳都耳目一新,其实柳淳有些时候还真是有点善良……他基本信奉人死不结仇。都把人千刀万剐了,还折腾什么。

    可显然光杀一个人还不够。

    朱守仁亲自写了一篇文章,让人有石头刻下来,又用铜铸了一尊跪像,大小和真人相仿,就对着新津城门,永远跪下了!

    生生世世,再也别想起来。

    这一下子,可谓是震撼巴蜀,新津百姓,纷纷从家里出来,围着跪像,指指点点,切齿大骂,争相朝着跪像吐口水。

    这一招太好了,真是大快人心,就该这么对付罪孽深重的畜生!

    各地的文人夜不能寐,睡着了就有噩梦,生怕有朝一日,自己也变成一尊跪像。

    朱守仁出了第一招,大获成功,老爷子随即找到了柳淳。

    以目前来看,反而分田落实最好的就是成都府和叙州府,这两处靖难军的实力最强。至于其他的地区,还只是开了个头儿而已。

    “当年蒙古人屠戮巴蜀,光是成都就找出一百四十余万尸体,何其残忍!等他们占领天下之后,巴蜀荒芜,各地移民进入,除此之外,周围的吐蕃人,党项遗民,回鹘人,羌人,甚至是一些色目人,都迁入了巴蜀。柳大人,你可以看看巴蜀的西北,究竟有多少土司!”

    柳淳当然知道,不只是西北,包括东南,连接贵州的方向,也有许多土司。

    “老大人打算如何处理?”

    “一起分田!只不过这些人会野一些,没有足够的兵马可不行,老夫就是来讨令杀人的!”

    这位说的真够干脆的。

    柳淳道“当下我们的兵马也不够用,我只能给老大人五万人!”

    五万?

    很少吗?

    柳淳轻笑道“这里面真正打过仗的,一万,其他以民兵为主,老大人以为如何?”

    朱守仁欣然点头,民兵更好!

    他们多数都是重新分了田的农户子弟。他们对均田的政策更加拥护,行动起来,也更有力量。

    有这五万人,朱守仁是信心大增。

    “柳大人,老夫向你保证,半年之内,巴蜀大地,要完成七成以上的均田,做不到,你只管砍了老夫的脑袋!”

    ……

    柳淳不愿意杀戮太多,可突然冒出来的老杀神,却让巴蜀的豪强士绅倒了霉,至于那些土司,就更不用说了。

    朱守仁是把这么多年,憋着的怨气全都爆发出来。

    谁敢反对均田,立刻处死,并且把他的事迹写成文章,到处传播,设置个别要编成剧本,在舞台上表演,人死了还不算,要让你遗臭万年。

    而且这些人的家眷,老头也没客气,全都发配缅甸!

    在短短时间内,许许多多的豪门大族,甚至传承了几百年的大家,顷刻之间,全都土崩瓦解。

    可以很明显感觉出来,就像是地震,围绕着震中成都府,向四周不断扩散……柳淳和赵勉已经做了个开头,到了朱守仁这里,那是半点不客气了。

    说情没用,送礼没有,耍横的,更没用!

    老头就像是一块顽固的石头,水火不进,软硬不吃。

    均田就这样快速推进,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渐渐地,在出川的大路上,越来越多的士绅地主,携家带口,疯狂逃亡。

    故土难离,谁愿意背井离乡?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境,他们绝对不会跑的……要知道这些家伙跑也不容易,他们家产那么多,就算把房舍田地扔了,光是浮财,就不是小数目。

    有的人家跑出来,光是马车就有上百辆,载着一家老小,还有沉甸甸的金银财宝,古玩玉器,无数的宝贝,疯狂逃窜。

    他们只想快点离开鬼蜮。

    在出川的大路上,这帮人互相冲撞,互不相让,咒骂厮打,全然没有了读书人的文雅。许多的强盗听闻了消息,也在大路小路设下埋伏,攻击这些家伙,一时间,抢掠,杀戮,那叫一个混乱啊!

    不说别的,光是各地的镖局,价钱就涨了十倍不止。

    “这帮东西,终于知道怕了!晚了!”

    杜思贤带着一群人,在山头隐藏,冷冷瞧着下面经过的商队……想带着钱逃跑,对不起!没门!

    把钱留下再说,至于命,就看高兴不高兴了!

    “杀!”

    这些人马伪装成山贼,从两边冲下来,转眼之间,刀光剑影,杀得血流成河……杜思贤是跟着柳淳历练出来的狠人,对付这些杂鱼,还不是手到擒来。

    “头领,咱们发财了!发财了!”

    手下人兴奋地将一箱箱的金饼子摆在了杜思贤的面前,最后抱来了一个特大的箱子,满以为会有更多的宝贝,可展开之后,里面只有三套笔墨纸砚,真是让人失望!

    为什么会把这些玩意当成宝贝呢?

    杜思贤本能感觉,应该不简单,不然也不会放在最下了,别是另有玄机吧?他拿起最上面的一方砚台,仔细看去,底下似乎有几个字,他只能辨认大概,似乎有“东坡”的字样!

    杜思贤读书不多,但是他也知道东坡代表了谁啊!

    那可是他们巴蜀大地走出来的光耀千古的大才子啊!

    他留下的东西?

    这是个宝贝,还是无价的那种!快去送给大头领吧,他一定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