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07章 大获全胜的朱棣

第407章 大获全胜的朱棣

 热门推荐:
    练子宁一介文人,根本跑不快,后面追兵就要到了,情况十分危急,幸好民夫们体谅他的难处,让老大人坐在车上。

    可问题是运粮的是独轮车,这玩意需要很好的平衡能力,坐上一个大活人,很容易摔下去,该怎么办呢?

    有个少年拿着一根长长的布条,搭在了练子宁的身上。

    “大人,让小的帮您和车子捆在一起,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

    练子宁扣着木架,浑身颤抖,眼睛都不敢睁开了。只能拼命点头,少年一边捆练子宁,还一边解释“大人别嫌疼,捆得结实点,是怕您掉了,为了您好!”

    终于,这小子把练子宁捆成了粽子,兴奋嚷嚷道“大哥,快走啊!”

    前面高大的年轻人抓起车把,发足狂奔,本来是推着的车,让他变了个方向,拉着往前跑,他体力好,臂力也够,倒是没什么问题。

    只是练子宁被捆得动不了,加上年轻人高大身躯阻挡,他就像一个没头苍蝇,被一群民夫围着,跑了好一会儿。一直跑出了烽火硝烟的军营,两边的人越来越少了。

    终于练子宁忍不住了,“怎么样了?追兵上来没?”

    这时候年轻人突然松手,独轮车不出意外倒了下去,练子宁被摔在地上,吭哧一下,险些摔死!

    “你,你们好大的胆子,快,快扶我起来!”

    年轻人拍了拍手,冲着少年一笑,“你们看着他的吧,我要坐着歇会儿,拉着这么一头猪,满世界跑,还挺累的。”

    奶奶的,老子是钦差大人!不是猪!你敢骂我!

    练子宁想要骂人,可,可突然他愣住了,因为对方说话的语气太让他熟悉了……怎么会?他,他不是死了吗?

    下一秒,练子宁剧烈挣扎,扯着嗓子大叫,“你是谁,你让本钦差看看你的真面目!你到底是谁?”

    少年不爱听了,还能是谁,我们老大呗!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咸鱼肉,直接塞进了练子宁的嘴里。

    “别鬼叫了,你落到我们手里,等着卖个好价钱吧!”

    事到如今,练子宁是彻底懵了!

    他早就知道有个成语叫作茧自缚,还有个成语叫请君入瓮,自投罗网……练子宁啊,练子宁,你怎么这么傻啊!

    对了,这小子莫非还活着?那,那李景隆没有把他弄死?这次竟然让李景隆领兵,他们会不会有勾结?

    终于,练子宁总算聪明了一回,可问题是屁用没有了。

    他已经成了阶下囚。

    又过了一会儿,朱能带着人马追了上来,正好到了这边。

    “这位将军,我们抓了个钦差,快来瞧瞧!”

    朱能跳下战马,疾步走过来,他并没有见过练子宁,可也绝不会认错,因为这位的怀里还抱着那一柄天子剑呢!

    真是好大的排面!

    “哈哈!”朱能喜不自禁,“练子宁啊练子宁,你总算落到了老子的手里,告诉你,你完了,你瞧我怎么收拾你的!”

    朱能就想动手,这时候少年低声道“将军,我大哥要见你。”

    “你大哥?”

    “嗯,就在那边。”

    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大槐树,朱能沉吟了片刻,好奇走了过来。

    “谁啊,神秘兮兮的,就算立了功,也不能不把我放在眼里吧?”

    说话之间,朱能转到了槐树的背面,看清楚了对方的五官……虽然有易容术,可对于熟悉的人来说,并不难分辨!

    “是你!”

    他要喊出名字,对方连忙摆手,做了禁声的动作,然后又伸手,拉着朱能坐在了身边。此刻的朱能手舞足蹈,激动坏了。

    “我的老天爷啊,柳兄弟,你,你还活着啊?”

    柳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的!”

    “那,那你这些日子,都,都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等着王爷起兵举事,我做点穿针引线的活儿呗!”

    朱能哭笑不得,“柳兄弟啊,你也太谦虚了,一出手就把练子宁给抓了,我算是服了。”

    柳淳轻笑,“抓他不过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对了,能不能让我见见王爷?”

    “见!当然要见了!”

    朱能一跃而起,就要去找朱棣。

    柳淳又拉住了他,“记得,除了王爷,别把我的事情跟任何人讲!”

    “嗯,这我还不知道了!”

    朱能兴奋地撅着屁股跑,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身血色的朱棣大步赶来,他连铠甲都没来得及换,就赶了过来!

    “你小子果然活着!”

    朱棣照着柳淳的胸膛狠狠怼了一拳,柳淳赔笑道“让王爷担心了,实在是过意不去。”

    朱棣眉开眼笑,让柳淳坐下。

    “别说没用的了,自从上次咱俩在扬州分别,后来听说你死了,再后来我就起兵举事……一直到现在,都有好些事情想不通,你来了,正好给我解惑!”

    柳淳点头,“王爷,还是先从先帝说起吧!如果我没猜错,先帝第一次在东陵发病,应该是中了一种毒。”

    “毒?”

    “嗯,应该是在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就会发作的一种毒……东陵的时候,是因为悲伤,先帝病倒,后来先帝恢复了大半,才放心让王爷巡边,准备彻底铲除朝中的旧派文臣,东宫势力……结果因为恩科榜单,先帝又暴怒攻心,结果突然发病,撒手人寰,整个布局没有完成!”

    朱棣吸了口气,“你分析的有道理,可你能找到证据吗?”

    柳淳摇头,“证据还很困难……我猜测知道情况的人应该是齐泰!”

    “可齐泰被朱允炆杀了!”朱棣切齿咬牙,“我这位侄子,还真是杀人灭口的高手!”

    柳淳苦笑道“王爷,说起来还是我们自大了……士绅、豪族、官吏、勋贵,彼此结盟,盘根错节,岂是几年变法,就能轻易扭转的。即便王爷能顺利成为储君,登基继位,要想推动变法,跟整个士绅集团作对,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话说到了这里,朱棣点了点头,“的确,我这些日子在西安强行分田,结果我又一个侄子,还有一大堆的部下将领,准备跟李景隆联手,一起对付我,所幸让我提前知道了,不然真是不堪设想!”

    朱棣甩了甩头,很霸气道“事情到了这一个地步,过去的事情不用说了,就说说眼前,你看该怎么打下去?”

    到底是朱棣,真是够洒脱,过去的事情,说再多也没用了。

    柳淳笑道“王爷,以我之见,应该先经营好西北,暂时不要南下,也不要试图打通和北平的通道,就固守西安周围,大兴屯田,推动变法,从大局上压制朱允炆,逼着他犯更多的错误!”

    朱棣眉头紧皱,“柳淳,我现在充其量几万兵马,西北又这么贫瘠,你让我如何能够抗衡朱允炆的百万大军?按兵不动,岂不是坐以待毙?”

    柳淳哑然失笑,“王爷,你跟朱允炆争,争的不是力量强弱,而是人心向背!”

    “什么意思?”

    “王爷竖起义旗,只要能坚持变法,并且将西北治理好,天下间倾向变法的臣子读书人,都会聚集在王爷身边。至于朱允炆,他要么也跟着变法,要么就死抱着旧派士绅,等着王爷将他们一举全歼!”

    朱棣仔细咀嚼柳淳的话,忍不住笑道“你小子当真有宰辅之才啊,当年父皇要给你一个户部尚书,我看是小觑你的本事了,以后给你个宰相怎么样?”

    “不!”

    柳淳连忙摆手,“先帝祖训,不许子孙恢复宰相!”

    朱棣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心里却在想,宰相不宰相,不就是个名头吗!反正你小子有才华,可劲压榨就对了!

    “柳淳,既然你现身了,那就留在军中,替我出谋划策,孤王凭着一己之力,只怕还斗不过我那个侄子啊!”

    柳淳迟疑了一下,“王爷,我好不容易死了一回,你就让我多死些日子吧!”

    朱棣把眼睛瞪得老大,听过喝酒上瘾的,也听过逛青楼上瘾的,还听过杀人上瘾的……就是没听过,装死上瘾的!

    “你小子到底怎么打算的?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鬼!”

    柳淳把两手一摊,“王爷,你当我想装死啊!你想想,假如知道我还活着,凤阳的梁国公怎么办?云南的西平侯怎么办?就连我的那些门人弟子,还有昔日的部下,他们该怎么办?朱允炆一气之下,会不会对他们动手?说句不客气的,这些人都是未来王爷可用的人才,我要替王爷保住他们啊!”

    “唉,王爷,说实话,我现在还心中有愧,假如我能早点识破东宫的诡计,或者我更胆大一些,先帝就不会……唉!”柳淳重重哀叹。

    朱棣见柳淳又一次提到了老朱,也叹了口气,他伸手将一份密旨,递给了柳淳,“这是父皇给我的!”

    柳淳接过,展开一看,“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天子昏庸,违背祖训,则亲王训兵待命,统领镇兵讨平之。”

    这是皇明祖训的一段,柳淳支持编撰,因此十分熟悉,只不过皇明祖训上说,是要天子密诏,亲王才可以统兵讨伐,这里让老朱改成了天子昏庸,违背祖训……莫非说,老朱早就预见了朱允炆会走到今天,所以给了朱棣密旨?

    “先帝到底是下的什么棋啊?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柳淳苦恼道。

    朱棣轻笑,“你小子也别多猜,父皇的意思也没有多复杂。他让我去巡边,或许也是担心我着了道,被算计了。留下这道旨意,应该是让我继续积累实力,等到力量足够了,再去推动变法!”

    柳淳想了想,或许也的确是如此吧!老朱多半是觉得他若是失败了,多一个朱棣也没有什么用处。

    还不如把朱棣放在外面,给他积蓄力,卷土重来的机会……现在朱元璋已经走了,朱允炆又迫不及待削藩,大战爆发……这个结果,只怕朱元璋也没有料到吧?

    柳淳摇了摇头,将老朱的密旨重新递给朱棣,“请王爷收好,如果我猜的不错,先帝应该还有旨意……那个旨意就是让王爷继位的真正遗诏!”

    朱棣大惊,“怎么会?父皇不是没来及留下遗诏吗?”

    柳淳摇头,“王爷,以先帝的缜密,怎么会没有遗诏!我猜的不错,或许是徐辉祖给扣下了!”

    “什么?”朱棣更加吃惊,“你说是徐辉祖干的?怎么那么大的胆子?”

    柳淳无奈苦笑,“王爷,咱们俩或许都犯了灯下黑的毛病……咱们一直没把徐辉祖当成最亲近的人,做各种事情,给他的分润也不多,他又心高气傲,怎么甘心站在咱们这一边!”

    “嗯!”

    朱棣用力咬牙!

    “徐辉祖!假如真是他干的,我,我也只有拔剑杀人了!”

    朱棣的五官都狰狞了,别管是什么亲戚,在这种大事上背叛他,岂能放过!

    “王爷,正因为如此,我还要装死一段时间,我要把整个事情弄清楚,而且我还要用尽全力,打击朱允炆的威望,争取让他早日土崩瓦解。”

    “嗯!”朱棣用力点头,“那好,这样咱们就一明一暗,联手靖难,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太平盛世!”

    柳淳和朱棣,四手紧握,彻底站在了同一条战壕里,成了并肩作战的兄弟!

    朱棣没有急着放柳淳走,即便他不出面,现在西北乱糟糟的一团,还是需要柳淳的智慧的。

    就在朱棣和柳淳积极稳定局面的同时,一战打败十五万朝廷精锐,朱棣的大胜,传遍了天下。

    这一下子,让朱棣的威望大增。

    说实话,原来有很多观望的势力,他们不认可朱允炆,可又不相信朱棣能赢,因此就选择了观望。

    可是当朱棣胜利的消息传来,立刻有人动了起来,两大塞王宣布支持朱棣靖难!

    其一是大同府的代王,其二,是甘州的肃王!

    他们亲自统兵赶到了西安,跟朱棣会师……这下子好玩了,故都西安,一下子聚集了四大塞王,另外还有一个秦王府,五方齐聚,顿时声势浩大。

    朱棣为了两位兄弟的到来,摆下了酒宴,款待他们。

    喝到了高兴的时候,朱棣举着酒杯,哈哈大笑,“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咱们弟兄聚集在一起,就应该把力量集中,攥成一个拳头,你们说是不是啊?”

    。