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17章 徐家兄弟的选择

第417章 徐家兄弟的选择

 热门推荐:
    “方先生,你陪着朕说一会儿话。”

    朱允炆主动留下了方孝孺,至于黄子澄,则是去传旨,让徐辉祖领兵出征。朱允炆邀请方孝孺去御花园,当初朱元璋的菜地让朱允炆铲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当年马皇后亲手栽的茶树还在。

    君臣漫步在花丛之中,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方先生,朕一度觉得,只要登基称帝,坐上了龙椅,便一切安好,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皇祖父就是如此,没有人敢忤逆他的话,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来不用担心有人反对。”朱允炆面色苍白,愤怒之火,在心头燃烧。和老朱比起来,他真是太惨了点。想做什么都会受到掣肘,现在更是烽火遍地,江山风雨飘摇。

    无论如何,朱允炆也没有想到,皇帝会这么难当。

    方孝孺颓然长叹,朱元璋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其实很多时候洪武大帝很丢人的,老百姓丢了一头牛,都敢来敲登闻鼓,一个小小的粮长进京,朱元璋也会召见,谈话,赐宴,从来没有懈怠过。

    老朱是把这些“小事情”做好了,把盘稳住了,才能大开大合,肆无忌惮……至于朱允炆,江山不是他打的,既没有威望,又没有民心,想学老朱的霹雳手段,那不是做梦吗!

    方孝孺不觉得朱允炆会这么弱智,连这点差别都看不出来。

    皇帝这么说,是因为他失去了自信,他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毫无疑问,可是很要命的事情,当头的失去了方寸,让下面的人如何是好?

    “陛下!”方孝孺沉吟道“老臣以为,陛下还是应该收拾人心,以变法为重……只要将变法推行下去,有了成效,百姓心向朝廷,国库充盈,兵强马壮,诸位藩王也就不会成为朝廷的威胁了,陛下挥手之间,就能削藩成功。”

    朱允炆微微点头,真有道理啊……这话怎么听着耳熟啊?

    是柳淳!

    就是他!

    当年柳淳就是这么讲的。

    他说的比方孝孺还要详细,他主张用发展的手段,变法的方式……或许有一天,藩王根本不会成为威胁。

    坦白讲,朱允炆只是把柳淳的话当成了推脱的手段,他为了帮燕王朱棣,才这么说的。可现在呢,方孝孺也是这个看法,难道方孝孺也是朱棣的人?

    或许真的错了!柳淳跟自己讲的是真心话,奈何自己没有听懂!等自己明白过来,什么都晚了。

    “方先生,你觉得现在推行变法,还有用吗?”朱允炆颤声道。

    方孝孺有些尴尬,假如朱允炆登基之后,就立刻推行变法,请柳淳回朝主持变法,甚至给朱棣授权,让他在北平继续推行变法……这样一来,就消除了藩王举兵的可能。

    身为天子,自然是变法的最大受益者,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惜的是朱允炆,还有他身边的人,根本没有这个心胸,他们看不到大局,身为新君,没有一样造福百姓的措施,反而醉心于铲除威胁,弄得天下大乱,有今天的下场,实在是咎由自取。

    只是诸王已经造反了,现在改弦更张,还有用吗?

    “陛下,什么时候变法都不晚。臣以为士绅一体纳粮服役,这一条必须落实。不然连番大战,只会耗光国库,民不聊生。一旦流民四起,局面就没法收拾了。”方孝孺心中苦涩,他嘴上说不晚,可实际上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而且他还担心,即便现在开始做了,也未必能推行下去,道理很简单,就是朝中的那帮人,他们会为了大局,牺牲自己的利益吗?

    “方先生,你从明日起,接掌户部,替朕理财,所有变法的事情,全都交给先生。方先生,朕,朕会全力以赴支持你的。”朱允炆终于点头了。

    方孝孺跪倒在地,匍匐叩拜,泪水模糊了双眼,“陛下厚恩,臣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宫中上演君臣相得的戏码,至于朱允炆的另一位师父,黄子澄则是向徐辉祖传达了圣旨,并且笑道“魏国公,此番领兵出征,必能大获全胜,老夫先祝贺魏国公旗开得胜,凯旋而还!”

    徐辉祖比黄子澄高了很多,可此刻他腰弯到了极低的程度,和黄子澄差不多,神态上更是毕恭毕敬。

    “黄大人,在下领兵出征,皆是黄大人的功劳,我感激不尽。”

    徐辉祖在躬身的当口,将一张汇票塞到了黄子澄的袖口里,十万贯,见票即兑。黄子澄不动声色收了起来。

    徐辉祖感慨道“大将在外,最怕后方不稳。我这次出征巴蜀,平定岷王,还是请黄大人多多周旋,替我遮风挡雨,等平定了岷王,我自当亲自拜谢,感谢黄大人回护之恩!”

    黄子澄含笑,称呼都变了,“国公爷忠肝义胆,用兵如神,老夫深知国公爷的本事,区区朱楩,不算什么,即便加上沐春,国公爷也是绰绰有余。”

    这俩人好一阵肉麻的互吹,黄子澄带着汇票,心满意足离开,不愧是第一勋贵之家,出手真大方啊!

    黄子澄突然想起来,他在一个朋友那里,看中了一套苏东坡留下来的文房四宝,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再加上苏大才子的题诗,足以充当传家宝了。

    有这笔钱,就能把文房四宝买过来,放在自己家里……真好啊!

    徐辉祖走了,另一个解放了,那就是徐增寿!哪怕徐辉祖一再交代,要禁足他,不许离开家门,可徐辉祖一走,徐增寿直接装昏迷,家人生怕出事,只能把他抬出来。

    还在担架上面,徐增寿就一跃而起,后面的家丁不管怎么追,都没有用。徐增寿到了自己的别院,他被禁足的日子,什么消息都得不到。

    好容易出来,他立刻查阅邸报,快速浏览情况。

    当徐增寿看到各方举兵,一起讨伐朱允炆的时候,忍不住冷笑,活该,这就是自作自受!

    再往下看,大哥徐辉祖,带着十五万人入蜀,去讨伐岷王。

    徐增寿简直想笑出声来……去哪里不好,非要去巴蜀,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大哥啊大哥,我知道,你向来自诩知兵,可这一次,你必败无疑。

    徐增寿怎么会如此笃定?

    原来巴蜀还有一张大牌,那就是蜀王妃蓝氏!

    没错,就是蓝氏,蓝玉的女儿,蓝新月的姐姐!

    她在蜀王朱椿就藩的时候,嫁给了朱椿。这几年,蓝家在巴蜀,有不少的生意哩……

    “三妹,你说四哥现在帮着外人,对付咱大哥,若是让老爹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会做何感想?”徐增寿感叹着。

    徐妙锦轻笑,“四哥,咱爹只会说你是好样的!大哥他是鬼迷心窍了,我可是听说,西平侯沐春的部下,是当世最厉害的火器兵马,战力强悍。咱大哥肯定不是对手,只会碰得头破血流!”

    徐增寿叹道“如果只是头破血流就好了,就怕他连命都搭进去。”徐增寿想了半晌,写了一封信,交给了徐妙锦。

    “三妹,那小子在燕王身边?”

    徐妙锦没有否认,把信收好,转身嗔怪道“四哥,你当初受了人家恩惠,可是管人家叫大哥的,现在小子,小子地叫着,你也太过分了吧?”

    徐增寿怪眼圆翻,“哪有什么过分的!以前我是没想好,现在我想通了,我打算啊,让他给我当妹夫!我叫他小子怎么滴?那是抬举他了!”

    徐妙锦被说的俏脸通红,“四哥,你胡说什么?”

    徐增寿哑然,“我,可没胡说……三妹,你们是郎有情,妹有意。拖了这几年,怎么说呢,跟着他,不委屈你!你这次离京,就跟他成亲吧!你有了好归宿,四哥也就放心了。”

    徐妙锦渐渐的脸垮了,关切道“四哥,你怎么不跟我一起走?咱们一起出京吧?”

    徐增寿摇头,“你是个女孩子家,没人在意你。四哥要是离京了,必定有人弹劾……到时候因为我,牵连了家里,四哥岂不是成了罪人!你放心吧徐家还是有些面子的,我也会小心从事,而且那小子现在还是个死人,不怕的。”

    徐增寿刮了刮妹妹的额头,宠溺道“四哥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